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撲克王國

圖片來源:Poker Photos 

我們都住在撲克王國裡,那些臉上載著王冠的皇后國王們總是擺著一臉正經八百的撲克臉孔,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撲克臉」,統治著我們,說服著我們,要我們走他們所領導的路,在整個路途上,總是有著莊園的大道,迎向著我們,開啟著一條不凡的道路,這座宛如迷宮的花園裡,到處都有他們的士兵看守,哪管是王牌,還是十點兵,任何一個應該是王國裡的騎士或是顧問,在每一個職位中盡忠職守,不敢多想,就怕深深觸動每一層級上的心。



不屬於這座王國裡的「小丑」是否就是他們的一員?或者我們這座撲克王國裡的任何一個士兵,都只是「紙片人」一樣脆弱?我們是否該去想想王國裡上的國王與皇后在統治各自的王國時,是否有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那層河流,在我們之間打好關係,從此不打「代理」戰爭,或真的起戰?

因為就現實論而言,美國、中國、歐洲各國沒有人真的願意就此「第一個」開戰,現在射飛彈的理由大概除了軍演之外,大概就是拿著別國買來的武器,或是用代理戰爭打一場屬於自己的任何「正義戰爭」,生活的問題往往不是因為這些戰爭拿來的困頓,我們反而活在某種撲克王國中的一種井然狀態。

攤開撲克裡的所有士兵們,我們是否就此屬於他們的一員?如果 K、Q、J 各自是自己的國王與皇后還有騎士,加上旗下的士兵夥伴們,大概也不能保衛自己的王國不被侵犯,這不是《權力遊戲》的橋段,但某種也讓我們看到這四種排列組合的紅心,方塊,黑桃加上梅花,是否就是這「完美」的一條龍協奏曲?

真正的世界還比這複雜許多,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這四國也得開會,商討國家大策,我們都想邁向更高和諧的一體統一,就像少了一張牌,就是整個不對勁,小丑也要找位置佔據,他還有兩個分身,一個主子,一個副子,甚至還有個宣示牌,王國裡的四花色配上背面的獨自一樣的位置領域,我們打起這副牌,往往只是更加洗牌再洗牌,因為我們情勢早就玩了多少次?

一切是重複著,重複玩著這副牌,重複玩著「不同」的牌局,就算願意以非零和收手,也不代表我們就此不會有人退出這牌局,去思考我們在玩的流程與變動,去了解我們在玩的心境與猜想,是否就此了解對方的心思?唉!說沒有,大概就以為自己的王國如此完美,你我都知道,實情並非如此,黑桃不會去猜測紅心的戰略?或者方塊只是默默當個第三者?任何在四方領土所建立的各自分水嶺,都有著自己的「叛徒」在把自己的攻略說給他人聽。(好聽就是臥底)

我相信實情並不是這樣,我也相信,我們不是一生下來就是屬於這四國之間的任何一個成員,你若是說你愛黑桃,你愛紅心,你大概也只看到自家的國家好,忽視著其他國家的好面,或者在惡的一面中,我們只是扮演小丑的關係人,只要小丑在裡面擔任丑角,我們都有可能被利害到那一層見不得人的關係圖,只是把自己拖到更深層的地下面——然而,關係之中的任何一面——我們就是小丑裡的那種平制界線中,唯有有黑暗隔層的放大——我們就會被縮小到以為跨過了門檻。

這就是我們很難擔任其中一位盡忠職守的士兵,不管是什麼花色,不管是哪一個職位,自己隨時可以變成又薄又平,讓自己抬不起頭,站不起身,挺不直腰,甚至連走穩都很難。我們身體裡應該堅持著某種觀念,是否只是在自己的王國中就跟戴上自己的花色代表比較有意義象徵?

或者我們應該「移民」,還是畫上對方的色彩花紋,來充當對方王國的一員?對方是否會發現?對方是否真的讓我們擔任其中一個職員?還是如上述所言,只是「叛徒」?不管你喜歡與否,這四個國王必須真誠地和平持續下去,否則只要撕成碎片,任何碎片拼起來是否就是歪七扭八的紙片人?甚至還莫名多出其他的點數?

宣示牌的意味大概就是其證明這四副牌有其他的必定主人翁,就拿單純的花樣牌,當他碰上不屬於這樣的花樣,那就表示這根本沒有四王國的主要存在,反而還有其他的專屬地位,有些甚至還有其花樣的「正字標記」,要你記住其真正的主牌,紅色花紋遇上藍色花紋,這不是四王國,而是八王國?還是我們應該各自的花色「合作」?

這還沒完,真實世界的花樣其不實這樣的花色來得簡單單純,甚至有些士兵裡的花色根本不是花色,而是搭配其他的學習圖案,或是各類的「文宣」,想必,這樣很「熱鬧」,不是嗎?是否在美國拉攏其他的盟國時,或是中國有其他的盟國願意靠他時,我們就忘記思索這樣的奇怪組合?我是問,不管是怎麼樣的「代理」之間的角色氛圍,我們只是有自己的主導地位,就像撲克中裡的所宣示的一定角色,這是絕對回不去的要角,要國王取下王冠交給其他士兵主事?你覺得有可能會發生嗎?

扮演什麼要角,就好比性別這擋事,皇后必然成為國王的左右手,唯一的第一夫人,可是在四王國裡中的四夫人,就可能在爭寵著彼此的美艷與絕對地位,就算不照著鏡子,認為自己屬於這王國裡的最美的愛妃,我們也可能在各領域的各大花樣選拔中,失去了「領導」位置?或是某種結盟之下,我們的花樣其實更美?這我不知道,你去問問相近的花色「公主」,她們若是不那麼自私,那麼這樣的平起平坐,我們是否應該站其所要的優勢?


黑桃的騎士有風範,紅心的國王有善心,方塊的想法一板一眼,黑梅花的主事最為謙遜,四國既然可以和好,那麼我們為何要跨越該領域,到任何地方成為該國一民?


黑梅花當然可以寫是黑桃,只要畫得像即可,或者在自己的黑色的中心點,更加引人注目?把自己的黑梅花放大,然後獨立宣示,自己是唯一的代言人,自己以這為傲,那麼這四色應該只有兩王國,而非四王國,方塊與紅心也可以結盟,宣告紅色主權地位,我們某方面統一站,也某一方面不想去討好所有人。為了維持自己的地位,我們可以說是用盡心力來主導最正確的的位子,我始終相信我們確實有自己的喜好項目,嬰兒若是被問你喜歡哪一個花色?大概沒有人選擇中間的位置,因為某種選邊站,就表示在縮小領域中,我們是這樣選擇,也在放大之中,我們也才發現自己選錯了面,以為自己是最強大與最有主導地位的,誰又知道自己又站在另一邊的位置上。

這種事喬不攏,到底是想要跟黑桃強大,還是喜歡的紅心的樣貌?這也不是在選球隊那麼簡單,自己是沒有任何「黨派」的,一定是某種對方的誠心邀約,或是自己看不慣,才有可能「叛國」,在自己所屬的領域,自己是知道自己為何是這國人,可是一經時間的變化,就算沒有換人做做看,想必也認為外面的世界那麼大,也許會遇到自己的「同好」也說不定?

誰說,王國就必須由這四國領導?我們當然可以結盟,就像無政府組織一樣,打造一個無政府主義的地下集團,隨時起義,推翻這四國。然而,這並沒有好不好的問題,我們起義也必須要有相當的主事權,去想想最正確的唯一結盟,有哪一次我們真的找到了統一的訊號?告知我們那是最正確的組合?四國之外,可能有第五國?小丑有可能獨樹一格?或者他們也找到自己的天地?

有可能有全天下最大的盟國嗎?或者我們只是身為室外的一員,各自不相干?就恐怕不是穿在王國服裝再脫下來那麼簡單,我們有自己的想法,讓這些國王的聲望可以高人一等,正確來說,我們挺自家人,只是因為我們是居住在王國裡的任何一員,在這樣的遊戲花園遊走,好不快樂。

我們有著打不倒的樂觀,在各自主政的領域之中,我們的確瞧見了各自國王的偉大精神,黑桃的騎士有風範,紅心的國王有善心,方塊的想法一板一眼,黑梅花的主事最為謙遜,四國既然可以和好,那麼我們為何要跨越該領域,到任何地方成為該國一民?自己不滿足的想法說不過去之外,大概就是更想要取勝的心理沒有斷過。哪怕自己的缺失,總是想辦法去改善,任何心理學上的專有術語,只是某種王國的標語,告訴自己是怎麼樣治國的。只不過,換個角度來看,小丑的那一端也同樣告訴我們自己只是睜不開「雙眼」的騙子,只把自己的手伸向自己要的領域,抓取更多的黑桃、紅心、方塊與黑梅花。

自己想要怎麼樣的快樂,或許那些國王皇后已經告訴我們,可是在公領域的範圍中,這仍有漏洞,畢竟,王國的任何邊界,都有屬於自己在領域之「外」那種模糊爭端,你若是希望不要有?去想想你與鄰居之間的界線,「清楚」嗎?

這是撲克王國的「真實故事」,也是存在的傳說,反映出我們的真實與虛實之間的各種不確定以及應該確定的矛盾情結。我們應該屬於怎麼樣的人,是否就用這些表示其各自唯一挑選出來的相關理論,並且加以說明?我們可以拿出紅心七,黑桃八,方塊九,與黑梅花十嗎?各自王牌是唯一有自己的盾牌,那種最正確不破的表現嗎?我也可以說,我們是去相信該相信的唯一證據,就在自己王國裡悠遊快活......才發現,花樣不「正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