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心得

圖片來源:Beth Scupham

說來話長,這大概是我這一星期來想說的代表的話,只不過,看著這世界的發展,這地球的現況,其實並不能反映我最無奈的抱怨。我是說,地球的災難性危害對比我每天發生的種種經過,根本不能相提並論,而我為什麼還去在乎呢?大概就是因為每天看著全世界發生的新聞大事,例如世界地球日所強調的主題,減塑,我們只是在淨灘與回收之間努力表現出愛這個「國家」多一點。


遠洋漂流過來的垃圾又再一次來到了我們的岸邊,我們所見到的瓶瓶罐罐,各種塑膠微粒,破碎的包裝袋,木頭,瓶蓋,還有一眼望去卻無法肉眼看見的各種微小垃圾,還替我們人類感到悲哀。我們做得並沒有錯,利用再生資源去減少地球的環境負擔,利用垂直農場,利用魚水共生,利用減少包裝的觀念,利用隨手減少垃圾的觀念去落實愛地球的真正意義,而能源方面,我們用再生能源的部分取代石油開採,天然氣的取得,並且對抗壓裂取得石油的後果,對抗大型油管的鋪設,還有就是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天然」的上頭,但說得並不簡單——我指的當然是經費,也就是錢。環保團體不像利益團體一樣,有那麼多的錢可以利用,我們只能用募款的經費,小額捐款的箱子,還有各種網路聲浪的號招,希望可以蓋得起太陽能發電廠,風力發電,以及「水力發電」——但後者兩項各有利弊,風力發電的缺點會影響鳥類,水力發電則是需要水壩,會阻擋中下游的農業以及生物的發展,太陽能發電需要在有日照充足的情況下,並且蓄電給未來之用,而且成本並不是買一塊「餅乾」如此便宜。

其他的發電,例如利用廚餘發電也是不錯的選擇,把不可食用的果皮菜根等等轉換給我們能源供應,或許可以解決能源未來的需求問題,把問題往前推往到最初,來想想食物好了!當我們盡全力滿足味蕾的同時,我們也是在製造出更多看不見的問題,例如就是剩食的全面利用。

當然,不必過於嚴苛,我們很難製造出零排放的全面性高效能的電動車,或是精緻優美的環保住宅,畢竟當全球人口過於集中超級都市的同時,我們要先解決就是居住上的問題,例如人口擁擠。

而說到人口擁擠,就不能不提到香港。香港是一個垂直密度高的人口地區,廣告招牌幾乎快要「連在一起」,雖然距離一座又一座的山很近,但是往近一看,卻感受到無窮的人口壓力,讓人喘不過氣。看了幾部關於香港的居住正義也讓我了解到小小的空間要有相當大的口袋才能「租得起」,何況是買下?各種幾乎呈現垂直上的窗口的高樓大廈,你真的找不出你居住的地方究竟在何處?在部分的社區大樓中是呈現口字型,或是 ㄇ 字型,換句話說,我們是住在一個圍繞圈圈的小團體,又各自相異。

現在,不管是香港這樣的地區,還是東京這樣的繁華鬧區,我們的確感受到居住在超級城市的壓力,雖然城市公園可以幫助我們消散人口過於集中的壓力,多數研究也證實,城市人口的壽命實在難以比較住在郊區的人口壽命。只不過,這樣的下城區繼續郊區也都有三十分鐘以上的車程,何況你還需要有車,住在城市的好處就是交通與生活機能,但難過的是並不能幫助我們延長真正的心靈壽命,雖然你感受到短程,但真正有幫助你了解意義的所在性——我當然不是指便利,而是一種相對的諷刺。

我記得,我在波士頓期間,我是在不算郊區的郊區,但最近的便利商店也要走十五到二十分鐘才能抵達,最近則是一間甜甜圈專賣店,大約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星巴克則是二十分鐘以上,附近只有一間中國餐館,一間藥妝店,汽車維修廠,公園,教堂等等,這周圍的一百公尺左右的路程,都要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你慢慢走的話)。

當然,城市機能的方便就帶來了垃圾與休閒的閒暇時刻,但是美國的公園何其多,卻不是每一個人能夠真正好好坐下來享受,因為各種人都會不時看你一眼,我這個外人,還有各種奇怪的眼神,總是叫人不舒服。美國雖然是種族大熔爐,但真的不是每一個人要和睦相處在這樣的一個大家庭。

城市給我們方便,同樣就是要想辦法解決垃圾與人口的集中問題,還有相對弱勢的問題,不是每一個人的資源都平均分配,生活在各種不均的濃度當中,我們唯一要調適的就是怎麼能夠大口呼吸,並且大口真正享受而來的城市芬多精?

有人認為應該種植再多的樹木,我倒認為,樹木並不是全然的解決辦法。而大部分的市長都認為先整治河川會勝於城市美化的建立,其次就是城市美學的設計,例如電線竿,例如廣告招牌,例如人行道,例如交通號誌,例如各種替代道路,例如稅收等等。

過去的河川整治可以帶來整個人口休閒的活動以及增加人文風情的藝術的心靈建設,提高人文修養。我們是依照河川而居住在附近的人家,不管是台灣,還是中東地區,或是歐洲各國,一個三角洲,一個盆地就可以依照河川的走向劃分行政單位,河川一直是我們面臨權力的一種集中思維——但就像我過去所言的用河川來區分國家之分是很奇怪的地球為家的認知建設,卻難以拔除我們對於河川的心裏依賴有多麽深。

就像提到的性別議題,男女之間一直都以為男女大不同,的確是不同,是因為心理建設所建構出來的角色思維。女性應該作為女性怎麼樣的角色詮釋,都已經在女的本質上一覽無遺,例如選美出來的一種集中式特色。男性的健美比賽,或是展現出男人味的雄性一面,也對於男性的特質保留得非常完整。這還是針對現代多數人的徵選特色,而非所有全球人口。

少數人的特點,或是人們的認知,似乎也是從環境——甚至從過去的文化一直影響至今的心理結構,你不能說重新打破一個,換一個新的重新來一次。我們的基因都已經有各種人種的結合,這是逃不了的宿命。雖然,我們盡全力了解大腦的結構,以及它的運作模式,但是我們只能做到大腦的基本活化的生理模式,畢竟,你的「紅燈」亮起,並不能說明什麽,只能說血液在你的大腦集中管理,產生變化。各種腦區,我們已經看到,心理學家,大腦科學家,還有社會學家等等接力合作,不只是想了解「我們」,也幫助他們了解自己——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當然,你現在生活在北極圈多年之後,是看不到什麽多樣性的野生動物。環境影響大腦結構,產生了不可未知的改變。我們只需要高脂肪性的飲食才能保命,否則天寒地凍中,真的會冷死以及餓死。

沒有人注意到我們是怎麼看待兩個截然不同的地區的?城市需要高效率的機能以及綠色才有的意義的健康指標,但是同樣的,北極地區是不需要有人常駐的,除非你是去挖石油的,現在的那邊大概除了利用團體之後,環保團體是真的為了地球而宣戰,還是也深入了利益的掛鉤之中,假借環保名義,真正只是睜眼說瞎話?


如果去想想,當我們專研這樣的各種兩難,我們怎不能放棄或是宣告某一邊的權利是部分有效,或是總有一方是某種妥協的情況下造成和平的情況發生?


想一想,若是在不破壞環境的情況下就可以把油管放在森林之中,不是多好?我是說,就像變魔術一樣,油管就像森林上頭行走,然後動物還會在管子上頭居住,看起來很兩全其美,但事實上卻是壓裂開採之後的石油並不是像吸管一樣,抽出來放在油管裡就好,超抽地下水之後,造成的環境破壞,還有地層下陷問題,各種沒有堆積物累積的情況下,地板要靠什麽來支撐?

這些石油不是白白而來,而是經過長年的累積而變來的,我們哪有這麼多的時間能夠做到與石油的完美水準?他們的犧牲加上風霜的累積,才有石油,才有天然氣,也才有塑膠這類的物質現身在地球上。

如今,我們是無法做到沒有塑膠的一天,當初強調的不用洗,家庭主婦的好幫手,現在則是惡夢一場,已經淹沒在塑膠的大海之中,連我們身體裡面都有塑膠的影子存在。石油,不是黑色的鈔票,能夠讓你蓋得起最有權威的摩天大廈,你還發了一筆發財夢,而你責任卻成為謀殺地球生態的共犯之一,你卻說,沒有石油,怎麼會有我們今天看到的模樣呢?而環保團體的存在——在需要經費的同時,也在石油利益團體之間成了道德勸說的綠色優先團體——經費卻有可能伸向兩邊,拿了他們的錢,也拿了我們的錢,作為宣傳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地球的生命存亡。

人口面臨了考驗,現在不是人權主義至上的時刻,因為自主性發酵的時刻,我們也同時強調男女有選擇的時候,而自由戀愛,而走向單偶制,而走向絕對的性自主以及性開放的分岔關係。如果去想想,當我們專研這樣的各種兩難,我們怎不能放棄或是宣告某一邊的權利是部分有效,或是總有一方是某種妥協的情況下造成和平的情況發生?

單偶制好嗎?如果你問我,我是否能夠接受開放式關係?我說不行,因為單偶製的絕對服從是很難讓愛情真正「分享」任何一個照顧我孩子的情況下發生,我還接受大家庭式的和諧相處,允許多方共同扶養。然而,單偶制的絕對存在也幫助我們面對性關係以及服從式的權威,有了一心遵從的理念,就是傳統家庭的理念存在,家庭的一方建立共有制。

然而,這還是異性戀的男女個別認同,同性戀,跨性別人等等的人權要怎麼真正了解愛情並不是單方面的兩個人的個體問題,而是我們對於割捨不了的男女價值存在問題而有的疑問——就只是相愛的兩個人就能讓愛戰勝一切?因為,即使合法了,傳統的壓力還是存在,社會的多樣與歧異的問題——去想想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就只是特別的開花角落需要我們去好好欣賞,而不是放到另一邊。


這說來話長,是我這一星期的心得,地球的彩虹化,我不是不樂見其成,但平衡上的意義才是多樣性的過度的解決問題之一。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