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1的文章

愛情蛋糕

愛情是什麼滋味?恐怕像我這種人不太了解,那麼交情是什麼滋味?恐怕還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感受更多的滋味。愛情中的味道—酸甜苦辣鹹,在愛中的人都能體會,也能深刻感受到沈浸在裡面的多元感覺,我看著戀人們,難道愛情中的味道那麼只有這樣的味覺嗎?愛情中的濃情密意需要像巧克力糖漿那樣濃到化不開的感覺嗎?
“少年維特的煩惱(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述說著愛情裡的困擾以及愛上一個女孩的感覺。然而現在社會中的多元化,及時代變遷,讓我們對愛情的需求已經不那麼單純。過去,你愛上了一個女孩或者是男孩,你總會小鹿亂撞,心跳加速,臉上紅潤,還有對他滿滿的期待與盼望,希望他向你多說說話,談談他自己及他家人的生活,聽他工作上的抱怨,瞭解你對他的重要性,以及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什麼?當你迷戀他時,你恨不得馬上飛到他身邊撫慰他,關心他,照顧他,愛情上的前提美好就是相愛在一起的話題已經在你體內發酵。
這是我們常常看見的愛情的憧憬,現實生活中不會是這樣,可能會是為什麼他不來找我?為什麼他不跟我說話,為什麼他看不見我?為什麼我們的關係維持這樣?像是朋友間的關係?他對我有感覺嗎?如果他對我有意思,為什麼不主動點呢?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我們的愛情至今無法開花結果呢?
這是單戀的美好,我們再進一步推演,如果兩人在一起後,你又開始擔心:為什麼我的電話你不接?為什麼我的簡訊你不回?為什麼我問你想要吃什麼,你總是說聲“隨便”?為什麼我們在一起久了,那種感覺不見了?
你知道相愛很容易,相處也不難,但卻常常發生的狀況是常常為了芝麻小事而爭吵,或者有曖昧的電話或者朋友而無法好好溝通,又或者雙方之間為了某事而談不攏。吵是情,罵是愛,在這裡可不能一體適用,可能慢慢演變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狀況,愛情沒完沒了,如何尊重對方的生活全部都拋在腦後,你只想找回以前。
有時候男方面對女方時,很少靜下心來好好談談(我弟有時候如此),女方給予的建議,男方很難全部照單全收,總是有條理性希望你知道他的痛,他的難過之處。而女方面對男方,也很少知道男方的心中,女方的想法應該轉向哪裡,有時候雙方在進行所謂的談話時,總是開始指責不是,然後給予另個好,很像你希望他能為你買些他所渴望的,但是實際上卻是有落差的那種差異性,然而我們大腦開始給予讚賞後,總是要加個但書一樣。
這種愛情你認為是酸還是麻辣的口味呢?當我們男女雙方到火鍋店用餐時,總…

感覺的感覺的感覺

寫到這裡,我把首頁換上新的風貌,不再用舊有的樣貌與我自己見面。 在Lifehacker的一項不記名投票中,多數人選用的空白頁,也就是網址是about:blank的網站,其次它預設的網站,像是Google Search或者是Google Chrome的常用網站,又或者是Opera的Speed Dial等類似這種可以一目了然的首頁,你可曾有想過,把你常用的網站放在同一個頁面後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有“多大”的影響力?
這種把常用網站放在同一起的內容的網站其實常常都有在各大入口網站都做得到,好處是你可以馬上點取你要的內容,也可以搜尋最近的歷史紀錄,也可以馬上存取書籤,還是登錄你最愛的內容,或者可以再次開啓曾經被你關閉的網頁。我們可以分心地一次看見所有的內容、選項,最新的,最熱門的以及最多人所愛的,像是My Yahoo!的首頁,有天氣狀況,有新聞,有你的近況更新,也有你最愛的朋友,你要什麼可以馬上知道,但這樣的我們的生活就會容易的多嗎?
唔,不見得,因人而異,有人需要兩、三個螢幕來工作,有人一個就夠了(像我就是),有人需要很多首頁,也有人需要一個就好了!好的槍手一把槍就夠了!這是香港電影“孟波”所說的那句話,我依然猶記在心,但是我們現代社會中的每個人總是需要很多資源才能知道我們到底要的是什麼?找個愛人也是這樣,若是你不設些所謂的條件,好像就可以擋住一些蒼蠅、蚊子、螞蟻的害蟲來侵襲你的地盤,我們可以設置一些屏障來防衛我們自己免於外來侵害,人的自我意志高漲,什麼都可以作為最好的保護。
當然,這句話的意思好像就明白告訴你人很高傲,人很自私,人是個自我膨脹的傢伙,或者告訴你人的意志保護自己免於外來者入侵把靈感偷走,像個盜夢者一樣,但不是這樣的,人心的意識在於自我的概念成形,心智上的大腦總是慢慢隨著時間而改觀,中間的核心意識來自感覺的感覺會是什麼樣子,也因此在找尋的這樣的愛人前,感覺的感覺的那種感覺往往是我們成形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這樣,條件的適合與否很容易變成多方的自我操控。
就像你的首頁,多個內容在你眼前,我們的感覺是可以快速存取內容,然後知道這個是什麼,那個又是什麼,把條件的操控加入,那麼首頁一面間就會變成你自我操控的一部份,你會把這個移至那個,然後再把那個放向這個,然後又改變外型,顏色,佈景主題,這樣對於想要再找到一次你原來的內容就會變調,我的意思是說,我們以為我們控制了網站…

適合的條件

價值不能衡量,價格不能較量,但我們通常都會不聽勸告—心靈上的忠告—去想要知道究竟我們為什麼這麼好奇人與人之間的不同之處?尤其是在愛情雙方的不同之處。男女間的性格不一,很容易讓雙方不聽勸告而走上自己的路途,也常常讓自己困在不知所措的鄉間小路上,而當我們自以為那麼瞭解對方的情況下。
愛情間的基本的感覺是信任,而這信任往往也是讓我們迷失和錯看的主要原因之一,更明白的說是愛情殺手。為什麼?我想你明白愛情的相處上兩方都會彼此信任自己對對方的感覺,也很容易信任自己在對方上會是什麼樣的感覺,而對對方來說也是如此,他明白的相信,你在他心中是個不完美但是個如此喜愛的感覺,他也認為他在你心中也是同樣的感覺之一—嗯,問題就在這裡,你是怎麼知道他在你心中的那種被保護的感覺?你是怎麼相信他是如此愛你的那種感覺?常常在愛情中,情人間都要彼此做對方的見證人,不管在未來,從今以後,我們都會深愛對方,我們都會包容對方,生離死別都會同舟共濟,永遠在一起。但因為見證對方,所以對方都會要求要為他做些什麼吧!
電影間,女主角總說你愛我的話,為我證明些什麼吧!那你敢不敢從這個山崖跳下?男主角說敢,然後二話不說就縱身而跳時,女主角拉住他說我是開玩笑的,我怎麼捨得讓你跳呢?因為跳下後,那就真的從此說再見了!愛情的證明事蹟總是要有個精彩動人的故事才能打動對方的心,你看那喜餅的廣告,女主角希望男生消失在地球,他就真的“消失”了!結果是不想分開,那麼就永遠在一起,所以就走上結婚這一途。
然而再回顧過去我所談的愛情系列主題,你應該會發現,男女雙方在一起的差異點在於我們是否有那麼包含著對方的所有不是,以及我們總認為可以涵蓋對方的所有不是,所以在相處的這條路上,總是在同居的這道關卡才能知道我們究竟適不適合在一起,而“適合”的這兩個字往往也讓雙方擦出不小的歧異點火花。
我一再強調,由於你不知道你未來會愛上什麼人,所以一再設置條件的狀況下常常讓很多人無法確立你愛上的人會是什麼樣子。人可以改變,你也可以改變,都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們卻常常把人當成固體的方向模式去尋找配對後的正確模式,這有點像是拼圖的另種版本,也像是數獨的遊戲模式的猜想版本,所以在適合這條路上,常常還是無法確立“適合”會是什麼樣子—而我看了大多的擇偶條件的到最後幾乎什麼都不挑,只要是異性戀就好,回到最初的第一關,那麼當初你沒有看上眼的那麼人,走下剩男、剩女的路也是必經。
人矛…

有價的愛

救災持續進行,而核災也還未消退,這場災難的重建之路還慢慢更漫長,一切的災區—宮城、岩手、及波及的城市如東京也感到威脅,每個人的擔心與心急寫在臉上,雖然日本人不慌不忙,但看見宛如廢墟的城市,心頭還是茫然無從。
家人在避難所裡的看板找尋失聯的親人名單,而其他的老人在避難所裡等待物資送達這裡,他們說燃油只剩下兩天的量,不及未來保暖的需求,因為已經有兩名老人受寒而死亡,而有些因為停電、停水的緣故,只能用蠟燭來取暖、照明之用,地震過後,海嘯侵襲過後,下起大雪,救難隊員在雪中找尋民眾的機會更加困難,這一切—雪上加霜。
事實很殘酷,卻很真實,真實到人們很難去抬頭面對,人們選擇不理會,選擇逃避,選擇躲藏,選擇讓它自生自滅,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事實的英文就是Truth,就是真實,因為那麼真實,那麼太過真實,人們反而去選擇更刺激的事物去挑戰,去讓自己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去看3D電影,去跳高空彈跳,去跳傘,去玩極限運動,但遇到天災的殘酷,我們是否還是有過那麼真實的挑戰?
在我的theirmind的粉絲頁的今天的第一句說曾聽你說你愛我,卻看不見你會感謝我所做的一切,我們太容易習慣所有,也太容易相信所有,所以遇見不可預期的真實後,才恍然大悟我應該要那麼感謝他,如果他不借你錢,我們就容易把愛的一切藉口堆積在他人身上,如果他今日不幫你買單,你就認為他是個小氣吝嗇的男人,如果幫你付了一大筆金額的借款,你就會真心感謝他,然後請他吃個飯,以便報答?好像愛都是建立互惠之上,尤其是物質的交換之上,難道愛真的是這麼有“價值”嗎?
有ㄧ齣電視劇是這樣描述的:一位女同學愛上了一位男同學,因此她決定送給他價值三千元左右的禮物,而禮物交給他的當天就選在放學後,那個男同學很高興,並且感謝她送他禮物,所以他也要回報給他。過了不久,那位男同學也送給她價值幾百元的禮物,那個女同學接到禮物很高興,結果一回家打開一看,竟然只是個小熊娃娃,她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我送給你的是籃球鞋,你給我卻是這樣?她隔天去找那位男同學,她說為什麼你給我的禮物是這樣?竟然只有幾百元的價值?那位男同學答道就是這樣啊!你不能要求我要給你的禮物是同等價值啊!這兩者不能比較,你知道嗎?女同學把他送給她的禮物丟進垃圾箱車,且她再也不會愛上他了!
價值能不能相比?你是應該知道的,但面對真實的價值相比時,我們卻很少知道其重要的某些含義,你認為愛的價值多少?如果用一個數字…

錢,這檔事

西元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在日本東北外海發生有感大地震,地震規模高達七點九,後來上修至八點四,然後再上修到八點八,八點九,最後修正為九點零的地震,地震的深度為十公里,隨後引發海嘯襲擊,高達十四公尺以上的海嘯往日本西邊衝去,造成沿海地區的縣市受到強烈衝擊。宮城縣與岩手縣幾乎慘遭滅村,多數來不及逃出的民眾在這場災難阤奪去了性命,房屋、汽車、招牌、飛機堆疊滿地,這一切的城鎮像個被沖洗的城市。目前就日本官方統計數字(三月十五日下午兩點)的死亡人數高達兩千四百七十五人,失蹤的人數高達三千六百一十一人。我們這道傷痕還會更深,我每看一次新聞畫面,就越是痛一次。
而受地震影響,日本福島核電廠也同樣發生爆炸危機,第一核電廠的第一反應爐發生爆炸,接著是第三號反應爐,爾後第二及第四也發生爆炸。輻射危機可想而知,目前已經證實有二十二人遭到感染,而輻射塵也慢慢蔓延至東京市區,每個人都人心惶惶,深怕感染。地震所引發的問題、災難,一直需要時間來渡過,每位日本人都共體時艱,渡過這次難關。
但有人要試著說出反話來引起日本人的不滿,那個人是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Shintarō Ishihara)。他說這次地震是天譴,因為日本人太自私,所以這次地震可以洗滌私慾,我想或許是個天譴。日本人隨即砲轟它的言論,有人說你身為都知事才是天譴,有人說下次選舉若沒有當上才是天譴。雖然他最後道了歉,化解民怨,但在我看來,恐怕已經刺傷人們對他的既有印象。
每個人都有刻度,也有評斷的那把尺,如何把話說得得體,恐怕還需要點思想才行,對於心直口快的我,或者有話直說的你,這點還需要多多學習。有人告訴我,她找不到男朋友不知道是為什麼?我說你找不到男朋友,是你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你是為了想有人陪伴,還是需要有人接你上下班?做你的助理兼司機。或者你需要有人帶你嚐遍各地美食,帶你四處走走,做個世界旅行家。又或者你只需要有人可以在你寂寞時安慰你,在你被解雇後,可以幫你找到新工作?或者做你的廚師,做出好吃的美食給你品嚐?不管是什麼,愛的成份少不了,就像地震後需要有人陪伴一樣,但—這樣就可以嗎?我是說,這樣就促成談戀愛的基本條件嗎?
那可不,陪伴是一回事,他不借你錢又是另一回事,然而我們喜歡混為一談,說當初我們在一起時,你會愛我,包容我,守護我一輩子,現在我被放高利貸,沒有錢償還時,你卻不幫我,你說你這是愛我嗎?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我的錢?還是我的…

尺間

公司裡的同事說我沒有自己的想法。而我回答是像牆頭草一樣往那裡靠。我覺得事實是要看事情而定,因為我很好相處,加上我很隨性,就變成事情沒有一定規律而走,而是按照公司的每個同事的理由所擁有,我總認為事情會水到渠成,船到橋頭自然直,有些事情何必太在乎一定要擁有?而有些事情何必不能不在乎為什麼還想要擁有一次?
人是個很矛盾的動物,如果從認知失調理論來看,負面的想法容易開始超越正面的想法,為了平和這種怒氣,我們容易說服這是好的,這是他喜歡我的一種方式,容易去解讀不要就是要,而要就是不要,這也難怪口是心非的想法容易傾巢而出,人容易在自己的“死”胡同硬要找到出口,而你又剛好在伸手不見天日的黑暗之中。
愛的感覺很奇妙,當我們明白為什麼對這個人這麼好時,而這個女人或男人不領情時,容易解讀成他是害羞或者愛你心裡口難開,可是我們硬是解讀這是利益良善的,這是他對我的一種方式—慾擒故縱的說法原來是讓男女雙方在未交往時,開始所使用最好的方式,容易讓人忘不了他的好,他所送你的新鮮玫瑰,及甚至是ㄧ顆鑽戒來打動你。人心對於眼前的糖吃不到時,越是想耍心機,來看看是否可以不勞而獲。
然後呢?得到後呢?是否就能一直保持擁有狀態?這難說,只是遇到比眼前更好的白雪公主或者白馬王子後,誰又知道心不會朝他而去?人似乎可以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可以知道人不太需要些什麼,當未來的路開始明朗後,我們就開始猜測前方濃霧散去會是筆直的道路,而不是轉彎處,所謂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當我們開始進行時,只要有曙光,一切彷彿走向了希望—真是如此嗎?
那可不,把Facebook的照片再瀏覽一次,你會發現受試者看見眼前的照片和經過變造後的他本身的另一半的照片的對比下,他對於變造後的人似乎認不出來,只知道他很美,很像某一位人士,卻沒有想過他是經過變造的照片。實驗的目的性想看看人類對於面容的反應的喜好度,而我們走在台北車站的捷運地下道,我們要面對多少張臉孔?你想想要接觸多少人在你一天內之中?一百?還是兩百?或者是更大的一千?數目多少不重要,記憶才不管這些,而是你還能回復多少美麗臉孔?很快就會發現,最美的與最厭惡的臉孔往往佔據大多數,而中間的只是少數份子,這樣結果並不意外,只是我們“還是那麼想要停留住”而已。
好啦!關於美醜的定義像冷暖自知一樣,自己有那把尺,但我們每一個人的刻度、比例、距離幾乎大同小異,所以也可以說,美早就有跡可循,醜呢?也差不多。…

問題球

有人曾問我,或者一定會問我這個問題:請問theirmind到底是什麼?你說的不屬於任何文化、團體、黨派、組織等等一個群組,那到底還是什麼?theirmind不是就是一個組織嗎?怎麼會說不屬於任何組織呢?為什麼要用他們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用我們的不是很好嗎?用你們好像也可以?那他們指的是?大人?小孩?男人?或者女人?兇手?還是戀人們?或者公司企業主?還是公車司機?又或者開怪手的司機?又或者是建築工人?還是性侵犯?他們到底是誰?
答案我不再含糊帶過,就是你們每一個人(對!就是在看這篇的你及還未看到的你),我的客戶就是Everyone,每個人,全球近六十八憶的人口的每個人,因為每個人,我才能看見每個人生活的研究方向,因為每件事,我才能知道這種事項的動機及行為方向,就如同我們的標語—everyone's life, everything's fine,我要你記住它,因為每個人都在這世界、這生活努力打拼,才能有今日的現在,對於未來,我們擬定計畫,按照計畫表來走,可是常常碰不到對的時候,總是—或者說有時候被外界給打亂,怎麼讓生活更有意義,是我們每個人的目標方向。
其實theirmind,從字面上看來就是他們的心靈,也就是每個人的世界心靈,我們容易自以為是,也容易害怕在海上世界翻船,更害怕面對死亡課題,但總要面對它。所以,我用這個名稱是希望多些人用不同的角度去觀賞它,就像用不同的三百六十度,甚至是七百二十度去看一件琉璃作品,這很簡單,但也不太容易。
生活的種種方向有太多的壓力與情緒要表達,我們可以告訴他人我們的不滿,也可以因為一場無情大火奪走九條性命而提出國家賠償,但傷害已經造成,台中市的夜店太火燒出了許多夜店問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許多同業也擔心生意受影響,安撿未符合法規,逃生路線沒有明確指示,你可以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不是由這場火開始的,而是過去就有的存在問題—然而,我不禁要問,究竟什麼才是“問題”?
看不見的才是“問題”,有人曾這樣說。但還是不知道什麼是問題?找不到情人,是不是你的問題?為了爭奪家產而鬧上法院,是不是你最大的問題?機器修不好,是不是你的問題?發生車禍而造成重大傷亡,導致延誤送醫,是不是你的問題?交往多年最後因為第三者介入,是不是你的問題?我還可以舉出更多的“問題”!但—是你的問題,我們很容易將過錯的近一半以上推托給他人處理,沒有想過自己的應負責任應該…

重點部位

男女之間不同的癥結點來自獨立不同的思考方式,也就是看一個畫或者立體雕像的想法差異。當我們進入一間美術館時,如果參觀的是畫展,必會有讓人看不出這是想表達什麼意思的畫作,如果是男性畫家辦展也可能會有加上一些裸女的畫作,像個鐵達尼號的裸女畫或是個畢卡索的畫,而女性畫家也可能常見的花草、山水或者是鄉間風景。如果是立體雕像如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所創作的大衛像(David)一樣,可能在創作的時候,如果要雕刻重點部位時,那麼要如何表達那麼美感?男性的生殖器官與女性的生殖器官的畫作往往讓創作者很難具體描繪出來。
因為它很“複雜”,應該說很難“生動”表達,當你看見一幅畫時,尤其是裸體的人體時,請問你會不會注意到重點部位?嗯,別說你不會,我也會這樣,但是重點部位的傳達往往給男女思考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不然為何有些女性看見健壯的男子時會羞紅了臉?為何她們還會引發性幻想?甚至有些人還有明顯暗示需要多些挑逗來引起更多想像空間?
男性更不用多說,當男人看見“事業線”所引起的性的那種想法說不定已經在醞釀了!嗯,只是不“明顯”的表達對她的幻想,尤其現在你站在美術館的走廊上,怎麼可能明目張膽的擺出不雅的動作呢?嗯,可是就是有人會,當你看見有人在電梯、辦公室的角落、公車、電車、飛機上的化妝室做出不雅的動作的新聞報導時,造成女性的害怕與不安時,你會想這社會到底怎麼了?而我在今天才看見新聞一位國中生在教室裡做出猥褻的動作。嗯,太多的重點暗示已經把人的性知識走到邊緣化。
我想這不是其中之一,過去說食色性也,現在以為人本身是性的,也就是所謂的人“性”,而不是人行—人的行為。我們很容易誤以為這樣是有明確表示的,我們也很容易有個非分之想—嗯,別說你沒有,男性發生性幻想次數比女性多了十二倍左右,而男性這麼容易引起性的遐想來自視覺觀的不同,男性看見赤裸器官的想像在大腦的額葉有明顯的變化,而女性的反應較小,男性對於強烈的對比印象容易引起無謂的想像,也就是走往偏路的方向,而女性對於眼前的色彩變化只在“同理心區”感受最深,也就是接觸感受的對比。
你不要想偏了!也不要多做無謂的聯想,認為男性一定一輩子要跟“性”劃上等號,而女性可以用“性”來撫慰,也就是觸摸來傳達愛意。嗯,這是很多女性都會說的一句話—前戲大於後面的對手戲或者重點式劇情,女性對於撫摸的感受可以表達在性行為之後,如果要讓你的伴侶滿意,聽性治療師的話準沒錯…

我配合你,你配合我

我更改了圖像—我的大頭貼的圖像。讓你看看我的側臉是什麼模樣?這對我來說算是個新體驗,也是個新感覺,藉由這個側臉圖像讓你知道我的樣貌及我的真實想法。雖然是軟體把照片變成手繪的特效,但感覺就是不同。以前,我從來不放在個人圖像,甚至是本人的自拍照,原因在於我想在網路上保有隱私,我想在網路做我真實的自己而不被他人知道。國外曾有類似的實驗—兩組學生分別與機器人談話,只是一個是真實的人類聲音,而一個就是模擬出的人類聲音,後來發現,模擬出的人類聲音在學生中的第一印象大於真實人類聲音,至於這個詳細過程是如何,我已經不太記得了,我知道的是我們與朋友見面的第一印象很容易放置容易“對”的位置上,讓記憶“印象深刻”。
我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曾經為了想談ㄧ場戀愛而去參加ㄧ場電視配對錄影。我是排行第五位,也就是位置的最後一排,且在錄影當天因為不熟悉路況而遲到了近半個小時。還好一切準備就緒開始錄影,彩排之前,活動主持人要我們準備三個問對方的問題,而這些問題要經過主持人的篩選才能公諸於世,我的問題在之前就準備就緒,但到主持人面前幾乎只有一個可以順利通關—那三個問題是什麼,說真的,我不太有印象了,反而是在錄影當天的正式演出,我還是不按牌理出牌脫軌說出我想問的問題,我只想表達我自己的想法,連電視主持人—胡瓜與黃嘉千都對我“印象深刻”。我在當天的過程告訴我的母親,她說很好,你是勇敢跨出這ㄧ步。
一星期後,節目在電視上播出,我不知道內容,因為當晚在上班,所以我回到家時,我母親告訴我怎麼電視節目內容都是你的畫面呢?我說我不知道,我只是表達我內心的想法,而主持人把問題幾乎最後都丟向我,我就坦然回答而已。而在錄影當天—嗯,我一個人回家,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了吧!
我沒有配對成功,那時後我在想,為什麼我會這個樣子,為什麼他們不會想跨出那一步與我開始做朋友呢?可能個性不太合,也可能與我沒有話題聊,或者是我自己本身也有問題。但換個方式想,難道他們就沒有問題嗎?我是說這一切都是他們、我們、你們(對!我就是在說你)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嗎?
在實際生活面,我都是獨自一個人看這個世界,在網路生活面,我也都是獨自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人是個難解的謎團,透過基因檢徹也無法查出人類每個DNA密碼中的底細是什麼?說男人不瞭解女人,女人很懂得男人,在這個有著不只雙性的世界中,男人夾載著女人的密碼,而女人也同樣有著男人的性格,他們稱為第三性(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