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為(續)

圖片來源:Denis Collette

傑克握著三叉戟看著後方,那隻小狐狸不肯罷休,安則是看著那隻小狐狸,「你在做什麼?」傑克問,「吸引牠的注意!」安回答。

「吸引牠?」傑克走近安。

「這個說不定可以。」傑克看著三叉戟中間部分的那顆石頭,並且要想辦法取出來,傑克把三叉戟用膝蓋想辦法折成兩半,但是木棍很硬,傑克一使力時,膝蓋痛得要命!「痛!」
「你電影看太多了嗎?」

「我以為......」傑克趕緊用力捶打木棍,然後用樹幹的力量想辦法取出那顆石頭,後方的族人追來了!指示那隻小狐狸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小狐狸不屑他們,眼睛持續變成深紅,甚至轉為黑色,不過傑克握著的三叉戟也總算有點變化,木棍中間出現裂痕,傑克感覺三叉戟變得比較輕盈,認為應該快成功了!最後,那小狐狸準備要將黑色的影子籠罩他們時,傑克也終於折斷了三叉戟,石頭掉到了地上,傑克往下看,安趕緊躲到樹幹的後方。

「找到了!」傑克看見發亮的東西,馬上撿起,這時候黑影包住那棵樹,那棵樹「活」了起來,利用樹枝要包圍躲在樹幹的他們,「小心!」安要傑克快點跑!

傑克把那顆石頭放進口袋,拉著安趕緊離開,那棵樹的根突然往上衝出來,差點讓他們站不穩,根莖要纏住他們的雙腳,往前蔓延,就在他們要逃跑之際。傑克與安看著自己的雙腳被纏住,然後跌坐一跤,想辦法要脫離樹根的纏繞,傑克拉著樹根然後纏著樹幹的樹根,然後把安的樹根也同樣纏在一起,樹根持續延伸,這時候,傑克與安的雙腳已經脫困,趕緊跑離。

「快!」樹幹還是持續蔓延,這時候小狐狸,再呼叫其他的「樹」幫忙,傑克與安不時拉著手,不時放開,第二棵樹、第三棵樹,持續往他們「攻擊」。傑克與安往前跑,小狐狸追了過去,族人拿著三叉戟看著小狐狸有什麼把戲,動也不動。

傑克拿起那顆石頭,看了一眼,「這一定就是他們的秘密!」然後收進口袋,這時候一根長樹枝從天而降困住傑克,樹枝變成了監獄的牢籠,傑克看著安,安想辦法要拉開樹枝,卻怎麼樣也拉不開,「......」安吃力地拉著。

下一根樹枝也從天而降,困住了安,不過安這時候也聽到傑克的「提醒」,安趕緊「跳」了出來。「給你!」傑克把那顆石頭丟給安,安順利接住之後,也放進自己的口袋。
小狐狸暫停「施魔法」,樹幹維持不動,小狐狸走近安,「交,還。」

安不懂,但大致上了解就是要她的那顆石頭。

「不,不會給。」安堅決的表情告訴小狐狸。

小狐狸氣炸了!準備要施行第二次的魔法,這時候首領從後方走了出來,剛剛他看了一眼之後,就從部落走上前去,看看狀況,那隻小狐狸也跟在身旁。

「娘,成之。」首領說。
「什麼?放了他!」安說。

小狐狸抬頭看著首領,想著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石。」首領把手伸出來。
「不,放了他!」安已經漸漸掌握他們的說話方式。
「石!」首領氣得不斷抖動他的手。
「放了他!」

首領眼看抵不過她,命令小狐狸要鬆開樹根,「石!」首領又接著說,安眼看樹根漸漸「鬆綁」,安準備要把石頭交給他,這時候安轉身逃跑!首領反應不及,安趕緊拉著傑克往樹幹後方跑去,小狐狸還沒「鬆開」魔法,突然幾乎在他們的樹幹上的樹根往他們湧去,要層層包著他們,安與傑克來不及跑,被困在樹幹裡面,「!」兩個人眼看就要成功,但還是失敗。

小狐狸看了首領心滿意足,這時候發狂地跳上去咬了首領手臂一口,首領痛得要甩開那隻身旁的小狐狸,那隻施行魔法的小狐狸眼看首領被小狐狸咬,一旁的樹幹上的樹枝大大一揮,要把那隻小狐狸掃去,那隻小狐狸在還沒掃到之前,就跳了下來。

首領命令那隻小狐狸攻擊這隻咬他的小狐狸。

那隻小狐狸的黑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霧要籠罩牠,那隻灰色眼睛的小狐狸也同樣有黑色的身影要籠罩彼此。就在兩個黑影要重疊之際,整個天空變成幾乎宛如黑夜,甚至是沒有任何一點光的黑暗。

黑影重疊,首領看著正高興,相信自己的這方一定會勝利!可是黑影的彼此勢力像是著魔一樣,使這個黑影幾乎不能控制,整個樹幹「長相」變得怪異,全部被拉長一般,族人擔心可能受到波及,躲在首領的後方。

首領倒是老神在在。首領開始念起咒語:「itr45ni8rw34jbw45j3bni7h44,khdedrjfgn......」然後暫停了一下,整個黑影頓時變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黑色,首領把兩隻手放在地上與樹幹上,黑色更是層次分明。灰色眼睛的小狐狸眼看情勢不利,開始也唸起自己的咒語,黑色的影子在天空盤旋,然後突然整個頓時化開了一般,消失無蹤,連被困住的傑克與安,以為要受困一輩子了!卻突然看見光明,感到震驚。

「怎麼......」

兩隻小狐狸失去了「魔法」,但灰色的那隻還保留一點——因為牠是傑克與安索撿到的小狐狸。

整個樹幹維持「原貌」,整個森林看起來像是被拉長了一樣,連樹枝也維持一樣,像牢籠豎立在那裡。

首領看著兩隻小狐狸,然後命令其他族人將這兩個人抓回去,族人還沒等到首領發聲,就直接射出三叉戟往傑克與安飛去。

他們兩個人還沒回復鎮定,感覺有東西飛來,趕緊往前跑,三叉戟因為樹幹變成細長的緣故,有些掉落地上,傑克在跑之餘,又撿起了一根三叉戟。

首領雙手各叼起一隻小狐狸說,「我。」

灰色眼睛的小狐狸又「活潑好動」,想要掙脫,抓住他的手,然後從他頭上跳了下去,跟著傑克與安,因為牠明白牠有看見過這兩個人,但不記得他們的「活動」。

傑克與安繼續跑,不時看著後方有時族人跟上,那隻小狐狸也追了上去,族人也在後方,然後用剩餘的「魔法」解決掉他們,他們每一個人變得像是「著魔」一樣,最後互相殺了對方才停止。

首領在原處等著「好結果」,深紅色眼睛的小狐狸看著他。

小狐狸身上都是他們的血跡,牠已經失去了「魔法」,傑克與安在樹幹下休息,小狐狸倒了下來,就在傑克與安休息的樹幹旁。


「走吧!他們應該不會跟來了!」傑克拍拍屁股,結果一起身不小心踩到小狐狸的尾巴。

「什麼?」傑克感覺有東西,往後一看,是一隻小狐狸。
「牠追來了?」傑克以為是那隻小狐狸。

安走過去,蹲下身來,想確定是哪一隻。安輕輕打開牠的眼睛,眼睛呈現灰色,但其實安根本不太記得原來的那隻小狐狸,還是任何一隻小狐狸的眼睛顏色,這時,小狐狸被驚醒,從安的身邊跳了起來,然後跑到傑克身邊,想要看個仔細。

「你想要幹什麼?」傑克小心翼翼詢問。

「嗯?」小狐狸突然跳了起來,往傑克的臉頰跳了上去,傑克嚇到了!握住牠的身軀,倒了下來,「你到底要什麼?」

「好像是那隻......」安在後方說著。
「什麼?」傑克聽到,然後轉個方向往安看去。
「牠是?」傑克把小狐狸放在一邊,然後走向安。
「我覺得是......」
「你覺得?可是牠看起來已經不是那一隻了!」傑克指著那隻小狐狸。

小狐狸走近他們,還是不說任何一句話。

傑克看到那隻小狐狸不斷盯著他瞧,讓他感覺很不是滋味,「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看著我?」小狐狸仍不答話,「傑......」小狐狸突然脫口而出,「你說什麼?」傑克想清楚。

「應該是沒錯......」安也說。
「噓!」傑克打斷安的話,「我要聽清楚!」
「杰!杰!杰!.....」小狐狸一直說。
「你認錯了!」傑克告訴安。
「我很確定是......」
「算了!」傑克拿著三叉戟往前走,小狐狸依然走在身後。
「喂!」安想要叫著傑克。

小狐狸往前看著傑克與安,總認為有種回憶在牠心中徘徊不去,但牠不記得什麼,只知道他們有照顧牠一陣子,牠是個走失的「孩子」,記憶片段零零碎碎的,想要還原不容易,何況牠又被「洗腦」了一般。

他們走了大約快三公里的路,經過了河流、高大岩石以及沼澤,當然還有荒野的草原,然後又回到了森林之中,小狐狸能跟著他們。他們夫妻有說有笑,小狐狸更想要接近他們,但又擔心被打回票,到了快傍晚,他們坐在樹下,聊著天。小狐狸在他們後方看著他們。


「我跟你說啊!這一次若是能夠順利回去!我一定要告訴她們這個難忘的經歷!」傑克告訴安。

「是啊!如果我們能夠順利回家!你知道要怎麼回家嗎?」
「其實我不知道,但天上的星空或許能夠提供指引。」
「真美!」安抬頭看著天空。

部分的星星已經出來亮相,安想要找尋最亮的北極星,但天色不夠昏暗,讓她有些失望。

小狐狸還是忍不住走了出來,就在傑克與安聊天要進行「下一步」之際,「應該再等一會兒吧!」傑克繼續說。

「先生火吧!」安看著傑克,同時看到傑克的後方,「你怎麼又出現了?」

傑克回頭,「怎麼又是你?」

「杰!杰!杰!」牠又一直重複說這句。
「你就再一次收養牠吧!」安說。
「我擔心牠會再欺騙我。」
「這次與那次不一樣!」
「你這麼肯定?」傑克在說話之際,小狐狸走到傑克面前,看來要求什麼。
「我相信牠知道你!不然牠說『杰』一定有什麼原因。」
「你這麼容易信任?」
「我的直覺。」
「安,不是不相信你,而是那種感覺放不下。」
「放下吧!」安握著傑克的手,並且給他一吻。
「這…...」傑克看著小狐狸還是在遲疑。
「我去生火。」安說完去撿些樹枝。

安在後方拿些樹枝,距離不算遠,就在他們正前方,傑克摸著小狐狸的頭,「你真的是那隻嗎?」

「杰!」
「看來是吧!」

安回來時,看見傑克在抱著那隻小狐狸,心中的一顆石頭總算放下,安與傑克努力生起火,小狐狸退到一旁,看著他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