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續四)

圖片來源:Javier Núñez Corbal

艾連娜扶著腰努力站起,「痛......」她努力起身想看看情況,不過還是要先擔心泰神、喬的傷勢如何,那些怪物沒有理會那些受傷的獵物,只是兇狠地盯著前方看,「泰神......」艾蓮娜努力喊,爬到泰神身邊,「你醒醒啊!」一隻怪物的眼神盯著艾蓮娜看,讓艾蓮娜又怕又不知如何是好,「為什麼又碰到這種情況......」艾蓮娜忍不住抱怨,但還是要振作精神。



泰神打起精神,努力睜開眼睛,牠看著艾蓮娜,「我在這......」話才說到一半,一隻怪物馬上衝了過來,要咬住泰神,泰神根本無力反擊,那頭怪物直接咬住泰神的頭,然後要住一甩,「!」艾蓮娜這時嚇到,她不敢相信那怪物就這樣咬著泰神往旁邊一甩。那泰神被甩到一邊,然後撞到樹幹,一動也不動。

艾蓮娜扶著樹幹,用力支撐身體,「你們為什麼要纏著我們?」艾蓮娜氣著握緊拳頭,卻有氣無力感,艾蓮娜看著前方的怪物目漏兇光,遲早會找上他們,艾蓮娜沉住氣,想一想要該怎麼解決這個近在眼前的難題。

一隻怪物先衝了過來,根本不管艾蓮娜,然後射出雷射光朝向艾蓮娜而來,艾蓮娜專心想著,根本沒注意到,結果那光線竟然在艾蓮娜的前頭暫停了?艾蓮娜眼睛感覺前方有東西,她努力打起精神,然後看見雷射光停在前方,像是時間停止了那樣,艾蓮娜感到又驚又怕。

「!?」艾蓮娜露出疑惑表情。

艾蓮娜看著雷射光,然後緩慢移動身體,「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想要繼續表達自己的看法,那雷射光又變回原來的速度繼續前進。艾蓮娜有點嚇到,之後她閃一下,看見那雷射光擊中樹幹為止。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右手臂,顏色呈現一片深藍色,「!」艾蓮娜一頭問號,「這表示......?」又一陣雷射光往這裡衝來,艾蓮娜想試試,艾蓮娜閉著眼睛,而雷射光剛好在艾蓮娜的額頭上停了下來,艾蓮娜移動頭部,那雷射光也跟著移動,接著雷射光往樹幹擊中,冒出火花。

「我可以控制?」艾蓮娜心想。她往那些怪物衝過去,那些怪物見到她,也往她這裡衝來,至少有三個以上的怪物衝向她,艾蓮娜舉起右手,閉起眼睛,結果最先衝來的怪物往旁邊撞到也衝向她的怪物,第三隻怪物也衝向她,結果牠往旁邊撞過去,撞到樹幹,倒了下來。

艾蓮娜趕緊跑到喬身邊,拉著她往一旁,結果拉到一半時,第四隻怪物往艾蓮娜撲了上來,就在艾蓮娜以為沒命時,那怪物停了下來,一動也不動,「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因為她根本沒有想到停下牠,牠竟然會停住?艾蓮娜感到不可思議,但沒有時間管太多,那怪物停下沒多久,結果轉了個方向,撞到前方的樹幹。

艾蓮娜認為這裡真的不宜久留,可是這裡是「目的地」,不可能說離就離,艾蓮娜只好先拖著喬往另一棵樹幹,然後再去找找泰神的下落。其他的怪物也沒有閒著,紛紛加入「對抗」的行列,艾蓮娜感覺遠方好像還有東西接近,因為那低沉的嘶吼聲,讓艾蓮娜很不舒服。喬被拖到一半,艾蓮娜又暫停了下來,因為怪物紛紛衝向她,深藍色的手臂彷彿招換了她,她卻不知道怎麼「操控」,因為她根本沒有方法。

艾蓮娜又拖著喬,終於快接近另一棵樹時,在艾蓮娜後方的怪物也撲向了她,並且咬中了她的右手臂,用力一甩,右手臂露出鮮血,艾蓮娜感到疼痛又不能多說什麼,整個手臂上半部因為咬住且甩動,造成大面積的撕裂傷。艾蓮娜痛到忍著,甚至跪坐了下來,説什麼也要拖著喬到另一邊,不過右手臂因為痛到難耐,總是花費很大力氣。

右手臂雖然流著血,可是手腕卻是依然呈現深藍色,一點也沒變。艾蓮娜想著到底要怎麼解決眼前這些怪物,而在艾蓮娜一點鐘方向的怪物,衝了怪物,並且射出雷射光,雷射光快速地往她衝來,就在她以為雷射光會停下來時,雷射光直接貫穿她的心臟,當場斃命。

艾蓮娜被射中的當下,像是不敢置信的表情,她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在被擊中的那一霎那停住了,之後她倒了下來,後面的怪物紛紛衝了上來,這些怪物已經不再是「傳統」的多眼猛獸、彎角猛獸或是獨角猛獸,而是各種混生體,你看不出牠們到底是什麼樣子?

艾蓮娜突然驚醒,她以為她真的死了,結果雷射光射中的不是她的心臟,而是胸口的一角,不過她真的以為雷射光是直接射穿她的心臟,因為她有移動身軀,速度太快,反應不及。

她的心臟是真的停了下來,因為雷射光真的刺痛了她,加上右手臂依然流血,她彷彿有十秒鐘死去,接著又活了過來。怪物還是不肯放過她,艾蓮娜努力想站起,可是真的痛到使不上力,四面八方的怪物衝向她,艾蓮娜閉著眼睛,認為真的沒命了,一隻傳說獸飛了過來撞到其中一隻怪物,而怪物偏了方向撞到其他怪物,然後又撞到了樹幹,艾蓮娜緩慢地睜開眼睛,就看見一隻傳說獸倒向一旁,身體傷痕累累,牠不是為了救她,而是因為在飛行途中,也受到追擊,而因為太累而撞向其中的一隻怪物。

「!」艾蓮娜看見那隻傳說獸,她以為是那一隻,但其實不是。她努力想要跑過去,或是走過去,但因為身體的力氣幾乎沒有,只能努力撐起身體,之後因為太累了,艾蓮娜整個昏了過去。


後方的怪物還是不肯放過她,其中一隻咬起了艾蓮娜,牠含在口中,然後轉身離去。其他的怪物也跟上前去。那隻怪物走了一段路,然後放下了她,看著她,這時候,艾蓮娜的眼睛緩緩地睜開,她看見許多怪物在她面前,她故作鎮靜不敢妄動,「......」那群怪物接著紛紛一一離去,留下艾蓮娜一個人。

她不解,為什麼沒有攻擊她?甚至吞噬了她?突然,一陣噁心想吐的感覺湧上心頭,「.......」艾蓮娜摸著胸口,可是越來越難受,最後她咳出了血,還有未知的黏液。艾蓮娜看著地上的那攤血,然後用左手一碰,整個感覺就是黏噠噠的液體,呈現乳白色。「這是什麼?」她心想,但身體還是很難受,她努力站起,她慢慢回到可以起身的狀態,但很累,無法支撐太久,她最後癱坐了下來,看著地上,「為......」說到一半,又吐出那些液體出來。

風吹拂著泰神的身體,以及喬的身體,他們還活著,只是也撐不了多久,冰霧持續在附近結凍,甚至越來越厚,整個時間像是暫停一樣,完全鎖在這畫面。

艾蓮娜看著前方,她根本不清楚這裡的路,她不知所措,扶著身體緩慢地走著,「為什麼我還在?」艾蓮娜心想,「難道......」艾蓮娜痛得講不出話來,她的額頭也都沾滿了血漬,因為她一手扶著受傷的右手臂,一邊又擦著額頭,前進。

「你在哪裡?」艾蓮娜心想。

她東看西看,想要認清這裡的方向,「你在哪裡?」她繼續想。整個視線很模糊,在她視線中,雖然她還有力氣,可是要找回最後,且「正確」的路不容易,「你在哪?」她終於走著走著看見泰神的身影,可是至少還有兩百公尺以上的距離,而她體力不支終於倒下來。


經過了一天一夜,又一天一夜,當晚她醒了過來,她看著前方,漆黑一片,她努力走著,看著泰神在前面,「你在這!」她跪坐下來,然後靠在泰神身上,「你聽著到我說話嗎?」艾蓮娜努力問,「哈囉!你醒醒吧!」艾蓮娜大喊,當然,什麼動靜都沒有發生,「你聽得到我嗎?泰神!」艾蓮娜大喊,就在心力交瘁時分,一陣黑影在艾蓮娜的後方出現,由於現在是夜晚,又沒有路燈,所以艾蓮娜根本沒有注意到,直到那黑影要包住艾蓮娜為止,

那黑影慢慢地伸下她,要罩住她,突然一個快速的動作攔住了她,她嚇一跳,努力想掙脫,可是在掙脫以後,卻感覺依然還是有放不開的感覺,「啊!」她感覺全身被綁住,然後一聲倒在地上。她以為真的「沒命」了,但又在黑夜時分,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真的無法解釋。

她「用力」醒了過來,看著當下,然後摸摸全身,「原來是夢!」可是這個當下——現在也是黑夜,她看著前方,努力走到泰神身邊。當她看到泰神倒在那裡時,她終於支撐不住,真的倒在牠身上,她現在的力氣用盡,說不出話來。

隔天,清晨時分,就在夜未完全天亮時,她醒了過來,她看著前方,然後看著泰神倒在那裡,「你聽得到我嗎?」她輕輕地說,泰神倒在那一動也不動,隔沒多久,泰神睜開眼睛,「嗯......」牠緩慢起身,小心走到艾蓮娜身邊。艾蓮娜沒注意到牠,然後轉身看見泰神出現在眼前,竟然完好如初。

「你醒了!」
「我怎麼了嗎?」
「你現在感覺如何?」
「很好。」
「你呢?」
「很好。」

「還是會感到.....痛。」艾蓮娜撐起身體,努力打起精神,血是停了,可是傷痛還是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