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日本的思考

圖片來源:Loic Le Meur(Flickr)

 

日本人快樂嗎?這是從日本回來所想的第一句話。看樣子,他們應該很快樂,畢竟,一個嚴格執法的國家,人們有紀律的國家,人們相互禮讓與尊重,且熱心服務(過頭)的國家,照理說應該很快樂。我並不否認,他們快樂與否的這樣的老掉牙問題,因為我常常所擺放的重點不是快樂,而是意義,快樂是要有「意義」,人人都會,你也都會創造,因為創造出的快樂,產生能夠讓你快樂,我有什麼好執著的?


我的確沒有,看著每一個日本人在電車上談笑風生,努力盯著自己的手機瞧,一整排的日本民眾中,有十個日本人,就有九個看著自己的手機不放(但是否為「真正的日本公民」,在這裏不予討論)。我想說的是,真正對於我們所看到的,所追求的一種生活真相與意義,似乎也放在三享生活的水平水準上,三享讓你有了生活的方針,從真正的照顧家庭,有上對下的一整個階層思考,以及對於工作上的認真負責,日本人的生活圍繞著努力,有夢想,有「認真」的打拼上。或許他們比較注重一板一眼,以及有線條制式的思考模式,也或許他們真的不會在「吃飯前說著我開動了!」這樣的說詞,但日本人的生活節奏——用都市人的方式思考是快了點。


耐心夠嗎?他們的確有,為的就是一套基本的教義思考,生活的基準準則,在生活的位置上,唯有真正的落實每個國民對於生活的基本水平,打造出每一個人都有生活的大方向,每一個人才有希望。別忘了!日本人很注重「夢想」這樣的說詞。我看著日劇與實境秀,幾乎都會提到夢想:不管是成功的事業,還是戀愛完滿,或是婚姻幸福,還是在比賽中「必勝」,每一個人只要能夠站穩腳步,打敗別人,管他是本國人或是外國人不重要,因為那才是「夢想」的最初(終)目的,不是嗎?只要生活能夠有一個基本的出發點,相信生活能夠有一個實現某種「社會」與自由主義的平衡點,這也是我在日本與台灣之間學到的。



日本人快樂嗎?看樣子,明顯不過,事實上,快樂指數並不能反映該國的快樂的真正與否的思考重點上。如果日本人真的夠快樂,也只是一時的。



日本人很有創意,會從別人的點子找到屬於自己的創造點。台灣與美國都有,從便利商店就可以看出,他們各自會研發屬於自己的菜色,關於便當的基本屬性,如怎麼擺盤,怎麼裝飾,還有價格可以一窺一二。在日本,一百元是是最小的單位,一餐的單位則是五百元上下,美國則是十美元,台灣基本上在百元之間左右,飲料則是落在三十元左右到五十元(各自屬於各自貨幣單位)。台灣的便當就是三菜一主菜,日本則是小盤或者用主料配上白飯的料理,美國就是蛋白質居多的便當。各自有各自的好,可是呢?回到生活上的「用心」上,我們也似乎在各自的生活做出符合該「國民」或是各自被教養出來的樣子,我看了很多小學生可以獨自上學,現在台灣人可能根本沒辦法,美國人更是要擔心走失的問題。為什麼?獨立,還有就是「犯罪率」的問題。日本是犯罪率很低的國家,原因在於每一個人都有一部分的「雙面」臉孔,我是說,一個穿著樸素的女生,可能私底下是悶騷的女生,也或者喜愛打扮的女生,可能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勇敢,我看著日本女性的穿著,也讓我想到對於男女之別的某一種兩別特色,就是該有的樣子幾乎圍繞著「專業」與「莊重」的素質,但真的是如此?日本女學生的「特色」是真的沒有特色,台灣女生的制服卻可以舉辦最好看的票選,小學生幾乎戴起白色圓帽,書包幾乎一律就是「高級」的樣子,每一個人都在討論今天的發生的事情(我雖然不懂日文,大概八九不離十)。


問題來了!他們快樂嗎?回到最初的方向,的確有,日本學習西洋文化比中國早,他們懂得向西洋取經,不像中國或是華人趨於保守姿態。直到中國願意改革經濟與大革命開始,已經晚了日本很多年,而現在各自施行的自由制度與保守開放也不同,歡迎外商佔了多少比,以及用什麼態度迎合開放與保留傳統,他們都有各自的堅持都要維護,不可否認,文化一直是很重要的社會方向,就像對於該國家的居民的第一印象都來自「文化」的刻板印象產生的某種「類似」差。但你也終究發現,對於該國的印象變化就深植在我們的腦海中——都以為文化就是屬於「真正」的文化——一種意義上的解答。


日本人快樂嗎?看樣子,明顯不過,事實上,快樂指數並不能反映該國的快樂的真正與否的思考重點上。如果日本人真的夠快樂,也只是一時的。誰知道你在回答問題時,是認真思考很久,還是直覺回答?聽著日本人的「制式」回答,或是幾乎口頭禪的答案,也讓我相信那是「真的」存在的,「好可愛,很厲害,真的嗎」離不開這三句。


產生什麼樣的意義才夠,並不能直接反映在真正對於我們思考快樂意義上的斟酌點上,畢竟長期下來,看快樂當然是幸福的,但快樂並不等於「幸福」,因為那是兩回事,吃到好吃的甜點或是做一件「光彩」的事所產生的快樂幸福感,並不能表示其「絕對幸福」,你就真的快樂,你現在問日本人有多幸福,他們真能夠感受到微妙的幸福感,還是屬於「數一數二」的幸福國家,人人都不會想移民?


當然,移民與否並不等於真的不愛此國家,只是想要更高端的「夢想」,如果你真的想移民,有哪一個是你真正想考慮的因素?除了日本這樣的「文化」之外,並不等於你是真正的日本人,擁有真正的血統。連屬地主義的美國都覺得白人「可能」才是真正的美國人,碰上屬人主義,娶了一個日本女生或是嫁給一個日本男生也不等於「我是日本人」。


撇開日文不談,生活在日本幾天下來,就感覺到我們也屬於各自的領域世界,是屬於自己的私領域,而這樣的私領域,對於「隱私」相當看重的國家來說,說實話也是維持其真正的那種樣子,努力維持。看過日本人在摸魚的樣子,更讓我相信,可以邊工作邊摸魚,還真是幸福的一件事啊!


摸魚沒有什麼不對,先不管是否被我這種外人看見,我只是想說,工作上的認真執法或是視而不見,其實都沒關係,生活上的意義的與否問題是在於對於自己生活努力維持該有的樣子,以及真正該有的意義的精神問題,反映出我們該要有怎麼樣的各自水平,你同樣也可以說,各自國家的服務文化是無法相較與拆解出任何單一的結構方程式,畢竟,文化要解釋起來,也必須從種族講起,日本的原住民也是有的,只是不像我們這麼注重,還有各自的專屬電視台。因此,文化該有什麼樣的風範,其實我們都有各自為懷的思考方向——文化只是其一,其二則是個人主義。


該是怎麼樣的屬人主義或是屬地主義,並不能表示其真正的公民價值。我也可以說,關於華人、台灣人、香港人、中國人或是亞洲人,其實並沒有清楚的定義方針。我也不喜歡去定義我是中國人、台灣人、華人還是亞洲人也不重要,因為我只是說中文,生在台灣,就被定義是「台灣人」。地球上的各自的民族份子,佔舉此星球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也只是在各自的領土說此國家是我家,既然是你家,也只是佔據你某種的「家」,但是在個人主義上,我們也只是微個體,就像連結社會的因子上,我們都想佔據各自唯有的微個體的隱私捍衛上,所以保護各自的「肖像」權是很重要的,但也說真的,我們沒有「肖像權」——因為你的隱私早已經曝光了一部分,而關於那種真的隱私部分——我是說,除了你的裸體,你的電話以及對於你心靈嚴重打擊的才重要(例如小名、地址以及秘密)。所以,你沒有隱私可以思考。


基本上,我們都曝光夠了!也幾乎像日本地鐵的車廂,廣告讓人眼光繚亂,甚至到處隨處可見,有時候,我還真的想不透,廣告怎麼這麼開放,是否每一個會社都想找人代言(真人或虛擬偶像),做起「好生意」,似乎,有人說服以及有神奇說詞的廣告台詞,更吸引我的注意,像是「神某某」,像是無料等等,廣告意外被放大,人人都想要有「神奇」的夢想,可以改變無聊的生活,提高進步所需,因為生活即為某種夢想的寫影。


真的快樂嗎?可能,我的短時間觀察不足以「證明」什麼,但基本上,在未來的某種路上,也多少證明著日本想要某種提高自己生活代價的思考意義,而怒力讓生活有「認真」的方向可活,也認為這樣是「正常」不過,因為文化上——我們從中拆解得很難完整透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