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時間的價值

現在時間:14:02:50
關於在上一篇外出時間比重的文章中有提到了一個問題-我們能夠有效的確切的掌握時間嗎?由於如此,這又讓我想到了一個常常發生在搭乘長途旅途的所面臨的問題-我們為什麼要用較高的金額購買較短的時間差?也就是說,在需要長途在外地工作,出差,求學,旅行等等狀況時,我們所先要面對的是要用自強號(或者以高鐵,飛機航班)購買台北到高雄的車票?或者還是以客運,莒光號購買相同地點的車票?如果搭乘時間是一樣.
我們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選擇權利,如果你在乎時間,你會購買短期時間但金額較高的車票,如果你想慢慢來,放輕鬆的旅行玩樂,你可能會購買到達時間較延後但金額較低的車票,選擇任何其一,各有好壞利弊.但回到了第一篇美食時間比重的主題-時間與金錢-我所說明的一個關鍵-如果時間有價值,為何要用金錢衡量它的價值?
如果時間有價值,那麼我想請問,你要用多少金錢購買一分鐘或者一小時?換的句子說明,你認為一分鐘或者一小時等於你們國家多少的幣值?37美金?68英鎊?128法郎?245泰銖?527盧比?629歐元?700日圓?1031新台幣?等等幣值,因此,我們常常看見一個現象,人把時間緊緊在握,在一定的時間內就要做多少的事,在書店,坊間,演講,論壇等民間組織都會教導我們,做事一定要講求效率,我們可以在一小時內完成購買家庭生活用品,接送小孩下課,及準時回家吃晚餐.然而,這是時間的誤導,太講究效率,往往會讓人失去生活的重心平衡點,國外有份研究報告,調查了在一般市場的家庭主婦的時間運用上,她們大多數人認為,將時間完全的有效利用是做不到,因為她們會害怕失去與孩子共度時光的場景,與丈夫相處的私人空間,及與她自我管理的分配運用-她不再對生活迷戀.
其實,以上的這個段落,在書店都會找到幾本與慢活有關的內容,然而,我不是告訴你,生活要慢慢活,我想說的是掌握了這麼多時間,我們清楚了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很多人認為(包括我在內),許多事情的時間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短,我們可能認為刷個牙需要三分鐘,加上洗個臉,可能需要十分鐘,然而我們的大腦的生理時鐘可不麼認為,大腦的判定時間往往有個兩至三秒的時間差,最長可能長達一分鐘,這些時間差是因為地球自轉(或許與磁場有關)所導致,誤判了我們大腦時間差,神經訊息傳送大腦內,額葉接受處理,情緒在旁待命,而時間的差異就在這幾分之幾間的消失,它傳送的速度很快,你還沒有反應,你就有知覺了!
我們有時候會看到人在心中默念秒數的時間遊戲,或者他在計數的時間工作,這些關於時間差異誤判,往往是需要多些確認及等候的,有時可能差個毫秒,比賽資格就失去了,因此面對時間,不能只看秒表,而是要看的是內心的等重比值,也就是說,時間的重要性,要當下去看,一切就值得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