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行為・我們

Photo by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n Unsplash


以現在的教育或是教養來說——然後搭配「自身的優勢」,再加上「個體合理」這樣的組合套餐之下的整體教養方針,說來也沒有多「划算」。就像速食店的超值全餐,主餐加上副餐的搭配之下,主餐總是顯得特別昂貴,副餐的價值少得可憐,所以常常有人在研究怎麼樣在速食店的「搭配」下才能吃得飽。


然而,這就是我們的「優勢」。說來說去,我們確實想要教出很「完美」的孩子,打從娘胎開始就應該著重,我們孕婦確實如此,要安胎安得好,吃得要很講究,所謂一人吃兩人補,很貼切的名詞,現在呢?教出的孩子呢?你我都知道,現在的教育很需要「人性」的教養,為什麼?因為不能打不能大聲責罵,否則會被冠上「虐待」的罪嫌,現在的父母與教育工作者也不好當,也許我應該學學放生,讓孩子去「闖禍」,讓他(她)自己學著怎麼負責,也許應該讓他(她)像野孩子一樣,到處停不下來,像好動的孩子,都以為有過動症的症狀,是這樣吧?


伴隨過動症,接著就是用不完的精力,還有情緒管理等問題,只要有人對待孩子不爽,這個孩子也開始不爽,甚至會出手還擊,不會思考「為什麼」等相關問題。對孩子來說,行為是看在眼裏,但沒有真正去了解這整個行為影響之層面。我會講一整個「道理」與影響給表弟聽,不管他喜愛與否,因為如果你不相信相關,那麼事情的「因果」你就要自己承擔,我也不會幫你。


因此,如果教育是不喜歡說教,那麼我就會用「粗野」的行為對待,因為你說話不經大腦,我就會讓你了解不經大腦思考的表現會是什麼樣子,我算是「嚴厲」的成人教育者,因為教育之間,不會把愛投以對待,你就真的換來愛的表現,也當然,我不是一開始就嚴厲對待孩子,而是投以反射之間的行為,要你思考真正的思考會是什麼。


不過,現在的孩子,放以宏大的眼光來看,確實讓人想不透。看看現在的教養書籍,大概沒有比「親子」這兩個字更吸引人,而親子——站在螢幕世代的角度出發,我們算是某種螢幕之間的反射,我也多次看過家長就用手機平板之類的裝置讓孩子看 YouTube 一整天,既然你小時候可以看 YouTube 一整天,那麼接著長大的童年更是如此(我表弟就是這樣),YouTube 名副其實成為你的電視,你就容易被洗腦,不管上面講得多麽無釐頭,多麽幼稚,多麽無知,以及多麼奇特,你都可能不自覺吸收到你的「意識」體內,而這意識是沒有反應地,然後經過你的潛意識,可能化作你的一部分。搭配搞笑的聲音與動作,你就以為這樣子很有趣,為了打發時間,你就讓時間成為打發的餘地。


變成螢幕兒童之後,會戴上眼鏡不稀奇了。三歲孩童的眼鏡大大的掛在臉上,眼睛還是盯著螢幕不放。因為聲光效果比那不會動的玩具好多了!還要動腦思考?不如給我刺激上的享受,讓我不經反應的搞笑比較重要。這大概是教養之下的奇特現象,如何不要有 3C 保母的出現,現代專家都會建議讓孩童從小就不要接觸這類的裝置,即使你的手機只有安裝簡單教學的 app,都可能上癮,如果真要接觸,三十分鐘為限。但不會三十分鐘一到,就留到明天再用,除非他真的先了解,並且去觀察他的互動與你的互動。這類裝置多半都是「被動」式給予,如果你加上用「電腦」,那可是主動式參與,你與你的孩子互動勝於他自己獨自摸索,但現在父母很忙,「誰管他(她)」呢?


所以,野孩子,或是「小屁孩」出現了!如果你只是因為好玩當有趣,那麼你很多事情到嚴重性,你可能還不怎麼在乎,所以才會講出「無所謂」之類的話,這種無所謂,我就讓你真的無所謂,因為你既然無法「辨識」,我就讓你真的不能辨識,而且有問題,請你對自己負責,我不會幫你「清理黑鍋」。你的思考不經過一種思考過程,不能因為你沒有「思考能力」,不夠成熟,就可以講出這之類的話,這就是「藉口」的「由來」。


而因為這就是藉口,大腦會想辦法「騙出」很動聽的話,讓你相信你該相信的,說你想要達成的,聰明的小孩都知道這點,他們接觸的環境變多,很多思考就跟著不一樣,就像同儕的影響力是勝過父母本身,你周遭的小屁孩隨手一句「髒話」,你的孩子難道不會也開罵幾句?


因此,看看教育的思考,還真是一點也不奇怪。教養相關書籍寫了又寫,依舊圍繞著「人性」在思考,以人性為本,幾乎勝過過去那麼藤條式教育,我們看看這幾年的教育走向,學生以「自由」權利為由可以告學校,我只能說很有法律的潛力,但是你的自由不是自由,把你的行為適度——甚至是全面性去合理,你就沒有想過「非」合理是什麼樣子,也或者當大腦去解釋「你的個體合理」,你就拿著「自身的優勢」來下貶其他人。


這真的是好,還是我們口中認為的好,我真的不得而知。這社會是有「規律」的,這社會是需要「紀律」的,這社會是有「法律」的,沒有這「三律」,社會不可能成為一個樣,你別真的以為教育或是你的思考是絕對有情有理的,就算你很容易思考這自由上的其中一種權限上的非常合理,那麼你真的只是思考你自己行為上的正確是「情有可原」,那麼你自然就替你自己打抱不平。


這就是為什麼千萬不可用什麼缺陷之類的話來說我的行為合理,我就可以做什麼。如果你還是這樣想,那麼請試圖把你的行為拉到全世界來想想,為何全球的學校沒有在八點半以後才開始上課?既然睡眠效率延後是「好事」(專家說的)?


如果你的行為合理,那麼當初的交通設置肯定是不對的,如果你的自由是一定自由權限的,那麼你的自由也肯定是有行為保障,好讓你的行為可以辯護,在法律用語說就是你的行為有很多「理由」可以作為你抗辯的正確理由,因此你可以勝訴。


但行為本身不是,也或者父母本身的行為影響到自己的小孩,都把自己的小孩當作明星來「栽培」,希望自己的小孩子是個未來的明日之星,所以童星之類就可能有一天會成真,不過當你期望你真的有一個小童星時,你才真的發現,童星與一般小孩之間——除了光環加持之下,我們竟然只想要那種稱羨的心理狀態,忽略了孩子的真正需求。孩子真的想變成明星,就像某種鎂光燈下的焦點時,那也真的是我們最崇拜的區域,孩子,被栽培出來而前景看好的孩子嗎?


現代孩子的真正迷思,就是我的自由,我理應當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樣教育延伸出來的自我個體保護機制,因為內心有一部分不願真實面對,也或者心智上的認為就只是不認為是他(她)所要的是如此,就容易有牽強而成立的部分。打開孩子的心房,除了要用「軟實力」之外,也要有「硬實力」加入,讓孩子知道需要什麼是有絕對可以的部分,以及不可以之處,道德明白是非的界線很重要,就像我們在了解內心之中的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部分,不單單只是這個,而是「那是什麼」?





一昧的人性,也很容易一昧的人性正確化,於是當我們把人性當成某種人權的起點,給予最高的人性指導,就陷入人性的死胡同。




孩子很小,但多半不會這麼想。是吧?他們內心有一部分堅強有一部分茁壯,都以為自己是個很強大的某種小太陽,只要以為自己是可以承受得住那種壓力,就以為不會爆發就可以,當然壓力會爆發,也當然,每一個人有不同的思考點與承受點,但有一部分更需要去思考那種我們認為「可以」的部分,就像道德在受到牽連與同儕之間的影響之下,都以為那是社會可以自由容許範圍,沒錯,這是「可以」,但不能作為很好的護盾。


自由很強大,人人都很渴望。所以當小孩自由慣了,父母都以為「放生」才是對的。我也真的很希望「放生」,讓他們享受「自由」的吹拂,總比到處限制他們好,可是真的不是如此。或許他們很希望自由可以抓得住,並且保有,而且持續擁有,但生活不是如此。我也很自由,但也會善待這份自由,因為你必須知道,當我們可以獲得什麼的同時,也在得知那是感覺會是什麼擁有的美好。


教育,人人都知道怎麼做,教養,父母都知道如此,現在教出怎麼樣的孩子,關注怎麼樣的孩子,幾乎專家都很有譜。人性的指導方針已經給你指導棋了,我也在學習現代專家怎麼給我當頭棒喝,知道我的教育不怎麼人性的地方。但人性是被誇大了!說真的,一昧的人性,也很容易一昧的人性正確化,於是當我們把人性當成某種人權的起點,給予最高的人性指導,就陷入人性的死胡同。我一直覺得人性,或是愛本身不是萬能的選項,畢竟,一切不是一切,而是各種的參雜與混合,誰都沒有資格勝出。


因此,去看看人性,去看看我們,才覺得很奇怪。也許我一直以來的觀點是錯的,是需要修正的,我也虛心請教目前所謂的「專家」到底是怎麼樣教出有品德的孩子,但教養受到家庭與同儕影響,都會面面相扣,環環相對地聯繫在一起,誰是誰最先有影響的,對於心理學家,一直以來只有相關的可能性部分,就我們看到,父母的環境以及說話的方式,加上我們之間的處理方式變成了某種辨別不出來的部分;孩子受到父母與網路,加上大腦的發育,肯定介入較多,但行為表現與思考影響,也會關係未來的行為發展,是真的該治療,還是這樣就好?我們也不得而知,專家一方面定義正常,也定義超行為能力。


那就是天才兒童,或是有「特殊」思考的能力。我沒辦法辨別出真正行為之間的正確狀態者是什麼樣子,但社會的某種期望是跑不掉的——就是我期望的平衡世界,看來,這多面向平衡是有很多面需要平衡的,因此,更難擺出最完美的樣子,最剛好的狀態,也就如此,每一天都在變,都很「不一樣」,幾乎辨別不出一點之差有微小的變化。


行為難說,也許孩子真的未來會變,我們也都會變。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