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抗(續五)

圖片來源:Yusuke Matsumura

這裡彷彿沒有時間,就在此時,冰霧凍結了這所有看見的有形的任何物體:艾維茲、艾特、雷、伊瓦,以及受傷的兩個人,海娜與洛爾。隨著時間過去,冰霧厚重地覆蓋上了一層更加雪白的衣裳。艾維茲的呼吸停在瞬間,眼睛看著前方,上頭的怪物彷彿都不存在,「真的就是這樣?」一個聲音從艾維茲的心中竄出。傳說獸從一旁飛了出來,就在樹梢的後面,冰塊凍結這景物的眼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這些被凍結的生物們,牠飛呀飛,看到了伊瓦眼睛嚇人的模樣,又跑到了艾特的面前,之後看到了海娜受傷的身體與洛爾疲憊不堪的樣子,傳說獸用力一吹,冰霧席捲這兩個人身上,不過不太有什麼用,後面的怪物仍蜂擁而上,幸好冰霧還能凍結牠們,只不過,是否真的永久性的?沒有人掛保證。



傳說獸是奇特的動物,全身有著藍綠色的皮膚,蜥蜴般的眼睛,頭上還有些角,一對翅膀不停晃動,像蝴蝶一樣,皮膚上的光澤不全然是藍綠色的暗沈,反而顯得光亮,甚至可以說是透明的粉色。牠飛了下來,彷彿身邊還有個人在看著牠,是那位小女孩嗎?牠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又轉頭一下,再一次吹出了冰霧,打在海娜與洛爾的身上,冰霧反而看起來更加厚重,隨著附近冷冽的空氣在這霧白的環境中都顯得寒冷與難以移動,傳說獸還是持續不肯停止,牠吹到喉嚨都已經「失聲」,甚至的「冰霧」彷彿都已經用盡,牠倒臥了下來,冰霧也慢慢往牠身上覆蓋......


過了大約一小時吧!冰霧仍在這寒冷的雪白環境持續蓋上更厚重的「棉被」,艾維茲試著往上看,她的眼珠可以移動,這實在很特別,「嗯......」她這麼想,然後又往下看,眼睛突然呈現金色,一股力量而起,她想使力,她相信她可以,但外面的力量比她想像得更加龐大,光是有自信是沒有用的。

海娜醒了,冰霧仍覆蓋在她身上,眼睛看著前方,然後接下來,身上的冰霧逐漸退去,她感到一絲寒冷,「我在這?」海娜說出這句時,另一個聲音也起:「我還沒死?」

「奇怪?是誰在說話?」
「奇怪,我不是倒在那邊?」

兩個聲音同時在海娜的大腦中出現,弄得他緊張兮兮,「到底是誰在說話?」海娜口中說這句,大腦浮現另一句,「她活下來了?」

「你是誰?」
「你又是誰?」
「你為什麼在我的頭腦裡?」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要問你!」海娜打自己的額頭,「我才要問你!」另個聲音又出現了!

海娜看著眼前景象,怪物要攻擊時被凍結著,走著走著看見洛爾倒在那邊一動也不動,「洛爾......」

「他叫洛爾?」
「你不要跟我說話!」海娜大聲說。

「艾維茲......」海娜看見艾維茲,然後又轉頭看見艾特在跟怪物搏鬥時被凍結的樣子,另一邊,伊瓦拿著鎖鏈的樣子以及生氣的模樣讓海娜不敢置信,最後她看見了雷,「你怎麼變成這樣?」海娜摸著冰塊,「謝謝你救我......」

「他是誰?」聲音又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海娜轉身,一隻小傢伙倒在地上,「這是什麼東西?」她還差點因為走路而被這個給絆倒,海娜蹲下身子,看著這奇特的動物,「那不是我嗎?那我現在在哪?」一個聲音又出現。

「你不要吵!」海娜說。
「這個東西,我從來沒看過,牠從哪裡來的?」
「這很像我在大學時代所看到的龍.....」海娜繼續說,「不是龍?」
「等一下.....你剛剛說什麼?」海娜想起那個聲音所說的話。
「你說什麼?」
「我是問你,你剛剛說.....你是這個東西?」
「什麼東西?」
「這個。」海娜用腳踢這個冰塊一下。
「好痛!」
「好痛?」海娜起了個問號,「你哪裡痛?你都變成這樣,你哪裡會感到痛?」
「還是很痛。」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沒有,真的很痛。」

海娜用手指戳戳這個冰塊,一點都沒有感到痛的模樣,「等一下?你剛剛說什麼來的?」

「你是這個?」
「我是這個。」
「你怎麼會跑到我腦海裡?」
「我為什麼會跑到你腦海裡?」那個聲音說。
「我也很想要知道。」
「我只是想救你們。」牠又繼續說。
「所以你就跑了進來?」
「不是這樣。」
「我不知道。」那個聲音被弄到很煩。
「你是怎麼救的?」
「就吐氣。」

「像這樣?」海娜用力吐氣,結果只有冷空氣,什麼都沒有。
「差不多。」
「所以說.....」海娜暫停想了一下,「你是牠......這個傢伙。」
「我不是傢伙。」
「那你是?」
「『牠』。」那個聲音彷彿有個眼神指著傳說獸。
「我就叫你牠好了。」
「隨便你。」
「現在要怎麼做?」
「帶我去找史地(Historti)。」
「史地?」海娜不懂這個名稱,「這是地名還是人名?」
「地名。」
「怎麼去?」
「往左邊走。」
海娜就聽從那個指示往那個方向走去。


傑瑞絲什麼也不敢往後看,只是冒著風雪前進,雖然風雪情勢不如她一開始那麼強烈,但也夠她受了!她只是眼前看向前,然後試著在風雪中看到可以行走的路,樹林也遮住了一部分的視線,附近還有冰塊圍繞,她越往前走,才發現還是待在原處更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冰雪中的野獸在附近找尋氣味,狼還有餓虎彷彿都聞到這個女性的味道,至於誰先得逞,還要憑藉著自己的實力與運氣才知勝負。

傑瑞絲在「黑暗」中,至少在那種沈重的風雪的遮蔽下,視線其實不太靈光,她知道村莊的位置,而所謂的村莊是否只是她想像出來的樣子,或者只有零星房子而已,完全一無所知。傑瑞絲聽得見風聲,沙沙的聲響,弄得她聽不出這其中的分別,眼前霧茫茫,風雪看起來有增強的趨勢,一件獸皮大衣能夠為她遮蔽多少寒冷?她一手握著帽簷,一手握著衣領,小心翼翼地往前走,「還有這麼長啊......」傑瑞絲從自己的視野好像能看見什麼,看見了樹幹就左右迴避,地上有枯樹枝就跳過,附近仍有冰霧在「盤旋」,只是不太明顯。

她慢慢往下走,這條「路」算是下坡,踩著一部分的雪,聽著聲音,眼睛試圖瞪大,打起精神,提高警覺,走著走著,一隻狼二話不說就直接從背後襲擊,把她撲倒在地,那隻狼咬著皮衣,傑瑞絲抓緊著不放手,東扯西拉,傑瑞絲保持異常冷靜,「不要......」她小聲地說,最後她丟下獸皮衣,加速往前跑,趕緊躲在樹幹後方,那隻狼咬著獸皮之後,發現竟然沒東西,丟下之後,聞著氣味,往前走。

傑瑞絲躲在樹幹後方,不斷顫抖,不是因為寒冷,而是因為太害怕。但她竟然停了下來,還轉頭看看那隻狼是否也跟上來,距離至少有幾百公尺,頭慢慢從樹幹一旁伸出來張望,她看見那隻狼了,灰白色的,不斷在聞氣味,沒多久,牠感受到了!準備要往前跑時,傑瑞絲的方向望去,左邊一隻老虎直接咬中那隻狼的腹部,那隻狼立刻倒在一旁,然後馬上起身對抗這隻猛虎,狼撲了上去,看在傑瑞絲的眼中,根本就是殘酷的真實世界。

一陣扭打之後,狼的氣管被咬破,那隻虎咬著狼的脖子,下顎滿是鮮血。傑瑞絲看了一場好戲,同時嚇到不能自己。那隻虎把嘴上的狼丟在地上,好像牠不滿足這大餐的份量,還要找一個更大的主餐才行。虎聞著氣味,同樣也感受到傑瑞絲就在這附近,她卻早已經雙手顫抖,然後蹲下身子,「怎麼辦....怎麼辦......」傑瑞絲說。

她轉回頭,然後慢慢移動腳步,趁著老虎還沒發現到她時,這時加速往前跑,說什麼都要死命地跑,平常運動時都沒有勤勞,這次卻像失心瘋的老鼠,只想躲避這「大貓」的攻擊。

在她跑的同時,老虎有察覺眼前有異象,眼睛瞪大,且銳利地看著傑瑞絲,之後跑上去,追著她。傑瑞絲根本沒注意老虎是否有跟上來,風聲彷彿變得很大聲,在她跑的沒多久,老虎從後頭撲上去,然後咬著傑瑞絲的頭髮,傑瑞絲的頭髮被扯得很痛,「痛!」她用手努力扯住頭髮,結果手也被老虎咬得滿是傷,傑瑞絲痛得忍住,不肯吭聲。

頭髮被扯下了一大片,幾乎連頭皮都快要掀開來,傑瑞絲才不管外表如何,只想活命,後半部的頭髮有三分之一幾乎被扯下,頭頂上的傷痕清晰可見,長髮變成了不是短髮的短髮,傑瑞絲竟然回頭跑,目的是為了那件獸皮衣。

老虎也追了上去,差點抓住傑瑞絲,她看到獸皮衣之後,立刻撿起來,披上去,然後往右邊跑去,老虎也要跟著轉彎,差點因為轉彎而摔倒,傑瑞絲在前方看見了冰霧,還有凍結的河流,立刻往右斜,最後她直接跳進了凍結的河流,幸好冰塊沒有碎裂,不過也快了,因為老虎也跟著從後方先比她更快跳下去,冰塊其實早已經有裂縫,這一跳,碎裂了更大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