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8的文章

意義塔的高點

唉!一年(又)過了!(又)要再一次回顧這一年的來來往往嗎?顯得有意義嗎?當打破的沈默者登入《時代雜誌》封面又如何?不是說不重要,也不是不應該刊登,「應該」沒有人再一次誤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還有更多的沈默者,包括我,包括你,包括你身邊的每一個人,我們這些聲音投票起來也沒有寫在那些人來得實在。

誘之因

我們彷彿能夠看到什麽;像是某種希望的降臨,可能嗎?問問「別人」,似乎有某種信念在堅守我們所看見的,一如往常,沒有特別的「特別」,看看別人的生活,日常狀態似乎有跡可循,當我們堅守我們所構思的,我們成為某一習慣的魁儡時,我們就變成了某種制約的狗。

自己(續五)

薩克一進入那個原來的實驗室,立刻快步跑向所有放化學材料的位置,然後隨手拿起一瓶化學物,「鹽酸?」,「不是。」,「醋酸?」,「這個也不是。」那個人隨後走了進來,看見薩克在忙著找答案,「你想到什麼了嗎?」,「我找不到你說的蕊二酸。」薩克說。

自己(續四)

艾連娜扶著腰努力站起,「痛......」她努力起身想看看情況,不過還是要先擔心泰神、喬的傷勢如何,那些怪物沒有理會那些受傷的獵物,只是兇狠地盯著前方看,「泰神......」艾蓮娜努力喊,爬到泰神身邊,「你醒醒啊!」一隻怪物的眼神盯著艾蓮娜看,讓艾蓮娜又怕又不知如何是好,「為什麼又碰到這種情況......」艾蓮娜忍不住抱怨,但還是要振作精神。

意義塔(續二)

意義塔不存在,同樣地,巴別塔也不存在,但我們理想中,夢想中,實境中所想像的社會卻悄然存在。我們所想要那樣的世界,如果世界現今的狀況看來是如此,為何這社會許多的「問題」沒有真正妥善解決?時間不夠嗎?

在小說之後

看著我未完成的小說,心裏可說是五味雜陳。有人開始問我,這小說怎麼還未結束?我現在可以給的回答是已經快要走到結束的階段,只不過這個「結束」仍有一大段距離要走。現在幾乎已經快要起「戰爭」,也就是快到精彩完結篇,如果你看過任何小說的三部曲,你大概會發現,這幾乎才剛剛開始第三部曲的初章而已。我為什麼想寫小說?正確問,我為什麼要寫這樣關於奇幻又關於冰封的故事?

自己(續三)

艾蓮娜看著四周,除了海景,好像一切沒有什麽特別。冰霧依舊凍結「景象」,她仔細看,慢慢看,總認為這有什麼「特別」?艾蓮娜轉頭看了一下喬,接著又轉頭看了一下自己,泰神依舊不理會她,自顧地走著。艾蓮娜想到了什麼,但實在說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