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5

困境(續)

圖片來源:Helen Haden

看著未來的方向,艾維茲茫然了,雖然有時候她真的很想辦到,但力量已經不足了,在一個又餓又冷的身體,任誰可能都無法忍受,更何況這樣的少女?但她心中的意志依然堅強,就算不行,也要撐著身體直到完成。


冰層面已經融化,艾維茲暫且歇會,她想用全身的最後力量奮力一搏,力挽狂瀾。

「呼⋯⋯」艾維茲嘆了一口氣。
「好!我一定要完成。」

等待一會兒,果不其然,湖面開始結冰,結冰由外朝內進行,艾維茲看著迅速結冰的水面直衝她而來,她準備抓緊機會用力一跳——她跳起來了!如慢動作的靜止時間一樣,踩著冰層(她依然忘記那是誰)迅速站在上面。

「是的!我成功了!」艾維茲興奮地喊叫。
但她也累癱了,話說完不到幾秒鐘又倒了下來。


「你到底在哪裡啊?」元神看著屋外的情形,又看不見那隻黑猩猩,且又找不到「出口」的路,牠一臉焦急的模樣。

那隻黑猩猩在屋外,想辦法要走進去,但是牠所記得的入口卻像似瞬間移了個位置,根本不在同原處,「奇怪?」那隻黑猩猩轉了個圈圈,看看能否走回去。

牠繞了幾圈,想看看入口在哪裡。

「嗯?」牠心想。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元神左右張望,牠走著走著,撞到了一個不明物體。
「痛!」元神摸著自己的鼻子。
「這是?」元神用前肢觸摸。
「感覺光滑的⋯⋯」

牠眼睛直看著前方的物體,「奇怪⋯⋯怎麼⋯⋯有這個東西在這?」

這個物體是透明的,根本看不見的,因此,牠能感覺到有東西在這,但是不清楚這是什麼。
牠一直用前肢摸著,甚至直接跳到物體上方,往下查看這東西,就像真正好奇的小貓咪。

「嗯⋯⋯」
牠不知道動到了什麼,那個物體整個散了開來,分散在「各處」,也許是這屋內,也許是這屋外。

「什麼?」牠嚇了一下,躲了起來,但還是改不住「好奇」的個性。

那隻黑猩猩在屋外看到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那個角落似乎是個暗號,牠走過去看了一下,有個隱藏的凹陷,因此牠認為這可能是個入口。

牠徒手挖掘,想找到入口,而牠想著不是那隻貓咪,而是引導進入那座森林的入口,找回原來的「家」。


艾維茲倒下了幾秒鐘,時間過了像是一天,但實際上只有三十幾秒。

她醒了過來,「呼!我還在。」

東張西望一會兒,她知道時間剩下不了多久,冰面又解凍,又變回原來湖水樣,因此,她要找到其他東西支撐。

「有了!」她看到一個內凹的牆壁,站起來迅速往前跑,而這時,湖面也剛好解凍中,冰層解凍,她不斷踩著破裂的冰層,然後抓緊內凹的牆壁。

「呼!」艾維茲驚呼一瞬間。

她回頭張望,看著解凍的湖面,冰層載浮載沈,又往上看,剛才衝擊的水面已經停止,但是衝擊的水面上依然殘有結冰的痕跡,依然這可能這些遺留下來的,她這麼認為。

「這又什麼關係?」她心想。
想著想著,還是放棄找尋的念頭,「先找著安全的地方要緊。」


那隻小狐狸從天花板上跳了下來,接著走回餐桌上。

那對夫妻在客廳冷戰,彼此不看對方一眼。

「你們(You)要找回你的女兒吧!」那隻小狐狸開口了。
「是你先答應我的喔!」安對著傑克說,但是沒有看著傑克。
「我沒有答應你!我是說我沒有說話承諾這件事。」傑克很納悶。
「那你幹嘛要幫我找回女兒的?」
「我有說嗎?」
「那是⋯⋯該不會又是⋯⋯」安又疑惑了。

安起身走到了餐桌,那隻小狐狸看著眼前,然後頭慢慢往上看著比她高好幾公分的大人物。

「是你嗎?」
「就是我。」
「你為何會說話?」安用指頭指著小狐狸的鼻子。

小狐狸把安的手指撥開,「請你不要指我。」
安用另一隻手指又指著牠的鼻子問:「真的是你?」

「是的,就是我,你要問幾次?」那隻小狐狸又用前肢把安的手指撥開。
「你為何會知道我的女兒在哪裡?」
「我就是知道。」
「那她們在哪裡?」
「她們在陰暗又潮濕的地方中。」
「那是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那個是什麼地方?」安眼睛瞪著大大看著小狐狸。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你知不知道你很煩?」那隻小狐狸很不耐煩。
「有嗎?我是關心我的女兒,不對了嗎?」
「不是,你不要一直問重複的問題。」

傑克聽到了談話的聲音,走上前去了解發生什麼事。

「怎麼了嗎?」傑克問。
「你不認為我關心女兒有問題嗎?」安對著傑克說。
「沒有,只是你太倉促些。」傑克不給安面子。
「你是站在哪邊?」
「我是說,冷靜才能解決問題。」傑克緩頰。
「你丈夫說得有理。」小狐狸說。
「輪不到你來插嘴!」安反駁。
「那輪不到我,那我先告辭了!掰掰!」小狐狸說完又一溜煙不見了。
「你走了最好!」安說出氣話。
「你何必如此呢?」傑克安撫她的情緒。
「你不必來安慰我!算了!我自己去找!」安大聲回應。

安衝出家門,隨著拿著門口外的外套披風就出去,傑克追了上去。

安走到了街上,看著街上的馬路,她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走。傑克在身後,看見了她,上前想給她個擁抱。

安開始一度拒絕,但還是難耐心中的情緒,眼淚在眼睛打轉,抱著丈夫,不斷啜泣。

「我的女兒⋯⋯」安心中一直惦記著。

艾維茲抓著牆壁不放,雖然姊姊被那隻鷹抓走,但是別想那麼多,還是找到著陸的地方為主,她徒手往上爬,想看看上面的出口,順著原路走回去。

爬到一半時,因為冰層附著在石壁上,而顯得光滑,差一點又要掉落了那個奇特的水面中,好險她在快摔落時一把抓住附近的內凹處,不至於掉落。

「呼!就是維持這樣。」艾維茲對著自己說。

她朝著另一個方向往上爬,也就是避開光滑區域,但是天不從人願,爬到一半時不知道剛才險掉落時撞到了什麼,一個內凹處竟然裂開,裂出了一個小洞穴,那個洞穴比之前進入的還要狹小,因此只能爬行而過,附近的冰層也滲透了進來,造成這個小洞穴也附著了冰。

艾維茲別想太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不斷挖開且鑽進那個狹小洞穴中。


「也許是這裡吧!」她自言自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