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實際(續二)

圖片來源:Thomas Hawk

艾蓮娜看著流理台,道格夫則是看著她,她好像喜歡上她了!當然,對於一個女同性戀來說,這種感覺實在很微妙,不過艾蓮娜可沒有這種想法,她盯著流理台之後就從後門走了出去,道格夫這時候看到她,上前想要攔住她,「艾蓮娜!」她說,艾蓮娜轉身只有看她一眼,就匆匆離去。



道格夫也跑了過去,從後門的門口東看西看,只見艾蓮娜往右邊跑去,「她果然是那邊的人!」

艾蓮娜經過劇院的後門,卻不感興趣,但她有聽到演員在練唱的聲音,她只有停下一秒種,觀看哪裡的位置之後就繼續往前走。一走出街道與街道之間的路口,映入眼簾的全部不一樣的背景,在這個五光十色的城市,人們來來往往,在這附近有個交通便利的公車與地鐵,還有各大餐廳,大型購物商場,附近還有公園。艾蓮娜看著行人們穿梭,注意到右前方的公園,她決定走過去瞧瞧,看有什麼方法可以「回去」?

但沒多久,天氣說變就變,事實上,外面的天氣就已經略顯陰灰,甚至感覺快要下雨,但沒多久,真的下起大雨來!艾蓮娜走過去時就開始全身淋濕,她只好躲在樹陰下,至少雨勢比較小,部分雨滴仍持續滴在她臉上,她在來來往往的行人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型裝置然後一按鈕一伸長就變成一把雨傘!真是神奇。她站在公園之外的街道上,距離公園約一個紅綠燈路口,後面一個聲音出現:「喂!」

艾蓮娜沒注意,直到那個聲音越來越大聲,「喂!那位小姐!」那個聲音再次出現,艾蓮娜回頭,一個滿頭白髮的黑人遞給她一把雨傘,「這給你!」

「給我?」
「沒錯!」
「可是我沒有錢......」
「沒關係!送你!」
「送我?可是你怎麼辦?」
「你不用擔心!我有這個!」那個黑人按住頭上的一個按鈕,頭上的帽子立刻變成了一個可以擋雨的雨傘。

「哈哈哈!」艾蓮娜大笑。

「你拿去!不用還我!」那個黑人堅持要把雨傘給她。

「謝謝!」艾蓮娜拿了那把雨傘,並且向他道謝,之後艾蓮娜就學起一般人如何打開那把雨傘的姿勢打開了雨傘,然後就往那座公園走去。

她走過那條馬路時,還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老人,但因為雨勢大大,或是視線被電線竿遮住,有些看不清楚。

她往前方走想看清楚那個老人,但那個老人卻不在眼前。

「?」艾蓮娜一臉疑問,但她沒有想太多,她從公園的其中一個入口走了進去。


雨勢太大,裡面幾乎只剩下兩三隻小貓,艾蓮娜走進去站在一個草地處往裡面看,草叢之間可以看到湖泊,她只注意到雨勢打在草地上的動作,彷彿她想到什麼,但也可能一時多想,「也許是吧!」她這麼想。

「但總要試試看!」她又這麼想,說完就直接扔掉雨傘,然後走進草地上,任雨打在她臉上,外面走在公園走道的人也有注意到她,心想這個人肯定不是瘋了!就是被男朋友給甩了!她卻沒注意到那群人,直接躺在草地上,閉上眼睛,任雨打在她臉上。


她有「看到」什麼。她的眼睛有注意到什麼,雨這時候好像凍結一樣,接著爆開來擴散到她四周,接著說了一段文字,是她沒注意到的文字,接著爆破出的雨慢慢結成了冰霜,外面的路人看到一個人被冰霜包圍,都沒打算報警,好像在看魔術一樣,嘖嘖稱奇。

艾蓮娜一睜開眼睛,她還是覆蓋在冰霜裡,但是外層已經不是原來的下雨的公園,而是暴風雪。艾蓮娜明顯能夠感受到風雪的吹拂聲,她試著起身,然後站起,聽著那幾乎鬼哭狼嚎的聲音,艾蓮娜明顯就能感到不一樣的光景。

「!」她看到冰霜之外的那種景象,接著變成了大雨,之後不到三秒鐘,她就倘若在暴風雪的環境下。冰霜彷彿在冰霧之間穿梭,改變了整個世界。

她努力站起,畢竟這場暴風雪可不是異常的小,她現在也不知道位於何處,暴風雪在山地之間,樹林之間穿梭,看不到前方的盡頭,她還感到異常寒冷,「這真的暴風雪嗎?」她開始這樣問自己,因為過去的冰霧凍結可沒有寒冷的氣氛,怎麼這時候幾乎可以感受到冷熱之間的差別?

她冷得發抖,她努力往前走,樹林被吹得吱吱作響,她看著前方,然後試圖躲在一個較為隱秘的地方,在石頭的邊緣一旁。風還是在吹,撞擊到石頭彷彿更用力,艾蓮娜幾乎要面臨著失溫的危險,最後她還是倒了下來,就在風雪的懷抱之下。

沒多久,艾蓮娜的眼睫毛覆蓋了一層厚重的冰霜,她努力睜眼,她還沒死。而這附近也沒人,誰會來這裡狩獵?她感覺到心跳要停止了,呼吸要緩慢了!整個身體動作彷彿停了下來,嘴巴也睜不開,耳朵的聽力都只剩下了風雪的呼喊聲,沒有人在乎它到底想說什麼。

艾蓮娜走了。


傑瑞絲看著自己的傷勢,總覺得不可思議。她努力站起,試圖讓自己的腳可以恢復運作,結果真的感覺比從前好,因為她還感受不到。傑瑞絲推開門,男主人與婦女,還有他們的孩子在幫忙弄木材。婦女向她問好,傑瑞絲卻只是笑一笑,傑瑞絲說你知道這哪裡有城市嗎?婦女聽不懂,但她明顯知道她大概要離開這,婦女告訴她離這裡至少有一天以上的路程,且沒有交通工具幫她,傑瑞絲更加茫然了!

婦女指著路標,但沒有用,因為這裡並不存在「地圖」,所有的路線都記在這家人的大腦中。傑瑞絲想想還是算了!但要怎麼離開?並且順利來到城鎮中?傑瑞絲可傷透腦筋。傑瑞絲看著前方的白雪,還有整個風勢,心裡想著這大概不太妙。


艾蓮娜死了!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彷彿有靈魂解救了她。右手邊的圖騰明顯沒有發揮作用,還把她帶來這種荒涼死寂的地方。心跳停止,呼吸已沒有,彷彿準備要進入死亡的階段,但艾蓮娜並沒有隨著風雪入土,隨著大量的雪覆蓋在她上頭,她卻無法死得瞑目,突然的驚醒,「我還沒死......」她這樣想,心跳恢復運作,但還是很慢,呼吸也在作用,努力起身,風雪在石頭之間減緩衝擊作用。

一個聲音吵醒了她:「喂!你還好嗎?」

艾蓮娜露出疑惑表情,因為這附近根本「沒有人」!聲音是哪來的?她真的快死了嗎?!她心中充滿著疑問,眼睛睜開看不見任何人身影,任誰都會感到雞皮疙瘩,還是這莫非是死亡的訊號?她一臉狐疑,「我真的『死』了嗎?」她這樣想,一個回神,道格夫把她拉了回來,她趴在餐廳裡的卓子上,然後艾蓮娜一睜眼是看見道格夫沒錯,但閉個眼,又同時睜開眼,又回到雪地上,彷彿在這兩個世界遊走。

艾蓮娜醒來,搖搖晃晃地在餐廳遊走,服務生在準備明天的餐具與擺設,畢竟有大量來賓訂位,需要事前溫習該準備怎麼樣的餐點與位置。艾蓮娜沒注意,摸著桌子左搖右擺把剛擺好的餐具以及位置弄得亂七八糟,最後她倒在地上,道格夫看到之後立刻拉她起身,可是在艾蓮娜眼中,她卻躺在那裡。

餐具掉在地上,必須重新洗乾淨才行,那聲音清脆地讓艾蓮娜也聽不見,因為她似乎猶疑在雪地之間的情況。而她看著暴風雪不斷吹拂在她臉上,前方有個人在等她,彷彿是長老在對她說話,而她依然聽不懂。

「你說......什...麼......」艾蓮娜努力說出。

「靠...你...了......」那個聲音彷彿是說這句,而她只是「感覺」出這句。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血管,因為風吹變得乾燥,連血管裡的脈絡都看得一清二楚,她自覺了嗎?她用她的右手一推,站起身子,結果整個世界變成了剛來這裡的綠意盎然,彷彿大雪成了春天,但其實石頭的力量在與她的力量在拉鋸。這種盎然並沒有持續太久,就像道格夫看到她在桌子上睡著的那樣,她又再一次躺了下來,但至少暴雪停了。


傑瑞絲不等那家人,反正她也不認識他們,但也不忘看著他們,傑瑞絲說什麼也要走到城鎮,她經過那家人,男主人微笑,婦女與兩個小孩也沒說什麼,但婦女有給她一個小禮物,用樹葉包覆著一個黑色的東西,這應該也是樹葉。傑瑞絲也打開看了一下,之後塞進口袋,她對那家人只有感謝,婦女也只有笑笑而已。

她包裹著獸皮大衣,慢慢地往前走,前方的針葉林、樹枝以及各種生命彷彿慢慢地緩和下來,但還是有各種危險等著她,其中之一就是那群野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