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反撲(續四)


 圖片來源:Joel V

另一方面,政府機關的門前已經幾乎破壞殆盡,像個死城,胡蒙累了坐在階梯上,手裡反拿著刀,「呼......呼......呼......」他不停喘氣。怪物暫時被殺個精光,不知道是否後面還有,用他僅有的力氣,站了起來,政府機關的門前,不知不覺結滿了各種白色的冰霧,像是滿地的桐花灑落整個道路上,只是這是壞消息,而不是美景。



他走著,一隻怪物還在一旁苟延殘喘,他使力踹了一腳,「看到你就厭煩!」他氣憤地說。走著走著,經過這樣的「美景隧道」,然後看著來來往往的建築物與行人,自己有種恍然大悟的挫折感:「我到底在幹嘛?」

因為眼前的景象不像是空城,反倒是經濟繁榮的大城市,胡蒙回頭一看,確實是冰霧白茫茫的一片,然後又回頭,「我該不會是做夢吧?」他揉揉眼睛,然後用刀柄敲一下自己的掌心,「怎麼回事?」他想,他又走了回去。

看了一下冰霧景象,之後在一片「冰霧森林」中穿越,往前走,然後頭往一旁看,又往前看,「景物還在......」他想著,然後又看著一旁,又往前看,走著走著,看見的卻是一個碩大的森林,「我們的森林有這麼多嗎?」他又想。

他印象中的政府是在樹林之中,但沒有這麼多棵樹,況且,道路清楚明朗,但他好像走進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他感覺快要抓狂。

他往一旁看,冰霧樹(姑且這樣稱呼),被風吹得搖晃,上頭的「果子」明顯都結冰了,他好奇地看了一下樹葉,才摸了一下葉片,冰霧就席捲他的身體而來,他開始從手掌到肩膀,再到臉龐、腰部,下半身開始逐一被凍結起來。

直到有其他人士——應該說其他的士兵要來這裡時,才發現一切已經大不相同,因為視線已經遮蔽了他們的視野,就像某種單面鏡,一旁看起來很正常,但另一面卻才是真正的樣子。

那位士兵也無能為力,整個「政府」陷入停擺狀態,因為看起來風光的背後,其實是某種自治區有衍生出來的現象,因為同樣的景物在胡蒙看起來很正常,但是轉個角度看卻是另個樣子,冰霧之中帶有異光石的成分,改變了某種現實,也改變了時間狀態,奇光石在控制某種時間,真正的「世界」已經不知道長得什麼樣子。


冰霧暫時「休兵」,艾維茲與海娜、洛爾看著彼此,然後又看著對面的三人。附近的怪物「暫時」沒有出現,艾維茲的「力量」仍在蠢蠢欲動,伊瓦看了一眼艾維茲,請她相信他所說的,不過艾維茲的眼神明顯就是飄過。

「你真的要這樣?」艾特問他。

「我確定,我受不了那該死的總指揮告訴我該怎麼做!」伊瓦回答,「我才不相信,他可以控制這樣的場面。」他想到訓練時的畫面,他有一次打敗了胡蒙。

「我們應該回頭走。」艾維茲走過來告訴伊瓦。
「我也這麼認為。」

海娜靠近艾維茲,然後又往前方的道路看了一眼,「你確定?」

「我確定」,艾維茲肯定地說,「我們走到哪裡,它就跟到哪裡,我才不想要看著它就這樣摧毀了它們。」

艾維茲感覺一股力量在牽制著她,引導出她想說的想法,她總認為,這股力量要控制得宜,不是強制去遷就它,而是順著它。

「走吧!」艾維茲說完就往原方向走去。

海娜、洛爾跟上,伊瓦也跟在後面,原來的路幾乎困難重重,冰霧變成了時有時無,有時候看起來很巨大,有時候卻是一點點,艾特回頭看著雷,雷拿著小刀不斷在樹梢磨呀磨,要把它削尖銳一點。

一旁還有小河流,艾維茲可以感受到微小的河流聲,當他們走回去時,根本沒有聽到這樣的河流聲,現在卻出現?!艾維茲還是感受相當神奇。

趁著冰霧「變小」同時,艾維茲看著凍結的冰霧與土地,感受到一點點絲毫的不同,「我覺得這裡有變。」她轉頭告訴後面那幾位,「是嗎?」伊瓦上前走了過去,「這裡的冰塊變成了絲綢狀,我剛剛來,幾乎只是光滑面。」艾維茲說。

伊瓦沒有碰觸冰塊,他只是很貼近冰塊,看得仔細,「好像都差不多。」

艾特也走到伊瓦身邊,看得仔細,「我看不出來。」

雷用小刀往冰霧的樹幹插了進去,然後又拔出來,「我嚐嚐。」

「!」海娜見到了,嚇一跳,「喂!這不能吃!」

「是嗎?」

艾維茲也嚇到,看到這樣的景象,可是雷卻一點事也沒有。

「怎麼了嗎?」雷問。
「沒事。」海娜說。
「你真的沒事?」艾維茲走到了雷的身邊問。
「我沒事!你幹嘛這麼關心我?」
「......」艾維茲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她又走回了前方,冰霧確實改變了,雷身上有這些石頭的影響,因此很難凍結他,但也不是不太可能,艾特一臉疑惑,看著這些人。

艾維茲則是又往前走,其他人才慢慢跟上,海娜快速走到了艾維茲身邊。「是他嗎?」海娜問。

「是他又如何?」
「你不會想要問個仔細嗎?」
「算了吧!你以為他會告訴你答案嗎?」
「你不問,怎會知道?」
「我已經快接近答案的起點,我也不在乎。」

艾維茲確實感受到一股力量的接近,部分的微風往這些冰霧的樹幹吹拂,某些冰塊像是「移位」般往一旁突出。其他人看著這白色大地,就像是看著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辰、晏與虹也是如此,只是更為強烈,如果那些情況只是小巫,那麼眼前的景象完全則是大巫。風暴把景象給淹沒,辰看著前方,暴風冰雪的情況加劇了整個大地的冰封情形。對這三個人來說,要走都顯得困難。

「要不要歇息?」辰說。
「我很同意。」晏說,「問題是哪裡?」

虹指著一個遠方,辰看了一眼就職搖搖頭,「還有嗎?」

「這裏。」晏指著下方。

樹幹下方其實也是稍微能夠喘息的空間,冰霧加上風,似乎都遮蔽了路線與視野,三個人席地而坐,看著彼此,給一點時間看看是否有轉圜的餘地。

也不知道現在是白天,還是黑夜,因為就算是白天,眼前的景色,濃烈地像是白色幾乎把整座樹幹群給淹沒一般,虹看著晏後方的景色,晏以為他在看她,「怎麼了嗎?」她問。虹指著後方,幾隻怪物,看起來像是彎角猛獸在找尋獵物,晏回頭看,果然有幾隻,但實際數量則不清楚。辰在紅的旁邊,擺出噤聲的手勢,辰把頭微微向一旁看,然後快速收回。

「......」辰不多話,晏則是冷靜下來,虹握緊拳頭,想要衝出去,晏的眼神看著虹的表情在忍耐著,然後搖頭,暗示一定要等著,一隻彎角猛獸靠著他們很近,突然一把彎刀往晏的一旁射了出來,插在土地上,那聲音又快又急,叫人無法反應,之後那把彎刀像是慢動作般漸漸地收回去,之後,彎角猛獸從另一邊走,等待了大約十秒鐘之後,虹這時才起身,轉過頭來想要看個仔細,不過沒有看到什麽,但冰雪中有聞到血腥味,大概是之前的那頭鹿遭殃了吧!虹在冰雪中,看見地上有血,不過他躲在樹幹後面,彎角猛獸群並沒有發現他。

又餓又冷,雖然並不是真正的寒冷,可是夾帶著冰雪氣息中,的確有讓人感到發寒的徵兆,晏慢慢起身,然後往前看,確定沒事之後,她慢慢踏出第一步,才剛踏出第一步,一雙眼睛盯著她看,她嚇到,後退幾步,那頭巨大怪物的身上的眼睛看著她,晏覺得很奇怪,牠是何時出現的?辰這時候轉頭,抬起頭看,一座形體出現在他們三人面前。


伊瓦看著前方,也看著彼此,雷則有點心不在焉,不斷拿著小刀揮舞,艾特告訴他,別傷到自己了!雷則是說,我才不會!說完之後,雷收起小刀,然後走到艾特的身邊,「我覺得這個小子喜歡我!」

艾特笑笑,告訴雷,「她?你別開玩笑了!」

雷不等艾特的回答,直接走到海娜的身邊問,「你喜歡我嗎?」

海娜被這一時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嚇到不知道怎麼樣回答。

「你幹嘛問這問題?」

「我就知道你喜歡我!沒關係!我保護你!」雷拍打一下海娜的肩膀,海娜則是愣著,洛爾看見跑過去打打氣,「他是開玩笑的!」

「你這是什麼安慰?走開,別煩我!」海娜把他的安慰不當一回事。

雷又走回艾特身邊,「我會證明給她看的!」

「呵呵。」艾特笑笑,接著他想,「我以為你在說艾維茲......」


  冰霧慢慢展露出斜形的形狀,艾薇茲看得仔細,接著就宛如看見前方的世界,宛如是一個「分割」出來的世界,當所有的冰塊成了斜長形,看整棵樹完全像是被切成兩半,就像一杯水的折射,伊瓦不敢大意,因為之前只是單純的冰塊,現在則是被削肩成這樣的不規則,海娜嚇到,雷卻走過去,想要保護她,海娜有點受不了,想要避開他。其他兩人則是站在那裡,看這座島嶼到底變得有多不一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