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來(續四)

圖片來源:lina velasquez

虹一個人坐在樹下,嘴巴叼著一枝草,看著前方。



辰在遠方看著他,並且走過來,坐了下來,告訴他希望不要因為剛剛的事情影響。他說沒關係,我不是那種容易受傷的人,只是不明白而已。辰告訴他,你當初的成人禮,已經有一部分驗證你是否為最佳人選,雖然看起來很粗糙,可是有時候第一關就淘汰了!獲得了第一次考驗,只是成長的第一步,要真正成為一個真正的勇士,守護這歷久不衰的歷史,還有挑戰等著他。

虹好奇問她,說你怎麼知道?辰告訴他,自己的哥哥就是這樣被淘汰,雖然第一關過了!可是,那又如何?後續的不是設計出來的測驗題,而是真正發生的「內戰」。

虹不懂,想了解原因。臣解釋道。她說:「我已經把他當親哥哥了!他比我大上許多歲!可是他非常在乎我,會關心我的訴求,當然還有我的妹妹,晏。」

「那次的衝突,算是一場小內戰,如果你非要這麼稱呼。」辰說。

「我哥哥就是在那一次因為介入,而意外身亡,細節我已經不想再談。」辰用布凱因凱語向虹解釋。

晏在房舍與長老對話,長老告訴她,虹的耐心不足,實在不是最佳人選,我只是暫時救他,他要救的其實是他自己。

晏回答,為什麼要因為這儀式而定奪?或者她認為應該不只是一場機會而剝奪他的權利?長老回答,仔細想想,如果不需要這個,還是什麼機會,那麼就會失去本來的角色,或者事情的出現本來就有什麼。

晏沈默不語,長老繼續說,好壞不是看考驗,而是看一念之間的能性。

晏向長老點點頭,之後就離開了房舍,想要找她的姊姊。

晏四處東看西看,就看見自己的姊姊在跟虹聊天,她走了過去。

晏向辰打聲招呼,她說你們在聊什麼?辰解釋虹的問題。長老也走了出來,他走到了那隻被凍結的鷹的身邊,要幫牠解凍,他抬頭看了一下,那隻鷹不見了!長老沒說什麼,畢竟這種鷹本來就會自己解凍,至於怎麼解凍的,長老不會對外透露。

他看了看四周,這個村落算小,幾乎只容下幾十人而已,他往前走,看著那三個人在促膝長談,長老在他們附近觀察,之後又走回自己的房舍。

「你還是要離開這裡?對吧!」晏告訴他。
「當然!」

「雖然我是這裡的子民,但不屬於這裡的子民。」虹這樣說。

辰點頭,「我知道,你一直有個方向要走,我也不會阻饒你。」

虹起身,站在這兩個女孩面前說,「我會成功的!」

「我相信你會!」晏說。

這當然是用布凱因凱文說的。虹一直相信他能控制什麼,因為那出現不是沒有原因,連長老也控制不了牠們,晏與辰起身,給他一個擁抱。

「我們也幫你吧!」
「不必了!」虹婉拒好意。

兩個女孩只是點頭笑笑。沒說什麼,虹看著她們,握著她們各自的手,然後就轉頭離去。

虹幾乎信心十足,兩手空空,走進樹叢裡。辰與晏看著他,心想著還是有幫他的需要,又繼續跟在他身後。


虹走進叢林,就聽到身後有東西接近他,他躲在樹幹背後想要偷襲,結果,兩姐妹反而出手更快,將他一軍。他嚇到了!晏笑他,真的太不自量力,辰則說,你真的需要幫手。

虹很感謝她們,但他還需要不只是這個而已,而是需要什麼來推動。辰不解,虹解釋說,發揮力量的,應該不單單只是瞬間這麼單純,還有什麼能夠觸動。虹東看西看,看見附近有條蛇徘徊,他直接抓起蛇的頭,壓住牠,不讓牠攻擊他。他說,這麼簡單的事,能夠做到,為什麼我沒有直接這種能力?

辰笑說,這個是兩回事,你不能混在一起,忘記某角色的存在。虹說,蛇這種生物,是因為牠有某種釋放的力量。他知道如何著手,但那種生物應該可以某種思想存在,可以被控制住。

晏笑說,你真的把事情想得很單純,外表看起來像這樣,你的理解能力不夠,實在不是你掌控著。

虹有點惱羞成怒,辰要他冷靜。虹說,他的能力哪來的?他一直很想知道。

「你想知道?」辰說。
「那你就應該放開什麼。」她繼續說。

附近的樹枝,樹葉以及枯木已經覆蓋了一層厚重的冰,他們三人在這一間穿梭,看著周遭,附近有綠葉、各種花朵,但都不及冰的力量,把它們凍結,蛇本來要覓食的,結果被虹抓住。那隻蛇在虹的握住之下,無法動彈,之後,在對話之中,虹又把牠放生。


三個人繼續走,穿過許多冰結凍的樹林,好不容易看見一個尚未完全凍結的林地。

「這裡,還有有生命。」晏說。
「是啊!你看,彷彿花朵開到一半被凍結在這。」辰蹲下身體看著其中的一束花說。
「難道,你不覺得,這本來就是花園的一部分嗎?」晏說。
「我是這麼覺得,這樣被凝結,真是不敢想像。」

虹也學著辰看著其中一束花,「這應該是剛剛開始的。」

「我就是這麼認為!」辰說。

彷彿白雪覆蓋這座樹林似的,但其實遠眺都是一片冰霧。這個不完全的樹林之中,半個冰霧,半個綠林之間,彷彿有個平衡。

附近的白色怪物也蠢蠢欲動,只不過這次是很小的生物......


那怪物長得也不奇怪,白色的絨毛,許多的足,像極了馬陸,只不過牠身長很短,頭上有兩條觸鬚,用來感應獵物,牠沒有毒,可是一被激怒,會跳上你臉上,噴得你滿臉都是洗不掉的黏液。這黏液呈現冰霧狀,所以看不出你是被凍結,還是真的被「黏住」。

虹起身往前看,四處白茫茫一片,殘缺的樹幹有許多枝葉徘徊,彷彿一瞬間就被焚毀。虹問辰,「你不覺得這很奇特嗎?」辰轉頭看著他,「是啊!某種奇特。」

晏低著頭看著那朵花,之後抬頭看著天空,「這麼好的天氣,這裡呈現這樣,還真是與眾不同。」

「你現在才知道。」辰回答道。
「到前面走走吧!」晏說。

虹已經先往前,看了一下,冰霧似乎顯得更嚴重,虹沒說什麼,只是走走看看。那白色的怪物爬了過來,經過了紅的面前,虹沒有理會,因為他根本沒有看見牠。一半的冰霧覆蓋在枝葉與樹幹上,一半的呈現綠茫茫的一片,虹繼續往前走,晏與辰看了一下後方,風景很美,卻沒有時間留下欣賞。

「你想要怎麼做?」晏問虹。

虹很專心看著前方,沒聽到晏的問題。

晏走向前,碰了一下虹的肩膀:「嘿!你想要怎麼做?」

「什麼怎麼做?」
「就是那樣......」晏指著前方。

突然從地上竄出那一隻很大的白色怪物,把晏嚇一跳,晏向後退一步,看了一下,「什麼?」辰問晏:「你沒事吧?」

「沒事。」

那白色怪物原來是其他怪物的附屬者,算是一種照顧的大家長。前方隱約有河流還是什麼之類的,晏認為那應該是不錯的練習機會,也許能夠幫助他思考。

白色怪物往後方爬去,不理會他們三人。

晏看了一下身長,還真是把她嚇出一身冷汗,「我還以為是什麼河流之類的!」

「這裡真的很詭異。」晏繼續說。

原來那流動的「影像」在前方與冰霧交疊在一起,很像河流,但其實是那白色怪物在蠕動。晏吐了一口氣,「呼!」

「看來,你也被騙了!」辰說道。
「你知道?」
「我知道啊!所以才不敢輕舉妄動。」
「你不知道這裡,還是別亂動才好。」
「這種生物很少出現過,我見過也才那麼一次,何況是那麼大的!還真第一次看過。」
「哈哈哈!」虹大笑。
「哈哈哈!」虹繼續笑。
「?」晏不懂。
「你被將一軍了!」辰說。



夜晚時分,兩個人與一隻動物縮在一起,火是好不容易點燃的。傑克只是用一點力氣保持點溫暖,安睡在他的身邊,小狐狸卻是躺在那邊。

傑克拿著枯樹枝不斷在火上烤呀烤,也不知道在烤什麼,樹枝上沒有食物,只有已經燒焦的樹葉,傑克好像幾乎恍惚地忘記自己在做什麼。

「只有......我......我要怎麼回......家。」傑克自言自語。

安被溫暖的火給吵醒,眼睛微微睜開,看見傑克在烤樹枝。

「傑......克...」安輕微地說出這句話,帶著脆弱的口吻。

傑克聽著火聲,烤著樹枝,那渣渣聲,傑克聽不到其他聲音。

「傑......克......」安又重複說著這句。

傑克看著四周,四面皆暗,只有這裡的火,顯得發亮。

安努力地往爬到傑克身邊,「傑克......」那最後一個字幾乎快要聽不清楚。

傑克隱約有聽到什麼,畢竟,安也努力想拉著傑克的腰部,讓他知道。

傑克轉頭,看見安有動作,「你醒了啊?」

「……」安不說話。

「你好好休息吧!不要勉強。」傑克低下頭告訴她。

傑克摸摸安的頭,沒說什麼。

「傑......克......」安用盡力氣說話,「你救了我。」安說完這句就睡著了。

小狐狸依然躺在那邊,牠沒有死,只是呈現昏迷狀態。

「你真的是我的夥伴,我卻這樣對你......」傑克說。
「當初的不信任,變成如今這樣,真是我的不幸。」
「也許我應該從學校退休,照顧你吧!」傑克撫摸著小狐狸的背部說。

傑克也累了!直接趴了下來, 倒在小狐狸的身上睡著了。


隔天一清晨,陽光漸漸亮起,照在傑克身上。夜晚本來顯得寒冷,傑克還打哆嗦,不過陽光卻是格外刺眼。

這裡,格外安靜,冰霧還沒有滲透這裡,他感受這溫度,這氣氛,這所有的氛圍,了解自然的存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