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利器

圖片來源:Tomaž Štolfa(Flickr)


時間一久,我們都忘記什麼,我們不是時間的記憶者,是事件的記憶者,因此,我們只會記得在何時發生什麼重大事件,由事件帶起你的回憶,我就是這樣記憶,相信你也是,大多數人來說,我們說過的話,寫過的字,讀過的每一句,看過的風景與人物,聽過的聲音,聞起的味道,只有那一刻才被記住。


正確來說,能夠記住的,往往就是事件當初的所有浮現記憶模式。心理學家總說,記憶往往是你最深刻的,卻也可能是錯誤被植入的。但我先不討論這個,畢竟,時間一久,我們真的都忘記什麼。


看看你的臉書,你是否記住你的每一天動態,去過哪裡,在哪裡留下紀錄,是最好不過的個人回憶,關於隱私的問題,不在此討論範圍內。我只想問,當我們把一天的動態完全紀錄在任何一個日記中,包括你常用的日記 app ,是否可曾有幫助過你記住你真正要好的記憶?活在此當下,是否就已經真正了解?


這是難解的問題,我們就只能看著每一分,每一秒經過我們身邊,就像時間一到,列車準時發車,一秒都不容遲疑。我們這些趕不上這班列車的人,只能興嘆,等候下一班車。時間就這樣無緣與你擦肩而過,你卻很難真正把握,因為我們想要努力活在當下,卻用當下化解當下。


看著牆上的時鐘的秒針順時針地繞過一圈,你不曾有感覺,但這就是時間,每一秒在你的手錶的秒鐘變換,你都彷彿猜到每一秒的時刻差,你都會細數時間(我就會),了解時間這樣經過,你可曾有真正了解過?


時間一久,不知不覺改變了我們,我們是環境的產物,人的想法往往都會變,只是要怎麼變,那種真正學不會後悔的人,是不了解後悔之後該怎麼去珍惜的人,說不會後悔,且每一個決定都是從容不迫去執行的人們是能夠真正了解擁有時間的「好處」嗎?


那一刻還是在過。婚姻走向這個「死胡同」,離婚的人數算「少」,因為我們都不想結婚,或者只想凍卵,捐精,或是領養小孩,求盡一切方法不願真正走入兩人世界,求得單身是最好的結果,這是我們,為什麼只對自己好,或是換個方式問:為什麼在追求婚姻的路途中——排除經濟因素,你也不願真正了解真正的愛情市場?(我們那一刻之間是真的有偏執嗎?)


婚姻是兩個人,但一個人的思想,在這個節骨眼上,也不願真正改變。我看過很多男女,對於婚姻或是愛情有憧憬,可是,仍在「固執」這件事上不願放下己見。當然,時間也無法催生他們想要改變的心態,因為「理想」還在,但事實上,它不在。


貧富的問題也是如此,一個人為何無法拋下真正的貧窮,去邁入真正的富有,是我們這些人很難體會的,在某種貧窮的因子中,要一餐簡直根本不可能,問題是,自私的某種因子讓我們只想對自己好,忘了別人的需求,這不是捐錢就能解決的,我根本不在乎你智商有多高,你有多天才,你有多厲害,我只想問問:天才能夠解決問題,是需要每一個人放下,並且隨著時間去了解問題的根源的,換個意思是說,如果能夠真正了解問題的本質,那麼「現在」或許來得及(當然是來得及),但氣候變遷,整體的暖化問題,塑膠微粒的積累已經淹沒了整個海洋。


長時間的累積,環境不在乎這一部分,冰川在消減,海平面再上升是不爭的事實,管他未來會升高多高(六十幾公分起跳),也無力改變催促整個地球的逆轉勝。我不是悲觀,而是要樂觀地,要我們放下歧見,展開雙手合作,你總認為還有什麼方式能夠促使?


我說過,我的心願就是「世界和平」,沒有別的,和平的唯一理由就是世界要趨於平衡狀態。政治口水吵翻天,還是無力解決少子化的問題,加薪都以為能夠解決低薪問題,過勞問題,或者努力降低工時長的老毛病,問題要改變,總統啊!你的政治口水永遠只會把你往外推,你真正深切反省自己嗎?


你是為反對而反對吧?那我就是為贊成而贊成,有意義嗎?時間在每一次催著人們要成長,我們卻只見到往外推的聲浪,我們的國事,家事,內外大小事也處理不完,總統啊!你的事情忙得天昏地暗,我也覺得你是為忙而忙。


你無法活在當下,身邊的風景也不願真正多看一眼,駐留五分鐘的時光也好。你擁有權力,那又如何呢?辦公室外的風景還是很美嗎?家人真正有了解到你嗎?你辦公室裡的盆栽有你親自照料嗎?你有真正感受到陽光的洗禮嗎?還是只是參加儀式就走人?


當了總統沒有隱私,但你又想要當,這就是矛盾。你想要管理一切,但你也不可能管理一切,行政院長也無法管理所有大小事,甚至你家附近的水溝有淤積,你可能都不知道,只有等到淹水才知道。你不會去在乎你那十萬八千里的那一戶人家是否有吃飽,你只會在乎你的家人,你的寵物,你的親戚過得如何?如果你真正在乎「人民」。


政治已經把我們忘記我們是誰的初衷都拋在腦後,每天都有口水戰,政治的紛紛擾擾,拜託!到底是誰真正在乎我們呀?總統只想讓自家的國民有飯吃,但你努力增加關稅的同時,幹嘛不增加百分百?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如果關稅要百分百,那麼你自國也賺不到錢,他國也別想跟你買東西,那乾脆鎖國好了?美國可以自給自足嗎?


如果可以,那麼乾脆不要當老大哥好了!既然這麼愛管他國的國家大事,那麼就應該努力促進和平的道路,而不是一昧為了保護而保護。如果世界和平是個「願望」,至少是個「可能」和平實現的前提的那一點點希望之下,也真正去了解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而做國家大事?為了國家安全?(我總覺得這是藉口)


時間只是讓我們更加激進,如果能夠真正了解這樣的環境,但我們只看到當前,而不是當後,否則我們不會這麼嚴厲反省自己,把窗口往外推,自己很有理,然後死不認錯。人與人最特殊的就是我們不會看見自己「少」什麼,而是自己還少什麼才是正確的完美。換句話說,自己有什麼,就很正確,自己多了什麼,是不會真正去了解我們在時間活過什麼,因為時間就已經隨著當時的環境把人推到了一個極致。



當了總統沒有隱私,但你又想要當,這就是矛盾。你想要管理一切,但你也不可能管理一切,行政院長也無法管理所有大小事。



說來是真正的好笑,時間已經不知不覺改變了我們,卻都以為自己能夠活在時間的經過之中,把事件催生成對於時間的了解,是因為你不夠了解時間。每一秒這麼經過,怎麼有感覺?你只會看著公文,你的幕僚,你的底下官員,你的權力能夠改變什麼,但你的能力也是要經過眾人的催生,但一片鼓舞之下,才能力促改變,你說了算,口說無憑,白紙黑字也不夠看。


但握著權力太久了!總統都忘記平民的滋味。他們不懂白手起家要回饋鄉里,更不懂要把盈餘還給我們,窮人,低收入者,街友等人。當了總統很爽,但我真正不懂你要真正改變國家的民主,要國家進步,自由民主博愛的天下,是要怎麼讓我們每一個人真正放下且合作起來?


年改不公,貧富當然也不公。世界「本來」就不公平,不要再說世界是公平的鬼話了!因為事實上就是不公,一律的公平最後都會成為不公,因為「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公平正義可言,所以才有意義可以探索。因此,追求公平是一場癡人說夢的理想,真正要有的意義,也非偽意義能夠創造出來。今天,我們有了偽意義,當成某種平等象徵的符號標的,把一撇意義之後的美好力促真正的美好,我們要追求的——同時也忘記的,都是真正當初的時間的我們,那個是誰的意義關鍵,也或許,我們已經忘記我們是誰。


一切都已非那樣,因此,一切才有任何可能。時間在力催我們成為進步的時候,也在拉高成最好的民主看板,就懸吊在那邊,說出空泛的政見,不可能的理想實踐。


少子化,我們看得出來。單身人口的背後,是一個龐大的「問題」,不是商機。我們都有偏見,帶有難以卸下的預設立場,但能夠拋持著我們與我們相左的人對話,產生更大的共鳴與共識,才有改變的契機,與真正的可能?


人口市場中,人品市場中,人肉市場中,我們那揮之不去的了解,才是狹持我們的利器,總統的權力很大,那也無法真正讓我們心服口服去了解整個國家發生的危機與災難,畢竟,你帶頭也無用。


看著聯誼,那些人們,才覺得好笑,我們想不一樣,那根本都是一個樣......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