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抗(續三)

圖片來源:Vincepal

艾蓮娜驚慌失措,頭也不回地往前跑,手中的石頭握得很牢固,彷彿就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後面仍有怪物追趕,雪花仍在飄散,眼睛只有前方,並且思考怎麼度過這是難關。樹幹遮住了部分怪物的視野,艾蓮娜看了一下,部分可以看到結冰的瀑布,她持續往前走,踩著厚重的雪,果然沒錯,是結冰的河流加上瀑布,瀑布不深,也不長,她往下看了一眼,後面一隻怪物見到有機可趁,直接上前撲上去,艾蓮娜被抓住之後,滾了一圈,掉落到結冰的河流上,然後轉了個身,頭朝上的方式不斷呼氣,怪物則是撞擊到樹幹,在艾蓮娜的十一點方向倒了下來。

艾蓮娜趕緊起身,轉身用力抓著一旁的積雪與雜草,努力站起來,後面又有怪物衝了上來,一個影子很巨大,她心想真的要沒命了!結果那頭怪物撲過來的距離太過遙遠,讓艾蓮娜趕緊起來,然後往河流的下流跑去,那頭怪物轉過身,往艾蓮娜方向跑去。艾蓮娜趕緊往下跑,由於是下坡,所以速度很快,左閃右躲那樹幹,怪物也在抓方向,要一次對準她。

雪花仍在飄,伴隨著風,的確就像雨一樣,她東看西看,結果一沒注意到速度,直接往前滑倒。臉朝下的方式動也不動,怪物當然認為這是好機會,但這隻怪物卻停了下來,嗅一嗅她的氣味,然後咬著她的左手臂往後拖行,艾蓮娜的左手臂上流著血,怪物的齒痕咬著很緊,艾蓮娜也突然清醒,頭轉過來,就看見那隻怪物咬著自己的手臂不放,「你要帶我去哪?」艾蓮娜心想。

那頭怪物走了一會兒,停了下來,後方的幾頭怪物在艾蓮娜的面前不斷聞聞她的氣味,另一頭怪物咬著艾蓮娜的右腿,拖曳到牠的面前。艾蓮娜的頭朝下,但她有感受到右小腿被咬的痛苦,她必須冷靜下來。

怪物們只有不斷聞聞,之後各自離去,艾蓮娜等到了一段「安靜時間」之後才敢轉過頭來,這時候她的臉早已經凍僵,臉色通紅,手臂與小腿又在流著血。艾蓮娜努力起身,滿臉疑惑看著遭週,怪物們早已經離去,「到底怎麼回事?」她心想一直疑問。

她扶著樹幹慢慢往前進,依然朝著河流下方前進,憑藉著她對「這裡」的第一直覺,她還隱約看得見結冰的支流,「大概是這裡了!我猜吧!」她這樣想,步伐緩慢的速度可跟蝸牛有得比了!

她還是持續在走,血這樣流,肯定會失血而死,可是她並沒有。血早已經凝固,可是她回頭看一眼時,還是有紅色的血跡,只是並不深。她往下看一眼自己的小腿,的確沒有在流血,手臂也一樣。

她走著走著,往前看,身體一整天沒吃任何東西,肯定會累壞。但是她有著持續不懈的意志,因為她能感受到有力量在幫助她,眼前的景象是一片結冰的湖面,而她依靠在一旁的樹幹,側坐了下來。

眼前的是美景嗎?沒有陽光,天空仍顯灰暗,但不算太糟。兩眼下垂,彷彿要閉上眼睛一樣,艾蓮娜摸著自己的右手臂,圖騰還在,還不時有藍色的光芒出現。她攤開手上的手掌,石頭感覺縮小了!?她把石頭放在自己的眼前看了一眼,「就是這個嗎?你害死我了!」她看了一眼之後又收進自己的口袋。

眼前彷彿是個鏡像,結冰之後的湖面或是河流,就是個絕佳的美景,只是艾蓮娜無緣欣賞。雪花打在艾蓮娜的頭髮上,彷彿成了白髮魔女一樣,她因為累壞也睡著了。

風吹拂在她的臉上,經過了雪花的不斷放送,隔一天的她滿臉都是雪,眼睛突然睜開,看見的是滿是沾滿雪的一片雪白世界,身體因為太堅硬很難移動,她努力動一動,然後拍拍身上的積雪,好不容易露出衣服之後,樹幹附近還有霧白色的漿果。艾蓮娜沒有多想,只是離她還有一碼的距離,手伸直也拿不到,她努力往前勾,用力扯,結果漿果掉落地面,艾蓮娜側彎腰,往前拿,勾到之後就直接放進嘴巴,「好冰!好硬!」她說。

幸好她沒有用力咬,牙齒肯定不保,因為她一摸就感覺到堅硬,結果她乾脆用吞的,眼睛閉著直接把宛如是冰塊的果實送進食道。之後她又吞了三四顆,甚至把地上的雪花都拿來放進嘴巴。

結果一吞,眼睛好像結冰一樣,突然的張力讓她措手不及。她緩慢起身,眼前的河面仍是冰雪一片。冰霧在附近凍結,她也分不出來,她繞著河面周圍走,她看著這附近,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只是她不記得是何處。

周圍仍有竹子,結凍的竹子,河面成了一片鏡子,只是不怎麼透明,霧白的特色加上水氣充沛,讓整幅景象看起來就像濃白色的湯,艾蓮娜仍持續走,她看著結霜的樹梢,凍結的枝葉以及雪花,她的體力有好一些,雖然談不上恢復以往,但至少不像過去那麼飢餓勞累,「我感覺來過這裡......」她說著。

河面的附近到處都是冰霧,她注意到眼前的冰塊形狀實在很特殊,「神使?」她第一眼想到。她走近了一個很特殊的樹幹上的冰霧仔細一瞧,「為什麼你在這?」她用手指往樹幹一敲,清脆的聲響,然後試著用徒手撥開,果然不是神使。但是整體的形狀果然很像,冰霧凍結的樣子與那個印象中的大型圖騰有幾分相似,她只有看到一部分,也就是左上角的突出樣子,眼前只有靜悄悄,沒有別的,連怪物也不敢來湊熱鬧。


喬看著變換的景象,她猶然記得長老過去告訴她的相關文字,她想拿出筆記本,可是筆記本早已經在凱茵絲的身上跟著凍結,她試著回想那些很密密麻麻的文字:「ddsmpw4nbp063;4bi;nird;miv3;pmyu6p;u;awn;gn9n6…….」她像個小孩,心不在焉地坐在地上,一手扶著剛剛摔倒在地的腰椎。

喬比出兩手指交叉,手指頭向上,放在胸前,「dhyjmdem77md….」唸著一段咒語,這位人類學家很特別,除了會他們的語言,也學過一點咒語,長老說那是祈福的,她也只會這句,手勢也是長老教她的。

其他的咒語只是這句話的反意詞,也就是可以反過來念,或者從中間停頓,就有兩種意思,喬從這個部族了解到簡單的溝通其實不需要太多的詞彙,一句話可以拆成兩個意思,而這個意思只要停頓一下就有「神奇效果」,布凱因凱族沒有一字多意,或是不同唸法,最多就是拆解字面,變成兩個意思,為什麼要這麼做?很簡單,強調重點之重點。

她還是持續唸上這一段,眼前的景象「稍微」正常一點,也許真的是那句咒語的功效,也許是真的石頭在起作用。她邊念邊起身,動動身子,眼前的「樹林」猶然換了新景色,從綠意變成了白雪皚皚,只是不是像變魔法一樣,而是在空間裡頭,扭曲改變了景物的色彩,就像為景色刷上了白色色彩,而這種色彩還是從「摺紙」般慢慢改變而成的。

她沒有改變到冷,綠意的樹木成了白色,她眼睛就看著這換然一新的景象,在扭曲之中改變,她大感驚奇。她慢慢伸手去碰,去感受,結果又變回綠意盎然的樹枝,綠色的枝葉在變化之中,像褪色一樣,然後又成了白色的點點,像樹葉上的油漆。

喬再唸了一次,同樣的咒語,她當然相信是咒語的功效,但沒有人打包票確實就是,咒語的成分參與了多少,或許只有一小部分,不能全然歸功於咒語本身。喬才不相信是石頭,不然早就唸了很多次,或許她在「環遊世界」時,也是因為咒語,但也可能是石頭在碰撞。喬摸著枝葉,尤其是白色的部分,空間成了「羅生門」。

泰神沒有想太多,牠只想逃脫那家人的束縛,還有把牠當成的困惑。結冰的樹幹還在延燒,泰神已經跑到了河岸,就直接往右邊跑,附近的岩石,牠想都沒想直接跳了上去,沿著岩石往下游跑,甚至有必要,還要跳進河床溪中,不管會不會游泳。

牠在溪中載浮載沉,幸好溪流不算太快,沖刷的速度不過也讓牠不過嗆到水,泰神從河岸邊可以看到凍結的樹幹與一旁的花叢。牠試著讓自己往左邊游,不斷扭動身體,不過一隻小白貓其實很難對抗這樣的自然力量。

最後,牠被沖刷到岩石縫隙處,任憑著河水往牠身上沖,牠嘴巴都是河水,不時還嗆到,「咳!咳!」不斷試著催吐。「呼......呼.....」泰神精疲力盡努力走上河岸,從岩石堆努力往上走,其實一隻彎角獸早就在岩石上等著牠。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