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和“妳”


沒想到,這會是我的第四百篇的文章。看著愛情的人們,然後再看看生活這都市的每個人,我總有種認知:我們生活在這社會中,彼此卻不認識彼此,也從中希望哪個人可以認識彼此,增進每個人的情誼與好感,可惜的是,並非每個人都會有所主動,跑去搭訕,從陌生到熟悉的這條路,還需要多點共識與瞭解,就像你看我的人及我私底下的人可能都有所出入。
我並非表裡不一,也不是個口是心非的男人,而是我的想法可以延伸出許多天馬行空的想像。每個人都那麼相像,可是性格並非完全相似,但我們總會心有靈犀似的感覺一樣,那就是同類型的模仿。我在我電子公司的公佈欄上的一日遊的行程表上看見一段這樣的話:行程可以模仿,但品質可以提升,同樣的,每個人生活可以模仿,但可以走出自己的道路,自己的天空。
兩性專家總是不喜歡對方的那個優點—我是說異性的喜好面,也就是指另一性的那一面現象,像男性說女性,而女性說男性,或者同性又著批評的口語。我總認為,兩性若要好好相處,那麼即使為了誰應該“先”買單的這種小事就不應該再一次“往事重提”,但總有人不買帳,總認為這是“小事”?對我而言是“大事”,從一個男人應該買女人的單,就可以知道男人的品味與道德感,甚至可以看穿男人的心頭事。有一本書名為《選購老公指南》(How to shop for a Husband),作者是珍妮絲.李柏曼與邦妮.泰勒(Janice Lieberman、Bonnie Teller),另外還有本書名為《順服的妻子》(The Surrendered Wife),作者是蘿拉.朵依爾(Laura Doyle),它們剛好就擺在書店的角落,你有空也可以翻閱一下,我就大致上看了一會兒,突然有了體會,認為我們看待婚姻時的方向,就如同看待兩性之間的差異,怎麼都是無法給予對方一個最好的平等對待—我是說怎麼沒有辦法同時看待兩性間的同等需求?我們總是想先想到自己,然後再想到對方,或者是說以女性的觀點看男性,而男性也同時在看著女性,怎麼沒有辦法同時去兩性間的同等需求,或者更坦白的說,我們是以自身的利益為出發點去看對我及對對方有無共享其好處—壞處間的權益,若要以旁觀者心態去想,總是有著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的想法,當然沒有辦法達到雙重效應,也就是為對方可以捨身利想的狀態去執行。
北卡羅萊納大學人類學系(North Carolina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的研究團隊之一的安.蘿絲博士(Dr. Ann Ross)檢驗了兩百多個頭骨。而這些頭骨分別來自十六到二十世紀間,從西班牙到葡萄牙的系列頭骨。發現過去間的男女比列極為相似,也就是說男女間的面貌及全貌有種類似的感覺。她說:該團隊集中在於男女間的差異,可以幫助我們瞭解性別的頭顱的特徵,也可以瞭解一個人的特有面貌。但我總覺得,男女過去間的差異,本來就是極為相似的狀態,只是我們很容易去忽略這樣的情況,所謂男女有別,只不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而最前面的那兩本書—教妳選購老公及教妳做個順服的妻子,都是希望幫助妳的婚姻走得很順暢,可是如果我們看待婚姻,從女性的角度出發總是用著猶如作者選購衣服的角度看的話,那麼所謂“物化女性”也同時在“物化男性”,因為“物化”這件事,我們早就耳有所聞,也已經在這樣做了。而物化男性也等同於物化每個人(Men)。那我們為什麼要去抗議廣告總是有著“物化”的嫌疑呢?
人不是商品,卻一直把人當成商品來對待,男女間種種的差異也不是一直存在著,而是我們給予它不同的差異化,難道物化起來可以給人類帶來什麼好處嗎?還是要把人類變成青蛙、小鳥、魚類,甚至是ㄧ頭怪獸才能知道人類的兩性其實看待生命的本身沒有那麼珍貴?我好奇的是,男女間共同的特點與不同點為什麼總是要用商品化的方式去呈現?然後再來看廣告的物化,及商品的擬人化,我們所賦與它的意義不是從過去就一直存在嗎?那麼我們到底在爭什麼?爭第一嗎?還是第二呢?
這不是廣告,廣告台詞就將我們的人類生活緊緊包圍,我們如果懂得看待生命的本質,那麼物化兩性所給妳的意義那麼最後變得一無所有—看待我們的人類生命比愛情的情感更能充分體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