跳到主要內容

Who Are You?

圖片來源:Maureen Didde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你問我能不能寫出什麼東西出來,我可以明白告訴你——可以。看著空白的一張紙,看著空白的文件開頭的游標不停閃爍,你問我要寫什麽東西出來,我能坦白告訴你,大概是老生常談的故事情節吧!


你這時候問我,不要再寫老掉牙的理論,不要再寫那些重複的批判性文章,你若是這樣對你沒有好處,你應該可以寫些新花樣,你可以寫出你不同以往的內容,我相信你可以!你不是說過你幾乎什麼都能寫嗎?還是你的文章也撒謊?

嗯,文章並沒有撒謊,全都是我看見的現象,全都是浮現在事實上的根據,全都是這生活所發生的一切事實,而如果我們清楚認為那是千真萬確的,我們自然會買單。當然,並沒有,人類的「工作地方」很渺小——你大概不會離開你的區域方圓五十公里以上就只是為了工作——而工作的範圍大慨也侷限你的國家之內而已;換句話說,你生在美國,你大概會在美國找工作,然後生活一輩子;或者你生活在洛杉磯,你大概只會在洛杉磯的一定範圍來度過餘生,你也很少選擇四十八個州,你都要住上許多年,然後最後決定落腳在阿拉斯加州?

當然,你可以選擇移民,英語系國家很容易選擇——相對於華語性國家。英國、澳洲、紐西蘭、南非、愛爾蘭、法國也可以。如果你還會說法語、西文、阿拉伯文,歡迎你加入聯合國的行列,這樣你就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

可惜大部分人並沒有。放眼單一國家的行列,我們生活在一定區域範圍內,選擇做這樣的種類的生活一切——但是——過去曾提到,我們沒有辦法「選擇」做什麽國家的人民,我們一出生就是台灣人、美國人、德國人、比利時人、約旦人、亞美尼亞人,我們沒有辦法想當美國人,就跑去美國櫃檯排隊說:「我要當美國人。」就算美國聯邦政府首肯,你也會說基本的英文,擁有一定程度的英文溝通能力,你還要在這裡先了解美國歷史,通過測驗,交流才能合格當個「美國人」。

然而,就算你成為美國人,不代表你就可以在這裡生活、找另一半結婚,然後有工作,沒有煩憂。也然而,生活多少個移民國家,千千萬萬的不同的「遊戲規則」,就是沒有理想的移民地帶。因此,當我提到那「移民前指南」之後,我們其實並沒有辦法完成我們想要的理想需求,每個國家(星球)都有屬於自己的困難地方要解決,就連星球本身也不例外。國家本身有許多爭議點有待商討,聯邦政府除了面對國會的壓力,還要面對民眾的怒吼,白宮天天要面對記者的提問,也不是每位記者都可以得到該有的答案,政府可以選擇性地面對議題,但是站在最前端的問題——卻不是州政府有志一同攜手相連。

墮胎法案的問題,死刑的爭議以及真正落實性別平等,還有種族相處的問題上,檯面上通過表決,但不代表你在你的區域可以公開談情說愛,牽著你的愛人同志,就不會招來非議,即使美國人很習慣,但不是人人說 Yes!北方人與南方人的想法總有出入。而我也相信即使同個地區的人,也不是每個左右鄰舍都跟你同進退。因此,回到人們社會連接關係的問題上,我們其實還有許多爭議點還要磋商。


你何時跟你的下一個街區的鄰居聊過天?幾乎沒有——甚至你可能不認識這個街區的每一個鄰居的名字。


當初不知道誰分得那麼多的共和國?搞分裂的結果就是我們要自成一個聯邦共和國。人們選擇分成陌生與熟悉之後,沒有想過後果,以至於到後來,遇到陌生的,反而向熟悉靠攏。大腦是一個喜歡自己舒適圈範圍的人士,他不喜歡陌生的環境,因為他會顯得無助、害怕與恐慌,因為他像個小孩。他不懂得發問,就怕你責罵他,直到他鼓起勇氣,最後還是落荒而逃。小孩子的個性永遠藏在大人的腦袋中,因此,我們才對於童年回憶一直感到懷念,多希望永遠不要長大。

小孩的記憶鑄成了我們是誰,我們起初的個性起點,後來才遇到峰迴路轉,轉到另一個轉捩點,又成為是誰,長大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再轉一次,多少轉圜的巡迴下,我們才終於確定。人生不是一出生就決定要當個神童,或者有神奇天份就真正決定你有影響世界的關鍵。多少人是嘗試多少錯誤,才知道自己的本事。如果小孩沒有玩琴,或許我們不會發現他有音樂的天份;也同樣的,如果他在紙上作畫,我們真的認為他是成為畫家的天份嗎?

父母的教育很重要,但真正重要的是讓他平衡學習發展才是關鍵,而不是樣樣要成為精英。如果我們真正在乎小孩子的教育品德,那麼真正在乎的是他的人格平衡認同,也就是讓他知道他是誰,以及他該有的責任品行。這也是幾乎在談的人格健全的重要性,因此,當一路走來,我們最終才認識我們是「誰」。

所以,當你想選擇你是哪裡人時,通常為時已晚,你不可能拿著護照然後在英國的大門口中說我要當英國人,或者在德國面前說我要當德國人。他們通常會笑笑地說你太年輕了!請成年之後後再來。而就算我們不想移民,當個「外國人」,在本地做個本地人,多少人認識當地其實也不深入。

你何時跟你的下一個街區的鄰居聊過天?幾乎沒有——甚至你可能不認識這個街區的每一個鄰居的名字。你只認識你的家園的四周,你的家園的左右兩側的鄰居——也僅止於普通關係,因為我們對於街坊總是保有鄰避性。

我們不希望太多外人介入家庭關係,我們希望保有個人隱私,因為就在自己的起居室,我們才有最大化的空間可以好好伸展,在公開與私人的兩方,總是暗中有破舊的破洞待人窺看,無論我們多少想保護,這層區隔兩地的水泥磚牆,甚至是混擬土做成的,也要有空氣讓四周流通,否則犯人可是會悶死的!因此,這並非「密室」,不是消失的,只是我們有選擇性的。

當然,談到國家不能選擇之外,我們能夠選擇的其實也很少,你可以選擇你要學習十二種語言,但你不會選擇幾乎跟你無關的語言來研習,因為生活會話用不上(如果你要學布凱因凱語,我可以教你)。然而,因為選擇性看起來好像很多,但我們回顧一望,你會才發現,我們能夠所共有的其實就是數得出來的那幾項物品——照片(圖像)、基本傢俱、基本照明、你的大腦資料,還有你的意識型態與文化品項。所以才會有很多人說,他們根本不願意失去他們的文化人格,也就是塑形我們這樣是誰的重要因子,因為一旦真的失去最關鍵的一環,那麼重新開機之後,那麼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可是,電療法當初被迫那些人選擇之後,就算起初說得不在乎,到最後的忘記所有一切,我們就希望好的被保留,壞的從此抹去不復在嗎?科學家努力想把好的留存,壞的刪除,就根本來說,這是不好的示範。因為壞的並非真的那麼壞,如果你把被偷的汽車回憶刪除之後,你可能下一次不會乖乖鎖門,還會遺留鑰匙在車內,或者被你的寵物給叼走。如果人還是不能學到教訓,那麼當然不是把記憶保留,人們就學會——而這也不是記憶刪除或保留的實質問題,而是我們學得的意義上實在太少。

因此,人生是學得自己就會成為誰的意義所在,如果這是不選擇成為哪國人的選擇題,那麼我們也該思考這選擇的意義問題,並且該著墨現在這麼多的國家中,我們共有的人性問題——我們有了這些文化偏見、意識形態,潛意識關係,到底改變了我們自有的多少範圍——我們的好與壞就是應該存有平衡的——一種相對的存在關係,不是我們總認為鑽木就會生火的因果關係。

也就是說,當我們終於認識自己是誰之後,是哪個本我之後,是自我之後,是超我之後,或許真正影響世界的不是侷限於什麼都沒有的一張白紙,而是白紙之後的深層意識感。


你問我那是什麼?我說不知道,但我可以給你提示——一個存在你內心醞釀的一種想法,或許你是忽視的,漠視的,或者你選擇拋棄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