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我(續)

圖片來源:antonella morrone


你問我現在有什麼感覺?沒有感覺,感覺就跟過去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風還是在吹,雲還是在飄,太陽依舊在那邊閃耀,沒有什麼感覺。就跟大多數的人一樣,我看著戶外的人們,自由自在的人們享受著大自然,享受著最悠閒的時光,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有在我們最危急的時刻才會打電話給人們,我們想到對方,是否可曾打電話給對方問候?我們現在這個時後,你來我往的時候,是否真的想到我們之間的不同?也或是相同?


我們都一樣,真的!但可惜,我們不知道這點,也或者,我們即使知道了,那又如何呢?可否打破偏見,擁抱對方?我望著街道上的遊民,不由自主地感慨我的想法是多麽地悲哀,我竟然也會不自覺害怕,雖然我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會傷害我,但我對於陌生人,尤其是全身好幾天沒有盥洗的遊民,我還是覺得「骯髒」兩個字浮現在我眼前。


對不起,街友們,我竟然有這個可恥的念頭。心理學的關鍵一點就是預設立場總是不由地爬上身,雖然我們都知道怎麼回事,或是怎麼去除,但這種想法也玷污我的心靈,相信現代人也是如此,大多數的每一個人,都是憑藉著外表去判斷一個人的基本面貌,我們沒辦法擺脫這個念頭,人不可貌相,也通常使我相信,即使我們都知道外表怎麼回事,但為什麼就是無法消除呢?


你大概不會想見你喜愛的政治人物脫去了衣物的基本樣貌吧?那種外表,與內在,根本是兩回事,總統也要沐浴,沒有人是例外,街友會存在,不是因為活該,而是被迫生活下的「產物」,我們所看見的兩種人——同樣在一個人身上產生,相較之下,如果你真正看過兩種人的同一個人樣子,你大概知道我在說什麼。


那叫諷刺與不可思議。家裏是輕鬆樣子,出外卻是休閒裝扮,出遊約會時則是正式又不失隨便的裝扮。兩種人,同在一個人,尤其是女人,需要化妝的女性,我們可以分得出,什麼真正的真正,什麼則是假樣。


社會上需要裝模作樣,因為那才叫「社會」,不過說實在話,每一個人也面對這社會的樣子,多少也都有些厭倦,我們打理給社會的多數人看,變成了社會之間的兩種樣貌,不是說這種樣貌很不重要,但戴了面具,哪管幾層面具,多多少少也都快要窒息,我很少相信一個家庭主婦連出個「近門」十分鐘還要化妝才肯出門,當我們認真地認為社會是一種文明的絕對現象時,是否真正想到背後的世界可是一點也不光明?


入夜之後的台北其實一點也不可怕,大概除了山區以外,街道上還是有人閒晃,觀察社會久了一種現象也可以看出,二十四小時的台北,什麼叫做亮麗,什麼叫做醜陋。


我沒有什麼感覺,單身女性那麼多,形形色色,但沒有一個真正有特色。我常常也不知道所謂的真正幸福的愛情,是否真的需要靠著我們兩個人可以各自相互去「包容」對方的種種不適應?今天,每一個女生,大同小異,說真的,要是我的菜真正有類型在裡面,那麼我就算不挑,對方也有權去挑,每一個人對於憧憬的愛情還是存在在那邊,但也說真的,每一個人,不管是不是政治人物,我們這種像是「偽君子」的手法往往在兩面之間就只是想找到「真實」,但看起來也有虛假的成分在裡頭。


我為什麼這麼強調「真實」?是因為社會實在假得讓我很感冒,過度的吹捧,往往只是造成會社會的兩面倒。不只是台灣,全世界各地的左右兩派,也很難真正握手過得比從前更好,經濟下的衝擊,加上全面的物質衝擊,我們的百姓日子只能用「樂觀」,也就是所謂的一撇意義來成就更好的日子。


經濟總教我們如何樂觀地過好日子,如何縮衣節食,所以大拍賣,我們不會錯過,事實上,就現實而言,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不過,再怎麼地不爭氣,也無法真正擺脫「貧窮」的日子,在很多「統計處」統計全世界的財富,大概只會有增無減,那些百大人物,百大富豪所捐贈的財富也不過九牛一毛而已,畢竟,錢不是走到我們自己的口袋,那些真正想為「地球」做好事的人,也所謂的好事,要把錢花在刀口上——但在氣候變遷的課題上,也總有人要從中撈點什麼油水來沾,在那些「前身」為綠色組織的名義之下,也都或多或少有石化企業的影子存在。我一直希望,我們可以減少塑膠污染,空氣污染以及水源污染,但山川再怎麼美麗,也總有人要去砍,那些號稱原生樹種的衛生紙的製造商,難道不是為了用種來的樹去增生,也或者在再生紙的使用上,其實比例少得可憐。


現在的環保的背後成本其實還算「高」,因為塑膠的成本實在不能相提並論,不會有人天天帶著鐵鍋鐵碗鐵筷,還有鐵吸管出門,因為就算你帶了,你要去哪裡清洗?除非真的有讓你盥洗的地方,否則要把油膩膩的東西放進你的包包,你敢嗎?(即使你已經擦洗乾淨)


第二,我們很難知道,今天要去吃什麼東西?其三的一個原因就是大部分的餐廳也都有提供餐具,一般人要帶自己的餐具出門,也多此一舉。其四,雖然塑膠餐具佔了大多數,尤其是塑膠吸管,但多數人對於環保觀念的落實,實在沒有覺得很必要(我們只是力求便利)。現代人的綠色念頭,仍停留在簡單快速的需求上,我們天天要把環保掛在嘴上,大概也總認為只要減少「消費」就好,因為在大部分的「消費的供應鏈」上,沒有一項消耗大量的成本製品——網路購物也一樣(出貨與包裝,還有運送路程等等)。



每一個人,不管是不是政治人物,我們這種像是「偽君子」的手法往往在兩面之間就只是想找到「真實」,但看起來也有虛假的成分在裡頭。



這是從消費以及綠色觀念著手,但對我這種感覺還是停在那邊的人來說,大概好話說盡了,人也快「消逝」了!我是說,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以及自己認為對的觀念上,一個平行式社會造成的成本幾乎一樣,很難真正有出頭天的機會,再者,政治上的觀念,每一個人把先見念頭擺在前面,就容易錯過,紐約大學的發現證實了這點,美國人高估了富有與中等收入兒童的未來收入,低估了貧困兒童的收入。貧富不均的一個原因就是我們在種族議題以及左右兩派的強拉之下,各自分散了各自想要熬出頭的可能性,造成了極度的拉扯。非洲的貧富差距普遍比歐美的人士低(我是指總收入),一個原因是基礎建設不完善,其二的原因就是歐美的普遍人士對於非洲還是有著你們與我們的兩種觀念,即使非洲的進步,世人都看得見。


在英國,遊民的人口都還蠻多的,在法國,這種情形依然都有,因為那些完整要在倫敦、巴黎生存的需要大把銀子,才能「租」得起,在美國大城市更是如此,對比台灣、東亞等國等地,資本主義的興起與崩壞是其中一個原因,處處要錢,好像錢才是生活萬能的根本,自給自足需要多少能力才能維持生存,其中不需要水電才是真正的「過活」。


人權主義的興起,讓女性跟著走上街頭,要求一樣的薪水,以及一樣的人權對待每一個人。但我們也都承認這點,在一個人很難不可貌相的年代,我們也真正保有一點自私以及一點你與我是兩碼子的觀念,前面提到台灣的遊民就是一個例子,沒有人真正自願流落街頭,因為餐風露宿真的不好受。但在現在的一般人的觀念上,我們也都不知不覺有著這樣的想法跑到腦袋裡,我多次提到聯誼就是個例子,每一個人要「速配」,就要找一個「正點」的對象,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兩個人的真正相處才是「大問題」,但外表也往往既往「第一印象」。


這才顯得可笑。動物們是憑著氣味去找交配對象,畢竟,每隻雄性動物長得都一樣,外表根本無法辨別,只有人類透過衣裝決定一個人「可能」的類型才顯得難堪,基因是決定外表,但其二,在所有男女藝人身上的真正特質,我們也用「對眼」與外表的一貫去批對該有的類型,要下放給一般平民?除非你出眾。


這就是「偽君子」的部分,還讓它普遍存在,才奇怪。人類之動物的代表性,是我們可以不同。現在的感覺大概就是我們與他們的那條線,說來才叫人納悶,我們怎麼死性不改呢?


你與我有何不同?沒有不同,只有「自以為」的不同,又握得很緊繃。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