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筆(六)

圖片來源:Reiner Girsch 

寫文章對我來說,一直很容易,拿出一張紙,就開始寫,沒有主題也無所謂,反正我現在的想法很多,很雜,很亂,沒有什麼起承轉合,更沒有「應該」怎麼寫,也不是特定寫給誰看,任何人都可以是我的讀者,所以,我沒有什麼害怕的東西應該要怎麼說。


當然,死都死過,我現在可以當成一種玩笑,是因為我了解活過來的感受是什麼,你不曾有過,任何人像我這樣的人,「機遇難得」,這樣說吧!反正我這一生走來,就是要創造些什麼,改變些什麼,社會看久了!人與人都有什麼想法,做自己這社會上該要有的角色,所謂的角色扮演,不是扮男應該為男,扮女應該為女嗎?

沒有人想過這其中的為什麼嗎?我就想過,但沒有答案,因為我也不準備去找答案,畢竟,社會從一路走來到現在,我們適應過很多規範,也認為說對就對,在學習的路途中,我們也改變了自身,認為應該為何,所以問題不在討論社會該有的一路角色,你不可能把美國社會改成像英國社會或是法國社會「一樣」,因為那就不是「美國社會」了嘛!不是嗎?想想華人的習慣與西洋人的思考路徑,我們到底什麼好?

來到了美國,才發現連當地的華人想法也不太一樣,一種語文式上的學習,改變了也幫助他們適應這個美國華人社會,唐人街獨有的中文字對上真正的中國北京街頭,我們也跟著改觀。

台灣街頭普遍的中文字,看在香港的中文字,是否我們了解擁擠的招牌遮住了怎麼樣的目光,寸土寸金,每一平方公里都顯得珍貴,美國上的土地盡情利用,我們卻要在不同的土地上,怎麼學得垂直發展,高高在上的高樓,不管是美國紐約的摩天樓,還是香港的金融大廈,人類的每一寸文化是怎麼樣幫助我們究竟是誰?

生何為人,為何為人?有想過我們生來真正的目的與使命嗎?看來,人生想得如此深奧又複雜,何必呢?具體一點不行嗎?可以啊!你知道你是誰嗎?你知道你為何會站起來嗎?你為什麼要上學?你為什麼要去上班?你為何要騎機車?你為何要開車?你知道你一天花費多少錢嗎?你住在的地方讓你滿意嗎?你與你的兄弟姊妹的感情很好嗎?你有感情空窗期嗎?你怕孤單嗎?你喜歡怎麼樣的環境?你認為怎麼樣才能讓你更快樂?讓這個誰,比從前快樂許多?

以上的問題,很容易回答嗎?簡單一點的答案沒必要。因為知道你這些背後的目的的意義才顯得重要?你有偶像嗎?你喜歡什麽樣的明星?你有想過多遠的未來?一年還是兩年?十年後的你呢?如果這些問題讓你茫然,那麼請專注這個當下,從車窗望出去,你有什麼發現嗎?還是在座椅上睡覺,反正飛機上只能看手機的離線模式,只能看飛機上的影片,只能想辦法找時間解決無聊,若要找事情做,我們的大腦就有一刻會閒得發慌。

不是嗎?空白可以讓你有思想嗎?我曾經問自己這個問題,空白也可以是個思想,只要它存在,它就在那。因此,我不認為有找事情的必要性,如果不能「活」著,那麼你真正算是白活。

因此,生何為人,為何為人,應該可以讓你開竅!但你有嗎?哲學講得很茫然,生死在我眼前很懞懂,看過爺爺奶奶在我面前的冰冷遺體,還是不了解生死的關鍵性,畢竟你沒有死過,怎麼知道死亡這件事的本身?活著就表示有心跳嗎?當然,一個你感受到冰冷的海水,炙熱的火燄,難道還不夠九死一生嗎?我們的順境與逆境,你「感受」到了什麼?

古人知道要找事做嗎?大概欣賞月光比較多吧!畢竟可以看月吟詩,多半看著月亮,喝著小酒,中國的古代華人的詩詞也與月有關,把感情付諸天上的月娘,想像有神話故事,我們的憂愁善感,情感都給了月神。

西洋人來到「這裡」,又把東西帶回去,我們做起貿易生意,後來爆發戰爭,貿易上的不合,引來其他國家侵略我們這國家,我們喜愛和平,但我們做起生意的標準,看來這不是人人皆歡喜,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到底要講求多少和平宣言,才能讓世界看起來像「世界」?

世界地圖很大,但你只是其中的一個細菌,你很難感受到你有什麼影響力,畢竟人感受不到自己的力量,我寫完這篇文章也不會因為點擊率上升,我就成為名人。人與人在地圖的面前看起來不值得一提,但我們就想辦法證實自己值得提,為什麼?

不是為了讓自己有活著的「味道」嗎?打卡是為了什麼?拍照是為了什麼?抒發你的不滿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讓你更像你所了解的自己嗎?

如果不需要獲得什麼,想必我們會「空空如也」,但我們不會,寺廟也是信徒蓋的,神殿、教堂等莊嚴設施也是我們為了某些信念而去供俸的,如果我們不相信什麼,或是懷疑什麼,想必人生不會有這些讓我們保持莊重以及某一執著的堅定意義,讓某些存在,是相信人生一定有某些,但不一定是「某些」。

空白「應該」是思想,但人生從來就否定,質疑這些,好好的一張紙,說成像是有具體信念一樣,相信什麼,人生才有意義的道理創建,畢竟人生活了這麼久,也總該「醒醒」吧!

生何為人,為何為人,你就要了解人非人的原因,也就是人非要用人的觀點思考的具體方向是什麼?

大腦——與心智,你的理性與感性,同時存在你的大腦裏,心智是你的集合體,你所有的一心有的意識感放在你投射的價值觀上,讓你認為什麼就是什麼,你的你太強大,都以為你在操控你自己,你知道你自己,但你真正了解你全部?

具體的問題,你能說明白,但真正的問題點上,你看到了什麼?你這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的具體內容又是什麼?你能把你的自傳寫得如此詳細又清楚表現嗎?我可以,人大多記得改變的,影響關係大的,這也是我們的記憶為何這麼重要——且長期記憶能夠幫助你記得什麼的據實原因,因為你的記憶在每一刻幫助你自己像是什麼,所以扮演什麼就「必定」像是什麼,社會的塑造不是完成看起來像是「社會」嗎?

因此,我可以寫文章,且很輕鬆自在,空白算是某種在記憶中盤旋在那裡的玩意,你看不到,但你就是知道。因此,當我們思考每一段人生該有的念頭時,我總是能夠思考我們最理解不清的問題,而這些呈現,已經無法用文字敘述,如果可以用文字說出道理來,那空白的存在又有意義嗎?我是說,很多事情,不能白話文解釋,你必須親身感受,你才「明白」。

生何為人,為何為人,你就要了解人非人的原因,也就是人非要用人的觀點思考的具體方向是什麼?人權?人性?有意義嗎?陳腔濫調,講得滾瓜爛熟,搬出上帝論有意義嗎?生命是在於演化此生的方向,還是我們生來的目的都一樣?「等」死?

等吧!畢竟你這一生留給這社會的,他們會感謝嗎?身體也帶不走,心靈也沒留什麼,管他什麼輪迴,做什麼樣的人像是應該什麽樣的人,留不留都ㄧ樣,不是嗎?生命本身既然無意義,那為何而活的好像沒有什麼道理,如果真要為什麼而活,至少也別把痛苦遺留在路上,因為那不值得,社會還要替你付喪葬費,你的遺體讓人嫌臭,後世跟你一生,閻羅王大概也不給你好臉色。

因此,活得有意義才成為生命課題,因為帶走的都是值得破涕為笑的東西呢!不是嗎?生來不思考,難道要跟著麵包屑走嗎?小心,你就是他人的獵物喔!

生存,帶給人們怎麼在社會上——因為自私而存活,因此,上帝放一部分的自私給我們,我們應該要感謝,人們不「那麼」自私自利的一個原因在於我們能夠放下那部分,去成就更大的大事,一個人也蓋不了馬路,把自私用在「對」的事上,變成了自戀起來都成為再「不對」的事,因為照完湖水的自己影像,更要留給自己更大的紀念。

所以,真實的自己有多重要不言可喻!但有多真實?足以嚇到你自己嗎?知道自己為了一個人而哭很傻嗎?知道自己是個同性戀很真嗎?知道自己竟然有殺人基因很可怕嗎?但我們可以克制,可以了解這些真實的,是真實到自己是實體存在的,還是回到「Everything is False」?

這就是人的其中矛盾,相信你有,就是有,別那麼在自己的路況,還非要理性決定骰子要怎麼丟才好走,如果能夠決定什麼而是什麼,就看看自己的某一天大方向吧!那才是最終方向與「未來」。

這也是我不設定小目標的原因,那不代表什麼,看到什麼光像,比看到什麼實像更容易思考其中的轉彎,不是嗎?


祝福你的未來吧!學習這一切的意義精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