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存(續)

圖片來源:fdecomite

艾蓮娜從警衛室走了出來,這座森林很龐大,她走一走,沿路碰到不少遊客,健行者、登山客,露營背包客等等,有人向她問聲好,有人則是不理會她,她沒多想什麼,只想回去「原來的地方」,但她根本一點頭緒也沒有。



她走著走著,前方的指標寫著「尼羅瀑布」,她只好沿路走下去,事實上,她沒有什麼興趣,只是沿路亂走,漫無目的。經過大約六百公尺的路程,在瀑布之前,就已經聽到水流聲,她走過去看一看,壯闊的美景,讓她留戀於此,各地的遊客走下溪中,然後享受瀑布沖刷身體的快感,她身上的服裝都濕了不少,看著眼前,一陣不想回去的念頭讓她突然分心,沒多久,理智恢復了!她看了一下,然後隨地問了一位遊客:「你有看到什麼一位老婦人,或是什麼奇怪的景物嗎?」她不知道怎麼問起,因為她身處那原來的地方,只知道有一個大的三角形符號,有些原住民、有隻貓,還說不出哪裡來的怪物,而說到怪物,在那個結凍的街區,冰霧已經將整個區域「密封」,不過暫時緩解,因為那些軍人、警察看不出有移動的痕跡,警察拿著手電筒照著冰霧,然後戴起手套,小心觸碰冰霧,因為有些人已經被凍結了起來,還請來各地的科學家,要檢查這個「神秘物質」到底是什麼?

警察看著手套上面的冰霧,仔細搓揉,放在鼻前,聞一聞,沒有氣味,一旁的科學家拿著刮刀小心翼翼刮下冰霧,放在採集罐裡,一旁的遊客往上一看,幾乎整片大樓已經被冰凍。

當時已經是凌晨時分,而艾蓮娜還在睡夢中,她當然還不知情。那時候發生的狀況叫人措手不及,電視新聞的記者,地方電視台紛紛出現在周遭採訪相關人士,請各地的專家做見解,警察、聯邦調查局的探員、軍方通通束手無策,冰霧在飯店裡深入每一間房,在晚間時分,有房客在沐浴時,也被趕下樓,有些房客都來不及收拾行李,都跑了下來,有些房客正要離開,這個街區聚集了大批民眾,七嘴八舌討論要怎麼解決這情況,飯店人員、服務人員等等安撫他們的情緒,不是安置在其他住所,就是要求退費。

科學家拿著採集罐,裡面的冰霧順著採集罐往上蔓延,凍結了此位科學家的右手,開始往他的手臂延伸,帶著手套的警察也好不到哪裡去,冰霧沿著手套橡膠的縫隙進入了他的指甲,然後進入了微血管中,感染了他。警察感到不舒服,沒多久,手臂開始結冰,整個身體呈現冰封狀態。


下方的車站,大批的旅客已經走出了車站,不過速度還是跟不上他們逃跑的速度,依然有些人被凍結,循著鐵軌慢慢往前後延伸,有些準備要進此站的電車在半路就停下來,電車上的廣播系統沒有用,因為上方的電線已經被凍結,趁著電力還完全消失前,車長趕緊讓旅客以反方向前進,所有的旅客摸黑在鐵軌上方行走,所有人都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那些被冰封的人,任憑冰霧吞噬他們,不管用任何熱源,用槍往下掃射,用炸藥在附近引爆都沒有用,因為他們都已經嘗試過好幾次,甚至想派出類似電磁砲的東西,不過連眼前的景物都沒有摧毀,何況這些受害者?

不管警察如何安撫這些受害者的家屬,通通得到的一句答案就是「我一定會救出他們!」,不過這只是安慰話。現在連破壞這些冰霧的方法都用盡了,何況要融化他們?冰霧現在就宛如在那座森林的情形一樣,慢慢滴出怪物的身影......

時間已經是快到了早晨,來來回回的許多次,以為到此結束,直到警察看到了一隻「原形」怪物在他面前現身,多眼猛獸慢慢地從冰霧竄出來,警察看到嚇得趕緊掏出槍瘋狂開槍,但不管有無形成,多眼猛獸撲了上去咬死了這名員警,其他許多怪物也甦醒,警察束手無策的同時,看見大量的怪物在眼前出現,大力地展開反擊。

群眾看見大量怪物,嚇得趕緊逃跑,就像發生恐怖攻擊一樣,警方、軍人趕緊嚇阻牠們,不過,幾顆子彈,甚至是炸藥,只是讓怪物更加壯大,不是打不死,而是很難打死。

「啊!」街道上滿是尖叫聲,怪物四處竄逃,各地分散,警方、軍人等等開著車追捕,或是衝撞,只能撞一個是一個。


艾蓮娜坐在一顆岩石上,雙手托著下巴,無奈地不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蒙勃因為凍結,也慢慢出現了怪物的身影,艾蓮娜聽到尖叫聲在遠處傳來,心想該不會是什麼東西吧?她趕緊循著尖叫聲往前跑,當遊客紛紛閃避時,她卻選擇往前跑,甚至還有人叫要她逃跑,不過她知道,一定是因為她的關係,她在遠方看見了怪物的身影,果然是多眼猛獸,牠們不是在享用美味的大餐,就是瞪著前方的人,警衛在另一方與牠們對峙,怪物紛紛盯著他們,不過任何風吹草動,多眼猛獸很清楚,艾蓮娜探出頭來,慢慢循著步道要想辦法解決,她一想到那個新聞,就害怕地要面對自己帶來的「災禍」。

「是你!」那一名警衛說。

而那名警衛似乎也是硬漢,因為他的右手臂已經被凝結,就站在那裡看著艾蓮娜。

「對!是我!我為此抱歉!因為我不是故意要來害你們的....但請告訴我回去的方法.....」艾蓮娜的情緒感受到不安,又為此自責。

怪物還沒等到警衛繼續接話,就衝過去咬死了他,其他的警衛的武器根本又是不痛不癢,怪物三兩下要解決了「他們」。艾蓮娜想去阻止,可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使不出來,因為在她說話的同時,其他的怪物們就衝上去,艾蓮娜想要跑過去,一隻怪物在前方也準備往她這裏衝過來,艾蓮娜緊張的氣氛,眼睜睜看過怪物咬死了這些人。

艾蓮娜不管這麼多,眼睛閉著,就伸出右手臂看看能不能打到這隻怪物,結果那隻怪物跑過來的同時,與艾蓮娜的右手臂擦身而過。怪物摔落在一旁,艾蓮娜倒地,低著看著牠們,「......」

還有些遊客在觀望,艾蓮娜遠遠地就能看到,其中一隻多眼猛獸盯著前方,其他隻,至少四到五隻找尋作案目標,艾蓮娜起身,「你們到底怎麼樣,才能放過我?」

艾蓮娜伸出左手臂,扶著樹幹,「我很想要回去見我家人,不想要待在這裡,難道你們還不懂嗎?」

右手手臂變成了藍色,不過她還不知道。多眼猛獸根本聽不懂,其中一隻更是兇狠地瞪著她,最後衝了過來,想要咬住她,艾蓮娜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突然一個男子跑過來抱住她——原來是那位跟蒙勃交談的男子,「你真的想要用這種方式見你家人嗎?你太不負責了!」那名男子用力搖晃她,要她醒一醒。

「可是!」

那隻多眼猛獸撞到了樹幹,其他兩隻的多眼猛獸也跑了過來,那名男子撿起地上的木頭往旁邊一敲,「走開!」他的眼神有看到兩隻怪物,「走!我帶你離開這裡!」那名男子扶著艾蓮娜趕緊往一旁走,但艾蓮娜彷彿虛弱的身體無法站起,需要攙扶才能行走。

「快點!」那名男子一手搭著艾蓮娜的肩膀,一手扶著腰趕緊讓她趕快前進,後面的怪物依然不死心,突然一隻怪物的身上射出雷射,往那名男子射去,幸好偏中,打到樹幹。艾蓮娜感覺後面依然危險,第二隻怪物往他們衝來,艾蓮娜的右手這時候因為下垂的緣故,碰到了地面,整個地面像是裝了地雷一樣,開始連環爆,出現了往上衝的冰霧,一個接著一個,最後也射破了那隻多眼猛獸,接著最更後面追趕的怪物,而那些怪物最後成了躺在地上的透明屍體。

那名男子聽到後面的爆炸聲,嚇得往後一看,然後低著頭看著艾蓮娜,「是你......」直接把艾蓮娜丟在地上,「你到底是何人?」

「什麼?」艾蓮娜虛弱地聽不懂。

那名男子指著後面,艾蓮娜回頭一看,就看見地上出現許多射出來的冰霧,筆直地畫出一條線。

艾蓮娜這時候不敢相信,眼睛往前看,然後在看自己的右手,「到底發生什麼事?」其他的怪物仍在原處往各地散去,艾蓮娜彷彿見到了希望,向前衝,「喂!你要去哪裡?」那名男子攔不住她。


元神回到了地上,經過那個不小經歷,讓牠難忘,舔著右身,然後往前走,看著周遭,一個從來沒來過的森林,什麼鳥獸都沒見過,一隻蛇在遠方望著牠,還有各方的蜘蛛,各類昆蟲等等,元神看著嘖嘖稱奇。

剛剛躲在水裡的湖,裡面還有鱷魚,等著元神上岸,鱷魚這時想要去攻擊已經來不及。
走著走著,約兩英里的路程,到處的荊棘與藤蔓,還有鳥類也在看著牠,「我可不想再次遇到他們了!」

「差點中他們的計!」元神繼續說。

而本來在之前的匯流的河川,在牠旁邊又再次匯集,剛剛載著艾維茲的那些原住民們,坐著船,採著果子,準備要回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