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語文的意涵

圖片來源:Charles Jackson

也許,我們應該重新思考,思考一下人生的重來的意義。來到夏威夷這幾天,並沒有多大的歡愉,並不是因為我失去了什麼熱情,也不是因為時差的緣故,而是電視上播送的廣告,然後看看我們這些人們擁有的一切,已經讓我漸漸思考起我們所謂的那種快樂會是什麼樣子?



我們應該定義什麼嗎?學好英文之後,能夠讓你找到好工作嗎?當我望著這裡的徵人啟事,當我看到這裡人們的互動——沒有多很熱絡,但也沒有多悲傷的情節,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如果我們真能夠看見人們「之外」的影響,想必我現在的熱情應該會增生許多,大概是因為環境吧!大概是某種「水土不符」吧!整體下來的感受,就像是回到某種原始狀態,而我卻還在看著窗外發呆,看著天花板,想著世界的發生經過,卻一籌莫展。

沒有很快樂,當然也沒有如此悲傷,就像前一章所提到的那種快樂與悲傷的界線,很微妙,定義也很特別。人類這種奇妙生物看久了,就有一個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卻無法解釋那是什麼,學了那麽久的英文,從來就知道這些定讞出來的英文「紋路」是怎麼教通的?我雖然清楚不過,但每一次碰到了那種學習「困境」,都讓我停下來思考,這些的語言文化發展之路是怎麼回事?從古至今,老師總告訴我要這樣做,如果你問為什麼,可能我會考倒他們了!所以我接受到的知識就是這樣的文法就是要這樣寫,例如什麼詞應該用動名詞,什麼應該加上 to ,什麼又應該變成對的介詞,我通通沒有概念,即使他們說的是中文,我還是有溝通障礙,因為我總會去思考裡面的表達意義,真的就是標題解釋的那樣嗎?

當然不是,我有好幾次被聳動的標題「騙」進來,結果老是講得同樣的答案,或者那根本不值得「注意」,提高修飾,有什麼意義?是別人記得我們嗎?大概是吧!所謂的那種解析,就不是你應該歡愉我,我應該提拔你嗎?所謂的社交動物,不就是應該互相學習嗎?之後,人生回頭過來,要解釋所以應該相關的一切,就好像知道了人類的演化歷史又有什麼用?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甚至跟我沒有關係,我在乎的世界其實跟我沒有多大的連結,誰會去在乎宇宙上的任何變動?隕石也不會隨便打中你,哪一顆衛星升上地球軌道,又如何?北極的冰川融化了?就會馬上讓你的家淹沒嗎?大概只有經過你家的颶風吧?當然,我們可以說這一切是極端氣候的影響,當然我們可以說這都是全球暖化的後果,把事情可以推卸,並不奇怪,但我們不是要推卸在這件事的本身上,而是我們從來沒認為這是跟我影響之間的絕對相關。

所以,看看自己的學習之路,就好像看見自己如此那麼愚笨,又以為可以如此進步。整個世界的運作則是這樣:前人訂出來的遊戲規則,我們生來就是要去面對,要應對,更要負責,永遠都有黑鍋可以背,哪管是哪一個壞學生留下的,哪管這世界是怎麼樣的遊戲制定,所有的生存法則,要你自己老老實實寫出來,不如去抄前人的遊戲「範本」比較快,不是嗎?然後接著問自己,這樣對嗎?有道理嗎?合理嗎?

也大概只有自己認可。整個世界建立的那種世界觀,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如果那是一種對,整個世界的發展應該會有某種的融洽,但其實並沒有,這一點你我都很清楚。如果建立在某種信任上,應該界線相當明確,可是也沒有,當一種本來黑白是非很分明時,出現了一點灰,人們都會大膽去猜測這到底是怎麼了?我們可以仔細深刻了解這一點的變化嗎?

我想是沒辦法,冥冥之中的感受彷彿已經注定了好一切,人們用自己的世界觀,解釋,遵守,加上保留,人們的文化多半已經建立了一大半。夏威夷的居民很和善,亞洲臉孔的人如此之多,但夏威夷的歷史幾乎不像以往那麼單純,你可以想像那種注定要現代化的發展,當我們朝著某種進步的歷史,前進到某種地步,這世界像是已經經過了下一次的「革命」浪潮。

不是這種進步不好,還是有什麼苦水要吐,我只是希望我們在促進進步歷史的同時,似乎把某種已經給吞噬,像是簡單的信念,像是利他主義的不同,賺觀光財到底是為了讓觀光像觀光,還是我們只是促進某種經濟城市的發展願景?

怎麼樣才是「對」,我一點也沒有什麼概念,因此,我以上所說的那些話,其實我並不清楚我們到底是怎麼樣的生活環境而造成這樣的文化發展,如果是對,合理化的應該有某種接近上的成果——朝向某種平衡化的烏托邦社會,但其實並不是,現代城市中的那種美麗願景,就像是我們的某種破窗理論,都以為很繽紛式的燦爛生活,黑暗不會有多少存在的空間。

整個世界呈現的就是多元「文化」,我們已經不再單純了!什麼都要搞得很複雜,為何天真的樣貌就認為我們的愚昧不再是那種象徵的「美麗」?


說了那麼多,重點往往不是那些被迫生出來的認同,而是在於多數下的集體化發展,當然,我們要幸福,我們要建立某種美好,社會已經看起來像是這樣子,為什麼我還有不滿足?不過就像是內心的某道傷口在不知不覺中給掀開,卻還是堅持這樣的發展合理化的正確。美國廣告看了那麼多,我看美國廣告比看節目本身實際還要多,我已經開始懷疑,這樣的說法是開始「合理」我們認為走的路「獨一無二」。

好像美國人生來就是高知識份子,每一個人的英文能力都很「厲害」,我也不知道語文能力是怎麼定讞,先不管文法或是單字之類的問題,如果真要我解釋,那不是語言本身的問題那麼「單純」。

每一個人都會聽得懂,只是口吻不同,理解程度有變,即使這裡是台灣,我還是想實際了解語文上的含義,就像我說的那樣——表面上的意思應該不該只是表面,如果是表面,想必應該不會誤解,想必解釋起來,應該不會有語言學家那麼複雜。

簡單的文字就可以傳達很多意思,正確上來說,可以讓你有不同的發展路程,就像看到那種流線形狀的程度,我們是怎麼樣注意到後方的線性狀態?人性生來就不會直線程度的解釋,文化上的脈絡,語文上的形式,加上交互之間的融合,成了一種不同發展樣子,整個世界呈現的就是多元「文化」,我們已經不再單純了!什麼都要搞得很複雜,為何天真的樣貌就認為我們的愚昧不再是那種象徵的「美麗」?

我不太解釋,至少不會有那種烏托邦進入我的思想中,沒有什麼一瓶(罐)就可以解決,你的困擾不再是如何清理家裡的灰塵,廚房的污垢,或是如何買一部好的二手車,還是你的夢想透過某銀行就能實現,現實的不是在現實本身,而是整體的認為狀況,既然我們改變不了憲法,就只好現在自身的合理程度去適應現階段那種應該要的程度,又故意跳開,因為我們沒那麼「濃纖合度」,所以灰色地帶一直「普遍」存在,我們也沒那麼很守法。

美國是自由國家,這種自由,以普遍來說,就是做你想要的,說你想要說的,某一種自由意識存在告訴我們,這是自由的,所以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怎麼想,怎麼在乎,音樂放得再大聲——只要我喜歡就好,自由這種寫在臉上的感受,我們生來就是某種流浪兒。

時間一直在變,如果不會變,我們的法律不會修正這麼多次,管他現在是誰當家,自由民主的國家理論中,每一個人都是自己認為為主的合理化現象,當我們的社會,自己的認知,加上普遍上的自由變成某一種合理化的自由程度時,我們就已經把某一種給限定住,那種好像是告訴我們,生來的法律民主,建立在某種權威之中,就有某種限制上的發展,一旦把某種認為當之確信之後,自由的現象就開始確定你有存在上的自由,相信你認可上的可以。

因此,存在的不再是那種的認為程度,整體上來說,自由的黑灰白程度有了確定目標時,我們自然有了某一種認為的程度可以在基本之間遊走,這也是我們總認為基本色總是過於基本,也不會太多情緒變化,樸實的程度才會讓大部分人所接受。

世界變得很多,語文上的認為已經成為了一種可被信任的直接程度,就像我們當今認為的語文上的規則一樣,你可以說出語言的發展歷史,影響程度,可是那又如何?當語言現在已不再是認為的那種語言,那我們自創語詞,那好像也沒有關係,我們不需要懂大量的語文詞,知道了某種確信程度,就像語言的文法,意思表現,只是為了取信某種認可程度,畢竟我們在「這裡」是說母語的,可是文化多元之後,語言已經不再是表達它該有的角色那麼單純,你何時想過你是怎麼說出該有原有樣子的語文?

改變的到底是什麼?內心的表現嗎?現實的表徵嗎?還是符合某種形式上的呈現?我也不知道,可以這樣做,也可以那樣做,說什麼不再重要,如果表現出來的複雜程度——像我小說裡的那種語言,那麼現代化的語言也還真是夠複雜太多太多......

沒有數字,沒有數學象徵,也沒有時間表象,對於生活的狀態就像是我們認為那樣的最簡潔程度,站在某一刻來看,我們只是要符合某種意義上的現象,來成立某種意念......

這種合理,就像是為自己畫上「重點」,刻印某些記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