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論(連結篇)

圖片來源:Mark Shahaf

 

意義總是在堆疊,我看著自己的工作效率,總是想要提升再提升,卻始終維持在「原點」,至少我不太滿意。我想要看到我「立即」看到的東西,例如重要的電子郵件內容,卻在轉換之間屢屢受挫,好像就沒有滿意的答覆點?東西沒有完美,我曉得,只是我心裏仍有陰影——不到滿意不離別。


這叫完美主義者嗎?算是吧!我有這樣的傾向,大概就是會有疙瘩一直埋藏在我心裡,而這心裡就會一直久散不去。我越是想完成,至少我滿意的程度,但滿意到何時,我知道心裏有譜,我也很難說出具體明細是什麼。每一個人都有某種工作狂的傾向,一定要某種程度才甘心,就像遊戲不能說關就關,總是要打完這關才算完結;賭博賭到一半就離席,大概也會被其他玩家嫌,任何事情該有某種地步,這你我都知道,但我們的一定端點卻不見相同。


效率是什麼?我無從得知,因為我們都知道「效率」的最基礎就是用最少的時間,做最多的事情——至少是某些瑣碎事情。於是我們就像福特一樣,把生產線拆開來,從最前端到最後端,每一個人只要負責一個事情就好,進程就會加快,我很佩服這樣的效率是天生的絕對優異,來到了現在,這樣的步驟也的確一直照用,我們是進步,一個人傳一個人,結果是加速的進步的效程,讓我們歡喜。


那你還要嫌棄什麼?我嫌棄的是是否為了效率而提升「效率」,一次殺一百頭豬的速度與一次殺一萬頭豬的速度當然有差別,因為你能賺取更多的利潤,這樣的誘因讓我們更能夠想要提升「效率」的絕對原因,也是我想要探討的目的。因為我越是想——求「改善」的方向去思考,我應該能夠知足才是,但我沒有,還是我們在檢討提升動能的原因時,只想到如何一刀俐落砍下每一頭豬的頭都剛剛好?


也許我是錯的,就根本上來說,我就是為了在乎而在乎的那群人,因為每一個人都在追求生活上的進步空間,從三享生活開始的意義,到如何創造有的三創生活的意念談起,我們確實想要填滿了生活上以及個人上的生活意義,來讓它為生命有之間的改變。但話說回來,我們也是一體受用與共用的連接彼此個體,但某個點上,水在波浪之間震動,改變了遠端的彼此,甚至可以是不相干的彼此,我們也都知道,未知的某種影響確實會無緣故滲透,因為我們想要的念頭,確實是某種想要改變的意義,否則人不會無故去改變,原因是某種想要提升的動力干擾素之一,社會的連結,也讓我感受到什麼在牽制我本身。


我想要改變,原因是心裡念頭「不正確」影響我對事情的觀感。我是很受到「感覺」影響我做事的原因之一,只要有一種「感受」不對就有可能驅使我改變,我可能在同一天就是為了要找到我想要的「感覺」,而「強迫」不已,所以我有「OCD」請不要見外。但我想說是,要讓感覺正確,我知道感覺的念頭在哪裡,因為「很理性」,所以,你可以說,我同時住著兩個極端人格在我身體裡。一個是理性的分析,另一個就是瘋狂的「上癮」。


了解我的,不會藉由我的臉書來了解我,因為你只看到「一個我」。真正要思考的反倒是每一個人個性大同小異,我們卻還在分「這是誰的『男女』朋友」?我不是說我們應該共享,而是我們的一己私利與一己共利,很容易分不清是誰在區分你跟我的特別有的私利與彰顯之處?去看看社會,每一個人的你我,在公開的表面,是一種基本響應,但在隱私的一端,是一種虛偽但又想保護的一層表象念頭。就像結冰的河面上,我們可以看到冰塊下的魚,但怎麼就是看不清楚魚的具體模樣,因為冰太深,太霧白,以及太多「撕裂破損傷」。



生命該是自己與別人之間的連結根本,為生命的意義找到有連結性的抱負,而不是讓生命找到最有存在力,並且需要為自己存活的意義念頭。



愛情已經離我很遠,就像被我無故飄走的小船,我越是想把它划到我身邊,就越是越飄越遠,因此,我已經不戀棧愛情的那種美好,想真正了解我的人,就應該真正了解彼此之間的連結關係,在我聯誼的過程中,我確實看到女性之間確實沒有「大不同」,只有說彼此不同,在我們的了解中,也只看到彼此的差異確實有,但就僅止於此——因為我們只想找到「關係」的兩者,就不願「拉近」兩者。


我深信,愛情應該是關乎兩者之間的考量,不過人的關係太淺薄,我們只想要「嫁個」有意思的人。我看著「女星」嫁給富豪中,沒有一個不是「因為」錢財,就把真愛列入真正的此打算的意義中。別忘了,門當戶對在華人圈子中很有重要地位,男帥女美,多登對呀!要是美女與野獸成為「正常式」,那麼前者算是稀有,人的美觀是主觀的,至少在現代人眼光中,百大美女中,你有覺得天差地別嗎?


因此,愛情的真正意念不是在於我找到一個能夠照顧我的白馬王子,是童話故事的組合,你到了五六十歲,想找個如意郎君,你還在乎什麽?錢財?還是他對你的在乎?或者走了不婚?


我說過,未來不會「無子」,只會微子,因為大家更只會「挑三揀四」,找一個真正接近我的人生活,或者乾脆不婚了!每一個人都這樣,人口就會有問題,因為世界人口的結構會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這我就不說了!因為網路上都在談這樣的話題,但人在乎嗎?反正不干我的事,不是嗎?如果這不是私心,那麼我們只是注重自己的個體的生活意義的重要出頭——一種以為可以把生活連結到最好的意義。


生命該是自己與別人之間的連結根本,為生命的意義找到有連結性的抱負,而不是讓生命找到最有存在力,並且需要為自己存活的意義念頭,然後證明自己很值得那部分而活,因為我們都是關乎彼此的,一方面是自己,而一方面也是別人。


說了這麼多,其實無關痛癢,反正你不會這樣在乎,只是把三享生活顧好罷了!在意義上,你已經有了三享;享有,你有了,享受,你感受了,享樂,你得到快樂,只要你有,且你感受,你會快樂,你自然會有三創;你創造了,你創造了一個意義,以及你創造了一個新的感受念頭。三享與三創只是把你的生活往上飆升,就像那些把生活填滿到有意義的人,我不管是真正的創有,還是只是讓生命更加豐富,總之,意義之中是創有全部,讓你滿足——意義上,你是快樂的,但你也可能掉入了創想的念頭,就像之前所說的效率,就是想做到最好的完美存在,讓你快樂與高興。


生命好豐富,就像樂觀的形容詞,沒人否認,只有人勇敢大方承認。我們在前進意義的路上,每一個人都這麼做,因為生命有其執行的必要,否則只會原地踏步,甚至是死胡同的進步,無法生存。生命的要點之一就是生存,既然要生存,就應該要逃離舊的,創造新的,改變錯的,迎向對的。生命很美麗,也很甜蜜,過去的幾章節中,我們確實都很美——美到醜陋是人心為真正的險惡又惡毒,因為甜蜜到中毒又上癮,愛不釋手,非要到手。


看看每一個人,真正認識每一個人,你會發現,我們其實都一樣的那樣「噁心」。我是說,好像的美好是那樣我所期待的真正有意義,但只不過我們想要的很好。生命已經填補了,生命已經讓它在意義的念頭上前進了,因為這是進行式,生命需要生存,需要是在意義的了解,這是人才做得到,而非動物們。然而,動物取向於人們的思考,是把我們推向於動物的真正念頭意義中,讓動物產生我們有怎麼樣的脈絡圖,人類不該像動物,但又逃離不了宿命。因為演化已經存在那,也教我們了很多。


看了心理學那麼久,唯一知道的是任何行為都會影響我們的後生,就像霸凌影響成人的行為,就像小時候的飲食習慣影響人的美食愛好,就像小時候的疾病會影響憂鬱的症狀,就影響任何行為之間的認知都會以為那麼自然而然的浮動,進而去改變無故的我們,都以為是「正常」。


所以,還有正常人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