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9的文章

演唱會上的刺激

從上一篇文章來看,我們已經知道聲音所帶來的情緒有歡樂,有痛苦,有哀傷,但聲音給我們就只有這樣嗎?其實不只如此,我們再來看看更多實例,你就會明白聲音的魅力在哪兒!
我相信你有參加過演唱會的經驗吧!在五光十色的大型舞台下,及人聲鼎沸的渲染下,看著舞台上的歌手演唱激昂的歌曲,貝斯手,吉他手彈奏著明亮的音樂,還有鼓手敲打著動感的節奏,鋼琴手陪伴音樂,無處不是最精彩的時刻!在這樣的熱情的氣氛下,沒有人不會被感染,沒有人不會隨之起舞,更不會沒有人不興奮!聲音感染著人群的情緒,讓身體隨之擺動!一切在這裡沒有了煩惱!根據一項研究,在演唱會結束後,訪問了一千多名的觀眾,他們認為演唱會帶來的抗進因子,久久不能散去,甚至過了一天後,大腦中的排迴影像還停留昨日晚上的情景,而且還發現演唱會過後的情緒可以增進大腦對神經的敏感度!
如果你想問為什麼會如此,我可以解釋給你聽,因為大腦下聽覺神經是對高音及動感大,節奏強的聲音特別著迷,這一部分我已經提過,但高音一旦進入耳朵傳達到大腦顳葉下聽覺皮質的路徑,一部分傳達到知覺反應神經,就會強烈刺激身體的細胞反應,加強顳葉下方的訊息接受並儲存,海馬回與杏仁核就會相互溝通,自然而然,你對當下的情境就有如此大的反應!
可是有人會問,那只聽演唱會的聲音可以感受到嗎?我認為是可以,但作用並不大,就像上篇類似飛機起落時聲音的實驗,雖然知道飛機起落時後可以對人產生反應,但作用後也必須等至一段時間才能有動作,情緒才會綻放,就好比你馬上聽一段高音,你開始只會難受,但如高音有一段節奏,你反而會舒緩.一段無變化的高音,給人只有"吵"的感覺,加了高低起伏,卻始終維持高八度的音,你可能記憶力就很深刻!情緒的感受自然就會提高!
回到演唱會的現場,聲音,燈光,特效,舞台設計,歌手造型,演唱歌曲類型,樂團節奏,無一不是組合成最佳的聲音饗宴,一場好的演唱會(或者演奏會),我們會順其自然隨著音樂陶醉其中,再加上大腦的想像場景,一幅最完美的情緒圖像,一片最動人的聽覺影片,它會保存在大腦記憶之中,此刻你就會說,這是我聽過最好的演唱會(演奏會)!
反觀,一段反覆無生氣的音樂在你耳邊響起,你的反應自然沒有反應,也不會去反映,但它卻是安撫人心最好的靈藥!就以我的公司來說吧!我工作時所聽的聲音就是噠...噠...噠...我聽久的反應是噔...噔...噔...,他們其他人的反應也是如此,我卻很…

聲音,情緒

對面住戶白天有時候開啟KTV大唱一首首讓人無法動容的歌曲,或者樓下是個音樂教室,白天上課不斷傳來練琴聲,讓人精神快要崩潰,甚至引發憂鬱症,心臟病這些種種新聞浮上檯面,我們驚覺聲音所造成人的情緒壓力有這麼不安,恐懼,抓狂,歇斯底里,大腦的傷害不斷出現,身心面臨最極大的考驗!
在上述幾章,我有說明到噪音對人產生的影響是心情緊張,惶恐,工作效率下降,團隊合作之間失去默契等等,但我卻忘了提到更多關於聲音對情緒的表現究竟如何,我們來看一個實驗:
研究人員首先請受試者觀看一段投影片,這段投影片的內容是可以提振情緒的圖片,像是,父母來接受孩子下課,一個男生扶持老奶奶過馬路,艱辛登上喜馬拉雅山等等,而這段投影片的背景音樂卻是吵雜的施工聲.另外再請同樣的受試者觀看相同的投影片,但背景音樂卻是惱人的飛機起落聲,要求回報他們的反應,發現飛機的起落聲給人帶來的情緒表現不如施工聲來的高,而施工聲的情緒提升卻比飛機起落聲的影響卻作用不大,這是什麼意思?也就是說,我們在做起讓人滿意的事,如果外界的聲音一直浮動人類大腦的神經機制,對於情緒的排解作用並不會很大,反而是內在的聲音一直被聽覺皮質左右,大腦才會被控制,這就是說,如同我在前幾章說明到為何要咖啡店閱讀,寫作業,交報告來提正人類的專注力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我們邀請憂鬱症患者做這樣的實驗,是否也可以看出端倪?實驗結果如下-憂鬱症患者在施工聲的表現卻比飛機起落聲要來的顯著,但一段時間的表現卻維持水平狀態,反而是飛機起落聲慢慢有所進展,我們不經納悶,聲音所呈現的情緒狀態,似乎與高音有關?還是跟那聲音的表現有關?因為施工聲的聲音頻率是屬於振動,反覆敲打的中低頻,它讓大腦的神經中樞是屬於顫抖,重複的精神狀態,自然會呈現無法同步的情緒狀態,對於情緒的提振只有初始的作用效果,然而回到飛機的起落聲,它的聲音是屬於高音,卻是直線,沒有斷落可言,也因此可以判定高音的某種狀態,可以緩和人類的情緒不安效果.
但如果我們觀看的是負面投影片,聽到的是這樣的背景音,想想看,人類的反應一定會變的更加浮動,暴躁,易怒,悲痛,無疑是雪上加霜,痛苦又更上進一層.情緒的表現,由聲音的不同,頻率,持續度,慢慢影響人類當前的思維,這樣不同的變化度,不斷在我們居住的城市上演!想一下,我們一天要接觸多少種聲音?家人的聲音,另一半的聲音,同事的聲音,電車上的各種人交談聲,都市小販的叫賣聲,汽車的喇…

音量,壓力

我坐在電車上的一個角落,一個時髦的年輕人向我身旁的位子走來並且坐了下來,我手上拿著書,無意間看著他從外套的口袋拿出iPod,上面纏繞著耳機,他打開電源,耳機戴上他的耳朵,音量就是設定最大聲,他所聽什麼樣類型的音樂,即使在吵雜的電車上,我依然知道-他喜歡搖滾流行樂,歌手所唱的每一句中的每一單字,我當時還印象深刻.我想這是有些年輕人都有過的行為!根據最新的歐盟研究,全歐洲人口有一千萬人暴露在高音量的環境中,習慣將音量開到最大,來抵擋外來的噪音,卻反之影響的是他們的耳朵,聽覺神經,還有情緒表達.
如果你工作地點是在高音量的商業大樓,科學園區,摩天大廈,長期下來,你可能會發現除了辦公室一片安靜外,還有的就是外來的社會音量壓力.社會音量壓力(Volume of Social Pressure)是我無意間在書籍中的內容所推出的一個概念,我將它解釋為辦公室的環境音量無法與外界合理的溝通所產生的無形壓力,我舉個例,當你在工作時,如果你是在與電子,科技,半導體相處的人,你會發現跟你最親近的人是同事,還有電腦,機器,光學元件,化學原料等等不會與你產生真正情感的"人"連結,除了同事外,似乎沒有關係可以與真正外界連結,音量瞬間化為零,有了溝通後才能再度開啟新的音量.
我這樣解釋如果外界音量是六十,你也必須要有六十才能連結,但這六十往往只存在當時工作的人心中,且這平衡定義沒有規律,那你又多少籌碼才能換取外界的聲音?一個簡單的實驗如下:
研究人員將一捲錄音帶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雜訊夾帶的一組單字,且這組單字沒有任何關聯(蘋果,車子,水,黑板,小狗,菠菜等等),另一部分是雜訊夾帶著一組歌詞(You said no star was out of reach...),然後交給兩組受試者並要求聽出這裏的單字有哪些?第二點要求回報他們認為自己可以聽出這捲錄音帶裏的單字有幾成?結果如下,歌詞組所佔的比例為六成,他們自己則認為七成,單字組為四成,他們自己認為的比例為八成,這個結果顯示我們對於自己的連結音量都大於他人所佔的比例,事後訪問受試者,他們對於這個實驗表現如何,大多人的意見是不予讚同與支持,因為他們認為綠音帶可能有瑕疵,或者這個實驗空間(空間大小,顏色)影響到我的思考,再者他們又說,這個實驗沒有意義!
很多人的情況跟上述的實驗很雷同,只是我們一時間很難發覺,當你興高采烈與公司同事們合…

無聲或者有聲

視覺空間上所呈現的壓力,一般人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感覺,例如在陰暗的浴室沐浴,而聲音的壓力,尤其我特別是指在噪音這部分,一切會擾亂你的作息,你都可能排斥,或者試圖避免它的存在,但若是沒有噪音呢?是否可以存取人類的心靈?有項研究數據很有趣,一般人若是待在密閉的空間中,不管這空間裏有什麼,沒有聲音的聲音,像是自我的心跳聲,呼吸聲,可能慢慢會改變人的行為,而這行為是你不會察覺的,像是寫作,有一半以上的人,寫作的目標往往會改變.
沒有噪音,或許聽起來很好,很值得讚許,但真的可能沒有聲音嗎?除了上述所說的心跳,呼吸,還有兩手,兩腳摩擦聲,這些身體會不由自主發出的聲音,會改變人的一群行為,我們來看看一個例子:
研究人員將兩組受試者分開,一組受試者留在一個密閉空間,其中一人是運動健將,另一組也是如此,但另一人是知名作家,研究人員要求運動健將和作家必須做一些事,看能否改變其他受試者的行為,或者不做一些事,看其也否改變,發現過了約十五分鐘後,兩組受試者的改變真的會因為一位人員而不得不有些作為,尤其是運動健將的受試組改變甚大.
我將這個例子告訴他人,他們通常告訴我,兩組人員分別有不同的人物存在,一位運動人士,另一位是作家,就算不認識,關在密室這麼久,自然而然會改變啊!但若是因為一位特別人物的加入,難道人類的習性就有如此的化學變化嗎?我在此下一個定論-很難,但我們會看到即使是平凡的臉孔也一定會改變.
一個"簡單"的例子,人的行為會有變化,但那是因為"人",若是我回到噪音的案例上,外界充滿的各式各樣的聲音環境,等著我們去克服,就拿我上次所說的我工作的電子公司為案例,公司的工作環境的聲音值是六十二分貝到八十三分貝,我到公司約將近三年,就我而言,我的脾氣沒有因為公司的環境太吵而憤而走人,反而我得到了不少收穫,我也詢問相關的同事,他們說,這裏環境雖然很吵,但還是可以接受.機器運轉聲,有時候會習慣在耳邊響起,但若是將機器停止後,反而會有一種安祥感,這種奇妙的感覺,我一時間還是說不出所以然!我可以確定的是-噪音給人的感覺往往是最差印象,即使是我上篇所提到白雜訊(我曾經聽了它一整個晚上),也會給人不是很好的印象,因此,當你要抱著"雜音"入眠時,你可以將大腦的思緒試圖轉換它的存留餘地,如果真的不行(我曾經白天被馬路施工聲或者家中裝潢聲驚醒),那就你好…

噪音價值

在上一篇中,其實我已經為這一篇留下一個伏筆,那就是噪音,也就是噪音的顏色,你應該有聽過"White Noise",謠傳說白噪音可以讓人安眠,專注於眼前工作,消除大腦隱憂等等功用,甚至有它專門製造的網站,CD,工作室等等,它是否有這麼神奇,這有待人查證,但在我在一些論壇確實有提到這種簡單的雜訊可以安撫嬰兒的哭鬧聲,且很多人都是親眼見證,他們成了最佳代言人!
噪音有分為許多顏色,不外乎白色(收音機播放前),粉紅色及棕色,這些你可以在維基百科找到相關資訊,所以我就不在多作說明,但我想提到的是,噪音對一般人的定義是不喜歡的聲音,也就是干擾你現在所做的事所產生的聲音,但有一個現象卻是如此有趣,那為什麼很多人喜歡邊做事邊聽音樂呢?(連我自己本身也會),他們的回答通常是可以提高注意力,可以加強專注力!可以讓學習更有效率!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我們來看一個有趣實驗:
研究人員先播放兩段音樂,一段音樂是搖滾樂,一段是古典樂,並要求兩組受試者根據自己所喜好選擇自己的音樂,接著要他們看著電腦螢幕指出文字出現的意義是指向什麼(例如獅子是動物,必須指向肉食,鴕鳥蛋比雞蛋,必須指向大),一段時間過去,發現選擇搖滾樂的受試者錯誤的比例明顯增高,古典樂的答對指數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兩者比較間,古典樂的答對數還是比搖滾樂來著高,約落在百分之二十五,可見有習慣性的聲音還是對人造成不少影響.
你應該有類似的經驗,當你答應與朋友要去山上露營,而你自己本身有暈車的慘痛教訓,所以你會事先服用暈車藥,但在車上,山路實在太彎曲綿延,九彎十八拐的讓你在抵達現場時,就把早上所吃的三明治及咖啡嘔吐出來,只差沒有吐在朋友剛買來的新車上!我們知道會暈車(或者暈船,暈機)是因為耳朵的裝置讓小腦無法產生平衡感所導致,但在外界的聲音與內在的自我聲音沒有產生共鳴也會如此,上述的實驗是以音樂為導向,而這個實驗就真的是噪音實驗,兩組受試者分別聽兩種不同的音樂,一個就是所謂的公園的小孩吵鬧聲,另一個就是交通的吵雜聲,然後要求受試者必須打一段文章,發現公園的小孩吵鬧聲打錯字的比例不比交通的吵雜聲來的高,但持續一段時間後,發現交通的吵雜聲比預期來的好,也就是說,大腦對於外界所產生的聲音價值往往是出在事情的批判上(打字與指出事物意義).
我們對於聲音的敏感度,是來自自我內心可以接受它的程度,而這個程度的形成,是來自當下與事物的價值批…

聲音

我們已經認識一個人在空間下所造成的那種無形壓力,而這種壓力是不請自來的,所以我說白了!你也不見得了解可以感受明顯的變化差異,那聲音呢?我想它造成的壓力變化一定不小於空間的那種複雜色彩帶來的三維角度差異,也因此我說明聲音的壓力前,先談談我身邊所發生的故事吧!
我目前任職於一家電子公司,在這間公司我所負責的是電子技術的裝配,組裝的工作,由於如此,我必須要操作機器,讓機器運轉,我的工作產量才會完整到達,但機器在運作時,有好有壞;有順利,我固然高興,有問題,我必須排除,若是嚴重問題,就須請工程師維修.機器運作的聲音很大,根據我公司半年至一年檢測的結果,平均高達六十五分貝到八十三分貝不等,尤其是我這裏的部分,曾經最高來到八十六分貝,這個分貝數將近是汽車的防盜器作響或者是街頭上的電子花車遊行的聲音,長期下來,傷害一定不會少.
但根聲音所造成的壓力有何關係呢?請聽我敘說分明,我常常在機器前與工程師溝通,說明現在停止運作的機器的問題何在,但總是要很大聲的說話,他才能聽清楚我想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有時候也因為這樣,雙方之間有時有不小的溝通誤會產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他才能明白!一項研究調查,長期處在高分貝的工作環境,容易失去平衡感,情感認知與同理認同,這三個關鍵往往試造成人際衝突的主要原因,有了它,情感更加心浮氣躁,不易自制,代溝隨之發生.
一項類似聲音的研究實驗,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找出蛛絲馬跡,了解聲音的些微變化,對人體有何反應.研究人員準備兩捲錄音帶,一捲為正常的歌曲,第二捲稍微動了點小手腳,他在歌曲的尾端提高兩度的聲音,並要求兩組受試者聽下此歌曲並回答對此歌曲的喜愛程度有多少?結果可以發現,正常的歌曲所表現的受試者高於高兩度的受試者,但維持喜愛的程度卻是彼此大不同,也就是說當提高兩度的受試者回想當時的反應,他們認為這首歌比較能夠觸動心玄,表現的程度也相當好.大腦的聽覺皮質對於高音有種眷戀的傾向,將頻率在空氣中擺動產生聲音,然後傳送進耳朵,再到鼓膜振動,最後送進聽覺神經,然後給聽覺皮質反應,高音或者及低頻的頻率,大腦的情感認知反應較強烈,所受到的衝擊往往大於我們現在對你所說的平言話語,這樣以後,當你了解情人所說的話時,或者家人對你的叮嚀,老師對你的撈叨,你可以謹記在心!
"聲音"的研究,暫時告一段落,但聲音的微小變化所帶來的情緒起伏,或許能否稱為噪音,這我不知道,我所…

獨特的你

是否還記得有一篇文章,我有提到一個主題-那就是每個人的不同,來自他自我的獨特性嗎?的確,這正是如此,但也由於這樣,我們對於每個人的獨特性,都有一套自我的獨特見解,而這見解是你我不見得能夠查覺出來的!有一項很有趣且有些複雜的研究實驗可以看出某些端倪.
首先,研究人員請一名受試者假扮成小丑,並請這名小丑在錄影機前錄下可以讓其他受試者歡愉的動作,接下來,我們邀請其他受試者(觀看組)在電視上觀看這段影片,並且要求他們回報他當時的感覺及小丑當時的感覺.另外我們再請這名假扮小丑的受試者,在另外的受試者現場表演給他們看(現場組),同樣的也要求回報他們當時的感覺及小丑當時現場表演的感覺.時間過去,發現觀看組所引發的共伴效應往往不如預期的高,反而是現場表演的小丑給當時的受試者比想像的還要高,怎麼會如此?另外還發現,現場組的當時感覺低估於觀看組的感覺,這就表示,我們對於現場的熱烈氣氛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熱鬧!人會錯看自己的情緒,這樣的情緒會讓獨特性顯示的更凸顯!特別的是當假扮小丑的受試者混入這些觀看組裏,情緒的掌控更可以拿捏略知一二.
以上的研究,或許在有些人看來是過於複雜或者繁瑣(我看不懂),有些人則認為過於無聊或者沉悶(你到底在說什麼?我不知道),但是也由於這樣,每個人的獨特性往往讓自我的獨特性顯示的更隱蔽,而這個隱蔽性是個人無法察覺的,當我們認為自己獨一無二,同時也顯示我們的凸顯吸引力有一種毫無招架的魅力,但對別人來說,這魅力,沒有很大魄力(抱歉!潑你冷水),因為顯示的不夠周全.
人會錯看自我的感覺,當時的感覺,及別人對你的感覺,也因此我們對自我的大腦責怪時,我們的獨特性沒有很大的"費洛蒙"可以吸引雌性,可以走入禮堂,甚至成為一生的伴侶.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愛不對人,找不到伴,每天抱著布偶娃娃說聲晚安到天明,有些單身人會想養寵物來陪伴.獨特性並不獨特,而是我們總是認為讓它看起來很獨特罷了!基於這個原因(就單單這個原因,其他的我不多做闡述),讓大腦的認知一直排迴在我很特別的因子上,特別的基因組合排列,讓去氧核醣核酸(DNA)顯示的有種不凡意義.

空間的無"形"壓力

在上一篇(空間壓力)的文章中,我們提到人在一個無形的環境空間,所形成的一個"自然"壓力,而這個壓力往往也會讓有人有種置身事外的錯覺感,怎麼這會這樣呢?我解釋給你聽,這是因為環境的變故衝擊到現有存在的觀感,讓心智對於眼睛所看見的實物層面有種霧裡看花的錯覺,也就是說,我們常常在反應其中而不自知,這個研究實驗,在上一篇文章,我有提到,但那個研究只是將人放在單色的環境,讓人有種安祥感,若是真的複雜環境中呢?是否也會如此呢?我們來看看另一個研究:
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在一個空蕩房間,要求幾名畫家,藝術家等等美術創作人物,先在房間畫上森林的圖樣,像是有高大的紅杉林,有許多花花草草,有漂亮的特有花種,有許多的小動物(蛇,蜥蜴,變色龍,麋鹿,松鼠,烏龜,刺蝟,臭鼬等等),然後我們在這個房間擺上兩種食物-蘋果派及青椒炒飯,請告知接下來的受試者,也就是八到十二歲兒童,他們比較喜歡哪道食物?將這些兒童留在此房間中,靜後數分鐘後,大多數成的兒童都表示,他們想吃的是蘋果派而不是青椒炒飯,若是掛上森林的布畫,那效果就更加明顯,百分百的兒童都喜愛蘋果派,但是若是把場景換上家中的廚房餐廳,他們選擇的是便會是另一道,而不是蘋果派,即使這蘋果派是青椒炒飯後的飯後點心或者這蘋果派很大,看起來真的很可口!
同樣的食物在不同的場景,就有不同的選擇,但不同的食物在相同的環境依然還保有相同的權利嗎?一項研究調查中,若是將美味的布朗尼擺在美術館,或許會讓人垂涎欲滴,即使它不是真品,但在美術館擺上塌陷的麵包或者一杯水,你可能認為它真的是一件藝術品,這很特別吧!卻還不是最特別之處,我們繼續看下去!
在上一篇的文章提到,我們許多人喜歡到熱鬧的夜市,有動人音樂的咖啡廳,有許多人在你身邊走來走去的場所去做喜愛的事(逛街,看書,進修),這些零零種種在你身邊圍繞的事往往讓大腦可以明白我們現在所處身的環境,是有種時空交錯的錯覺感,也就是說在這空間所發揮的想像空間往往比這裏大上許多!也讓我們明白大腦對於現實環境所產生的壓力也有種像是密不透風的包圍情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人多吵雜的環境中依然保有自我,依然可以連絡情感,依然你還可以討價還價!
空間包圍著現實,讓我們可以受情感之託,付出感覺還不知不覺,在看似一個單純的公園內,裏面有老人在運動,有孩童在玩耍,這裏的環境讓人可以心情放鬆,全身感覺自在,但總有人會忘了要繳電費,…

空間壓力

咖啡新手的那一篇有說明到新人到了一間公司(店)是如何與同事相處,並且能夠"生存"下來的例子,但是並非所有的新人真的能夠在同樣的環境下,應該說是看起來像是燈光美,氣氛佳的優美環境下共存,也就是說我們常常被外在的美麗環境給吸引住,而這個吸引來自內心的嚮往想像空間給引導.
在一項研究實驗中,一群研究人員找來自願測試的受試者,想要了解得是為何空間給人無窮的"想像空間"?首先,研究人員身上的衣服有一部分是白色之外的顏色,並且將一些受試者關在一個房間裏,這個房間只有一張桌子,一張椅子,整個房間,包含桌子,椅子已被漆成白色,並要求受試者穿著白色服裝,包含內衣,襪子,鞋子,然後將他們關進此房間內十分鐘.十分鐘一到,一位研究人員打開房門,並詢問受試者一個簡單的問題:這個房間除了白色是否還有其他的相關顏色?受試者幾乎都回答沒有,卻沒有注意到眼前一個事實-研究人員身上所穿著的顏色.這個很特別,我們在這裏這麼久(十分鐘),竟然沒有看見眼前忽略的事實景象,也就是說,大腦被眼前的顏色給包圍了還不自知,且這顏色還影響了心智的看法,導致我們很難看破眼中所要呈現的景象是否猶如外在顯示的那樣美好!
將以上的實驗改變一個做法,難道就能改變人們對現實所呈現的效果嗎?或許不一定,但是研究人員將牆上的白色漆成黑白相間的顏色,同樣的也要求受試者穿著黑白相間的服裝,我們來看看他們的反應:十分鐘一到,研究人員打開門走了進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這裏除了黑白兩色是否有其他相關的顏色?他們說沒有,然而現實環境是研究人員身上的皮帶是黃色的,他們依舊沒有察覺.很多人會問這樣的實驗,根本看不出細節,當然會忽略,問題是大環境的色彩五顏六色,很多人還是沒有發覺,何況是兩種顏色的混合?
在一部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中,女主角好不容易應徵上此主管的秘書工作,卻被像似惡魔的她給無情打壓,雖然女主角沒有退縮,還變得更有自信,勝任這份工作,卻讓她失去原來保有的自我價值.我雖然前很前幾篇的文章有提到此電影,但是那純粹利用外型型態去做分析,而這篇反而像是提到了新人在新工作下所要面對的壓力,環境與挫折,這部分我只提到空間.
在空間下的想像工作,聽起來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物,但是現實的環境壓力往往並不是如此,如果你正好在咖啡店下喝咖啡,吃著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