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遊戲

圖片來源:書豪 許

艾維茲的眼睛慢慢轉變為她原來的藍色,手上的那種「感覺」以斷然消失,附近的怪物兇猛地看著他們,海娜、洛爾、伊瓦、艾特。



「你不行了?你的那種能力呢?」伊瓦急忙地問。
「什麼能力?你以為是我給的嗎?」艾維茲解釋。
「不是你的?像漫畫中的那樣?」
「你到底在說什麼?」
「喂!別說了!可以想點辦法嗎?」洛爾插起話來。

冰霧只是在延長「時間」,附近的冰塊不斷地冒出各種大大小小的冰塊,怪物們不斷地撞擊,碎裂的冰塊掉落地上,又繼續生長,雷射光持續往「裡面」射,奇蹟的是沒有射到「裡面」的成員一人,但是好運是會用完的,他們這些人不斷地後退,因為冰塊慢慢限制他們的去路,冰塊碎片掉落地上,讓他們一步步向後走,海娜看著地上的碎片,然後沒多久就像新長出的植物,令人讚嘆,海娜還因此被阻止不要去碰觸它們。艾特手上沒任何武器,連小刀都沒有,他有遇到這樣的怪物,只是沒有這麼兇猛的,或是說沒有這樣更怪異的。伊瓦摸著鏈條,很想要大開殺戒,但是他怕是體力戰罷了!這可是會傷了他的精力。


首領在村裡吃著東西,沒多久,就聽到戰士們慌張地跑了回來,甚至不通知他,就直接拿起武器往外衝,首領吃到一半,聽到聲音不對勁,就走出房舍,查看情況。雷一個人在村落的中心點打起坐來,想思考怎麼回事,聽到有聲音動靜,就馬上站起身,這時候,首領一出來就看見他,馬上念起一段咒語,直接往雷的額頭用力一點,而正當雷要反應過來時,「你......?」

「來!」首領擺了個手勢,要他跟上來。

雷馬上跟上。


而沒多久,許多怪物朝著首領、村落而來,首領又念起一段咒語,然後施加在兩旁的樹幹,擺出大字形,將雙手碰到樹幹,沒多久,樹幹像是有了靈體一樣,冒出黑色影子,然後往前覆蓋在準備要襲來的怪物身上,怪物根本就不在乎,用力一射身上的雷射光,往首領衝去,首領就好像消失一般,在黑影裡,雷在旁邊看著嘖嘖稱奇,黑影往地上前進,俯伏前進,怪物彷彿進入到另一個領域,接著首領在念另一個咒語,黑影往上延伸,然後又往回深入地下,產生了不小裂縫,雷這時候本來都想拿小刀對付了,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況,又把刀子收回。

怪物群根本無所謂的模樣,冰塊撞擊到黑影,或是黑影之間有冰塊襲擊時,雷感到很不能適應,但他努力振作,而那些怪物像是要自殺一般努力對付著眼前的「敵人」,旁邊的怪物看見了有死角,畢竟這「面」沒有延長,怪物紛紛從另一邊往中間對付,雷慢慢往首領靠近,黑影也撐不了多久,怪物「撞擊」黑影只是讓他們更加失心瘋,而冰塊的攻擊只是讓牠們左右飄移,「吼!」一隻怪物大吼,首領眼看情況更加失控,黑影就像某些屏障,可是牠們已經「瞎了」,只是誤導他們的視線而已,根本無用幫助。

一道雷射光就這樣,在首領準備要念起第三道咒語時,直接從首領的十點半角度剛好射中,首領倒地不起,黑影瞬間煙滅,但冰塊仍延伸邁進,雷看見首領倒地,想要扶起他時,好像那種「瘋狂」已經無端被治療好,雷知道更是不對勁,首領眼睛瞪著大大的,彷彿看著雷,他只能對付一步是一步,只是這樣的能力再也無法傳個下一人。

雷直接往後跑,後面的怪物群開始追著雷。


「你有家人嗎?」喬絲等了一會兒問她。
「嗯......沒有。」
「是真的沒有,還是不想說?」
「你不想說也沒關係,你可私下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喬絲堅定的眼神看著低著頭的艾蓮娜。

艾蓮娜想回話,但又有不信任她的樣子。

「我不想告訴你。」艾蓮娜輕聲地說。
「你可以相信我。」
艾蓮娜搖頭,「這樣好了!你餓了嗎?要吃點東西嗎?」

她又搖頭了一次,「那你今晚要睡哪裡?」

「隨便。」艾蓮娜想起在公園睡覺的時候,所以她不會特別在乎。
「這裡很危險,我帶你到我家吧?」
「不用,謝謝!」
一位警衛卻說話了,「但我們也不會讓你留在這。」

「好吧!」

喬絲牽起艾蓮娜的手,然後走到了大樓的門口,這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接近一點。


喬絲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個人上了車,然後車子開到了一間公寓的大門口前,喬絲付款下了車,艾蓮娜也跟著下來,黑漆漆的,看不出這整棟大樓的面貌,喬絲走上了樓梯,拿出鑰匙開門,艾蓮娜東看西看也走了上去,艾蓮娜走進了電梯,來到了五樓,直走一個轉角寫著五零二一,喬絲開了門,接著打開電燈,艾蓮娜看見一隻黑色的貓咪,正走過來戳揉她的小腿。

「你有養貓?」
「有啊!你沒有對貓過敏吧?」
「沒有。」

「你今天就睡這吧!這沙發很好睡,連我在這裡睡著的次數比我自己的房間還要多呢!」喬絲直接走進廚房,然後打開冰箱,「你餓了吧?我看看......這裡有昨天的披薩,前一天的義大利麵、吃一半的布丁......」喬絲邊看邊說。

「不用了!我想先睡了!」艾蓮娜直接走到沙發上,然後坐在上頭,感受一下它的柔軟,「謝謝!」
「不用謝!」

一個聲音吵醒了她的女兒,「啊!」一個大哈欠從門口出現,「媽?誰啊?」

「一個朋友而已,她暫時這裡睡一晚。」

「喔。」她沒有睡醒的眼睛看了一眼艾蓮娜,「嘿!你好啊!」然後轉頭去洗手間,接著上完廁所,又走回自己的臥室。


「你女兒?」
「是,高二。」
「我們現在是分居狀態,我老公在工廠裡當工人,偶而兼差當 Uber 司機。」

「嗯。」艾蓮娜簡單點個頭,「那我先睡了!」艾蓮娜說完就直接脫去腳上的鞋襪,然後頭轉向沙發的角落。

「晚安。」喬絲看了她一眼,接著走到廁所,刷牙洗臉之後,又走到自己的臥室。那隻黑貓早已經走到自己「窩」。


深夜時分,大約凌晨三點左右,當月色正看著大地,艾蓮娜卻夢到什麼,然後突然睜開眼睛,馬上仰起上半身,看著由月色透進來的一切,然後她又躺回原來的沙發上時,一個目光讓她看見右手臂呈現藍色,微微發光,連一旁的黑貓都「感應」到她,睜開眼睛看了她一下,然後不理會她,又閉上眼睛。

艾蓮娜感到很奇特,這種藍色讓她感到灼熱,她很不舒服地趕緊起身,她不知道廁所的位置,於是先是往左走,但是看見兩扇門,她打開了一扇門,結果看見喬絲的女兒睡得很安穩,又趕緊把門給關上,然後再開啟另一扇門,接著把門關上,她在摸黑的廁所想找可以「降溫」的東西,例如水,她立刻開啟水龍頭,水聲大量流出,「啊!」艾蓮娜忍著聲音,但實在很不舒服,水沖刷在她的手臂上,不但沒有立刻降溫,反而更刺激她的皮膚。她受不了了!直接坐在地板上,任由水龍頭的水裝滿水槽之後,接著往她頭上沖刷。

      水聲也把喬絲給吵醒,她起身,走出房門,往廁所走去,她聽見水聲之後,打開廁所門,也順道開燈,就看見艾蓮娜全身濕透癱軟呈現駝背樣,「喂!你怎麼了?」

喬絲先把水龍頭關閉,然後扶起她的身子,然後拿著浴巾把她全身擦開,「啊!」艾蓮娜又大叫了一次,「怎麼了?你說啊?」喬絲要她開口說話,但艾蓮娜卻怎麼樣也說不出來。她把她攙扶到沙發上,然後要她坐好,不過艾蓮娜沒多久就癱軟倒在沙發上。

「你的手!」喬絲注意到她的右手臂,「是這個嗎?」
「啊!」艾蓮娜又大叫了一次,她的女兒又被吵醒,走了出來,「又幹嘛?」
「你回房睡,明天早上再告訴你!」喬絲注意到她的女兒,抬頭看著她。
「喔!」

她走回自己的房間,然後直接關起門來。


「喂!跟我說話啊!」喬絲看著艾蓮娜沒什麼動靜,起身拿起桌上的家用電話準備要撥打 911 專線,電話撥通後,「你有什麼警急事情?」電話的那一頭說道。

「小姐,我這邊有個女性,神智不清,需要找人過來救援!」
「怎麼樣的神智不清?地址?」電話的那一頭繼續說,喬絲連忙看著艾蓮娜。
「喂!」喬絲看著已經快接近崩潰的艾蓮娜。

「小姐......」電話的那一頭說著,「......」接著電話被掛斷,發出嗶嗶嗶的聲響,喬絲直接起身,抱著她衝出家門口,往一樓跑去,接著在準備要跑到一樓大廳時,艾蓮娜說,「放開我!你會死......」

「什麼?」喬絲聽不清楚,要她重複說一遍。
「放....開我,你會.....」她繼續說。

但是逃生口的樓梯,慢慢形成冰霧,喬絲感覺不對勁,因為冰霧的速度來得很快,應該是說,冰霧沿著欄杆往一樓蔓延,喬絲想要往後看,冰霧就剛好觸碰她的身體,把她給凍結,艾蓮娜也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