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攻勢(續二)

圖片來源:Vladimir Fedotov

一位老先生提著油燈來到了艾蓮娜的面前,他把油燈拉得很近,想看清楚這個女孩的樣子,「女兒啊!我終於找到你了啊!」他喊著,然後把艾蓮娜給搖醒,艾蓮娜睡得很香甜,睡眼惺忪,然後看見一個足以當她爺爺的人,手足無措。



「啊?」艾蓮娜一臉迷糊樣。
「女兒?你不認識我了啊?」那名老先生說。
「什麼?」艾蓮娜搖搖頭。
「你不是艾蓮娜嗎?」他說。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那名老先生拿出一張泛黃的照片,手還微微顫抖,指著照片中的小女孩中,「你看!這是你啊!」他眼睛還泛著淚光,「穿著這身,我特地為你買的衣服!」他又說。

「但......」艾蓮娜在油燈下,想看清楚那張照片裡的小女孩,但不是很清楚。「我沒有這件洋裝啊?」

「你一定是忘記了!」他說。
「我記得很清楚,我不愛穿洋裝。」艾蓮娜信誓旦旦地說。
「唉呀!你一定是被誰給抓了!」他又說,「那個壞人在哪裡?我要修理他一頓!」
「先生!我真的不認識你!」
「艾蓮娜,你怎麼說這種話?我是你爺爺呀!」
「我爺爺早就走了!況且,我見過他幾次,你也不是長這個樣子。」艾蓮娜端看他的臉龐。

「你真的不是啊?」那個老先生手拿著照片,然後跪坐在艾蓮娜旁邊。
「我還以為......」他一臉失望透頂的樣子,艾蓮娜看在眼裡。
「你的照片,可以讓我看一下嗎?」艾蓮娜想了一下,告訴他。
「你要幫我啊?」他轉頭,並且將照片拿給她。
「您說,這是您孫女,是吧?」她指著那個可愛的女孩。
「嗯......我總覺得這個女生的樣子,好像哪裡有見過......」艾蓮娜回想。
「啊!對了!就是那個女孩!」艾蓮娜想起那個有「超能力」的女孩。
「但她怎麼會出現......」
「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完全一頭霧水。

那個老先生一臉疑惑看著她,「你是說......」他說,「認識嗎?」

「我盡量幫你!好嗎?」艾蓮娜看著老先生說。
「你家在哪裡?我們可以先想辦法回你家,再談,可以嗎?」艾蓮娜兩手緊抓著老先生的手,讓他很欣慰。


艾蓮娜攙扶他,他也似乎有點忘記他是怎麼來到這邊的,附近完全沒有燈光,只有一盞油燈照亮黑夜,「你知道要怎麼走嗎?」艾蓮娜問。

「嗯......我不知道。」老先生想了一下。
「什麼你不知道?」艾蓮娜露出驚呆的表情。
「對呀!我不知道。」他又補上這句。
「那你是怎麼來到這的?」
「我不知道。」
「這你也不知道?」艾蓮娜臉上更是無奈。
「這樣好了!我們明天再出發,可以嗎?」艾蓮娜告訴他,並且又把他攙扶到剛剛原來的地方。

油燈在地面上的角落上,艾蓮娜倚靠樹旁,老先生卻是拿起照片看得不停。

「你找她找了多久啊?」
「十二年又八個月。」老先生回頭看她。
「你一定很難熬吧?」
「我總是想快點見她一面,她的父母雙亡,由她阿姨照顧,但她阿姨自己也分身乏術,所以就由我們夫妻照顧,不過大多時間我跟她而已,就在我眼前,她就不見了!」

「那時候,還因為孩子不見而大吵一架!她氣我沒有好好看管孩子,她就離家出走,去年,她走了!我還在為此懊悔......」他接著說。

「她在哪裡走丟了?」
「我不記得了!因為我早就沒有自己的房子.....」他接著說。
「我現在住的地方......」他想提,但說不上來。
「你說你會幫我,對吧?」老先生抓住他的手臂,包括她的右手。
「你不要碰我......」艾蓮娜看到自己的右手臂被抓著,擔心他也一樣。
「對不起!」他轉身。
「先生......」艾蓮娜想問他,結果才沒有幾分鐘的時間,老先生已經凝結在當下。

艾蓮娜看著那位老先生,「對不起!但我會盡力完成......」她說完,就從老先生的手上抽出照片,放進口袋。


晏不安的情緒在心臟之間不斷跳動著,各處的怪物們都聞到了血腥味,但就是不見人影。狂風與大雪不斷直直地吹,弄得晏更加浮動;辰眼睛瞪得很大,在一片白雪之中,紅色顯得特別顯眼,而虹還沒有死,他還有呼吸,但他無法動彈,全身的傷勢讓他一點力氣也沒有,他聞得到那些怪物的味道,特別想咬他一口。但怪物們卻是想找到晏的蹤跡。

一隻怪物在晏的上方聞一聞,然後往前靠一步,很接近這個人類的味道,這隻怪物用牠身上的角往下方一戳,用力一戳,看能否找到點馬跡,晏嚇得差點出聲,嘴巴閉得很緊,緊咬著上下唇,用力一戳,幾乎把這木材弄得分屍,結果牠停下腳步,瞪大一看,沒有看到什麼人。怪物一隻衝了過來,撞倒了這些樹幹木材,晏趕緊往更下方的雪縮下,幾乎只露出兩隻眼睛,全身趴了下來。

還有沒有見到人類,四處散落的木材,加上狂風大雪聲,讓聲音更容易產生錯覺。怪物們還是沒有死心,只不過,牠們卻不是只找她而已,還要找其他人類。


「你可以放開嗎?」雷被海娜弄得很煩。
「我不要!我終於知道你有多好!」海娜高興地說。
「但現在不是時候......」雷轉頭告訴海娜。
「我喜歡你保護我的樣子!」
「給你!」雷把小刀遞給她。
「現在換你保護我!」

伊瓦聽到「小倆口」在吵鬧,破口大罵,「你們兩個可以安靜一點嗎?」

「這問題,你該問她!」雷快速走到伊瓦身邊,但同時,一隻怪物衝了過去,把海娜「狹持」著,甩到樹叢的另一邊。

後面的怪物蜂擁而著,雖然冰霧仍在蠢蠢欲動,但這些怪物群更是首當其衝應該要先應付的麻煩。正當這兩個人在說話之餘,艾特走過來說,「現在還吵?」

艾維茲趕緊閃避眼前的冰霧,還有各種樹枝,一隻怪物還在冰霧之間徘徊,想找到這些人,艾維茲可以看見這些怪物的影子,因為冰霧可以反射出來,雖然有些已經漸漸地融化,或是成為白雪的一部分,「牠們在哪?」雷說。

「媽的!敢綁我女人!」雷想要衝過去時,被伊瓦給攔住,「喂!你認為可以擋住牠們嗎?」

「你很不自量力耶!」伊瓦碰了一下雷的鼻子。
「還是先想辦法找東西掩護!」艾特說。
「這裏!」伊瓦東看西看,看見一堆木材散亂的地方。

這些木材散亂加上凍結而成的冰霧,擋住了牠們找尋獵物的時間與視線,但同時,他們也同時知道,這樣下去也遲早讓牠們找上他們,時間早晚都要應付。雷轉頭告訴伊瓦,「我可不要在這裡等死!」

「寧願被牠們咬死,也不要在這裡餓死!」他繼續說。
「原來你餓了?」伊瓦說。
「幹嘛不早說?」伊瓦隨手往褲襠裡面拿起一個發硬的麵包,直接拿給雷,「!」雷嚇到,反問,「你幹嘛放在這邊?」

「那是我來這邊隨手拿的,要不要隨便你!」

「我才不要!」雷直接反手把那麵包往前方一丟,麵包滾落在冰霧面前,然後沒多久被那些怪物看見,結果一隻以為是獵物,上前一衝,被後方的怪物撞著正著。現在怪物為了一個很硬的食物打架。


艾特慢慢回頭,在樹縫之中,看見那怪物打群架,「牠們好像真的餓了?」


「你是故意的嗎?」伊瓦質問雷。


「什麼故意?現在就是好機會!」雷說完就衝了出來,拿著小刀往那群怪物衝去,伊瓦也起身,「這個笨呆子!」他拿著鎖鏈往那群怪物衝去,兩個人奮勇殺敵,後面的怪物卻依然蜂擁而來,地上的怪物屍體,不是「消失不見」,就幾乎只有「骨架」。兩個人見狀不對!因為他們已經疲乏,兩個人面對怪物,又開始往艾特的方向跑去,樹枝以及冰霧散落四處,加上白雪紛飛,艾維茲跟著艾特,看到了一個粗狀的樹幹,往旁邊一閃,冰霧這時候凝結了視線,怪物們又差點一起撞上。

四個人在樹幹兩旁試著觀察後方,這附近仍有枯樹枝,加上冰塊的反射,這群怪物像是在迷宮中要找到他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