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出口(續)

圖片來源:Tambako The Jaguar

伊瓦在結冰的過程中,依然感覺不到那種冷冽的感覺——那種將心靈凍結,無法言語的感覺,只是他無法這麼快感覺真的是有在變動——雖然他無法形容那是什麼。伊瓦使勁地抓著巨斧,可不想就這樣浸泡一輩子,因此他要想辦法爬上來,不讓身體浸泡太久。


湖面融化,成為原來的湖水,艾特、雷與兩位士兵已經浸泡很久,雖然他們本身已經有一層冰,加上外部結成的冰,根本毫無影響,因為已經凍結,誰在乎外部再多一層冰呢?

伊瓦看著湖水,眼角沒多注意到有「東西」的存在,然後眼睛往上看,很高的距離,根本無法讓他逃離這裡,但他怎麼可能放棄呢?趁著這個時機,他用力靠著單隻手臂將身體舉了起來,但不是無法舉起,而是鏈條本身將他無法順利擺脫湖水的「侵襲」,沒過了多久,他又往下垂,身體也許過重吧?他不知道,結實的肌肉與強大的力量,讓他這時候竟然派不上用場,讓他無地自容。而這時候湖水也慢慢結冰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元神大聲地問那隻鷹。

而那隻鷹沒有回答,眼神直視前方與下方。

那隻鷹往右飛翔,元神差點重心不穩摔了下來,元神這時抓緊那隻鷹的後頸部,趕緊又爬了回來原來的位置。

「你說話啊!」

那隻鷹依舊沒有回答。

那隻鷹看見了下方有什麼東西似的,準備下降,找地方歇息。


那隻小黑猩猩醒了,昨日的陽光很溫暖,讓牠睡個好覺,牠似乎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因為牠雖然被驚醒,但那也許是個夢境,不是真實發生的。當然,牠關心的是這座屋子的情形,是否回歸定位——牠要的位置,對於昨晚的情況,牠似乎不想多做回想。

牠起床之後,起身繞繞,走到了屋子的門口,看見了窗戶的玻璃破裂,散落一地,牠知道那是真實發生的,牠跑進去裡面看看,果然沒有半個人,況且牠本身也看不到有什麼樣的情況藏在角落。

但牠重點卻擺在屋子的轉動,外面的土堆已經像個小山丘,屋子懸空;屋子下方的那顆細長的石頭還在,閃閃發光讓人不心動也難,而牠既然拿不起來,就轉頭做回原來的事:轉動這屋子。

牠第一件事是想怎麼填飽肚子,因此,牠又回頭走回原來的路程,牠記得當時路上還有些果子可採,可吃;牠又踏上回程。


艾蓮娜躺在地上,地上的塵土彷彿是張溫暖的床,她很舒服地感覺大地的擁抱,那隻鷹若有似無地好像不在乎她,又不願意放她走,牠別有居心想要幹什麼,艾蓮娜一時無法猜測出解答⋯⋯

艾蓮娜的餘光彷彿可以看見那隻鷹銳利的眼睛直盯著看她,她一瞬間的恐懼扶搖直上,彷彿夢魘般的趕快起身往前跑。她用力地跑,使勁地跑,感覺牠快要追了上來,而牠呢——那隻抓走她的鷹呢?一幅不在乎的模樣,因為牠可不是一隻普通的鷹,而是有特殊能力的鷹。

艾蓮娜往後看,往上看,往左右看,都看不到那隻鷹的「身影」。她很放心地認為那隻鷹不會在空中盤旋然後又把她抓了回去,她鬆下了心防,繼續往前走,不過她不完全放心,提心吊膽的心一直繫在弦上。

那隻鷹依然沒有動作,牠看著前方與下方,牠知道她可能會逃走,天羅地網地要找到她很容易,牠怎麼可能讓獵物輕易逃走呢?

牠再一次揮舞翅膀,翅膀的風揚起,刮起地上的塵土,塵土的風沙迅速漫天卷起,像個小型龍捲風,刮過整個森林,艾蓮娜看著後方的漫天風沙,彷彿沙塵暴地鋪天蓋地的襲來,她收起放鬆的心情,恐懼地再一次往前跑。

「天啊!」艾蓮娜不敢相信後方的景象。

那個風暴越來越接近艾蓮娜的步伐,艾蓮娜也越來越加快腳步往前跑,但始終逃不過吞噬的身影,將她收回。她跑著跑著,鞋子勾到了樹枝,艾蓮娜重摔在地,昏厥了過去,風暴抓住了她,掩蓋了她,而之後漸漸平息,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那隻黑猩猩吃得津津有味,吃飽喝足了,走回原來的那座小木屋。

牠慢慢走著,在此之前,那個奇特的細長石頭卻不見了,而牠並不知情。

牠走回原地時,看著屋子旋轉到一半,細長石頭「卻還在」,牠很放心。而事實上,那顆石頭之所以抓不到,也是因為錯覺的原理所致。

牠慢慢推動這小木屋。

屋子慢慢地旋轉,快要成功——達到牠想要的位置,牠心中滿懷高興之情,只不過這時候又有不速之客來打擾,那就是多眼猛獸。

一隻多眼猛獸撲了上來,牠餓壞了,這隻黑猩猩是最好的早餐,對牠而言。牠嚇到了,迅速轉頭掉頭就跑,而另一隻則在前方等著牠送上大門來。

第三隻從森林的草堆中射出光線來,黑猩猩來不及閃避,被光線射中了肩膀倒了下去。一隻多眼猛獸咬起了牠,準備好好享用這大餐。


「安!你在哪裡!」傑克大喊。
「你等我一下,我好難受!」小狐狸快不能呼吸。

小狐狸趁著一個空隙鑽了出來,並且消失到前方,然後跳出說:「你這樣是找不到你老婆的!」

「你不要攔我!我要找到我老婆!」

傑克從牠身邊繞道而行,繼續往前跑。而他還聽得到他老婆的呼救聲。

小狐狸再度消失,要跳到他前方:「等一下!」

「就跟你說,你不要攔住我!」傑克跟牠說完又繼續跑。

小狐狸不死心,又跳到他前方:「傑克!你可以冷靜嗎?」

傑克沒注意聽,直接把小狐狸扔起來往旁邊丟。

小狐狸氣壞了!直接再一次跑到傑克面前,並且放大一個像是鬼怪的影子在他面前,那個影子很巨大,幾乎要「吃掉」傑克。

傑克好像沒放在心中,直接衝了過去。不過不衝沒事,一衝彷彿進入了黑暗深淵——雖然在黑暗的洞穴中,但這一次是感覺不到自己到底身在哪裡,彷彿失去了魂魄。


洛爾坐著椅子從他的實驗室滑了出來,眼睛看著凱茵絲,敲著凱茵絲的大門,凱茵絲的門口沒關。

「你答應我的晚餐別忘了喔?」
「是!」凱茵絲聽到了聲音回頭看著洛爾回答,語氣表達著無奈。

凱茵絲的報告快寫完了,準備要起身將報告交給主任審閱。而她的實驗室也快恢復了原來的樣貌。

凱茵絲要將報告帶出實驗室外之前,看著自己的實驗室,心中瞬間放下了大石。

「呼!」凱茵絲脫口而出。


洛爾聽到凱茵絲的回答,又滑回去自己的實驗室。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