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失控的世界

圖片來源:Flickr

我聽著雨聲一整天,平靜了許多,也沉著了許多,思考了許多。我把我的想法放在臉書上幾乎一整天,幾乎沒有人表達認同(只有一個),也沒半個人留言,我知道沒有人喜歡雨天,而我卻如此喜歡雨天,才讓事情變得不同,就連現在寫這篇的當下也是聽著雨聲而寫的,而雨聲的來源就算不是真實情況,來自網路的自然聲音,也不會有人喜歡這樣的情況。為什麼沒有人喜歡雨天,或者是該問為什麼大多數的民眾不喜歡雨天,甚至高唱「討厭下雨天」?


原因很簡單,因為雨天遮掩人家的好心情,遮掩了晴朗無雲的好天氣,更遮掩了人家想出遊的興致,才讓我們根本從骨子裡恨死了下雨天。但你可能沒有想過沒有雨天會是什麼模樣,因為旱災時,你不會碰到—因為你不是農夫,雨林時的雨水讓森林的動物消消暑氣,降降雨,讓草地滋潤,沙漠的雨天讓綠洲多些水份,儲存雨水,以備不時之需,同樣需要雨水的還有高地、林地與低窪地區。因為雨水的儲備讓農田可以作為灌溉之用,作為用水備途,還可以除了地下水之外,還有其他水源可用。因此,下雨並非不是不好,海洋中的雨水讓海洋獲得平衡,更多水氣循環。在熱空氣朝上,冷空氣朝下的循環下,雨水在水的生命佔了多重要的一部分。我們卻不會好好知道這道理,反而怪天氣:「你怎麼這時候下雨?」

聽了雨聲一整天,我發現雨也有情緒可言;它會生氣,它會怒吼,它會狂叫,它會高興,它會興奮,它會熱情打招呼,它也會冷靜,它也會悲傷,會哭泣,會彷彿告訴我:「怎麼沒有人喜歡它,想跟它做朋友?」雨也是人,屬於人性的一種,我們卻把雨當成天氣,告訴我們:「為什麼不讓我出去玩」的一種,雨的傷心無助,就像雲朵不斷在天空哭泣很久的眼睛,淚水只會往下流,流了越多,流到世界淹大水,淹到低窪地區都在告訴它你不要再哭也沒有用的情況下,它還是拼命往下流,就像愛情中的失戀狀態,你也不知道你為何會不知不覺流淚,你應該要高興才對,但你止不住淚水,止不住悲傷氣氛。雨的悲傷無奈,你真的聽見了嗎?

當聽到雨聲時,總不知不覺想起這世界的精采與無奈,「外面的世界很精采與無奈」這樣的歌詞道盡了我們的心聲與想法。想一想,我從文明說到現在的歷史變革,我們到底有多少改變?幾乎沒有;最近的以巴衝突又開始一觸即發,雖然以色列已暫停進攻巴勒斯坦,但不保證兩方不會開始挑釁,南韓與北韓也不遑多讓,各嗆各的調,說你有種來打我。美國的大選剛結束後,隨即爆發巧合的軍情醜聞案,就連準備新上任的國務卿蘇珊.賴斯(Susan Rice)也不被看好,歐巴馬直接回嗆有種就衝著我來,不要針對她。然而,歐巴馬頭痛還不只這些,還有經濟要拯救,外交也是,重要的是答應好的政策。歐洲的爛攤子還是以撙節為主,幾乎有欠債的歐洲國家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甚至有些內的小民族團體要求要獨立,如加泰隆尼亞、蘇格蘭,而兩個民族能否獨立,我不清楚,知道的是,當紛紛太多人走上街頭要求公投與獨立時,不管有無接受民意調查或隨機訪問,都已經看到我們每個人的聲音多希望能夠出聲,讓他人聽見,也就是說,不要以為靜默就是接受,而是多希望你們能夠注重他們的聲音與需求,就猶如雨一樣。不要等到失去他,瀕臨絕種滅絕,才覺得為什麼沒有看見他出現?

雨不是壞人,是我們定義他成為破壞城市讓洪水氾濫成災的元兇之一—其實我們才是。

地球上的七十億以上的人口啊!每個人都要求能夠多爭一口飯吃,多一滴水來喝,每個人都是地球的子脈,我們卻自相殘殺到現在,還在自相殘殺,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們為了要生存,從過去的章節已經談到這個話題,已不想再多談,我想繼續再談的是我們的生存是否該想想重頭再來過?重頭再來思考我們的科技、技術、生活本面已經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實實在在了解過了嗎?那麼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想請問你為什麼我們還在老生常談那該死的話題?為什麼談了那麼多的正面思考議題,我們的人生卻沒有如此正向過—正向到世界是光明的,世界是百分百公平的,是不會有人出門舉白布條抗議的?如果你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你的主觀去思考的答案,例如那是因為他們如何如何,那表示你的思考不夠理性;如果你告訴我我們也無能為力的答案,那麼你表示還未用盡全力去做,去問。如果你不能提供一個客觀的答案,那表示我們的全部人的思考都還不夠充分提供解答,包含我在內。也就是說,沒有誰能夠提供解答,甚至神也不行,因此,我一直不斷在思考最原始、最基本不過的問題了—我們從哪裡來? 我們是什麼? 我們又該從何處去?(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而這個問題的原始作者—高更(Paul Gauguin)—也無法給我們滿意的答案。高更在一八九七年到一八九八年畫下這幅作品,你看見這些人類有的採果子,有的像是在思考,有的像是躲起來,有的像是在祈禱,而有些默默不語。這幅作品其實看不出我們到底是誰,我們從哪裡來又該往何處去的問題解答,而是看出人類每個人在各做自己的事情,猶如《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的場景一樣,當然,高更是想其提醒我們人類最根本的問題要解決,那麼人類的基本慾望就該好好呈現在世人眼前。然而,問題不只在於這幅畫,而是在於全世界該要走的路。

看那麼多打打殺殺,不禁在懷疑我們的思想究竟是善良的,還是邪惡的?人類打獵的觀點是邪惡的,因為要合作才能獵捕動物,尤其是大型動物,倘若一起族人分享該獵物裡的食物,那麼就是善良的,因為分享讓我們共創多贏。也因此,人類本身就已經藏著善與惡的兩端,而拉到至今,包括時空的演化將我們的靈魂塑造成一個四不像的怪物—我是說已經不在於只有善惡兩端的結果論,而是一個多方混雜的綜合體,而就因此,我在〈人類萬物面〉才會說隨便你叫人類稱為什麼玩意,而在一個幾乎有理也說不清的世界裡,我們如此倡導正向心理的觀念到了失控的地步,而就現在,自我激勵到了瘋狂的程度,你認為樂觀有比較好嗎?

我不認為,所以你在我的文章幾乎找不到要你很樂觀的地步,我反而要你去思考反向思考的觀點是什麼?這世界亂七八糟,怎麼做—在台灣都有人要被責罵,所以一天到晚叫你問心無愧,就這個觀點,反而是阻礙我們進步的原因之一。雨不是壞人,是我們定義他成為破壞城市讓洪水氾濫成災的元兇之一—其實我們才是。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