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的表皮

圖片來源:I G

這幾年寫了不少文章,講得都是對這人際之間,社會之間以及我們之間的觀察,我沒有說我是對的,也或者我是錯的,因為在對錯的那一塊上已經叫人是非分不清。我應該尊重每一個人,即便我看不慣(即使我表弟),把他們的行為訴諸一種正確的解釋,畢竟他們可以我行我素,我也可以我行我素,但是這世界還是一如往常,沒有什麼變。


你確定這是我們要的嗎?所謂的空泛的進步,就是為了進步而更進步,為了追求和平能更和平,為了達到某種手段,我們就要訴諸某種手段才能治效,是不是我們要追求高效率的進步,就真的不願聽進他人的好言相勸,或者我們懶得去思考?我真的是錯的,因為我們還是在追求「尊重」的世界。

別人闖紅燈,不關我的事,你今天上班遲到也不關我的事,你今天曠課也不關我的事,你今天有家人朋友被車種,發生家庭革命,也不關我的事,因為我都尊重,尊重說來很簡單,就是把他人的行為訴諸「合理化」(一個在佛教的朋友告訴我的),即使你真的看不順眼,好吧!既然要我冷眼冷語,我就會說這真的不關我的事,畢竟這世界發生什麼大事,我只會說:「關我屁事!」

這是自私嗎?我是自私,但沒有那麼自私,人的關係在你來我往之間會有某種連結,所以行為之間就有某種社會產生的正當性,如果把你的行為訴諸合理化,那麼要法律的一開始是做什麼用?擺給恐龍法官審理用的嗎?如果你的行為很可以,那麼要紅綠燈做什麼用?裝飾用的嗎?如果你的行為是正確的,那麼要垃圾桶幹嘛?隨手亂丟垃圾就好了啦!反正每一個人在丟,有差你一個人嗎?

把行為合理化,是人作為我正當化的一種合理性,會把我們的一切行為通通當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正確解釋,社會愛講對錯,是因為正確的行為是一種訴諸正當正當的絕對過程,一旦把流程拆解地極度懷疑化,或是正確化,我們就會不假思索認為這是可以的直接流程化。

可惜他們聽不進這點,當人做自己,當我們那麼自私,當我們在公我與私我之間擺盪,我們一向選擇私我,但後來也一度證明我們是錯的——私我是什麼?就是在煎熬時,最後才選擇偏向自己的那條路,可是寧可是自己成全別人,也不願就這樣遷就自己去放任根本不想要完成的事情,換個意思是說,只有到錐心刺骨時,我們才有可能真正完成大事。

這是錯的嗎?心理學告訴我什麼?是的,愛可以擊退仇恨,唯有愛才能對抗不公,諷刺以及各種酸言酸語,因為我們打從心底的愛是做不到,這也是沒有人可以跟那些「偉人」比,即使後世也不斷批判他/她。這應該不需要我舉例吧?畢竟你認識的名人堂,沒有哪一個人不會慘遭冷嘲熱諷?不會沒有哪一個你我認識的人沒有真正被擊退過?這是失敗,還是「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堅強強大」?人與人應該是相互理解與溝通,而不是製造八卦與流言,我們應該講清楚誤解,我們應該握手,而不是握拳頭,我們變成野獸了嗎?

這是法治的社會,本來就有紀律的存在,如果沒有這個,要馬路幹嘛?如果沒有這個班表,那麼我們隨時隨地就有公車可以搭,有計程車可以呼叫,還不需要等待,如果社會沒有法律,沒有某些規則,社會的禮貌就是失去某種正當性。今天,我們生活在文明城市,就應該比文明更有文明樣,但也可是,當我們把文明訴諸正確時,我們也同時犯了文明是正當的絕對理由之一,是因為我們有文明而更像文明。

我想部落也會瞧不起我們吧!他們之間的征戰大概沒有像我們這樣每天在網路上謾罵,抱怨以及各種「靠北」陸續出爐,有用嗎?我真的不知道,當每一個人心中一吐怨氣時,就感覺不吐不快,心中暢快那樣瀟灑解脫,你心中的各種不是你想要的樣子,帶著各種情緒,我們成了情緒的發洩出口,只因為情緒讓我比理性更佔上風。

我一直覺得我是錯的,因為我的分析向來只是被某些人看好,或者這社會不被接受,當我可以說出自己的話時,我也勇於思考那些話的道理,與其意義,也就是意義之中必有某些成就的絕對意義,即使是玩笑。我向來很嚴肅,也很幽默,因為社會的真理若不用嚴肅看待,我們都以為這真的是一場鬧劇,真的是鬧劇嗎?看來政治的風向球也是在暗示著什麼......是我真的想太多了吧?還是媒體喜歡聯想?做不必要的解讀?


人一旦變成電腦上的程式碼固定化,我相信我們也肯定死得腦袋轉不過來,就跟硬體的韌體一樣,重回預設,還是「預設」。


你既然來參加聯誼,就應該抱持著「開放」的交友心態,而不是去找你理想中的公主與王子,因為根本沒有。你既然來參加聯誼,就應該去接受各種你覺得「很無聊」的主題,你既然來參加聯誼,就應該不要把眼前這個人作為第一印象的判斷標準,我也說實在話,「眼前的每一個女生都不是我的菜,因為興趣都大同小異,我為什麼要喜歡你?你有什麼特殊才藝嗎?唱歌跳舞,逛街美食電影旅遊,有完沒完?」何況,男生付出的費用比女生高?性別平等嗎?怎麼不從這方面著手呢?

同樣的,從女生方面著手,當每一個男生是工程師,當每一個男生只會運動爬山電影,加上手遊,我也相信沒有女生會有興趣想你交朋友,玲瑯滿目的「選擇」,我也不打算脫穎而出,「我也沒什麼了不起」。

這就是偏見與整個私我的心理在作祟,從書的封面來著手,評斷一個人的好壞,訴諸絕對上的合理公平性,所以你現在才單身....只要我們把行為當成某種絕對合理性,你自然就有某種偏見上的設想,我也有,你也有,但人與人之間可不可以重新設想才需要去思考,社會要的是理解、包容與尊重,而這裡的尊重就是指自由之間的某種平衡界線,就像道德之間的平衡點——畢竟,社會的接納,就是從了解與到尊重的那一刻才會學會怎麼擁抱。

人難做,社會的統一標準,讓我在某種氛圍之中也覺得搖搖頭。我做好自己的事,總有人要批評,畢竟,社會就是如此,我也應該改善我喜歡批判的心態,去擁抱任何「不關我的事」的尊重——真的不關我的事,因為每天都有人出生,每天都有人死亡,但我們為什麼會去在乎?是因為血緣,是因為感情,是因為緣分,是因為有連結上的關係,是因為我們是社會上的一種看不見而被公云的包圍的時代所構成,人之間做的只有尊重以及真正了解——所以行為背後的動機判斷——不見得是合理得可以的可靠因素。

社會的行為就是這麼做的,人的行為是社會的可靠原則,是多數人建立的準則,可是多數人若是不去多加思索,只會附和,那麼這種的果斷性可是會害死很多人,而一旦把這種果斷性的多數行為組織起來,就會造成更大的絕對制,而改不回來。人一旦變成電腦上的程式碼固定化,我相信我們也肯定死得腦袋轉不過來,就跟硬體的韌體一樣,重回預設,還是「預設」。

社會要更好,是嗎?那怎麼不先想想你我之間的問題,你我有太多的歧異,這種不是靠握手而有的共識,或者是某一共識就能當朋友,夫妻也都會吵架,我們的相似點有太多溶於水的成分,但並不表示我們不能做朋友,或者就一定要做敵人。

這不是那麼相對,就非絕對,思考應該可以多元轉圜,可是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心裏有太多預設立場嗎?或者我們天生那麼絕對值是無法真正有效思考的可靠效果。參加那麼多聯誼下來,我大概共有的心得就是人真的很虛假,有真實的沒幾個。

你就繼續抱持著這種心態吧?反正不見棺材不掉淚,反正你就是要完美人才,反正你就是要真正找到理想的對象....你就是要有那種看對眼,又聊得來,懂你幽默與思考的男(女)生....因為我都尊重....


若社會真正要有那和諧發展,或者真正的共有思考,那麼就重新去思考我們而有的差異,各種存在於社會現象的各種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世界」,而不是帶著異樣眼光去看,人真的存在太多異同,彼此打架中,社會要進步,我們要進步,到底什麼才去真正思考我們不是為了進步而才進步,而是打著空頭支票,也或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那種提升兩者之間不同的進步水平差異,只是用經濟牌打對策?環境是需要靠這種,才顯得有意義嗎?


大自然的思考的本質是真正用「進步」,以至於到「進化」無可挑惕的水準嗎?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