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偶習題

圖片來源:hatasvadasz articsoka


寫小說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是改善世界的現況,用動物之間,自然之間的反撲反思對人類的意義思考。貧窮的問題,再多的富人也解決不了這個難以解決的問題,就根本上來說,當收入增加了,就等於把貧富拉高到一個新的層級,這個問題只是富有更加富有,貧窮還是更加貧窮。


縮短貧富差距,總統所說的話不算數,我常常抨擊他們的薪水「不實」,是因為當我們為國家「做事」時,也往往只想到自己的話「很算數」,政治人物總是拿著自己的「證據」指名道姓地驗證自己說的話很正確,就像科學家們也「一定」會拿「證據數據」之類的話去佐證自己的理論很正確,也就是「有憑有據」。


然後,那又如何?哈特蘭學會把石化的證據指明自己不是主謀,因為沒有石油,就沒有今日的「進步」,你所用的塑膠的根源就是液化石油,這種成本非常低,根本不值幾毛錢,也就造成了「塑膠」宛如一座懸崖一樣,垂直成長。我們應該感謝塑膠,甚至應該說是石油,石油讓汽機車工業,重工業以及各種便宜製品大量生產,讓貧窮得以維持最基本的生活,但沒有用,如果什麼都可以靠塑膠維生,那麼廁所的問題怎麼無法順利解決?馬桶可以用塑膠完全製造與分解嗎?我們把流動式廁所搬到印度之類的國家,難道問題就解決大小便這樣民生問題?這麼天真?


政治的運作方式,是需要靠民主。不過總統是主,我們是民,所以應該正確來說是主民,而非民主。總統是民選出來的,但沒有投給他/她的,就不認為對方是名副其實的總統,或者來說:「不是我的總統」。然而,就算是我投給他/她的,也不代表「謙卑謙卑再謙卑」,就真正為我(們)做事,因為就名義上,總統算是國家的露臉人,做事的是扛磚頭的勞工,綁鋼筋的藍領階層,或是端上桌的服務生,他/她的權力只是掌握在自己認為對的分寸中,我每次看著政論節目,名嘴與立委互槓,或是「資深媒體人」在互嗆,浪費了多少口水,然後發洩了心中的情緒之後,窮人還是要為下一餐煩惱,老人還在望著電視發呆。


問題還是沒解決,畢竟,送餐的人不是他們,而是志工,那些社工與專員。關心問候的也是我們這些基層人員,例如護士或是社教相關人員。檯面上打得火熱,就讓你們去爭執吧!就像戰火下的兒童,只想逃離,不然就是被抓去當娃娃兵,本來是應該上學的年紀與快樂的童年,就成了戰爭下的替代品。


把鏡頭轉到美墨邊界,或是巴西的城鎮邊界,也是如此。一邊是矮平房,一邊就是高樓大廈,多麽地諷刺啊!窮人買不起這種房子,若是真正能夠提高進步,不是光是給錢,問題就解決,現在的情況是要努力多少次才能真正獲得該有的「收穫」?以前是該努力多少,「至少」有多少收穫,現在則是恰恰相反,當低壓式社會造成了平行式社會的成長時,一如真正的水平,每一個人的均值被拉平了,每一個人都想要出頭天的情況下,個體的問題就造成了更大規模的全面式水平,去想想在網紅滿天飛的年代,直播的每一個人都做「一樣的事」,根本就沒有什麼契機等待伯樂發掘。


你唱的歌很好聽?你跳的舞很棒?你會自彈自唱?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這個選秀的舞台中,每一個人都幾乎是一個復刻的樣子,要證明自己比別人更行,要有多把刷子還不夠,還要有「個人特色」,於是乎,我們開始不一樣,也於是乎,當我們要求不一樣,每一個人到頭來還是「一樣」,因為個體化之後的特色,要證明自己是自己,不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你就會發大財,政治人物都是一個樣,地方打中央,中央槓地方,有完沒完?


吵吵鬧鬧的社會,社會沒有一處是「安靜」的,想找一個地方當個「隱士」,坦白說還不容易,我們需要基礎建設,例如交通,例如基本的水電瓦斯,還要自己料理三餐,不管是自己煮,重點是要自己種,但光是這點並不容易。我們需要依靠「外人」才能解決基本的生活進步問題,否則自己拉的屎沒人清——那是肥料嗎?


總統也要上廁所,這是很基礎的人之問題。總統府的廁所可能不如五星級飯店,但最起碼比窮人的廁所要好。當我們考慮最基本的民生問題,總統卻只考慮選舉以及國政問題,馬路爛了,是交通部的事,是地方政府的事,停水停電是能源相關的問題,或者整個交通建設要改進,是否應該去思考從你家「走」到你上班的區域所顧慮的每一個小地方看起?


貧富要解決,加薪永遠不夠,稅收也無法幫忙解決問題,因為國債還要解決,印鈔票,提高進出口之間的收入,幫忙推銷自己的商品,還是無法解決國家的「問題」——少子化。然而,國安問題,光是出錢,其實無法有效解決問題。前面幾章,我提過,女性一旦與男性平起平坐時,她們的意識觀念就會想找一個有同樣基礎的男性,可是,男性並非清一色就是高學歷的知識份子,因為理工科出身的人要感性地對待女性,幾乎沒有異性接觸的經驗,第二點則是「特點」。在我參加聯誼多場之下,我能明白,男性的「清一色」也幾乎沒有「特色」可言。門當戶對在這個社會下已經揮之不去,還有些男性願意下放職務,畢竟,不是人人都是「工程師」,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大學畢業(就算有,也幾乎畢業之後什麼都不會),整個性別角色還是淪落性別的氛圍之中,女性想要找一個媲美的角色,男性也是如此,某種不平衡之下,我不相信你不會沒有「標準」可言。


你會想找一個比你薪資還要低的男性做你的伴侶嗎?你會想找一個離不開電玩,又或者跟一般男性沒有兩樣的伴侶作為你的老公嗎?當你的付出比一般人還要高時(不分性別),你自然就會用高標準去看另一半,我不相信天王天后會下放標準去嫁給一個更低層的男(女)性,這是麻雀變鳳凰的男性(真實)版嗎?


再者,一旦時間拉長之後,我們更是沒有動力想去找另一半,因為我們只想「忙」自己的生活打理,哪有心情去管另一半的生活?晚婚的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的生活走向自主之後,我們也無疑走向個體化的天下,一旦強調愛自己比愛別人「多」一點時,就有可能造成「「生態」不平衡,我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在台灣,單身女性的人口已經比單身男性多,以全球單身人口「增加」的趨勢之下,我們能有什麼動力促成「向左走,向右走」的兩個人?


當然,這是悲觀的比喻,當然,樂觀想找伴侶的人依然有(我就是),不過,真正的原因要探究,還是需要多個人,多個社群要遷就與引導的過程中,去相互理解對方的種種,甚至下放觀念。一個博士生,需要一個國小(畢業)生作為他/她未來的伴侶嗎?(年紀以相當來看)



這個選秀的舞台中,每一個人都幾乎是一個復刻的樣子,要證明自己比別人更行,要有多把刷子還不夠,還要有「個人特色」,於是乎,我們開始不一樣,也於是乎,當我們要求不一樣,每一個人到頭來還是「一樣」。



政治人物的口水,還在講著政治上的檯面事,也真正無心要解決民生最基礎薄弱的問題,現在的總統單身未婚,事情就更多了!我不是不看好她的能力,而是能力不是說說,然後「證明」自己比其他女性男性強,就算數。


每一個人都會去證明,因為這是一個「證據」的年代,也然而,證據說了半天,事實擺在眼前了半天,也造成了極端更加極端的問題,國家就算不會分裂,也走向很像「分裂」的缺口。


因此,這是什麼顯而易見的問題,相信我們也能夠了解。現在的女性晚婚,晚生是不爭的事實,要促成多子化的年代,光是給錢仍沒有辦法解決最基本的教養問題。一個孩子從出生到教養成十八歲左右的年輕人,或者有工作能力的人,要經過多少時代的教化以及多少環境的影響才有可能真正催生?然後去想想現在的政治表現,我們的一種偏見的催化下,好像也多少造就了有怎麼樣的家長(自身)就會有怎麼樣的孩子本性的思考?


若是以自身的性格去思考,除了扮演家庭的角色之外,還要去辦法自身的本性角色,換個意思是說,當我們用自己的本性去著墨自己應有的個性之外,就很難真正思考之外的本身環境氛圍——去影響自己想要成家的深切渴望。


當各類的政府官員,科學家們拿出各種解決人口危機的問題時,我們也終將看到我們對於人口的進步,以及真正期望人類可以真正合理成長的進步思考時所產生的矛盾與範圍。當男女還在扮演各自的角色時,卻無法真正脫下男女外貌外衣時,所產生的偏激思考時,才意識著問題有多麽很難逆轉,我們都以為凍結卵子,人工受孕,代理孕母能夠合法,合理推進時,都可以解決生子的基本問題,我們卻還在扮演自己。


現在的二十五歲的女子的個性太像孩子,完全沒有婚姻的真正思考,她們要的是玩樂,大好人生,以及享受「網美」的日子,等到三十歲左右,依舊還在思考伴侶的選擇問題,是否要走上婚姻而大傷腦筋,而再過了五年之後,才知道時間已經不等人,還在抉擇,甚至機會已經很少,所以乾脆放棄擇偶的問題,再過了五年之後,幾乎機會等於「零」,因為你已經錯失了「黃金機會」,好男人去哪找?


凍卵或是生不生孩子已經不在選擇範圍內,看著婚姻市場之下的我們,才清楚了解每一個人的那一把尺永遠放不下對於另一半的憧憬,「理想」還存在——你的腦袋瓜裡。


證據往往就是透過時間來顯示自己有多麽進步,但也因為如此,每一個人都還在找尋可能浮出的選項,而選擇往後拖延或是努力提升「是自己」而非整體的人生環境。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