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反撲(續)

圖片來源:David Stewart

就像龍捲風侵襲過後的慘況,滿目瘡痍。當傑克抱著安時,還以為就此要消失,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當傑克試圖睜開眼睛時,看見的卻是整座森林的情形——完全一團「黑」。他慢慢振作,努力想要站起身,又有一陣怪風吹拂在他臉上,他又閉上眼睛,然後睜開。樹幹上滿是黑色的「泥霧」,就像是黑色泥巴的黏稠,但又不是泥巴。安靠在傑克懷裡,傑克這時候把她緩緩地放在地上,然後站起。



「?」他一陣問號寫在臉上。

他看見黑色樹幹上的東西,味道還有點難聞,手輕輕一碰,感覺黏呼呼的,手上還有不明的黑色印記,他試著在地上戳揉,才稍微好一點。他慢慢走到附近,看了一看,然後又走了回來,然後試圖叫醒安,「你醒醒!」

安動也不動,傑克又再一次叫醒她,「安!醒一醒!」

安試著睜開眼睛,看見老公在她眼前,馬上給他一吻,然後接著說,「你還在!你還在!」

「安,你還好嗎?」

安不理會他,然後站起身,她的長髮本來是紮起來的馬尾,現在整個放了下來,身體的衣服不知道破了幾個洞,好像惡靈從內到外撕裂她整個身心一樣,傑克趕緊追上她,「安!你要去哪裡?」

安跑到了樹幹後方,傑克從後面要抱住她,別讓她跑走,但是在一轉身,傑克的身上又沾滿了黑色的泥霧,安又跑到了另一邊,傑克現在又要對付一個人來瘋的女人,這個女人還是他的太太。

「喂!你別走啊!」傑克試著追上她,安卻往前走,傑克受不了這個人怎麼又變了,趕緊想要抱住她,並且想要讓她安靜下來。傑克從前方繞道安的前方,然後抱住她,把她壓制在地上。「安!聽我說!你現在不對勁,可以讓我說嗎?」

「你說啊!」安笑笑地說。

傑克又打了一拳過去,安又昏了過去。


傑克躺在地上,然後看著天空,藍色的景象,怎麼感覺像是粉色的?然後一轉身,安不見了!「?」傑克以為自己會錯意,然後趕緊起身,「安!你在哪裡?」傑克大喊。傑克到處東張西望,尋找她的身影。整座森林中,只剩下他一個人。


走了大約快一個小時,傑克已經精疲力盡,他坐了下來,疲憊的低著頭,「你在哪裏?」他心中輕聲細語,沒多久,他感覺有東西接近他,試著抬頭,小狐狸在他面前,「你怎麼會在這?我老婆呢?安?」他問。

牠不答話,反而往前走,傑克好像認為暗示他什麼,傑克拖著步伐往前走,走著走著小狐狸消失不見,傑克卻好像跌入了某種深淵,周圍全是烏黑一片,當他想要往後看時,那種光明好像離他很遠。他卻只能摸著鼻子往前走。他看著四周,然後又看著前方,又來到了一樣的紫色森林,只不過在這種虛幻之間的現實游移時,他彷彿被隔離在外。

他看到了自己在抱著自己的太太,感覺太不可思議。「這是時光隧道嗎?」他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只不過他所看見的景象卻無力去改變,因為他現在所認知到的現實,原因是因為異光石在他大腦中產生了某種投射影像,讓他更想要去改變而改變,他被困在一種現實中,而這現實是他「自願」被困住。


重複的情形又再重現一次,當他看見了很多層的自己時,才發現這樣下去根本不對勁。傑克看著眼前的自己,自己又再一次看著自己時,進入了無限循環下的自己模式。他也快瘋了!傑克努力振作精神,當他又再一次坐了下來,看著自己的太太時,提醒自己不能這樣做,於是他扛起太太,往前走。黑色的虛幻在眼前變化,當他累了,他就坐下來休息。之後他又繼續上路,紫色的森林轉變成藍色的樣子,不過他的「現實」還沒有恢復過來。

傑克坐著休息,小狐狸又在他面前出現,傑克這次拒絕了他,然後說:「走開!」小狐狸卻是動也不動,然後望著傑克的眼睛,走到他身邊。小狐狸走到了安的附近,想要嗅一嗅她的氣味。傑克執意要趕牠走,小狐狸卻發狠地瞪著他。

小狐狸衝了過去想要咬著他,傑克這時候撿起地上的樹枝,一揮把牠趕到旁邊,小狐狸這次直接對準安,傑克生氣了!一起身,把地上的樹枝全部丟向牠,安身上的衣服被咬破了一小部分。小狐狸又再一次攻擊傑克,傑克直接起身,用腳踹牠,小狐狸這時候才落荒而逃。傑克轉頭看了一眼,安還在那。

傑克試著想要拉著安,卻發現安的身體根本不在那裡,也就是說,安的人其實早就在另一個「地方」。傑克拖著「安」,他摸著安的臉龐,然後仔細看著她的身體,感覺她已經不在「現場」,因為他感覺是另一個溫度的安。

傑克不知道怎麼回事,安明明在那,可是怎麼感覺完全不同於另一種感覺?傑克摸摸安,這次,他無論如何都要叫醒她,「安!你醒醒!」傑克拍拍她的臉頰。

安動也不動,「你醒一醒!」傑克持續地叫。

「拜託!你醒一醒!」傑克還是在喊著。

直到傑克終於累了,他躺在她身邊,然後因為疲倦而睡著了。


艾蓮娜看著四周,逐漸凍結的招牌,水溝裡的「霧氣」慢慢散發出冰的模樣,凍結整個人行道,小艾蓮娜抓住杰害怕地不敢亂動,雅斯銘則是看著四周,慢慢倒退。蒙克慢慢走到了艾蓮娜身邊,「對不起,我不應該把氣出在你頭上......」他向她道歉,艾蓮娜卻是沒有多說什麼,畢竟,現在不是道歉的時候。有其他人報了警,警察車趕到時,要這些人趕快離開,消防車也趕到,當然還有救護車。這些人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警察無法解決,消防隊無法「撲滅」它們,目前也無人受傷。

警察目前唯一的工作就是疏散人群,當計程車被凍結時,馬克被凍結時,一行人就往旁邊退去。冰霧在水溝之中,然後慢慢往兩邊移動,沒有人敢去碰它,警察碰到這現象,只能趕緊叫其他人後退。黑夜之中,冰霧往上席捲,玻璃被凍結,商店裡的雜貨、衣物等等日常用品也通通無一倖免。艾蓮娜看著眼前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右手臂卻好像提示她什麼,她卻不會使用,因為她目前想不起來要怎麼活用。

蒙克看著四周,根本就沒有可以用的東西,杰與小艾蓮娜、雅斯銘更像是不知所措的獵物,害怕地越退越後面。艾蓮娜想要做些什麼,但能力要怎麼來?她可是一點解決辦法都沒有,她還是勇敢站出來,藍色的右手臂在提示她,她慢慢走了過去,然後用右手臂觸碰已經結冰的領域,心裡想著要怎麼做才能「恢復原樣」?

但是沒多久,艾蓮娜也全身凍結,而她的手臂藍色圖騰還未消失。


杰、小艾蓮娜、雅斯銘這三個女孩看見艾蓮娜被凍結時,想要去阻止時,已經來不及。「艾蓮娜......」小艾蓮娜說,杰更是差點衝過去,所幸被警察給攔住,雅斯銘搖搖頭。蒙克想要擋住她,卻抓不住她。


冰霧慢慢向四周擴散,消防隊員更是逐漸擴大封鎖線,當聯邦探員趕到時,還沒等到警察阻止,其中一名探員直接朝著冰霧射了幾槍,子彈射進冰霧中,當場凍結,根本沒有用。警察向探員說那根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沒有用的辦法,探員則是回應那你還有其他的辦法嗎?警察說當然沒有。


當冰霧凍結了艾蓮娜,她心裡的有部分的靈魂似乎已經化為一體。她不是這時代的人,三個石頭的作用把她送來這裡,現在卻也還是交互地胡亂影響著。艾蓮娜的心平氣和,已經不想再為之對抗,但問題是也不能跟著附和。如果要跟著這樣的作用起舞,要怎麼做?艾蓮娜哪有什麼想法,藍色的圖騰還在亮著,心理卻是像著急的熱鍋螞蟻四處跳著。


一段時間的沈睡,傑克相當平靜,從來沒有這麼安穩過。他的內心從混亂走向靜謐,彷彿時間都停了下來,他好像做了個夢,夢中只有他們一家人,高興吃著家庭晚餐,相互討論在學校,在旅行之中碰到的趣事。傑克一直很喜歡家庭生活,除了工作之餘,大概沒有因為此家庭讓他覺得那麼幸福過。現在,一個人躺在那裡,安卻不是「安」。


他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藍紫色的樹林圍繞在他身邊,意識還沒清醒,眼前的景象很模糊,他好像看見什麼,多眼猛獸?他嚇到,趕緊往後退,但說也奇怪,這頭怪物根本就沒有想要攻擊他的跡象,他只是自己嚇自己。揉著眼珠,努力振作,原來只是一般的樹幹與樹枝「搭配」起來的圖像。他轉頭一看,安還在,他又轉頭往前看,「應該是往前走吧!我可不要再一次受到這種氣!」他想。

沒多久,安突然起身,傑克這時候在努力看前方的路,然後轉頭一看,安起身,眼睛睜開,傑克跑過去,立刻問:「是你嗎?」

「是我!」安說。
「?」傑克卻認為怪怪的,因為聲音聽起來就不是安的「聲音」。
「小狐狸!」傑克想了一下,「是你!」
「你怎麼會?」傑克愣了一下,「你是怎麼?」
「什麼?你在說什麼?」安說。
「我在誰哪裡?」她又繼續說。
「我太太。」傑克想要試著鎮靜地說。
「很奇怪嗎?」安回答。
「是很奇怪。」傑克想了一下回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