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5的文章

You are......(10)

你看著她,不免地心想:「為什麼這世界變得如此這樣?或許上帝喜歡考驗人吧?一個人若要想要些什麼,總要到最後才明白他到底得到是什麼道理,什麽樣的倫理,也或許到追求進步的同時,我們也都真正忘了到底追求的意義是什麼?」

You are......(9)

你滿是感概,心中有很多不滿想要說。看著街頭上黑人抗議白人槍殺黑人青年時,你當然不滿,甚至想與紐約市警察局為敵,直接開轟他們的腦袋,但你不敢,你不是害怕,而是我們對錯了對象,重點在整個法律制度面,與人權制度體制面上,說來很容易,施行起來就不容易,當南方不服北方的反奴制度時,當保守派想要保障自己的國家時,自由派容易趁虛而入,說是因為這樣子根本無法改善社會。當英國反移民極力對抗德國的自由移民政策時,兩個首領隔空吵了起來,而當英國想要退出歐盟時,德國說我也無力可以管,畢竟那是你們的決定,錯了就不要怪罪我身上。而看著美國的種族情仇時,你又會猜想,電影無論如何上演著民族大融合,難道都是錯了嗎?

You are......(8)

你又轉過頭來,看看走過的人群。有人邊走邊打訊息回覆;有人在接電話;而有人看著自己的手機,看起來像是在看新聞資訊;也有人邊走邊聽著音樂;還有人看著手機上的重要訊息,像是行事曆之類的提醒事項,告訴他們,手機就是告訴他們該做什麼。

You are......(7)

你摸著那隻狗,雪白的絨毛變成好幾天沒洗的絨毛,骯髒無比,其實你根本不在乎,身上的味道只有自己最能了解,同是相同的「味道」更能襯托出兩個人共同有的喜好,俗話說:「臭味相投。」只有自己身上的那種「銅臭味」才能配上這樣的寵物。你站起身,你往前走,隨意亂走,街道的人來來往往,每個政經人士、上流名流在你眼前經過,他們身上的香味與你好幾天沒洗澡的味道——他們只是用體香劑來掩飾自己的骯髒表面,沒有人願意去放手做粗活工作,幹勁骯髒事——我不是指齷齪下流不道德之事——但也事實上,說謊作弊隱瞞浮誇以及各種陳腔濫調一樣在我們這些人士嘴上上演。現在保有赤子之心也難,就怕天真地被人欺騙一次,第二次說是自己羞恥地不知道怎麼將面子無地自容。

You are......(6)

作為一隻老鷹,駐足窗外的風景,街道上的人們景象,你的大腦依然依然只有生存與查看。人們的生活很複雜多變,不像我們這麼簡單,一隻鷹能夠想什麼實在有限,人類的大腦的連結比我們多了好幾倍——千萬倍的複雜神經網絡,我們這一個小小腦袋瓜藏著血液迴路與人類相比,實在很渺小,當然看著電線桿上的麻雀,他們只能說是「小」腦,不是大腦,我們的視覺雖然多於他們,也多於人類的 2.0 ,但人類終究把我們當成他們的寶貝,心愛的徒孫。

誤(續二)

那位弟兄在水面下找了很久,還是找不到打開那洞口唯一的開關。上面的巨輪喀喀作響,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其他的弟兄也下水幫忙,唯一的那開關是需要長官那「鑰匙」來開啟,但他們不知道,長官也不知道,況且那開關不是這麼容易讓你發現,縫隙中隱藏著多少妖魔鬼怪,你可知?

You are......(5)

隔天醒來,你慵懶地走到了女主人的房間——她還在睡夢中,你傻傻看著她,接著你又走到了客廳,看了一下門關,男主人的鞋子亂擺,外套也隨便拿了一件就離開,你的直覺告訴你他又遲到了,你又走到了客廳,經過了一個小走廊,走進女主人的臥室,你沒看見她。你走了出來,一個角落發現女主人在廁所盥洗,廁所的門沒有關,被女主人發現了,她說:「小色鬼!」你聽不懂她說什麼,反正是她自己不關門,不知道想表達什麼,你又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