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面(續五)

圖片來源:Edna Winti(Flickr)


艾蓮娜看著水流上的支流,就像科學家一樣,想了解支流的履歷,但她什麼工具都沒有,就只是靜悄悄地看著。支流沒多久被細分,艾蓮娜起身,往更大的水流的上方走去。看了一眼水流的方向以及可能「未來」前進的方向,她往前走,注意到水流確實不同,這時候那隻怪物在樹上看著她,那頭怪物竟然會爬樹?還真是神奇,艾蓮娜並沒有注意到牠,但水流的方向確實有反射什麼,在這個宛如炙熱的「夏天」中,水就像一面鏡子,容易映照自己的想像力,艾蓮娜同時也知道,自己的右手絕對有不凡的力量,她想試圖自由地控制,但目前為止,還沒到那個契機。


支流龜裂地更加明顯,艾蓮娜有注意到,但她看著水流時,彷彿要龜裂成更大的「一片」,而這裡更大的一片,彷彿指的就是冰霧。水流漸漸地變化,艾蓮娜起身並且轉身想要逃離,但那時,那隻怪物卻跳了下來,抓住了她,往後跑,艾蓮娜根本就來不及防備,「你要幹嘛?」她說。


怪物往後跑,後方的支流龜裂成一片,本來是很細小的,就因為如此細小,所以幾乎連結在一起,而之後就成了更小的塊狀,就像黏土一樣,像某種冰霧,艾蓮娜用餘光往後看,那些樹枝扎的根都崩裂,縮成一團,艾蓮娜知道真的不太妙,但牠又會帶她去哪?


那隻怪物跳上一棵樹,樹幹之後又跳上另一棵樹,然後往另一邊的斷崖跑去,艾蓮娜不時看著後方,底下的樹幹彷彿被凍結成一起,又分裂成更小的部分,部分石頭也跟著成了「送命」,石頭就成了冰霧的一部分,連結成更小片的部分。


艾蓮娜被那隻怪物握在手心,那隻怪物站在高處上,距離「可能」凍結以及分裂成更小的部分有段距離,那隻怪物把她放在地上,艾蓮娜抬頭看了一眼牠的面貌,但還是看不清楚,因為陽光遮蔽了視野。


「謝謝!」她說。那隻怪物卻逃之夭夭,沒說任何一句話,也沒有發出什麼像是答謝的聲音。艾蓮娜看著怪物離去,也覺得很奇妙,她沒有想到怪物會出手救她,她總認為像那種怪物一定會攻擊她,但牠並沒有,她不了解原因。


艾蓮娜暫時躲過「危機」,但真正未知的力量卻是在她的右手中。她走著,地上的土地就裂成一痕,就像沒有水的支流一樣,艾蓮娜往前走,她還不知道後方的足跡就像地震的痕跡一樣,清楚可見。


前方仍是高大的樹木,前方還是有水流聲,就當她準備要說話時,後方的痕跡已經明顯到往下陷,艾蓮娜重心不穩,整個往下跌,她趕緊抓住樹幹的樹根,往後餘光一看,簡直深不可測,漆黑一片。艾蓮娜快要支撐不了,她的手慢慢快要鬆脫,她掉了下去。


她躺在一個小木屋中,周遭沒有明顯的屋頂,沒有門窗,就單純只是一個外型的樣子。她摸著頭,起身看看,「我在.....?」一隻黑猩猩看著她,就在她的前方不遠處,牠跑了過來,想摸一摸她,好奇她的模樣。艾蓮娜趕緊起身,以免被吃豆腐,事實上黑猩猩根本就沒有碰到她,但牠的確有伸出手來。


元神也跑了過來,「元神?」她說。


元神看著她,「你怎麼會在這?」


「那你怎麼會在這?」她也說。


「就逃離......」元神說到一半時,黑猩猩抓著牠脖子,「你放開啦!」


黑猩猩放手,指著這間屋子的另一邊,艾蓮娜更是搖搖頭,她看著黑星星指的位置,那的確是不同,就像缺了一個角一樣,乍看之下就像是錯覺,艾蓮娜走了過去,黑猩猩也過去瞧一瞧,元神跟著走了過去,「怎麼了嗎?」


突然像個磁力一樣,三個被吸進去一個洞穴之中,速度之快根本來不及,艾蓮娜感覺周遭黑漆漆的,元神與黑猩猩更是如此。


那個木屋其實就是元神與黑猩猩遇到的地方,那錯覺的存在其實轉往另一個世界之中,一個人想像之中,木屋看起來很真實存在,其實也是錯覺,就像大腦的錯覺生出另一個錯覺似的,只是沒有人真正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


艾蓮娜趕緊起身,但是周遭宛如看不見的深淵,她摸著四周,元神也起身,黑猩猩則是靠在元神身邊,一手摸著洞穴的牆壁。


「你還好嗎?」艾蓮娜問。

「我還好,這裡是哪裏?」元神說。

「我不知道,但沒事就好。」


周遭的環境靜得出奇,連一滴水滴下來都能清楚聽見,艾蓮娜瞳孔張得特別大,但還是看不清楚,艾蓮娜循著水聲往前進,小心地一步步往前走,踩著地上的石塊,零碎的石頭,艾蓮娜總覺得這裡有印象。


石頭碰觸發出的清脆聲音,讓艾蓮娜繃緊神經,提高恐懼的防備心態。往前走,真的有如此大的水流聲在沖刷石頭牆壁面,艾蓮娜仔細聽著,她感覺到水流幾乎就在她的身邊,往旁邊一摸,果然有濕噠噠的感覺,原來是水面從上方流下,邊走邊感覺水流,接著轉頭一看,那聲音實在不太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元神....」當她說話時,沒有任何回應。


元神與黑猩猩消失無蹤,可是在黑暗中怎麼察覺?艾蓮娜只是感覺在靜悄悄的聲音至少還保留著呼吸聲,這個也感覺不到了,因為黑猩猩走路不可能無聲,更何況這是石頭的洞穴,聲音一定更加明顯,只是兩個怎麼不見了?


「元神!」她大叫。


但依舊沒有回應,艾蓮娜不管了,她走向前,感受水流,前方的支流,散佈在四周,彷彿就是個大瀑布一樣,「該不會.....」艾蓮娜覺得不太妙,因為一定是沒路了,所以還有這樣類似的聲音。艾蓮娜往前伸長手臂,水不斷沖刷她的手臂與身體,想試著摸出道路出來,但可惜都沒有如意,支流往下流,之後往後延伸,往下不斷流,下方的水流其實很小,上方比較大,艾蓮娜在摸石牆時有感受出來,她後退幾步,看著前方,無所適從。



如果你想辦法要出來,恐怕越來越難,晏就看著眼前世界,風雪一片,她踩著雪花,一步步往前走,樹幹變成了冰霧與雪花的綜合體,她看了一眼,前方完全霧茫茫,她得要找一個「遮蔽之地」才行。


看著周遭,幾乎白雪一片,連樹幹也「不成人形」,她走著,踩著厚雪,走得如此蹣跚,突然一隻老鷹飛過空中,她聽到,抬頭看了一眼,就從她的後方飛了過來,往前飛行。「奇怪?牠怎麼會在這?」晏心想。


那隻老鷹飛到了一座山邊,在一顆樹上停了下來。晏則是想辦法了解為什麼那隻鷹會在這邊?前方的白雪看起來有增大的趨勢,聽著風聲,的確有增強,她走到了一棵樹幹旁邊,蹲坐了下來,臉上全是雪片,附近的冰霧覆蓋起來,就像雪中裡面有冰塊的亮眼。但她沒時間欣賞,就只是呆坐在原地。


位於這世界中的夾層,要上也不是,要下也絕非容易,如果真的要突破重圍,那麼得先想辦法看透這場面的局勢,對晏來說,長老告訴過她的,在這裏並非有管用,因為當一個人面對這場暴風雪下,就很難冷靜面對,心態幾乎要冷冽,快要凍結,喪失意識與求生的能力,環境很容易把你擊倒,尤其在艱困的時候,不是口上說說而已。


一個腳步聲接近晏,她轉頭看了一眼,是白熊,但不是體積很大的熊,牠走了過來,聞聞氣味,感覺有人的味道,但牠只是看了晏一眼,然後往後方走去。晏見到這個沒有什麼害怕,只是突如其來會被嚇到。她轉頭看了一眼那隻熊離去的身影,「牠會去哪?」她想。


暫時是走不動了!白天的氣溫與天色看起來不像大白天的光亮,在風雪夾雜之下,天色感覺都昏暗了下來。在此同時,晏縮著身子,一動也不動。


進入了傍晚,時間感覺已經過了很久,晏早就入睡,以她的體力來說,根本撐不了這麼久,何況她沒有進食。白天,她躲過了一劫,夜晚仍有劫數要閃,附近的狼群以及黏獸之類的動物在尋覓獵物,晏還沒有察覺到,至少在這個當下。


黏獸在晏的身體附近經過,牠慢慢爬到晏的身上,接著是後面的十幾隻也跟著出沒,一隻黏獸就這樣爬上晏的臉頰,一般女生大概早就被嚇醒,但晏只是感覺臉上有東西,很癢想去抓,她摸了臉,黏獸差點生氣,幸好手指縫隙沒有遮住牠,黏獸從鼻子爬到額頭,再從額頭爬到頭髮,接著往樹幹上方爬去,幾十隻的黏獸分別從肩膀以及耳朵一旁爬了上去。


晏仍在睡夢中。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