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續)

圖片來源:Artur Vittori

 「這附近哪裡有水?」海娜問道。
「我不知道,你這是個好問題。」艾維茲看著自己的身體。
「你這是問廢話嗎?」
「我還是很臭嗎?」
「我不知道,你認為怪物口水加上這個可以洗去你的惡臭?」
「大概不行。」
「那就對了!」
「往前走吧!」洛爾說。
「至少往後是不對的。」洛爾繼續說。



陽光高照,氣候悶熱,照射在這三個人身上,只是讓氣味顯得更加明顯。海娜掩住口鼻要擋住那難受的氣味,洛爾更是快要「發瘋」,實在不想一直有什麼「動作」,至少是大動作。艾維茲反倒是不在意,原因不是因為她可以忍受,而是現在抱怨,也不是辦法。

「我快要受不了了!」海娜大叫。
「你又不是唯一一個。」
「你看看她,多冷靜啊!」洛爾眼神看著艾維茲。
「你應該學學她。」
「學學她?別說笑話了!我全身就像是被潑了一身糞便,怎麼樣都洗不掉!我都覺得我的靈魂是臭的!」

「我們都是啊!」
「我也很想處理。」
「你少冷嘲熱諷!我看你根本不想。」
「你走路像娘們!」海娜脫口而出。
「我走路像娘們?你太過分了!」
「過分?你難道不能想想辦法嗎?試圖找水!」
「奇怪?跳進去的是你,怎麼樣怪其他人了?」
「拜託!你以為我真心想?」
「是牠們,對吧?」洛爾還沒等到海娜回話,就先插話。
「你知道就好!」

三個人走了一段路,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海邊。艾維茲聽到些微的海浪聲,然後看近一看,果然是海,海娜也走了出來,看見了海,二話不說衝進海面。洛爾停頓了一下,看了一下海娜,「喂!.......」艾維茲回頭告訴他,「讓她去吧!」

艾維茲也慢慢走近海中,把自己泡進海裡,洗去那「味道」。洛爾左右張望,遠方好像有什麼東西,但他不以為意,還是走近海中,把自己洗淨。

過了一段時間,海娜走了出來,「好舒服!」海娜感覺自己的身體格外乾淨。

海娜坐了下來,在椰子樹旁。艾維茲起身看著前方,然後四處看看,「我們可以從這裡回去嗎?」

洛爾還在「浸泡」在海中,她走近洛爾,問:「我們也許可以造船?還是什麽之類的?或是沿著海岸中,也許可以找到我姐?」

「好主意!」洛爾聽到聲音之後起身看了一下她。

艾維茲感覺自己的「味道」已經非那麼難受,她走近海娜,並且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你要怎麼做?」
「我不想走回森林,感覺像是浪費時間,所以我想沿著海岸走。」
「看你已經有辦法了嘛!應該不需要我幫你。」
「我還是需要你!畢竟你也幫了我許多。」
「像是找路,提供方法。」艾維茲繼續說。
「你要這麼做,就這麼做吧!」

洛爾這時候也走近這兩個人問,「你們在聊什麽?」

「沒什麼。」
「你夠『乾淨』了吧!」洛爾冷嘲熱諷海娜。
「乾淨?至少比你乾淨。」
「呵呵。」洛爾冷笑回應。

艾維茲起身想有動作,海娜看她,「你馬上就要開始嗎?」

「是啊!我不想明天開始。」
「那就前面就好!反正這裡的景物都一樣。」

艾薇姿走了一段路,附近一半是叢林,一半是海,叢林之中樹幹還有部分冰霧。艾維茲走了大約十分鐘就停了下來。

「這裡景色不錯吧?」

海娜起身,走在艾維茲身後大約一百公尺的距離,洛爾也跟了上來。

「什麼?」海娜見到艾維茲開口。
「這裡至少沒聞到什麼氣味。」
「是沒有。」
「那就這裡吧!」
「這裡?我不是說要繼續走嗎?」
「你就休息一下吧!我累了!我需要吃點東西,我很餓。」
「那我姐呢?不是說要馬上開始嗎?」
「這裡就可以了!你看!還有一座山巒,你要爬上去嗎?跨越過去嗎?」
「我是想。」
「你就歇會吧!景色都暗了!你看。」
「那只是陰影而已!」

「你為什麼要這麼急呢?我要去找食物吃。」海娜說完,就走進叢林。洛爾看著她們兩個,「怎麼了?」

「沒什麼。」艾維茲回答。
「海娜呢?」
「她說她餓了!要找食物吃。」
「我也餓了!這些果子可以吃嗎?」洛爾指著椰子樹外旁的果實。
「我不知道,你要吃就吃吧!」
「你講得那麼隨興。」
「你不擔心吃壞肚子?」
「我不餓。」

洛爾就直接摘下一顆果實,然後看著那顆果實,心想要怎麼剖開它。

「不會吃?那就烤吧!」

洛爾努力找一些樹枝、樹葉,準備生火,艾維茲也幫忙,利用在學校學到的知識升起火來。然後洛爾直接把那顆果實往火裡丟。

這時候,海娜從樹林回來了!她手上抱著一些果子,還有蕈菇,嘴巴還咬著一株蕈菇。她看了一下前方這個人,「你們也餓了?這些給你們!」

「謝謝!」艾維茲回答。

艾維茲吃起了一顆,「好酸!」她咬了一口,那汁液碰到她的舌尖,異常不舒服。

「你應該用吞的。」
「吞的?那多沒胃口!」
「好吧!你要咬,就咬吧!」

艾維茲又抓了一顆,這次她終於用吞的,「我就說吧!」

「沒吃的感覺。」
「那我吃這個好了!」洛爾撿起一株蕈菇,放在嘴巴裡咬。
「這個沒味道。」
「你還期待什麼味道?」
「至少是甜的!」
「別開玩笑了!」
「哪有像糖果的香菇?」
「這種吃下,不會中毒才奇怪!」海娜說。

「哈哈哈!」洛爾笑了出來,眼看,太陽西下,夕陽映照在他們臉龐,顯得更加嬌貴與耀眼。艾維茲轉身看著夕陽,然後又回頭看著眼前這兩個人,「我們就明天吧!」

「我就說吧!」
「哈哈哈!」海娜大笑。
「夕陽很美!是吧!」
「是啊!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的日落。」

橘紅色的陽光灑在眼前,任誰都會停留這一時刻,艾維茲又摘下了一串果子放在口中,然後一顆一顆吞下,她看了一眼,然後說:「就像這些一樣,甜美的說不出話來!」

「是酸吧?」
「是啊!我忘記了!哈哈!」艾維茲嘲笑自己。

時間彷彿過得很漫長,幾分鐘的夕陽,感覺有一小時之久,甚至更多。洛爾又吃進了一口蕈菇,「這就是我們的晚餐。」

「你期待有宵夜嗎?」
「我感覺多久沒吃了!」

時間已接近了晚霞,當太陽從橘紅轉變成深藍色,就知道已經要到傍晚了。

整個火苗持續燃燒,艾維茲看著火,不知不覺睡意就來了。

艾維茲抱著膝蓋閉起眼睛試圖沈澱心境,也慢慢進入了夢鄉之中......


時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艾維茲無意地睜開眼睛,火苗還是持續燃燒,不過幾乎不像之前那麼強烈,艾維茲感覺有點冷,縮起身體,想辦法要進入夢鄉。她看了一眼海娜與洛爾,兩個人的睡姿實在很可笑,艾維茲搖搖頭,然後扭動身體,往兩個人之間靠攏。

海娜感覺有東西不斷搖動,海娜在睡意之間,想要睜開眼睛,但還是想進入夢鄉。艾維茲很溫暖,因為海娜的體溫可以讓她暫時忘掉冷顫的感受。不過海娜很不舒服,她轉身,微微地睜開眼睛,就看見艾維茲在她面前。

「你是很冷嗎?」
「算是。」
「但也不要這樣擠過來。」
「抱歉!」
「沒關係,反正他也會這麼做。」

艾維茲轉身,看見洛爾流著口水,眼睛微微半睜開。

「呵呵。」艾維茲笑了出來。

艾維茲又轉身回來,看了海娜,「也是。」


艾維茲還是進入了夢鄉,與海娜一樣,暫時不要多想太多。

隔天一早,當陽光灑落在這三個人身上,就知道已經過了一天,艾維茲感覺很熱,她努力想閉起眼睛,不過陽光的炙熱讓她難受,她還是睜開眼睛,海浪聲依舊不絕,她看了一下,然後轉頭看了他們兩個。艾維茲伸伸懶腰,打了個呵欠,然後摸著額頭,「天氣真好!」她回頭看了那兩個人,海娜已經起床,她走到艾維茲身邊,「今天很適合吧?」

「是啊!」

洛爾還在夢鄉中,他轉了個身,感覺沒有人,突然一醒,「我的人呢?」

兩個人聽見聲音,轉頭查看,「什麼人?在這!」海娜說。

洛爾起身,拍拍身體,然後走到這兩個人一旁,「你們壞了我好夢!」

「好夢?你春秋大夢!」
「等一下就啟程嗎?」
「你現在就可以。」

洛爾轉身,看著火苗一旁的果實,撿起一根,吃了起來。「還可以吃!」洛爾說。

「你這麼快就餓了?」海娜走近他的身邊。
「補充點能量嘛!」
「你確實很需要。」
「分一點給我吧?」
「拿去!」洛爾撿起地上的另一叢果實遞給她。

艾維茲也走了過去,撿起自己的那一叢,吃了起來,「還是很酸。」

「因為你忘記用吞的。」
「哈哈哈!」艾維茲笑了起來。

火苗已經熄滅,三個人吃了剩下的果實之後,就沿著海岸走。


第一艘船已經沈默,所有的士兵——不是上救生船,就是遭到凍結,法瑞坐在救生船,瓊特在對面,他從自己的救生船跨到法瑞的救生船。

「我們依舊嗎?」
「沒錯!」
「可是,我看船幾乎沒有移動......」

法瑞把槳遞給他,「一起划吧!」

瓊特拿起槳,然後放在海水中,看來「目前」沒有受到影響,瓊特努力往前划,船確實有動作,慢慢地往前移動,法瑞也跟著划,不過移動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慢。

冰霧在海水中,若有似無地載浮載沉,法瑞看著四周,「等一下!」

船慢慢地逆時鐘轉動,搖來搖去。冰霧往槳移動,開始凍結槳的下緣,法瑞聽到「吱吱」聲,就知道不對勁,瓊特看了自己的周遭,突然,冰霧從槳的上緣,也就是救生船的中間位置,往上移動,「快!」瓊特說。

法瑞也覺得不對勁,瓊特趕緊站了起來,要移動身軀,但冰霧幾乎要把救生船「撕成」兩半,救生船下緣已經是冰霧,而整個冰霧刺破救生船,兩個人來不及,掉入了海水中。

冰霧襲擊他們身體,慢慢凍結了他們。

兩個人還是想要努力掙脫,尤其在他們尚未凍結之前,不過冰霧就這樣襲來,兩個人不管再怎麼努力刺冰霧,或是反抗,冰霧凍結了他們,任由海水載著他們......

過了幾個小時,海水的移動速度,慢慢把他們推向另一邊的海岸。法瑞、瓊特兩個人在海水中晃動,最後衝上了海岸沙灘上,不過還是淺灘,冰霧不斷拍向他們。

一隻鷹從高空飛過,看了地上的冰霧一眼,然後飛到了山邊。整個氣氛,整個環境就像是無人島的場景,椰子樹,樹叢以及各種生物過自己的生活,冰霧在沙灘底層中緩慢移動,彷彿要連結海上的冰霧以及陸地上的冰霧,整個島嶼幾乎快要一半以上覆蓋在冰霧之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