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A Boring article

有人問我,你學心理學的目的是不是為了看穿人在想什麼?我說——且承認地說,的確,那是我早期以為的目的,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有人問,你是不是什麼都了解,看你寫的文章,搬出天文地理的知識,幾乎讓人以為你是個萬事通,我說:心理學所涉及的領域其實很廣,應該這麼談,只要涉及人類的範疇,我都會涉入,因此,你可以說現在幾乎沒有什麼範疇是人類沒有踏入過的。

畏・懼(續)

下雨了!只不過他們兩個在「室內」,根本感受不到外面正在下著大雨,好在只是一時的,過沒多久,雨勢稍停歇,艾維茲與白色貓兩個人走在這條「鏡子」的道路上,根本沒有多注意,上方正在下著大豪雨。

Human or not

當我搜尋中文「人」這個字的時候,我可以在 Google 翻譯找到十二種人的解釋,但最讓我納悶的是,為什麼巴勒斯坦人也可以單一稱為「人」這個東西。我並不是冒犯巴勒斯坦人,而是讓我感到不解,我不是出身巴勒斯坦的地區,對以色列也沒有仇恨,對加薩走廊地帶的生活的人民也沒有惡意,只是我看到這個詞出現在我的電腦面前時,完全不解。或許是系統的臭蟲吧?

畏・懼

艾蓮娜還在愣住——完全不動站在原地,等她回神過來時,那些人早已離開了現場——而她還在部落族群之間靜靜地站在那⋯⋯

The Road We Walk

我看這世界。我從遠方的角度觀看這世界的一舉一動,並且把它所呈現的角度,試著把它雕刻出來給大眾看。這世界出了什麼問題?沒問題表示有許多實實在在的問題在眼前等著我們去解決,去努力完成共同所有看不見的問題。

World or not

我收起笑容,關掉電視,讓媒體的聲音斷線,只活在這個當下。我看著陽台外的即景,我觀望著這住家附近的人事物互動情形,我走上天臺,觀望著雲層以及剛剛下過雨的水窪,我看著離我有幾百公尺遠的學校以及相隔好幾十公里遠的大樓;燈火通明,現在這個時候,我靜止於當下,學習怎麼當個「原始人」。

中點

凱茵絲與喬圍坐在火堆前,在火堆前的是烤著剛剛從河水裡抓的魚,兩個人對看彼此,在他們搭建的帳篷旁。

Urbanization

我身上唯一有的「現代化」物品大概就屬眼鏡吧!上衣?不需要:褲子?不需要;手錶?不需要;鑰匙?不需要;錢包?不需要;鞋襪?不需要;項鍊、耳環、戒指?不需要。看著自己從頭到腳的身體,我能了解,重要的大概就是我近視過度的眼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