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體(續五)

圖片來源:George Laoutaris

 

寺廟在前,薩克卻不敢走進去一步,深怕原來不是他所想得那樣。他剛「回來」,感覺就不太對勁,面對剛剛的街道,心裏彷彿還是停留在那,薩克停下腳步想了一下:「真的要進去?」


他的預感果然是正確,在他準備要跨進去的第一腳時,眼前的景象像是另個繪製過的圖像:鮮綠色的草景,紅色的泥牆,夾帶著破舊的磚瓦構成一幅不像是寺廟的圖畫,他站在一根木頭柱子旁邊,上頭明顯有鏽蝕的痕跡,彷彿被蟲蛀過。


「寺廟?」他第一眼想到這個,沒多久,一個住持從遠處走了過來,看見了薩克。一走過來,看見黑頭髮,灰色眼珠的「外國人」,就說一句英文:「你好。」


「你會說英文?」

「是的,我會。」

「歡迎來到明和寺。」

「這裡真的是寺廟?」

「你沒看錯,只是外牆沒有錢整修。」


這裡確實是寺廟,不過看起來確實很像廢墟,寺廟上的看板還破了一塊,還傾斜,外牆的建築破損,磚瓦不時掉落。整個寺廟只有他一個人,除了薩克之外。


「需要水嗎?」住持問。

「我很好。」薩克說。

「我也是。」住持笑啊笑。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這裡是日本,你是指?」住持問。

「現在是幾年?」

「昭和二年。」

「不是,西元?」

「一九二八。」

「!」薩克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怎麼了嗎?」

「我怎麼來到了這裡?」薩克心想。

「這前方是?」

「鳩和山。」

「你想要過去嗎?」住持問。

「算是吧!」薩克想了一下回答。

「從我後面上去吧!那裡比較近。」住持指著自己後方的一條小路。


後面確實有一條小路,就在寺院的旁邊。


「謝謝!」薩克說完,就走著那條小路,地上有石板,還有碎石。



通過了一個小圍籬,用竹子與木頭搭建而成的圍牆,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石頭路,還有各種蜿蜒地形的山路。薩克往上看了一眼,肯定知道這條路不好走,而他也不知道為何要走上這條路。


薩克看了一眼的路程,然後不斷往上看這石頭路,崎嶇難行。雖然沒有呈現高聳的角度,但走起來也不輕鬆,地上還有許多泥濘,薩克看著自己的鞋子沾滿泥巴,臉上只能苦笑。路上滿處的樹木與雜草,還有各種不知名的植物,薩克走到一半,停下腳步看了附近,明和寺明顯距離他也有一段腳程,「真的要走上去?」他在想。


附近的鳥叫聲讓他想要停下腳步欣賞,但他沒辦法,因為想要下山也需要有一段距離與時間,另外,天也快黑了。往前走,有一個分叉路,直走則是另一座寺廟,往上走則是鳩和山,薩克看了一下指標,距離都差不多,都有一兩公里左右,薩克選擇往前走。


薩克往前走,不到三百公尺又有分叉路,一頭寫著明和寺,一頭寫著言和寺。「?」薩克露出疑惑表情,但還是選擇言和寺的方向。


等他到了寺廟,天幾乎接近夕陽西下時分,而他就在站在寺廟外頭,寺廟明顯已經把門拉上關了起來。


他一個人站在外頭,想要進去,但看了看寺廟外頭,沒有看到什麼燈火。「這真的有人?還是像剛才的寺廟一樣,只有一個人?」他想。


他敲了敲門,不過無人回應。


等到了一分鐘後吧!他再一次敲一敲門,還是沒人回應,至少沒聽到有人走過來打開門的那種聲音。


他坐了下來,就躺在外牆的木板上,呈現 L 形狀。



不久之後,他就睡著了。


隔天一早,一個住持打開木門,然後有走了回去,絲毫沒注意到一旁有個人。薩克睡得很沉,整個人不知不覺已經躺臥了下來。陽光照在他眼睛,也感覺沒那麼刺眼,也許一旁有樹蔭遮住他的視線吧?寺廟就「隱身」在樹木一旁,很少人會仔細看出這裏確實有間廟宇。


薩克緩緩睜開眼睛,瞥見木門打開,然後起身,動了動身體,扭動一下,緩慢地走了進去,一進去簡直是植物花園的伊甸園。


薩克沒有看見寺廟的建築體,反而是一串由木頭搭建而成的走道與建築物。中間還有個水池,薩克感覺與之前看到的寺廟簡直是兩個不同的標的。薩克東走西看,眼前的住持正在清理落葉與雜草,他停下手邊的工作,看了薩克一眼。


「你好啊!」同樣地,他也會說英文。


薩克看了他走過來,眼神嚇了一跳,因為與剛才的住持長得一模一樣。


「你是剛剛看到我的哥哥,還是弟弟了吧?」他說。

「我們是雙胞胎,他住山下,我住山上。」他繼續說。

「可是.....」薩克想了一下,問:「你們兩個居住的地方不太像?」

「的確是不太像,我們有各自的喜好。」住持瞇著眼看著他。

「你也是要往鳩和山吧?」他問。

「要不要吃點小點?」他問。


「嗯.....」薩克思考要不要接受他的好意,可是還沒等到他回答,那位住持就往後方走,原來居住的地方在後方,一座小廟宇。」


薩克跟著他走過去,就在他離開時,而薩克要準備回答時,就看到他往後方走去。


寺廟確實很小,但還是沒有寺廟的樣子,那位住持端出了一個餐盤,上頭有茶,還有小點心和菓子。「這是我自己做的,吃吃看!」他說。


住持把點心拿給他,薩克幾乎連嚼都沒有嚼都兩三口吃下肚,連茶也快快喝下肚。


「謝謝!」薩克說。

「路上小心!」那位住持笑著對他說,說完他就回到自己的「窩」了。


薩克露出疑惑,「剛剛這麼和藹,現在是?」


薩克還是不疑有他,想想之後可能是太久沒人上山吧?他是這麼覺得,走出了寺院外,走出了大門,然後往上看,山川壯麗,果然有一大段路要走,其實他並沒有打算去那個地方,因為他只是想知道怎麼回去而已,引導他的幾乎都看到只有自然,而非建築物本身,然後卻有建築物環繞他本身,他走到了那個分叉路口之前的一小段頓點,有個小空地,他不想往前,反而看著言和寺的外頭圍牆,他隱約可以看見。


過了一大半的時間,幾乎沒有什麼變化,除了時間,快到了夕陽西下,薩克先點起火,就在那小空地直接燃燒柴火。


一點點的點心當然不夠飽足,但這附近實在沒有東西可以讓他果腹。他拿起一根木頭在一頭燃燒當火把,或是假裝烤食物,夜晚漸漸地成黑,他感覺一陣無奈與空虛。


「我應該沒瘋,那個醫院確實這我看到的樣子。」他邊烤邊想。


「我明明看到那個樣子,怎麼會有護士說我是瘋子?那邊簡直就是想把正常人變成瘋子的病院!」他繼續想。


「還給我吃下不明藥物?」他想個這個,差點把手中的火把丟出去。


一頭貓頭鷹眼睛睜大在遠方看著他,聲音慢慢成了某種動物的奏鳴曲,有著很奇怪的和弦。他左顧右盼,然後又轉回頭來,「對了!要怎麼回去?我怎麼來到這邊?」他想到這個,那個住持真的是住持嗎?他又想到這個,突然一陣光影閃過,把薩克愣著,「等一下!那個是什麼?」他想。


又有一陣光影閃過,薩克回過神來,就看見一頭怪物——介於獨角怪物與多眼怪物的一種生物出現在他的眼前。牠只有一隻大大的眼睛,身上仍有其他眼睛,兩個筆直的角,短尾,薩克則是完全一動也不敢動,冒出冷汗。



喬懂得這個,是因為在她考察這個部族時,對於這個部族也更深入的考究,雖然現在是「少量」族群,雖然曾經傷痕累累過。但她盡可能保存這個相當難得的文化精神。布凱因凱族經過了百年的歷史,輾轉有了現在的成就還是某種聲譽,也是靠著一群人努力支持,早年的歷史也只有少數人而「成立」,他們了解部族並不是單一所有,而是認同而來。然而,說了再多,又何用?現在,喬靠著歷史,靠著學習,了解到了精髓,至少是一部分的精髓。


喬又同樣地唸著咒語,做出一樣的動作,部分的枝葉的確開始轉化呈白色,慢慢成為冰霧,接著成了大地的一部分,但是在沒多久,或是她累了時候,景物靜止不動,看見半綠半白的景象呈現她的眼前,只不過她已經累得倒臥了下來。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