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奮戰

圖片來源:sergio santos 

喬走走看到,各種新奇的年輕人在街頭,是她從來不曾見過。廣告招牌幾乎多有多國語言,不怕讓人看不到,她走著走著,一旁的街道巷弄,裡面都「燈火通明」,她走進去,原來是特種行業,年輕女性在巷弄拉客,「小姐,你想要嗎?我們有各種人種......」一名打扮時髦的女孩說道,喬只是點點頭,在這個時代,同性戀已經不稀奇,各種混雜更是稀鬆平常,而目前的愛滋病,或是各種流行疾病,都已經有藥可醫,只是我們濫用藥物的速度依舊快速成長......

喬繼續走,一名男孩在眼前,手臂上有滿滿的刺青,「小姐,來個刺青如何?」喬轉頭看了一下,原來是刺青店,喬看了一下被服務的顧客滿心高興的表情,「你想要什麼圖案都可以為你量身設計,還是你有自己專屬的?通通都可以。」他繼續說。

「不用擔心刺痛,幾乎無感。」他又說了。

喬依然只是說聲謝謝,她經過了他身邊,繼續往前走。一隻烏鴉從喬的天空飛過,叫出淒厲的聲音,讓喬忍不住遮住耳朵,之後又飛走了,然而,她繼續走,走沒多久,她突然昏倒,倒在地上,讓這兩個人,尤其是這位有刺青的男孩嚇一跳,「小姐!」

「叫救護車!」這名男孩說。

後面這位女孩立刻打了電話,呼叫救護車,由於救護車無法進入這小巷,救護人員於是在五分鐘之內趕到現場之後,利用擔架把她抬了出來,送上救護車。

救護人員問,「誰認識她嗎?」

現場在場的民眾紛紛搖頭,之後就送往最近的醫院。


醫院在十分鐘之內送到了急診室,喬被送進手術病房,瞭解到底發生什麼事,駐院醫生拿著一個大型平板掃描喬的身體,從大腦看到腳部,並無有什麼異狀。醫生皺起眉頭,「這壞了嗎?」他質疑這儀器的精準度,還拿去照射他的護士的身體狀況,他看了一下護士身體內部,裡面除了有血管阻塞之外,沒有什麼問題,然後他又照起喬的身體,大致上看起來依然一樣,醫生後來把那個平板裝置的頂端拉出了一個小針,然後刺進喬的手臂,抽出血,血液從小管進入平板裝置裡,過了大約一到兩分鐘,血液報告顯示除了紅血球過多以外,大致上還好。醫生後來把那個裝置拿給主治醫生,醫生這時候在房間內通話。

「摳摳。」那醫生敲了主治醫生的房間。

他看了房間的門口,上面顯示醫生的姓名,「請進。」

「醫生哈柯特,我有一個奇怪的病例要請你看一下。」

「喔!你等一下!」哈柯特向電話裡的人說,「我等一下在打電話給你。」之後他掛斷電話,電話是無線的,主機有顯示來電,當然還有網路功能。

「什麼病例?」他問。

他接起來,然後看了一下這位患者的病歷,「無名氏,女性,年齡判定約四十九歲,身體狀況無異等等。」他看了這資訊,「還有其他的嗎?她從哪裡來?這裡沒有顯是她的出生地或是地址。」

「在東史街那裡。」

「好,我立刻出來。」醫生哈柯特抓起後面的醫師袍,然後穿上,走了出來,陪著那位醫生,喬目前在手術病床上,那位醫生走了進去,然後進入了消毒室,他呈現大字形,並且將十根手指張開,一個機器抓住他各兩隻手,接著在兩隻手上「殺菌」,主治醫生也是一樣,然後兩個人走了進去,看見喬躺在那裡。


醫生哈柯特拿著病人履歷,然後在那個裝置,以手指轉了一圈,看見她的臀部上圍有一個很細小的腫瘤。裝置寫著是良性的,大約零點二公分。醫生哈柯特將螢幕放大,然後再以七百二十度確認腫瘤的實際大小。

「嗯。」他點點頭,「看來是這裡。」他想了一下說。
「但我不認為是這裡,因為我也發現了這個,但不可能因為這樣就昏迷不醒。」那位駐院醫生說。

「所以你認為?」哈柯特醫生問。
「給院長判定?」
「他目前不在,或許副院長可以。」

主治醫生哈柯特點選傳送病歷給樓上的副院長辦公室,在上頭的副院長在瀏覽各種病人的檔案,接著他收到了一個訊息,他打開來看了喬的病歷,接著傳訊息回去寫著我待會會下樓。他起身,走到了辦公室外頭,交代秘書,「有任何訊息請替我保留,若是那種平常的,就不必了!我可不要老是處理同樣的麻煩事!」那個副院長躇著拐杖,身體看起來很硬朗,不時還會咳嗽,但他不以為意,已經年過七十的他,有著堅持的老脾氣。

他走進電梯,對著電梯喊,載我那個該死的樓層!之後又咳了一聲嗽。

有個人工智慧的電梯也知道他想要到哪一樓,電梯不到五分鐘就到了一樓,打開了一樓電梯門,他走了出來,這時候,醫生哈柯特與那位駐院醫生從手術病房走了出來,「什麼事?叫我興致匆匆的?」

「你看,你認為這位女患者有什麼樣的疾病?」哈柯特把那裝置遞給他眼前,他把他的老花眼鏡給戴上,接著說,「很正常啊?」

「看清楚一點。」
「這個。」哈柯特指著這個腫瘤。
「這個我有看到,然後呢?」
「你認為這是關鍵嗎?」
「我不知道,試試看就知道了!」那位老副院長放下眼鏡,好像把病人當實驗品,不想多重視。

「你確定?」駐院醫生問。
「你敢質疑我?」
「不不不。」他連忙搖頭。
「出了事,我負責,可以了吧?」他拍胸脯保證。


兩位醫生一如往常回到手術病房,裡面的各種護士與手術人員早就在原地等候,他們都知道,這種算是小手術,大約一分鐘就可以解決。醫生與哈柯特幫喬翻身,接著拿出了一個長形的筆狀機器,深入那個臀部的上圍區域,那個機器的前端有個很細小的爪子,呈現星字形,刺進她的身體內部,機器的後半部連接成線路可以將資訊傳到哈柯特前方的螢幕上。細小的筆頭可以延伸,且呈現軟狀,而不到三十秒就鎖定腫瘤,接著花費了大約二十秒的時間,腫瘤就漸漸縮小,然後不見,為了擔心復發,還在血管上進行「加強」工程。

時間大約一分十七秒左右,哈柯特就把那機器拿了出來,但一如他們所預測的,問題不是在那個根源。

最後,喬被送進病床上,以病床監測她的血壓、心跳等等身體活動,手臂上也有一個小型偵測器。


過了大約十來分鐘,駐院醫生以及主治醫生哈柯特走了進來,一個拉開布簾,一個拿著那平板裝置。

「看來,她睡得很安詳。」駐院醫生說。
「是啊!」哈柯特說,「不過,看來,問題沒這麼簡單。」

駐院醫生拿起喬的右手臂,看了一下她的脈搏,還有貼上上頭的偵測器。

「心跳八十九,九十一,八十五......」他說。

「暫時先這樣吧!我們先觀察一天再說,有必要要通報警察,瞭解她的來龍去脈。」哈柯特說。

「謝啦!」哈柯特拍了一下那醫生的肩膀,「我先去忙了!」紫瓊醫生說。

原來他是變性人,由女性轉為男性,第一天來到這裡,哈科特在他離開時,才看到他的名牌,對他的印象其實並不深。

哈柯特看了一下喬的臉,「是誰把你送到這裡了啊?」

哈柯特接著離開,並且拉上布簾。


夕陽幾乎已經來到,隨著鳥叫聲在窗邊,喬也不知不覺睜開眼睛,睜開時還有點疼痛,她摸著後背部,那個傷口的位置,她感覺手上有東西,拿到眼睛前,還有血跡。她努力起身,看著周遭這一切,她下床,拉開布簾,陽光刺眼地照射進來,馬上又拉了起來。

「我在哪?醫院?」喬說,「對了!我在那街道上問路,好像......」話還沒說完時,另一頭的護士拉開了布簾,「你醒啦?這是今天的晚餐,要趁早享用喔!有任何問題,你可以點選你手臂上的按鈕。」

「?」喬不懂,護士眼神暗示喬的右手臂,偵測器上有一個不明顯的按鈕,也不是浮出來的,喬摸了一下,的確有一個類似按鈕的東西。她轉頭看了一下餐點:雞肉沙拉、優格以及各類水果,旁邊還有一個雜糧餐包,還有一杯百分百果汁。

「你不夠,我們還有,或者你可以要求其他餐點。」護士說。
「不必,這樣就可以,謝謝!」喬慢慢走到另一邊,她不是想著餐點,而是想離開這裡。

「我可以到洗手間嗎?」
「喔!你直走就看到了!」護士指著喬的前方,這裡算是小型的隔間,廁所幾乎每一個隔間就有一間。

喬走了進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