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攻勢(續三)

圖片來源:David G. Hawkins

艾蓮娜手中抓著那照片,照片中的三個人笑得很燦爛,一個是他,一個是他的女兒,另一個當然就是他的太太。他女兒依偎在他的大腿上,身體趴在上頭,大笑,她翻過照片,照片的背面寫在「我的摯愛,蓮青。」艾蓮娜猜想,這大概是他女兒的名字吧!他現在也忘記他女兒的最初名字是什麼,因為這筆跡很潦草,不知道是真的叫艾蓮娜,還是叫蓮青?她把照片放進自己的胸口旁,坐在火堆前,一旁則是剛剛被凍結的那位老先生。



隔天,或是說一大早,太陽曬得把艾蓮娜的臉龐弄得看起來就像烤熟的馬鈴薯,紅通通的。艾蓮娜醒來,就在陽光的刺激下。一起來,往旁邊一看,老先生憑空消失了?地上也沒有水痕。艾蓮娜驚呆,趕緊走過去一看,地上確實沒有「任何痕跡」。她抬頭看,然後左顧右盼,沒有人,前方的小鎮離她很遠,「奇怪?」她心想。

她趕緊摸摸自己的胸口,照片還在,裡面的人物也都還在。她又收了起來,往前走,前方似乎有火車的鳴笛聲。

她看了一下,火車鐵軌距離她的位置相當近,大約一百公尺左右,一輛蒸氣火車快速地從她身邊駛過,幸好速度不快,她退後幾步,想看一看火車車廂裡的乘客,女士、惡霸,紳士,商人等等,然後往前一看火車前進的位置,也就是它的方向,「那個小鎮?」她想。

她沒有追過去,有一位像是工頭吧?注意到她,走了過來,「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艾蓮娜沒聽到,他又走得更近了!「小姐!你是來參加徵選嗎?拜託!這只有男人還可以加入!像你這樣,還是回家找你媽吧?」他用性別歧視的觀點說著。

艾蓮娜根本不理他,正確來說,她還是沒注意到。她往剛剛的那個小鎮走過去,那個工頭快步的方式走過去,走在她的面前,「我說話,你沒聽到嗎?」

「你說什麼?」艾蓮娜疑惑問著他。
「我是說,你從哪裡來?」

就當她要回答時,一個老婦人從一旁的雜貨店的門口走了出來,並且用那顫抖的手指著她,「她是從地獄來的!」

「哈哈哈!」工頭大笑,「我才不相信什麼地獄!」
「你不要招惹她!否則你將自食惡果!」那位老婦人走到工頭的旁邊說,之後就離開。

街道上的每一個人都很怕她,這個工頭不住在這邊,所以他根本沒見過。他看了一下這個女生,怎麼都不像是從地獄來的「使者」。

「你真的從地獄來的嗎?」他帶著不屑的表情問。
「嗯......你說是就是。」艾蓮娜冷冷地回答。
「你右手邊的是什麼?」
「你說這個?」艾蓮娜秀出她的右手臂給他看,「我不知道。」
「這是你的秘密武器嗎?」

「什麼?」艾蓮娜疑惑,並且走過來,「我覺得你還是聽我的比較好。」艾蓮娜用右手指指著他說。

「一個大男人不可能聽女人說三道四!」
「我倒覺得,我想要看看你的真面目!」他用左手指捏捏艾蓮娜的鼻子。

艾蓮娜用手把他的手撥開,「別碰我!」

「你這女生挺嗆的嘛?」工頭說。
「我先警告你,你等一下就......」艾蓮娜話還沒說完,那個工頭的左手已經開始凍結,「你對我做了什麼?」他說。

「沒有!什麼都沒有!」艾蓮娜冷淡地說,「是你來碰我的!」
「......」那個工頭沒說話,因為早就凍結他全身了。

一陣蒸氣聲,暗示火車要出發下個目的地,艾蓮娜聽到不妙,而這時候,火車開動,「在哪個位置?」那個老婦人指著前方,艾蓮娜繞過工頭,往那個位置跑去。

艾蓮娜跑過去時,火車早就開動了!

艾蓮娜邊跑邊喘,幸好,火車的剛開始的速度並沒有很快,艾蓮娜拼命跑,從最後一節抓住欄杆,爬了上去。

「呼!呼!呼!」火車出發,而艾蓮娜一直在車廂外的門邊不斷喘氣。

艾蓮娜休息一段時間之後,拉開門然後走了進去,隨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坐在他一旁的是一位商人,而他正在閱讀報紙。

商人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艾蓮娜沒注意到他,反而往前看,她起身,然後又往下一節車廂前進。

車廂上搖搖晃晃,她慢慢地往下一節的車廂,然後打開門,看了這附近的每個坐上位子的人。她又隨地找了個位子坐下,這次一旁是一個小男孩,她東看西看,那個小男孩輕輕觸碰艾蓮娜的背部,「姊姊,你要吃糖嗎?」

艾蓮娜回頭看了他一眼,那個男孩拿了一顆糖放在艾蓮娜的眼前。

「不用了!你吃就好!」

「嗯。」那個男孩就直接把糖放進嘴巴,連糖果紙也沒拆開。

對面的母親看到了,「喂!你怎麼連這個吃進去?吐出來!」她說。

那個男孩把糖果吐了出來,口水加上糖果,讓艾蓮娜露出噁心的表情。

艾蓮娜對面也是一位男孩,大概是他的弟弟。

「別見外!」母親說。
「沒關係。」艾蓮娜的姿勢轉向她。
「我是位單親媽媽,我們要到希德爾摩勒去。」
「那是座大城鎮!」她又繼續說。
「你呢?」
「我也是。」艾蓮娜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從哪裡來?看你不像是本地人。」
「嗯,就從那裡來!」艾蓮娜又指回那座城鎮。
「是喔?」
「我比較標新立異吧?」艾蓮娜說。
「那大概明天才會到。」那位母親說。
「明天?」艾蓮娜說,「那我可能太就沒回去了!」
「你餓了嗎?」
「吃點糕點吧?」母親把桌上的東西推到艾蓮娜面前。
「對了!我叫休絲,你呢?」
「艾蓮娜。」艾蓮娜回答。

「很高興認識你。」休絲伸出手來想要握手,但艾蓮娜想想,還是作罷!因為擔心她會受到牽連。

火車的蒸氣聲又開始作響,艾蓮娜吃完那一半的糕點,就直接趴在桌上休息。


大雪紛飛,散亂的氣息彷彿聞到死亡的生機,雷看著四處,幾乎只有死路一條,但他不放棄。伊瓦面對著眼前,手拿著武器,但幾乎沒有力氣撐著,而艾特卻想要找出方法,讓時間能夠反擊,艾維茲蹲坐了下來,無精打采的模樣。

「啊!」艾維茲打了個呵欠。
「你怎麼啦?」艾特問。
「你不覺得牠們像是某種生物嗎?」
「什麼生物?就是關在籠子的老鼠。」
「嗯?」艾特皺起眉頭。

「你想想,這些樹枝的確有些作用,但牠們為何進不來?我是問,難道牠們的能力不「應該」進來?或者這些也有作用?」

艾特看著那些樹枝,實在看不出來。

「你們兩個還在聊天打屁?還不想辦法?」伊瓦叫囂。
「伊瓦,你不覺得她說得有道理嗎?」
「什麼道理?」
「就是......」艾特要解釋,但不知道怎麼解釋,「算了!她說給你聽。」艾特指向艾維茲。

「你看,這些東西......」艾維茲指著前面這些東西。
「為何牠們進不來?」
「我不知道。」伊瓦還沒等到艾維茲要繼續說完時,先開口。
「這些一定有幫助!」
「哈哈哈!」伊瓦大笑,雷也聽到了!他也跟著附和:「小姐!你是嚇傻了嗎?這怎麼可能?」

「但確實......」艾維茲不甘示弱回說。

木材之間的冰霧的確有幫助,對這些怪物來說,就像某種牢籠一樣圍困牠們,怪物們努力衝撞,反而使這些木材凝固更緊,艾維茲站起來說,「這就是!」木材的散亂增加了牠們的負擔,但是反而使這「空間」變得更小,冰霧持續在凍結中,影響到他們的出路,「我也不要在這裡躲著!」雷說。

「我覺得可以給我們一些機會!」艾特說。
「什麼機會?」伊瓦問。
「衝出去?」他又繼續說。
「不是!等待!」
「有說跟沒說是一樣!」伊瓦不屑回答。

火車經過了深夜時分,這家人也在自己的位子睡著了。艾蓮娜醒來,揉揉自己的雙眼,然後轉身看著牆壁上的時鐘,一點四十六分。火車仍在前進,她聽著火車的震動,搭配著有節奏性的短暫迴盪,然後她遠眺窗外,前方的視野清楚明朗,她往前走,來到了下一節,這節車廂幾乎裝滿了各種行李,她又繼續往前走,下一節則是通舖,也就是有床的車廂,她往前走,走到一半時,一個房間的門被拉開,一個人走了出來,與艾蓮娜擦身而過,他往後方走去,艾蓮娜則是繼續往前。

這節則是一般的車廂,不過沒有桌子,艾蓮娜在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看著窗外,不知不覺睡著了!她上半身倚靠在長椅上,下半身垂下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