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續)

圖片來源:Philipp(Flickr)

 

看我的廣告宣傳,就知道現在的台灣人對什麼主題有興趣,並且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在預設中,我們仍堅持這個,就像我常常讓別人告訴我的:為什麼要放下堅持的預設立場?有這個不好嗎?你在所謂的堅持之中,有看到什麼?你的生活,關乎你的家人朋友,你的生活形狀通通與我無關,其實說實話——你有沒有放下你的偏見,對我來說也無關。


當我說,一切是相連的,往往只是自欺欺人,也就是沒有證據去佐證我說的話是正確,我說的是正確嗎?我真的不知道,但放下預設立場,或是你的生活是怎麽樣子,還是與我沒有關係——在連結的那一端上,我們是踩著同樣的鋼索前進,頭尾不見彼此,所以才不相關,你今天發生了家破人亡,也與我沒有關係,因此,有無放下偏見,重要嗎?好像也不重要。


重要嗎?有人說很重要,有人說不重要,反正台灣的政治新聞吵吵鬧鬧,藍綠每天都在罵彼此,不管兩黨都怎麼誇耀自己的政績,蓋了多少的建築物,有多少經費,還是在為了「這個」吵——為了什麼而吵?台灣的「利益」。


也就是「好處」,也就是基本的人民生計,我想,也不用講半天,畢竟,藍綠天天加上名嘴,以及政論節目都在吵這個,我也討厭政治,但說來說去,好像也沒多好?踏入政治,都要淌混水,無黨也快變一個「政黨」,誰真正為人民做事?還是人民。


台灣人民不願意放下自己的「政治立場」,那麼可想遇見的就是持續吵,吵得不可開交也無所謂。放大一點來看,各國的政治基本上就是為了自己拿得多少好處而去爭執,而所謂的好處也只不過是自己享有多少讚賞的聲音,在乎嗎?當然在乎,政治人物受到公開的檢驗,有多少房產,有多少論文抄襲,有多少過去這個人的各種往事通通都拿出來檢驗,相信誰?藍色還是綠色?還是第三方?


有第三方嗎?無黨,台灣民眾黨,歡樂無法黨,綠黨,國會政黨聯盟,親民黨,新黨等等,無所謂吧!每一個人都堅持要選擇一個「正當」,帶給人民快樂幸福的「政黨」以及一個有擔任國家榮譽的領導人,是誰,有差別嗎?


你可能會認為,當然有差別,那個候選人根本就不是那個樣子,另一個批評,你也不是那個樣子,所以你應該投給我(或是另一位)。我不是很在乎,因為投過的選票,沒有在我「想要」的名單上,我「故意」選擇那一個根本不會當選的人。


堅持己見吧!排除「有思考能力」的台灣人(包括小孩、嬰兒等等),幾乎我們都在堅持這個,我也相信——就連我自己也在堅持這個,我有什麼資格叫別人放下預設立場?但確實要,〈遲早的事〉也肯定會發生,我悲觀嗎?我只是根據「現實」說出〈箴言〉,垃圾還在丟,我們還在堅持各說各話,相信自己「永遠」是對的,因此,那篇的點擊率才這麼低。


我不悲觀,因為樂觀並不能當飯吃,相信自己鍥而不捨,或許有一天你會成功,但就〈成功篇〉之後,我才會思考,所謂的成功,也幾乎成了某種人人稱羨的勝利組。這有意義吧?你有了人氣,有了銷量,有了業績,不是人人都愛?我也愛啊!靜下心的思考,似乎變成了這社會的等式。


正能量不會被擊倒,殺不死我的,我只會一天勝於一天,繼續強大,繼續成為巨人。戰勝恐懼,迎接挑戰,克服困難,沒有人可以擊倒我,打敗我!這是樂觀,是自信,是一種相信自己的能力,唯有自己的自知之明,才知道什麼可以將我的信心給被征服。看這每一個人,那種所引導出來的立場,一切都很正確,一切也很有意義。


這是有意義吧?相信自己能夠辦得到,自然有意義,就算是為了改變而去改變也好,我也有這種心態,無所謂,假笑也好,就像小丑,努力拉著自己的雙頰,逼自己微笑,自己講的爛笑話,也會有人笑。



邏輯的定義是什麼?是一竅不通,還是合理通順的?一套流程下來,我確實看到了邏輯的離譜與正確。



看著各種喜劇演員都諷刺現今的社會時事,更讓我心有戚戚焉。TED 看久了,自己也會背誦流程:現在的問題是什麼,提出相關證據,以及我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有什麼證據顯示這個有效,然後經過長年研究,還有專家佐證,這是可行的辦法,然後下台一鞠躬。


然後呢?我通常懷疑,這若是真的可以解決,那麼現在的長年問題看下來「好像」看不出成效,對那些有錢的億萬富翁,尤其是比爾蓋茲的那群人,我不以為意。他們認為「貧窮」可以被消滅,我的直覺告訴我「不可能」。


以為捐錢就可以解決問題,經濟不是靠著捐款就可以讓慈善組織獲得照顧窮人的更好的服務,雖然我並不否認這個,可是真正的問題卻是「以為」用這個就可以水到渠成才顯得天真,那才是笑話。全球七十六億的人口,有多少人遭受到疾病、末期病症所苦?有多少人的生活費,水源都很拮据,都很微小?有多少人現在依舊沒有踏入婚姻,不孕以及經濟狀況沒有改善?真正想要的始終沒有達成?


所謂的成功——窮人與我們這些中產階級以及富人之間的每一個願望都不一樣,也都很接近?世界和平夠不夠?怎麼樣才能達成?放下偏見對立,似乎——甚至肯定地說,辦不到,還能怎麼做?我不知道。反正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對得有理」,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的審判人也都還有自己的立場,還能怎麼做?我也是不知道。


自取滅亡,是我唯一想到的答案。危機——不管是氣候的,人為的,經濟的,糧食的,難民,人道的,或是生物的,其實都在眼前——當然不是在你眼前上演,而是在電視上,環境的,甚至可以說死到臨頭都堅持自己都是對得冥頑不靈。


我還真高興我是錯的,因為錯對還在對立,政治還在泛泛化,一切都與政治有關,不管是電腦產業,還是經濟面,民生面,冠上了政治,就死了,就完了,就無力回天了。因此,當政治變成我們的素養時,從天南地北都可以變成某種政治的延伸,甚至在某種堅持的政治力的立場下,都還把政治說得非常有政治哲學的意味。


一切如政治實體面,堅持偏見,自己的無意識立場,可能都還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麼做,國外的研究實驗多次告訴我:多數人根本沒有了解自己的無意識偏見的存在,因此會圓場自己的合理理論,這是人之常情。左腦負責解釋,右腦管理情緒,整個情緒中樞加上你的解釋理論,合理湊合你的意識理論,一切都是「正確」的,沒錯吧?


邏輯的定義是什麼?是一竅不通,還是合理通順的?一套流程下來,我確實看到了邏輯的離譜與正確,沒錯,萬物自然有一套邏輯,也沒錯,科學確實能夠解釋邏輯下來的一套前後都合理的一套理論。你現在問有宗教信仰的人,尤其是基督、天主或是伊斯蘭,他們只相信所相信的。


誰說的通俗正確,我不知道,先人的智慧確實可以作為後人的參考,不是上帝或是佛陀説得每一句話都正確答理,了解人之間的意義,並且真正獨立思考這社會,這宇宙與我們之間,會比在堅持某種來得更加重要——畢竟,說真的,若是箴言無法取信於你,那麼只想用好聽的,說進你心,恐怕也會讓你活在美夢中,而久久不醒。


老話一句:既然我們要的都一樣,為何我們不能合作?(因為我們都在堅持己見,擺脫不了預設立場)


回到最初的段落:既然我們都有所堅持,人類肯定會自食惡果,反正垃圾還在丟,樹木還在砍,工廠還在生產,石油還在開採,動物還在死去,植物的果實也會「孵化」,反正還有樂觀,反正還有科學家為我們找出路,找下一步,怕什麼呢?


因此,根本不必擔心為了下一餐而煩惱,化學食物天天都在吃,我們卻擔心會有癌症?反正我們吃不死,還在用有機養生?反正運動習慣要有,我們卻有懶人經濟?反正我們有一天都有真正的恐龍,甚至有複製動物的產生,還擔心什麼?反正高樓大廈蓋得越來越高,我們還需要擔心海水上升?反正都有人幫我們撐起天,又在擔心什麼?研究可顯示:擔心越多的人,壽命可是比樂觀的人還短上許多呢!


你在擔憂什麼呢?沒有明天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