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話自別


回到最前面的位置-人性身上,我再繼續討論一些人性帶來的效應有哪些?
這兩天幾乎都是颱風的天氣,我猶如一往前往電子公司工作,由於我人在公司,無法得知明天(星期五)是否要來工作?所以只能透過主管由網路得知訊息.時間來到晚間七點左右,我看到公司的高階主管聚在一起討論上班的情形,一個說繼續上班,一個說取消,另一個說需做人員上的分配,後來我得知說明天休假時,我心中沒有興奮之情,反而多一點難以理解之事!
明天會不會休假,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定會的(因為我到公司的方式是搭公車,而不是一如往常的自行車),然而,我不懂的是為什麼最近事件討論的時間都是這麼漫長?我舉個例,前兩個星期,我有個同事因為腳部受傷,在上班期間已經行走有些困難,在午夜時分就去了醫院(它在我公司的附近),沒想到的是,這一去就是三天,回到當天的早上,主管看到當班人員不在,我才他解釋當前的情況,在當天的晚上,主管與我交代的事項,是密密麻麻的一整項,他擔心的是如果那位人員沒有來,應該怎麼做,如何分配等等,結果他並沒有來,這結果,其實我主管也有想到,不過,總是把結果放在句子的前端,原因在後頭,所以有些不理解.
第二個情況與上一位人員很接近,只有一個星期,他是眼部受傷,他是在當天工作的午夜眼睛不舒服,到醫院就診(前幾天還更嚴重,他的眼睛受傷,因此請了快一星期的病假),不過,欣慰的是,他只有請假兩天就回來上班,我記得,那時主管與我說,如果他沒有來,你必須找其他人交接,不過,他當天卻來了!
這事情的掌控,不只是只有落在主管一人手上,而是主管的助理身上,像也是有一位女性身體突然感覺寒冷,穿了兩件以上的外套仍覺得不舒服,這事情的發生只有該名女性的上班時間後的近兩小時,也是馬上告訴主管助理,趕快做人員分配.匆匆忙忙間就完成一項任務.
很久之前,我記得我的文章有提到如果語意不清,容易造別人的誤會,造成他心裡的結容易糾結,彷彿說中他的要害,造成感情上的誤解,但是如果你的語意句子是來源不清,例如只說明結果,接著才說明原因,或者前後兩者無法能夠融會貫通,像開闢隧道般無法兩端順利連接,往往就會有交錯的現象,別人的心意不易明白,只會換來一句-"喔"
先說明結果,再說明原因,這很像英文中的倒裝句,例如先跟你說明沒經過別人同意不能隨意拿走別人物品,接著才跟你說明,如果你隨意拿手別人的物品,這是不尊重別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猶如都市般的馬路,每個人都有行的權利,也有禮讓行人的權利,但往往在一條十字路口上,總有些人為了與時間賽跑,為了享受刺激,他只想往前行!我們將自私,自己的時間放在眼前,別人,行人,任何人都只是路人甲乙丙丁,忘了他們,我們就能自由前進到達我們的目的地,然而,人與人之間不是因為這樣才能和平通行的,因為"再快的車子,總是要學會剎車",回到了語言溝通上,我們與人對話,除了肢體語言外,還要加上表情,情緒,文字,意象,才能造就"對話",當別人說不出你能明白的意思前,可以讓他從後往前推論一次,或者也可反之.
人與人之間的對話,語意不情的情況,往往很容易發生,兩個大腦,兩個世界,兩個語言係數,兩個表情,這需要讓自我的細胞可以深入他人的細胞中,step by step的進行了解,不管對話的時間多久,即使只有個goodbye,也是讓對方明白,我要向你說明再見之意,心意傳達彼此中,一切盡在不言中,好的語言,一個手勢,一個動作,沒有了語言,只有最佳默契!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