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反撲

圖片來源:frank_hb

兩個邊跑邊往後看,一群男人還是緊追不放。喬轉頭告訴泰神牠來這裡做什麼?泰神不耐煩地說:「你以為我想?」



「這裏!」喬指著一個破舊的小木屋說。

泰神跟著跑了進去。這個木屋就是宛如元神與那隻黑猩猩遇到的那一棟一樣,只是更為破舊,幾乎沒有「入口」,沒有天花板,甚至沒有「形狀」看得出來這是一棟木屋。喬躲在了一個唯一只有木板隔著的後方,泰神則是跑到了她的後方。

兩三個男子跑了過去,察覺到有人在那邊,小心地仔細搜索。

喬想不透,只是過去喝個酒,怎麼變成了這樣的局面?她慢慢地移動腳步,躲在了木屋的下層空隙中,泰神也跟著跑了進去,兩個人分別跑過去一看,木板後方沒人,喬從下層慢慢地往前移動,泰神則這時露出「尾巴」,被另一個人看見。

那個人慢慢地朝著尾巴走去,要小心拉著尾巴,把牠拖出來,當那個人拉著泰神尾巴時,牠感覺不妙,往後一吐,冰霧襲捲他的手臂,之後他的手臂與身體開始凍結。

兩個人聽到聲響,跑過去查看,其中一人看見另一人已經凍結不能動彈時,趕緊想要抓住那隻貓,喬聽到聲響不對勁,拉著泰神,往兩點鐘方向跑。

「快!」
「幹嘛快?」泰神打了個問號。

喬停下腳步,後面的人見狀有機可趁,從後面抱住她。

「沒禮貌!」喬用力撐開手臂,然後轉頭補上一腳,「你對女人都是這樣嗎?」

另一人則是趁機抓住泰神,泰神以頭下尾巴朝上的方式被抓起,喬則是隨地撿起地上的樹枝、石頭往那個人砸過去,這期間還差點砸到泰神,「喂!你想要砸死我啊?」泰神大叫。

那個人被樹葉、石頭弄得睜不開眼,趁亂之餘,放開了泰神,兩個又往兩點鐘方向跑。


喬跑著跑著,泰神也在身後。喬停下腳步往後看,確定沒人時,才改成用走的。喬看著周遭,這裏的灌木、還有各種花草圍繞在他們身邊。各種小野花、雜草總是長得非常長,還一度要因為「繞道」才能通行。喬往後一看,「這裏大概也別想回去了!」

「回去?我們是回不去啊?」

「我還找不到方式,但這裡根本不是路。」喬邊撥開雜草邊說。

走著走著,喬似乎是走累了!找一個算是舒適的區域坐下來休息,這裏的區域還是無法躺下來睡覺,喬只能用盤腿或是彎曲膝蓋的方式坐著,泰神在旁邊,身上的鬃毛已經沾滿了各種樹葉、樹枝等等東西,泰神也沒有辦法去清理乾淨,因為光用舌頭只會把自己越弄越髒。泰神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又轉頭過來看了一下喬。

「這是何苦呢?」泰神說。
「什麼?」喬不解。
「你幹嘛要把自己困在這個地方?」
「不能繼續往前走嗎?」
「我不知道,我累了!你不累嗎?」
「我還好。」泰神說。

喬閉上眼睛,想休息一會,泰神卻睜大雙眼,想看清四周。氣氛非常地安靜,各種鳥獸的叫聲彷彿近在眼前。一隻甲蟲就這樣倚靠在一根樹幹上,附近的蜜蜂、蝴蝶、蜻蜓等等也在圍繞。喬閉上眼睛,因為疲倦而睡著了。

泰神不想理會她,起身往附近走一走,看見四周因為陽光無法滲透了這裡,而讓這裏搞得像黑夜一樣神秘,牠內心也開始不安了起來。陽光只有一點灑落在幾株植物上,泰神在陽光的縫隙之中,看見那塵埃總是佈滿了植物上頭,牠躲在「黑暗」之中,感知著這四周不太尋常的一面。牠感應到了什麼,然後趕緊跑回去,躲在喬的背後。

喬轉了個頭,繼續睡。泰神看見了「黑暗」來到了前方,想要叫醒她,可是喬卻始終沒有動作。

「喬!」泰神喊著。

一隻手往泰神擺盪了過去,遮住了泰神的視線。

泰神的眼神中看見了可怕的東西,以為是鬼神降臨,但其實只是風吹的影子要搖晃。喬感覺有東西在圍繞她,然後睜開眼睛想看得清楚,結果看見泰神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她,喬也嚇了一跳,「!」喬閉起眼睛,然後又慢慢地想要看清楚,結果一開眼,什麼都沒有。

「你到底在幹嘛?」喬問。
「我覺得前方不太妙。」
「所以我們應該轉向?」
「我是這樣認為。」泰神說。
「到底有什麼東西?」喬起身想要看清楚,泰神馬上跑到她前方去攔住她。
「拜託!不要。」
「你也會怕?」
「對!我會怕!」泰神承認牠很不安。

各種花草在前方好像構成了可怕的影像,告訴他們不要貿然前進。蝴蝶停在喬的一旁的小花上,之後又飛走了。喬只好「改道」而行,而泰神卻是看著那茂密的樹叢,心裏有太多恐怖的景象冒上心頭。


其實,泰神的能力導致某些能力跟隨,而且還會放大它的效應。泰神把眼睛閉上,只能暫時躲藏在某種安全地帶上,張開眼睛之後,其實所看見的也只是一般花草構成的景色,雖然談不上美景,可是卻讓人心生畏懼。

時間接近了快傍晚時刻,當夜色要降臨時,泰神卻感覺把自己逼瘋了。喬又睜開眼睛想要看得清楚,甚至起身,往上看,往左看,往右看。喬感覺不出什麼,而她感覺上頭的陽光不再那麼飽和時,大概也知道快要傍晚了,於是要往前進,泰神也只能小心跟上。


傑克與安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不可思議。小狐狸看著四周,更是一臉疑惑,「是?」牠喃喃自語。傑克小心地走著,安跟在身後,紫色的氛圍中到底藏著什麼,沒有人知道。當然,傑克更是不敢大意,安往後一看,彷彿進入了「時光隧道」,紫色與藍色的交叉,宛如改變了現實。

冰霧慢慢也從這之中滲透了進來:小狐狸感覺很微妙,好像要跟著某一個東西走,牠走著走著,傑克也跟著看著牠,安看著自己的老公在跟著那隻小狐狸,也走了上去。現實改變了現實,紫色變成了黑色,小狐狸被喚醒了什麼,然後轉頭看著兩個人。傑克感覺那種氣氛實在太詭異,因為紫色的樹林中,怎麼感覺突然「烏雲」籠罩了起來?

小狐狸慢慢走回了那兩個人的前方,「?」傑克一臉問號,安蹲下身子,結果看見那小狐狸的眼睛冒出紫色雙眼,安後退了幾步,然後輕拍傑克的肩膀,「我覺得應該要往反方向走比較好。」

「我也這麼認為。」

而當兩個人要準備往回走時,後方的「氣氛」也變成了黑色,他們兩個感覺就像圍困在黑色迷霧之中,他們還是執意要回頭走,小狐狸突然變成了高大的黑影要包圍著他們。兩個人已經不管這麼多了,黑色之中,分不清誰是真正的黑?

黑潮彷彿大浪往他們襲來,他們往前加速時,仍被困在「這裏」。

小狐狸彷彿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影,有多隻眼睛在望著這對夫妻。

「......」傑克吞嚥了一口口水,大勢不妙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安緊握傑克的手臂,然後眼神不安地想要望向後方。

小狐狸成了一個巨大的黑影,而這黑影幾乎要吞噬著整座森林,但牠有股內心在抗拒,三個石頭在相互排斥,黑影越伸越高,傑克往上看,上方有好幾副眼睛好像在盯著他們,「拜託......」傑克內心感覺像是赤裸著身體被人看光卻找不到衣服遮羞,安更是不斷顫抖,那些黑影突然往下朝著他們而來,他們豁出去了!傑克抱起安隨便找一個「空隙」跳出去,傑克在那瞬間,好像像蠱惑一樣,快要發瘋了!但他同時也知道,這股力量也來自小狐狸身上的那種相似的情況,那些「眼睛」根本不是眼睛,只是要你怎麼讓自己逼瘋,現實被自己改變了現實,異光石在某一部份在跟自己對抗起來。

傑克試圖站起,安卻像是女巫一樣,不斷奸笑。當傑克聽到那詭異的笑容,然後想要察覺發生什麼事時,安的雙眼變成了紫紅色,然後一把掐住傑克的脖子,「阿......」傑克動彈不得,要安試圖放開,「放......手......」傑克吃力地說。

  傑克用手掌往安的肩膀打了過去,安這時候才鬆手,傑克趕緊努力起身,安卻抓住傑克的小腿,「安!你放手!你不是......」安抓緊傑克的小腿不肯放手,直到傑克又踢了安的肩膀再一次,然後趕緊起身,「對不起!」傑克說完之後,抱緊安,不讓她有鬆動的機會,這時候安往傑克的手臂咬去,「痛!」傑克的手臂流著血,終於受不了了!安的奸笑讓傑克要想辦法「制伏」她,安這時候跳了過去,要抱著傑克,傑克這時候揮了一拳朝著安打過去,安昏了過去。

「對不起!安。」黑影宛如網子一樣,朝著傑克而來,傑克趴在地上,抱著安,那些黑影之中,散落著現實,有些是真實的,有些卻是假象,但他們兩個都不知道,最後黑影變成了黑色的冰霧,破碎了散落整座森林,小狐狸這時候也跟著消失其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