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解謎

圖片來源:Gary Robertson
   解謎


艾特氣喘吁吁地吐氣,面對著幾十隻比他身形大上好幾倍的猛獸,他已經傷痕累累。同時,雷在地底下已經有了新發現,雖然是「元神」初期掉的小角,且還是碎片,但他認為,這些碎片一定有其他用途,不可能像蛇一樣脫皮這麼簡單的構想,因此他在思索。而艾蓮娜與艾維茲姐妹倆,現在面對的不是她們過去認識的元神一樣,而是一個——他們瞭解但不清楚思想的猛獸⋯⋯



「呼⋯⋯呼⋯⋯呼⋯⋯」艾特累得摸自己的左手臂,那是深可見骨的傷口,血在流,雨還下,雖然已經有雨勢減緩的跡象,但是面對突如其來的猛獸大軍,那不是光靠雨勢就可以改變現況,他現在面對的可說是有十幾隻不知從哪來的多眼猛獸,其他的士兵們不是已經陣亡,就是慌張地逃命,但全都死在牠的腳下或嘴下。

「他媽的,這種情形要持續多久?」艾特自言自語地說。「牠們不怕槍,只能與劍搏鬥,這樣的肉搏戰,只會更快消耗我的體力而已。」說完,一隻猛獸撲了過來,艾特轉身閃避,宛如鬥牛賽一樣,但可是要人命的比賽,且還是多隻猛獸上陣的比賽,不像羅馬競技場的壯觀華麗,也沒有什麼輝煌功績,現在他一個人面對的可是猛如牛,快如豹的猛獸。

又一隻猛獸撲了上來,艾特把劍反握用力刺進猛獸身上的眼睛裡,然後快速坐上猛獸身體,猛獸痛得想把艾特甩出去,但艾特抓著劍不肯放手,真的就是牛仔比賽,但這樣的場景很快就跟著落幕,一隻眼睛從艾特的大腿射出光線,艾特閃避了一下,然後跳了下來,但大腿還是被灼傷。

艾特看著幾十隻猛獸,再看著開著一半的入口,認為這樣下去只會耗費時間與體力,只會直接衝向入口,看看入口會不會應聲撞裂。說完,艾特跑向入口處,但是入口還是呆在原地,沒有變化,幾十隻猛獸看到他也衝向他,艾特在入口處反跳回來,猛獸全部撞向入口,入口依然沒有多大變化。於是他又想到了,讓牠的光線可以射向入口,因此,他把劍刺向其中一隻猛獸的身上眼睛,但沒這麼好刺中,因為眼睛不是一下睜開一下閉合,而是隨機開關,他要什麼讓祂聽向他的命令,這就考驗他的功力了⋯⋯


「哈哈哈⋯⋯這是個得來不易的寶貝,說不定還有其他另類用途。」雷抓起地上的碎片,大聲地笑著。「但他們傷我們這些士兵們這麼重,我一定會要他們好看!」


「怎麼辦?」艾蓮娜問艾維茲。
「你問我,我問誰?」艾維茲不屑地回答。

超元神走了過來,一步步地接近下,艾維茲撿起地下的煤油燈對著超元神吼叫:「你不要過來喔!我會打你喔!」超元神彷彿沒有聽見,姐妹倆往後退,超元神就一步步逼近,姐妹倆往反方向移動,超元神也跟著移動,一隻大老虎面對姐妹倆,這種情形,他們兩個顯得無措又不知是好⋯⋯


艾維茲看到了什麼,原來是地上掉落的碎片,她撿了起來,然後朝著超元神丟了過去,不過沒有反應,第二次,她有撿起了一次,夾帶著沙子、石礫等碎片又丟了過去,超元神彷彿有了動作,牠的眼睛相當不舒服,用爪子摸了一下眼睛,試著把灰塵去除,如揉眼睛一般,眼睛很癢,很刺眼。姐妹倆朝著前方找找看當初可以開啓石柱的石頭,是否還有在附近。

「快點!趕快找石頭!」艾維茲對著她姊姊說。
「喔。」

她們兩個人蹲在地下找石頭,雖然有煤油燈提升照明度,但本身對石頭不了解,所以她們只能含糊地拖延時間。

「找到了嗎?」艾維茲問。
「這顆是嗎?」
那一顆石頭是有圓形與一個類三角形符號,但是太模糊了,不太清楚,但她們本身管不了這麼多。說完,超元神撲了上來,姐妹倆嚇到了!兩個左右閃避,艾維茲推了艾蓮娜一把。

「快點!」艾維茲說。
「我已經在找了!」

現在超元神有點亂槍打鳥一樣,透過牠的餘光視線,牠還是可以看到東西。眼睛瞪著發大又一下眨眼,眼睛雖然不明,但牠現在也很難控制牠本身行動,趁她們找石頭時,超元神又撲了上來,煤油燈被踢倒了,姐妹倆別想那麼多,現在又怎麼克服這隻猛獸,還有得思索⋯⋯


「來啊!你們這群笨蛋!」艾特對著牠們大吼。猛獸衝了上來,艾特又及時閃避。艾特反握著劍,要刺進牠們的眼睛內,現在雖然有一兩個眼睛被刺中,但是發射與發射方向又是另一回事,同時艾特還要及時閃避牠發出的光線。

「啊哈!沒打到!」艾特對著猛獸做鬼臉。猛獸又衝上來,艾特跳上了身體上,然後艾特抱著猛獸慢慢移至下方,然後用上方身體力量使勁地撞擊那個入口,並且讓牠用眼睛射擊。第一道光線射出,只不過不是朝入口,而是朝艾特本人。艾特跳回另一邊。再射擊一次,只不過沒有正中紅心,而是射向外緣。光線射到石柱爆開,石頭彈了出來,撞擊樹幹。艾特跳了下來,同樣的方式在跳上另一隻猛獸,要跳上的同時,突然另一隻猛獸朝著艾特的方向而來,艾特餘光瞄到了趕快閃避,兩隻猛獸交疊在一起,兩隻猛獸起身甩甩身體。

「再來!」艾特說。幾十隻猛獸,不斷衝向艾特,艾特要左右餘光閃避席捲而來的猛獸群,同時要他們「乖乖」聽他的話。


「找到了!」艾蓮娜手上拿起一顆石頭,丟向前方的石塊。

石塊沒有反應。她們不甘心,反正地下有石頭,就通通各自往前丟。超元神又衝向她們,超元神撞擊石塊,石塊有些裂痕。她們兩個及時閃開。

「艾連娜!你那邊呢?」艾維茲看著姊姊說。
「我找到了!但沒有反應。」
「我這裡也是。可惡!」

一方在左方找,一方在右方找。超元神的眼睛有點好轉了,想看清楚前方,同時,一個聲音在她們身邊流動,發出些微振動⋯⋯

「逮到機會了!」說完,艾特立刻在兩隻猛獸間一起刺向兩隻猛獸的各自身上的一隻眼睛,各自眼睛射出光線,但光線不是偏高就是偏低。他不信邪,再試一次。「太好了!」一隻眼睛射中了入口的接近位置處,入口動了!但不足以衝過一個人的體積,又再一次,對著猛獸挑釁,然後集中精神,刺向牠們的眼睛,讓牠們射出光線。

「再來啊!」入口已經被打開,艾特跳上其中一隻猛獸,然後衝向入口,入口被撞擊開來,所有的猛獸全都衝進去入口暗道處,「是的!就是這樣!」艾特欣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