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市場(續)

Photo by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n Unsplash


看到別的情侶,說不會羨慕,那大概是騙自己許久的結果。但那又如何?我對自己說,你想要找一個「適合」你的伴侶,但我同時也知道不太可能會發生在我身上,會真的有一個「仰慕」我的女生跑來追我,除非是童話故事,這一切不太可能實現。


性別裡面的性別,基本上就是男女關係的培養,而說到男女,放開性別的基本觀念,仍是男女公開論戰的主要戰場,同時看看心理學的相關研究,一定有針對「男女」出現的性別研究,證明男性應該如何,女性應該如何。我們來看看大腦:大腦裡面的物質基本上又分出男女,心理學家或是神經科學家掃描男女「性別」的大腦,通常會得到這兩種答案:不是男就是女,當然最後的研究——或是說最新的研究是大腦沒有男女這樣的「關鍵字」。


我記得我上電視的婚姻交友節目,主持人問我一個很深刻的問題:「你最新的發現是什麼?」我說,大腦裡面沒有性別這玩意存在,也就是男性基本上不完全是「男性大腦」,女性同樣如此,我記得主持人還笑我,對面跟我要「配對」的女生也在偷偷笑,而還是在這個研究之前,我「先」發現的。


可惜,我沒有工具,沒有實驗對象,沒有儀器,沒有訪問者,更不具任何學者的身份。因此,看起來,我還真是很可笑。現在呢?就算有這樣的研究,顯然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在這社會中,我們還是有「男女」這樣的觀念,男性加上女性,還有家庭的觀念,也或是扮演男性與女性的角色,也才像一個「家庭」的觀念,不過,男女說到底,終究也是「男女」最初該扮演的角色定義,在〈性別空間〉裡有提到,爾後的〈性別市場〉近一步說明男女的角色,不過,爾後進步的未來明天,仍保有「男女」最傳統該有的角色扮演,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框架定義——不就我們認為的雛形嗎?


我還會參加聯誼嗎?我沒有答案,付出了那麼多,包括金錢,大概也只有換來「感謝」兩個字,這兩個字不能賣錢,不能換取吃飯所得,看來沒有什麼用。爾後未來進步的男女市場,依舊在「男女」兩個字打轉,我們仍只想有一個「半」去填補。


不管你愛的是男生,還是女生,也不管你的性向。伴侶的這個問題,本來就應該思考性別本身帶來的權限衝擊,但我們仍無法跨越這個鴻溝與障礙,為什麼?女性負責生小孩,所以女同性戀的其中一人要有人把精子注入其中一人的子宮內著床,男生則是找一個「代理孕母」,把其中一人的精子注入她體內,來著床受精。


合法嗎?這有道德爭議,就算對方願意當你的「生育器材」,但對方也還是人,因為就當然有道德上的人性爭議問題產生。能怎麼辦呢?合法為前提,生育也有風險,如果對方因為生你的孩子而死,你要怎麼負責?如果你的胚胎在你的體內有問題,你還是執意要把對方生下來嗎?


因此,生育,就是誕生生命的基本觀念,而生命本身就是關乎人性與道德的出發點,所以爭議不可能停止。撇開這個,性別的觀念在異性戀身上,仍帶有異性戀的存在。我如果把同性戀或是跨性別性向的人納入進來,這當然會很凌亂,所以保守派人士一直抗議,傳統家庭的守護有多重要。


然而,跳入了單一的異性戀市場,好像也不怎麼樣。男性抱怨女性,女性抱怨男性,婚前婚後也在抱怨,當初的結婚可能只是一頭熱,也或者婚前協議書寫好了,所有的兩家人都談好了,但不代表不會破局。人之間的相處問題,一直只有「包容、尊重與了解(不是體諒)」這三個可以形容。


但包容,不是無止盡地包容,雙方都要思考,不要把行為合理化,光是這點,你就做不到,你以為你的行為可以有個體合理,我也常常聽到表弟跟我抱怨他的行為很合理,我也支持他的論點,但我同時也分析他的論點,拆解他的論點。這一點就很重要。


但多數人做不到這點,尤其利用自身的優勢之後更是如此,你以為你以為的,但可能過於優勢,把行為都貶低下去。很多事情的某一種平行看法,就會讓你的行為紛紛建立起某一方向的水平氛圍邊境。(看看玉米田就知道)


你既然要你的行為合理化,也或者不要合理化。那麼去思考你的方向種種很重要,多數人只看到一種方向,就是筆直的順向,所以行為的一種前提就是沒有筆直的正確順向,其二,行為的一種,總是會把你認為當成你思考的正向發展的直線水平,認為那是合理發展的走向,這也是有謬誤。人的行為,一直線的認為,就像一撇意義所談的,有了一種,就以為有一種正向的正確指向,但那是絕對上的一種嗎?你可能也沒想過。


行為上既然有誤,男女之間的觀念建立在男性本身的思考上也就不足奇特。說真的,沒有人說,都認為我的行為「應該」要像「男生」,但真的不是這樣,我的行為像女生,我的思考也是像女生,我的性向則是女生,但我沒有想要跨性別的傾向,因為試著外表與內在像女生的「女生」,只是把女生定向化,這是錯誤的方向之一,其二,觀念上的性別太容易男女分化,因此,也就變成了男生喜歡女生,而女生化的男生也應該最常喜歡女生,無一觀念總是在聯誼市場中看到,拜託,可以要求性別相反嗎?


我不是大男人主義,而是你若是去婚友社,一定就用男生方向去思考,說你是男生啊!就要「主動」,我沒辦法,我真的做不到,我就算有,那對我而言,侷限在男生的範疇,就變成以為真的是「男生」。


請你先把男性的角色與男生的思維分開,才能看懂我在寫什麼,女性也是如此。我常常被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像個男生上「戰場」,那真的不是我的個性。我是個很被動,很內向,很喜歡觀察的「男生」,但切勿把男生的角色通通套用在我的身上。也同樣的,女生的個性,我也常常不了解我們看著那種很假仙的女生的個性,很做作讓我搖搖頭。


打扮得花枝招展,褲子就是真理褲直接上街購物,我常常不懂某些女生的思維在哪裏。社會的觀念在性別——特別是男女觀念的兩種懸殊,很容易看出真章。你的行為在某種合理範圍空間內,也變成了某種合理最好的侷限說法,這當然站得住腳,只要你沒有妨礙風化,社會大概不會管你怎麼打扮,但這種打扮上的自由,配上男女,就變成了最簡單區分該有的性別範圍內,最強而有力的直接說法。


當然,前提說過,莫過把行為合理,但社會本身很難。去思考這種種,簡直會把人逼瘋,因為說實話,一經包容之後,行為多數變成「太過合理」,我們不會反思所這行為的背後種種,你大概也不會反思這常常自拍以後,你變成什麼樣的人。看了你一百多張重複,但不同姿勢的照片——關於你自己之後,你是多愛你自己多一點,還是恨自己沒有拍好一點,也或者更愛上自己多很多?


自拍當然沒有「罪」,有罪的是我們拿著相機拍攝自己的某種角度之後,才明白愛自己原來要多一點這麼重要。因此,自拍本身到底是什麼的行為「犯罪」,其實並沒有個準——去拿捏我們是愛自己要多多少才是最剛好?


拍了你自己之後,你也結不了婚,因為光靠你自己,是不能有小孩,大概唯有領養一個小孩,才知道小孩的獨特性,但那不能作為家庭誕生的唯一理由,畢竟,沒有一直以來就存在的「單親家庭」就正確的說法。




家庭一開始就是雙方的扶養責任,直到可以領養一個小孩,但小孩的心理呢?從認識你到現在,這不是領養毛小孩一樣,他/她是人,對方會讓你擔心,而你照顧對方,會讓你把身心都用盡,直到對方幫助你,照顧你。




不過,社會是很多元的,不是嗎?家庭一開始就是雙方的扶養責任,直到可以領養一個小孩,但小孩的心理呢?從認識你到現在,這不是領養毛小孩一樣,他/她是人,對方會讓你擔心,而你照顧對方,會讓你把身心都用盡,直到對方幫助你,照顧你。


毛小孩的定義,大概唯有感覺一絲寂寞的人才適用,其二是真的想有一個寵物上的陪伴,但說到底仍是陪伴的最佳關心者。跟一個排球說話,與跟一個貓狗說話,前者才會被說神經病。


因此,當大家轉為領養寵物作為一家的陪伴時,好像這樣的婚姻市場就萎縮了,我看得出來,研究也有顯示這樣的趨勢。但不能表示什麼,因為人口雖然縮減了,但人口危機反而造成了國家進步阻礙的主因。


想想,人口進步,當然跟婚姻有關係,只要有人不結婚,就會影響整個人口的動力,而這股動力一旦持續,國家就會比少子化更加嚴重,大家仍沒有自知之明,還是在跟自己的寵物說話。所以,我們很少見識到未來的人口發展,好像都跟我們沒關係。畢竟未來的人口縮小了,或許地球可以有喘息的空間,畢竟糧食不夠餵飽全「國家」的人,但也同時,造成一股力量會往下俯衝,你希望你死後,有人會來你的葬禮觀禮嗎?還是草草下葬,一句悼念也沒有,想在安養院度過後半輩子嗎?那裡的老人是你未來的玩伴嗎?


拉回現在,趁你沒有想到八十歲的生活時,應該先思考性別最主要的「問題」在哪,除了講到的包容之後,第二就是尊重。但尊重的定義,也是在合理化本身,因為太多的行為合理,導致社會的某種合理,驅使社會走向合理化的前途,我們真有有理由相信那該是合情合理,這當然有道理可言,沒有人去否認什麼,但也就如此,社會合理上的一種優勢,就是尊重帶來的一種水平現象,被認為說是最合理化的現況,那確實如此,只要有理,很流暢,沒有人去否認。


因此,在我們談談第三個了解之前,合理化的現況有多反映出我們內心的社會真實,就不言可喻。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