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未(續)

圖片來源:geldmond

艾蓮娜一踏上最後一步,看見的果然不一樣。

「奇怪?這裡......我有到過這裡?」艾蓮娜彷彿來到人間仙境。

鳥語花香,彷彿這裡就是隱藏版的世外桃源。艾蓮娜看見一草一木,聞得到芳香,更聞得到這裡的清新。


「呼!」泰神也跟上踏了上來,「哇!這簡直是我的夢想之地!」泰神一看到整個景象,嚇傻了!邊走邊看,跟在艾蓮娜身旁,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當然,實際上並非那麼夢幻,還是跟平常一樣,只是多了點迷幻色彩。

艾蓮娜來到了這個地方,其實只是那顆石頭與異光石相互作用而形成的,所以看起來很繽紛夢幻,宛如來到糖果屋一樣色彩萬千。艾蓮娜看到一顆閃亮的果實,粉紅色的,讓少女心大開,直接摘了下來咬了一口,「喔!好硬!」幸好,艾蓮娜沒有很用力咬,否則牙齒肯定斷了!拿在手中一看,「石頭?」

氣得把石頭往地下一扔!「王八蛋!」艾蓮娜破口大罵!「幸好,我的牙齒還健在!」艾蓮娜摸摸自己的牙齒,感覺不對勁,然後看著自己的手指,果然流著血。泰神抬頭看著她,「美麗的糖衣只是裝飾....」

艾蓮娜繼續往前走,果然,走了一兩百公尺,夢幻景物又退回平常的景物,且是慢慢消退。艾蓮娜往後看,然後再往前看,怎麼差異這麼多?她心想。泰神看著前方景物,認為這一切應該沒這麼簡單。


喬來到原來的村落,似乎人事已非,長老走了,少許的勇士還在面臨剛剛來到的創傷與衝擊,有些孩子哭得找媽媽,喬無能為力做什麼,一個小孩哭得走了過來開口就問我的媽媽呢?她說我不知道,但我盡力幫你找,他想要拉她的手,喬也順勢牽起他的手,但是走一走,喬看見的畫面更讓人心碎,許多孩子,至少有十幾個在她面前也想找自己的媽媽,但這附近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婦女,除了剛剛那個之外,那位婦女已經與孩子重逢,但不是哭著的那一個。

喬看看周遭,那名婦女走了過來,直接甩了一個耳光在她的臉上,「y,mus34nk7j8w346!」她怒嗆你做的還不夠嗎?喬只是摸著自己的臉頰,沒有回嘴,因為她知道他們一定會有人把怒氣出在她身上,這位婦女不是其中一個,一個勇士走了過來,告訴這位婦女,這不是她的錯,但這位婦女不聽,不但不感激的她的救命之恩,更把錯推給她,喬告訴她,她不怪她,她的心情可以理解,不是每個人都歡迎外來訪客。

勇士要這名婦女想一想,冷靜下來,喬看著她,其他的孩子也圍了上來,似乎為喬抱不平,喬流著淚,雖然雨變小了!但此刻心卻是在下著淚雨。

喬告訴這名婦女,我有個同事也因為此事而受害,你可以把錯怪我,我可以諒解,也不會責怪你沒有答謝我,婦女聽到此消息,怒氣也消了!深感抱歉,她告訴她,是因為害怕而把錯怪給這個「不速之客」,長老如今犧牲了性命,但生活還是得重建。

喬與這名婦女一起擁抱,之後,撿起地上的木板,說,我們還是努力讓這片木板成為堅硬的堡壘,不是嗎?婦女點頭,彎角猛獸襲擊了這片村落,幾乎化成廢墟。

幾名勇士也看到了這片景象,上前搭了一間暫時性的小屋,幾十名小孩住進去不是問題,一名勇士睡在這幾十名小孩旁邊,喬則是睡在這麼婦女的家中,雖然他們的家也一樣毀損,不過喬並不介意。

現在時間大概是深夜十一、二點吧!喬睡得還算安穩。


兩個人走了約一兩英里的路程,泰神看著前方,好像看見了東西,宛如廢墟一樣的地方,晚上時間,更不知道現在幾點鐘。艾蓮娜看著前方,彷彿真的有住人,但不像是那種繁榮的村落,反而像是死寂的村莊。艾蓮娜走近一看,一片黑暗,彷彿從來沒有人在這裡生活過。

「哈囉!」艾蓮娜小聲地說。

其實現在時間才晚上八點多快九點,但時間安靜地像深夜一樣靜悄悄。喬揉著眼睛出來查看,看到了一個不是本地人的臉孔,「你是觀光客嗎?」

「不是!請問剛剛發生什麼事?」艾蓮娜問。
「嗯,有人酒後鬧事,把房子給燒了!」喬說個個謊打發。
「這裡有人喝酒喝成這樣?」
「是啊!請問你有什麼事?」
「我想在這裡住一晚,還有我的寵物,泰神。」
「我才不是你的寵物呢!」泰神心想。

「可是.....我們已經無法容納.....且這裡不是飯店。」喬想趕走他們,或者是說,她累到已經想趕快結束這一切。

「沒關係,我睡外面就好!」
「隨你便!」喬又走回那個屋舍繼續睡。

雨勢幾乎維持現狀,沒有停止的趨勢,泰神走到了那間屋舍旁邊的樹下休息,艾蓮娜也走了過去,她知道這裏並不是她所說得那樣。

「你相信她嗎?」
「一部分而已。」


後面的冰還在結凍,擴展了更大的範圍,連帶後面的溪流也漸漸了凍結,不過速度還是很慢,暫時不影響他們的生活。


時間到底是幾點不重要,奇光石的能力已經可以拉長時間,也可以縮短時間,因此,幾乎所有的時間全都濃縮在一起,艾蓮娜這裏是晚上,與喬的時間一樣,可是有部分的「錯開」,不過因為艾蓮娜有「力量」抑制,所以絲毫可以控制這場「危機」,只不過她現階段無法學會怎麼「控制」得心應手,她還有長路要走。

早晨了!艾蓮娜的眼睛睜開了!雨還是沒停,但有變得再小一點,艾蓮娜看著那兩間房舍,當然還有其他房舍,不過只有這個比較「特別」,她起身,走到了睡滿小孩的房舍前,一低頭一看,幾十個小孩睡在一起,「哇!」艾蓮娜瞪大眼睛。突然一支長槍指著她,艾蓮娜立刻後退一步,脖子差點命中。

「我......沒有惡意。」一名勇士指著她的長槍,要她別輕舉妄動。勇士逼著她向後退走,艾蓮娜也慢慢退步,這時,喬聽見外面的聲音,從房舍起身,轉頭一看,看見了艾蓮娜的動作,立刻認為她應該沒有惡意。

喬告訴這名勇士,她只是來看小孩的,她只是這裡的「遊客」。這名勇士立刻放下長槍,而喬走到了艾蓮娜身邊說,「你沒事吧!對不起,我們這裡受到了創傷。」

「我沒事!說真的!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喬把發生經過解釋給她聽,她則回答說,她住過的村落也發生同樣的憾事,她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原因而引起,也就是這些怪物真的會這樣出奇不意攻擊這些村民嗎?

艾蓮娜向她自我介紹,喬也是,兩個人暫時不計較昨日的「不愉快」。


「這是我的貓,泰神。」艾蓮娜告訴喬。
「誰是你的貓?」泰神心想但嘴巴說著,「你好。」
「牠會說話啊?」
「我第一次也跟你一樣訝異。」
「你怎麼會說話?」喬問。
「就跟你怎麼會吃飯的問題一樣。」泰神回答。
「哈哈哈!」喬大笑,但其實她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不過她知道這不是普通的貓。
「你要不要沖一沖?你的白色毛髮已經很髒了!」喬看見泰神的毛髮或多或少已經不再泛白。
「可以啊!反正我好幾天沒洗澡。」

後面的那位勇士自願帶牠去,那些小孩們還在睡,喬看著泰神與那名勇士,暫時卸下心防。


泰神跟著那名勇士,走到了後面的溪流。


「你從哪裡來的?」
「托爾鎮。」
「我也是。」
「那地方真是不錯,是吧?有美麗的景色以及山水,人們都很親切。」

「我住在莫契山莊那邊。」艾蓮娜話匣子大開。
「我住在主市區。」

「現在應該不能稱為『鎮』了吧!」喬繼續說。
「我不知道,我很少去市區一趟,到那裡要一個小時車程吧!我猜。」
「你手上的這是......?」喬注意到艾蓮娜的右手有印記。

「一位長老幫我留下的。」
「你的頭上也有類似的記號,你有參加過他們的儀式嗎?」
「那是儀式嗎?我不知道,我以為是什麼表揚大會。」
「那算是,但是不怎麼具體。」
「那表示什麼?」
「你是萬中選一,只不過不到時候。」
「什麼意思?」
「你有某種能力,只是你還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像這樣嗎?」艾蓮娜把手掌放在地下,一直念著釋放冰霧重複的話語。

當然,冰霧沒有「秀」出來,喬看見艾蓮娜要做出什麼,「他們有教你什麼嗎?」

「沒有,就算有,我也記不住。」
「我也在想與你類似的問題:為什麼是我?」
「大概跟你的職業有關吧!」
「我是學生,哪有什麼職業?」

「那可能是因果論吧?他們相信萬靈,總之,一定有什麼原因,只是我不會解釋。」
「這部族很神秘,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得到他們的信任,也了解到這部族大概的歷史淵源。」
「你是科學家?」
「你會說他們的方言嗎?」
「會,學了八成吧!不好學。」
「我也想學,這樣就不用雞同鴨講。」
「你想,他們還不一定願意教呢!」
「長老說了雜七雜八的話,我可以理解一點,但好像與事實不符?」
「別用表面去解釋。」
「人就是會啊!」

艾蓮娜想了一下,後面傳來跑步的聲音,那名勇士跑過來,看見喬,就說後面的溪流結冰了!於是又跑到很遠的地方,那隻貓的能力讓他嚇到了!竟然可以「趕走」一些冰霧!讓他不可思議。

泰神全身很潔白,從勇士的後方走了出來,「你看!夠亮吧!」艾蓮娜在想那些話的意思,盡量去推想,沒注意到泰神在她面前。

「喂!」泰神大聲叫。
「嗯?」艾蓮娜看著泰神,「你回來了!」
「你還在想什麼?」
「什麼?沒有啊!」
「就隨便亂想,別問了!你這樣子看起來果然更白了!」艾蓮娜看了一下。
「tyime345wni8rw34?」喬問那名勇士。
「ior34otghmrv7e4g,my4bn8r45n。」勇士解釋給她聽。
「hmio54nn7e45。」
「你們在說什麼?」艾蓮娜轉頭問。
「就那裡的詳細情況。」

「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