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未(續三)

圖片來源:paul goeltz

羅伯特克科學研究所的總經理看著手上的文件,仔細思索上面的方程式,以及各類的說明文件,外面的助理秘書索帕塔正在看著密密麻麻的文件的注意事項,以及各類的研究反應,他叫著索帕塔把那些文件拿給他,他要仔細過目,看看現在的旗下科學家們所要研究的科學項目是什麼。不過,在此之前,索帕塔瞄了一眼,有關十一樓的那個機器詳細方案,讓她好奇地看了一下。不過,她過目的時間不到三秒鐘,就把文件遞交給總經理。

「總經理,這是你要的。」
「謝謝!你可以出去了!」總經理看了一下她的眼神。


維爾耶夫經過了那一次「驚心動魄」的經驗,對這次的工作還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他不直覺想了一下,連他的助理,還是送交文件的工讀生,看他這樣的不專心,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喂!」經理經過他的實驗室,看見他對著天空發呆。

他沒聽到,「喂!」經理用力敲了一下他的大門。

「什麼?」維爾耶夫轉頭過來看了一下經理。
「你怎麼了?最近看你心不在焉。」
「有嗎?我很好,你不必擔心。」

經理隨意拿了一張椅子,然後坐了下來,靠近維爾耶夫問,「你說,有什麼困難,我可以幫忙?」

「嗯……」維爾耶夫想了一下,「的確是有,但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甚至是你的家人。」

「這麼嚴重?」經理皺了眉頭。
「是這樣的,我的文件被人劫走了!」
「哪一份?」
「一份關於解碼式的相關說明。」
「你不是還有備份?」
「是有,在這。」維爾耶夫拿出備份文件秀給經理看。
「但......」維爾耶夫又暫停了語氣。
「但是什麼?」
「這份是舊的,也就是修改前,那份是修改後。」
「你不能改為原來一樣的嗎?」

「我很想......」維爾耶夫想了一下,「但我已經全忘記要從哪裡著手?」
「什麼意思?」經理站起們把門關上,然後又坐回那張椅子上。
「因為被人劫走的文件有我重要的特殊代碼,現在我已經無法找回來。」

經理搖頭。

「我不懂。」

「那份文件的代碼與這個代碼不同,你看,這個地方應該是 Qx1,但已經被修改為 Lx1。」維爾耶夫指著舊文件,「但重點是我不確定是 Lx1,還是Qx1,或者是 Rx1?反正,我已經不記得當初的執行計畫。」維爾耶夫說到激動處,猛抓著頭。

「你不要這樣。」經理握住他的肩膀。
「救救我。」

「對不起,我不能幫你,因為我無法讀懂你的代號。這裡的方便之處就是每一個人有獨特的代號,連我自己的,有時候也看不懂在寫什麼。」
「我唯一能夠給你的就是從既有的檔案中找到線索,拼湊出來而已。」

「像這樣?」維爾耶夫隨手拿了一份不知名的文件,然後重疊在一起,看看能夠看出什麼,他把它們對準天花板,看個仔細,「不行,根本看不出來。」維爾耶夫看了快三分鐘,一直搖頭。


總經理離開座位,搭乘電梯來到了十一樓,看見工人在做最後的修飾,以及準備測試,心情頗為興奮,「今天可以開始了嗎?」總經理問一位男士。

「最快下午就可以了!」那位男士回答。
「那就好,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工人現在在忙著裝配線路,以及測試既有的元件,看看是否如預期一樣可以順利運作。索帕塔則是在辦公室整理文件,依照時間順序擺好,快要中午用餐時間,她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她要起身去洗手間。

她走進洗手間,然後走進隔間,關上門,外面沒多久,又走進了三位女子,其中一位是工讀生,相互取鬧,「嘿!妳知道嗎?那個機器要測試?」

「我知道啊!我看了一眼,上面寫的文件內容,那個足以改變整個世界!」另外一個女生回答。

「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幹嘛要蓋上機密等字?那根本不是機密,根本就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你急什麼?」那個女生在化妝,擦起口紅。
「上面寫著要測試元件的穩定?」那個女生繼續說。
「那根本就是想把人改成超能力者。」
「下午就知道了!」換另一個女生說。

一個女生關起水龍頭,然後離開洗手間,索帕塔在隔間聽到他們的對話,正好與她看到的相似,但不確定是同一個東西。

等到靜悄悄時,索帕塔走出隔間,準備洗手,有一個女生——剛剛的那位女生把髮夾遺留在洗手台上,「哈!對不起,我拿一下。」那個女生隔個門口,伸長手臂要拿取,但被索帕塔看到,她就直接把那髮夾拿給她,「謝啦!」隨即門關上。


索帕塔走出洗手間,由於她是黑人,所以在這個種族歧視未解除之前,總是惹來不少非議,那三個女生是白人,其中一個還有紅髮,那個紅髮女生拿著髮夾之後,就綁了起來,但沒多久,就嫌髮夾髒,丟在地上。因為她在走廊上看見那髮夾。

她低頭彎腰撿了起來,然後綁在自己的頭髮上。她走回自己的辦公室,穿起外套,準備出門去用中餐。

那三個女生已經走到了中庭大門,三個人有說有笑。索帕塔這時電梯來到一樓,門一開,另外一位女性經理正好要走進門,那個女生對了她使了白眼,索帕塔不以為意,因為她習以為常了。

索帕塔走出中庭,看到天氣正好,那位紅髮女生往後看了一下索帕塔,「你這個小偷!」她走了過來,指責索帕塔偷拿她的髮夾,「你怎麼可以拿我的東西?」

「什麼東西?」

「這個!」那個女生氣呼呼地指著她的頭髮,「還給我!」隨即拉扯她的頭髮,「放手!」索帕塔痛得要對方鬆手,「啊!」索帕塔痛得要對方住手,髮夾也被扯在地上,那個女生彎腰撿起來,「我不要的,你也沒有資格拿!」

索帕塔摸摸自己的後腦勺,沒多說什麼。

那個女生把髮夾丟在地上,用力踩扁,直到它形成碎片。之後,她快步加入那兩個女生的行列,後面那兩個女生看得津津有味,不時偷笑。


「用餐吧!」經理告訴維爾耶夫,他敲了一敲他的門口。剛剛的心理談話之後,經理就離開了現場,去做自己的事了!

維爾耶夫則是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寫好自己的研究報告,然後有經費研究新的科學項目。

他起身,帶了一些文件,準備邊用餐邊看報告,他關起門,並且鎖上,因為他擔心又有些文件「不翼而飛」。他走到了電梯,這時,電梯正好要關上,維爾耶夫跑了過去,而文件因為沒有拿好,而散落一地,這時電梯也關上,「好吧!」

「維爾耶夫。」一名女子在他的身後說話。

他抬頭看了一下,原來是他的太太,「這麼巧!」

「你還這麼忙?」他的太太幫忙撿起地上的文件,也被他太太瞄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內容。

「這是什麼?你在忙這個?」
「是!這是我要忙的文件。」太太看到一張寫著機密的文件,「你不知道,這不能帶出場嗎?」

「我知道.....」維爾耶夫遮住太太的嘴巴說,「但我要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到底怎麼回事?」她搖頭。
「我覺得這上面做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維爾耶夫抬頭看了一下樓上。
「別鬧了!我是這裡的常客,他們在做什麼,我會不知道?」
「你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不是,我只是認為他們根本只是在研究自己的專案,妳在緊張什麼?」
「你被他們洗腦了?你說說看!」維爾耶夫情緒變得激動。
「你不要這樣,我會幫你查出來,好嗎?」
「但願你自有分寸。」維爾耶夫指著她說。

太太把文件收好,並且轉交給他,「你要小心點,會有人盯著你的!」太太好心叮嚀他,不過,他早就被盯上了!

太太轉往旁邊的樓梯,維爾耶夫則是靜靜等待下一部電梯,他一邊整理文件的順序,一邊瞄著裡面寫著文字內容,「但願老天爺保佑我!」他心想。


總經理在研究所附近的餐廳用餐,當天的午餐聚會就是為了能夠討論進一步的細節。

「哈哈哈!」總經理喝了一口紅酒,「你說得對!」
「不過這樣的進行,沒有問題嗎?」總經理把切好的一塊牛排往嘴裡送。

「沒有問題,我已經和總工程師確認過,且是多次,在此之前,也進行過多項實驗,向你保證,一切如期進行!」另一名男子說。

「那就好,我要確保一切順利無誤。」總經理拿了張餐巾紙擦擦嘴巴,「這牛排,真是夠味!」接著又喝了一口紅酒。

「當然。」這名男子回答,他桌前只有一杯啤酒,什麼都沒有,他把剩下的啤酒乾了之後,就先行離開。總經理轉頭看著那名男子離去,心想著,「還是要小心才行。」


索帕塔走回自己的辦公室,拿出從家裡帶來的餐盒:兩份三明治,一份水果切盤。她打開時要準備享用,心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那些文件上的提示是什麼意思?索帕塔拿起一份三明治放在嘴巴,並且咬了一口,邊咀嚼邊思考,「算了!」她隨即把文件放進抽屜,然後看著中午的陽光映照在她身上。

三明治吃完了,開始吃起水果,對面的秘書也回來了!她從前方的電梯走回自己的辨公室與索帕塔對望,「你現在才剛吃?」她問,「要處理的事情太多。」索帕塔回答。

「你知道......」索帕塔問起對面的助理,「這份文件的細節嗎?」索帕塔把一份寫有機密的文件秀在她面前,她從辦公室走了過來,隨即拿走索帕塔手上的文件,翻了幾頁就說:「嗯......我不知道,就算知道,還是別公開才好!」

「所以你是知道?」
「我什麼也沒說。」助理兩手一攤,然後走回自己的辦公桌處理自己的文件。
「喔!謝謝。」
「謝什麼!」助理轉頭回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Everything(part 10)

看著「機器人」幫我打理好了一切,我深深認為,這世界實在沒有「人工智慧」不行,我是說最簡單的處理過程,一切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功能你需要「升級」,你只需要問一下他們,他們就會找出你最適合的東西推薦給你,像是你最近看了這個品牌的介紹?那你是否要要試用一個星期?你說好,等到你完成試用的前一天,就會問你需要進階的服務?需要點選這裡付費,或者你可以參考其他類似的服務。所有的「訂閱」制都屬於這種人工在機器前挑選的「人工智慧」。

未(續)

艾蓮娜一踏上最後一步,看見的果然不一樣。
「奇怪?這裡......我有到過這裡?」艾蓮娜彷彿來到人間仙境。
鳥語花香,彷彿這裡就是隱藏版的世外桃源。艾蓮娜看見一草一木,聞得到芳香,更聞得到這裡的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