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3的文章

餓勢力

You are here(你在這裡)說明了宇宙之上,人類其中之一的你有多麼渺小,微不足道。換作是地球本身,那是地球本身也跟著與人類之中的那一個你也相去不遠,而若換成你而言,那麼根本不值得一提—因為你的身體幾乎快比病毒還要小。

學會的人性(三)

但我們真的願意負起責任嗎?光是政治責任就夠了嗎?下台解決不了問題,人類還是會自相殘殺,內戰還是會開打,敘利亞的內戰打了兩年多,沒完沒了,多數的民眾已經不想看到這樣的場景出現在自己的家園與國家,紛紛逃往邊境的國家,其中約旦佔大多數,其他如土耳其、黎巴嫩也不在少數,根據聯合國最新二零一三年的統計,每天有六千人被迫逃離家園,目前在聯合國註冊的難民有一百二十萬人,每天死於境內的民眾有五千人,死傷還不夠重嗎?當然不夠重,目前在敘利亞境內,政府軍領軍對抗的反抗軍眼看就要贏得勝利,但反抗軍死不放手,而陸續又有伊拉克加入這場戰局,慢慢演變成政府軍的什葉派對抗遜尼派,什葉派有哈薩拉族,塔利班認為什葉派很偽善,支持遜尼派,而蓋達也公開加入這場混戰,蓋達伊拉克頭目巴格達迪(Abu Omar al-Baghdadi)在四月九日宣布反抗阿薩德的政權,與伊拉克作戰,安撫各派反抗軍,而現在,敘利亞的各各派別,到底誰在支持誰,誰又攻打誰,現在沒有逐一定論的空間。而中東的緊張局勢不止於此,以巴衝突,現在依然並未畫下據點,副國務卿伯恩斯(William Joseph Burns)積極參與這項事務,希望化解兩國的對視,不要再有所堅持自己的意見是對的,以色列的政策與巴勒斯坦的關係一直難分局面,到底要築起高牆到什麼時候?到底要國家區域境內分不同人種或派別到何時?美國的種族問題也是其中一個話題,白人警衛齊默曼槍殺手無寸鐵的黑人十七歲少年馬丁,突顯了種族問題至今仍然還有,就算黑人當家,白人依然在黑人不見視線的地方殺了對方,法律的制度推向白人陪審團的制度不公,喪送了一條寶貴生命,那麼地球村的想法依然無解,依然在痴人說夢。

學會的人性(二)

《中庸》這本儒家思想的著作裡,開頭之序就提到了:
中庸一書,乃不偏不易之道也。人人終朝由之。而弗能達於至善之地。此所謂失其本矣。夫中者天之理,地之樞。人之主也。故天無中理,則星斗錯亂,四季失序,地無中樞,則山崩海涸,萬物失常。

學會的人性(一)

人一向有兩面:一是善,另一就是惡;一是對,另一就是錯;一是有,另一就是沒有;一是要,另一就是不要。很少人考慮第三種可能性。但直到我們加入了謊言、嫉妒、羨慕、慾望以及樂觀等等,我們人生才有其他可能性。事實上,人生的可能並不是從這些產生的—而我們根本也不可能平白無故產生這些。舊石器時代的人類,甚至更早以前的南猿、類猿人等等,他們真的知道我們的狀態是有這些感受嗎?人類只是為了食物去追捕獵物,拿著石頭或自製的武器攻擊猛獸,我們只想要取得食物,而非謀財害命,但我們來到今天卻是可以為了綠色的紙張去殺人,可以為了得到對方的心靈去殺了情敵,可以得到他(她)的歡心,勇敢接受困難的任務甚至是自殘。複雜的今天,不像過去那麼單純,我們的心靈已出現不少變化。

盲從

西方向來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影響著我們每天的日常作息,甚至是生活習慣,就連我們常常所用到的東西,如電視機、洗衣機、微波爐也跟西方脫離不了關係。我們生活處處在一個西方交錯的世界—應該說是貿易合成的世界中,彼此之間的大小事脫離不了東西方的文化密集交流,迅速把我們帶進「這世界是平的」範疇裡。

美國角色

全世界依然動盪不安:內戰、鬥爭、抗議、饑荒、災難、氣候變遷、極端氣候接踵而來,經濟蕭條,歐債的問題一直是個長期的抗戰考驗,歐盟國家的失業率來到了十二點二,創歷史新高,其中年輕人的失業率來到了百分之二十三,約有五百五十萬人找不到工作,失業率最高的依然是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分別是百分之五十九點二、五十六點五以及四十二點一。相反地看失業率最低的國家分別是奧地利的四點七、德國的五點三和盧森堡的五點七,當然這些國家當中,他們也深怕成為失業一族的成員,因此,德國年青人加強自己的本領,不斷進修或加強專業,以致於才不會沒了後路。而在柏林舉辦的高峰會議重點則強調要努力拯救青年的失業人口,不管花費多少歐元,也要想辦法搶救。因此提撥了六十億歐元來大幅救失業,這七年的預算是否能夠有效花在刀口上,不得而知,但卻被經濟學家打個回馬槍:「這七年六十億根本不夠,至少需要兩百一十億歐元才可行。」這樣救急不救窮的政策是否有療效,有待時間證明。然而,現在可以證明的是我們的世界哪裡都一樣,沒有好臉色看過。

不能說的政治

史諾登洩密案現在越演越烈,當他還躲在俄羅斯的謝瑞米提耶佛機場時,其他各國不想淌這場渾水,深怕遭到池魚之殃。印度說:「經過我們的審慎考慮,我們決定不採取庇護。」德國說:「經我們嚴謹考慮,我們決定不採取庇護。」而厄瓜多總統則表明:「現在看來,是在俄羅斯的態度。」當各國不想加入這場保護戰時,其實對於機密竊聽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偵查。法國前情報員表示:「對於這種竊聽行為其實很平常。」但法國本身並不買他的帳;法國表示:「美國監聽法國的行為,讓我們相當不解,這會破壞我們良好的貿易協定。」德國則說:「這樣的行為不敢想像。」美國總統歐巴馬則冷淡回應:「我們的監聽行為只是要確保我們與歐盟的關係,這沒有什麼。」而你說呢?

交錯的隱私

隱私的問題,每日一爆,現在多來個英國單位—某個警察單位嚴密監控民眾在社群網站所發佈的貼文、圖片、推文、影片等等,來了解他們的行為種種。這個單位的名稱據透漏名為是 SCOMIT ,也許是我拼錯,也許是假消息。但是英國管理內部民眾的所作所為也不是第一次發生。在七年前,也就是二零零六年,英國政府隱私權獨立監管機關「資訊委員會」委員湯瑪斯邀請學者專家組成的「監控研究網路」(Surveillance Studies Network),公布了一本長達一百四十頁的調查報告,這份報告指出,英國對於民眾的監控簡直無孔不入的地步。
這份報告據了解的結果是目前全英國約有四百二十萬監視器,平均十四個人就有一部,高居全球之冠。過去十年來,內政部花費近五億英鎊,折合約七億六千多萬美金在監視器的用途上,民眾天天上監視器的鏡頭有三百次之多,這些都是不知情的情況被監看。其他方面,英國也建立起 DNA 的資料庫,到二零零八年的百分之七的人口,已經完成建檔,約四百二十萬人,一九九七年只有七十萬個,現在增加約六倍,這其中有十四萬個身家清白的老百姓,兩萬五千個兒童。你覺得,這樣結束了嗎?還未,現在一直不斷在增加 DNA 資料庫,可比白金數據的資料還來得多,面對這樣排山倒海的巨集資料,學者質疑:「政府是把我們當嫌疑犯嗎?」
人權團體認為英國是監控民眾行為最嚴重的國家,程度與中國、俄羅斯並列,亞洲國家如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也飽受批評。而台灣的隱私問題其實頭痛的問題之一,詐騙集團已經耍得我們受不了,現在又要擔心自己的個人資料在機關手中到底可否安靜放在那裡,不被外洩。因此,就算個資法上路,民眾的資料還是可以滿街跑,上網隨便搜尋,可能你的個人資料無形就已經洩漏出去,該怎麼辦才好呢?
我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幫你,因為隱私的問題不是今天浮出檯面上,在臉書飽受隱私問題抨擊的同時,隱私的問題一直從來就沒有間斷過。臉書的龐大的個人用乎資料中,只要「讚」的次數或類型,就可以看穿一個人的性格。同樣也是英國的劍橋大學的研究指出,分析了五萬八千名美國的男女用戶,透過演算法,可以了解你是「誰」,準確到有八成的男性都難以相信,而這樣的演算法,就可能帶來隱私的威脅。因為在一個巨型的資料庫中,演算可以了解「讚」的雷同與類別,分門別類在某種類型,強大的計算模型,可以讓我們在多次推算之後,瞭解之後電腦要如何解讀我們究竟是誰。
因此,多次計算之後的大型數…

Your Secret

史諾登洩密案吵得沸沸揚揚,又再一次掀起隱私的危險的爭議問題。美國國務卿凱瑞說:「他是叛國賊。」白宮盡全力地想要捉拿他到案,但他遲遲滯留在俄羅斯的機場內不肯踏出門一步,中國被美國指責為幫凶,中國回應:「請你們管好自己的家務事。」俄羅斯總統普丁證實這項他在俄羅斯境內的說法,但他願不願意出來轉向其他國家,如維基解密的艾桑吉一樣到厄瓜多尋求庇護,仍然無法求得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