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清(續)

圖片來源: Erik Starck

浿坦一個人看著月光,薩克點了一根菸,抽了幾口熄掉,丟棄煙蒂,就走進急診室的病房內,到傑瑞絲的病床上。他坐在一旁,這時,傑瑞絲早已經入睡,他看著她睡覺的樣子,不由自主笑了出來,他起身,拉起一旁的布簾,想要給自己與她一點隱私,「你啊!不知道你記得當初我們為何會陷入愛戀?」薩克自言自語,也對著傑瑞絲說。


浿坦抬頭看著月光,一個人站在路燈下,接著丟棄煙蒂,一樣走進急診室內,到傑瑞絲的病床上,她記得位置,一拉開布簾,就看見薩克躺在病床一旁跟著睡著了,「你啊!當初都忘了我們是怎麼樣相聚在一起!」浿坦有感而發。

浿坦隨手拿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看著眼前這兩個熟睡的人,在這個「獨立」的空間裡,浿坦有一種安然的感受,她感覺從來沒有這麼安逸過,大概在診所待久了!加上前方沒有遮蔽物遮攔,造成一種不安的害怕油然而生,不過病床之後的忙碌,醫生來來回回地穿梭,她暫時不想去理會,並且去詢問有關病情的細節,這一切在這今夜,彷彿都安靜了下來......

浿坦也睡著了,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隔天一大早,大約時間七點多吧!傑瑞絲睜開眼睛,她想下床,一掀開棉被,往下一看,看見薩克熟睡的表情,加上流下的口水在棉被上,讓傑瑞絲笑了出來,「你啊!還是一個樣,這大概就是我們分開的原因。」傑瑞絲說。

於是,她轉往另一邊下床,就看見浿坦熟睡的模樣,她拉開布簾,看了一下外頭,人少了許多,她走到了櫃檯問了一下值班護士:「請問,我今天可以出院嗎?」

「你等一下,我要詢問一下醫生的意見。」
「謝謝!」

護士起身,拿著傑瑞絲的病歷往醫生的辦公室走。

傑瑞絲摸摸自己的右手臂,還是會疼痛,在此同時,她看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的病患,每個人都在等待著什麼......像是希望。

護士回來了!她從一旁的辦公室走了出來,「小姐,如果你沒有什麼大礙,今天就可以辦理出院手續,但請記住,三天後請回來複診。」

「喔!我知道了!」

傑瑞絲走回原來的病床,看著這兩個人還在熟睡。

「我今天可以出院了!」傑瑞絲對著眼前這兩個人喊。
「出院?誰今天出院?」薩克一聽到跳了起來,左顧右看。
「我啦!」
「這麼快?」浿坦聽到之後也起身看著傑瑞絲問。
「醫生沒問什麼嗎?」
「三天要回來複診。」

醫生這時候拿著病歷走了過來,「亞克小姐,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不過,先別高興太早,這裡有些止痛藥,能幫助你止痛,緩解不適症狀,請適當服用,三天之後回來這裡找我。」

傑瑞絲抓起藥包,然後放進外套的口袋裡,「醫生,還有什麼嗎?」

「你十點之後就可以走了!」
「嗯。」傑瑞絲看著醫生,然後轉頭看著身旁的兩個人,彷彿一陣希望降臨。
「沒什麼事,我先離開了。」醫生說完之後就離開病床。

傑瑞絲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時間大約八點半左右,她整理了一下「行李」,大概就是衣物那些東西,薩克起身走往急診室外頭等待,而浿坦一個人幫忙她,看她還有什麼需求。

「這是什麼?」浿坦撿到了項鍊的東西,問傑瑞絲。
「這......就是一般物品,沒有什麼。」

項鍊一打開,有薩克與傑瑞絲的合照,浿坦看著它,「你還是會想他......」

「我不知道。」傑瑞絲不知道怎麼樣回答這種問題。
「走!離開這裡吧!」浿坦對著傑瑞絲說。

就在傑瑞絲跟著浿坦走出病床,要往櫃檯辦理出院手續時,聽到病床的走廊出現慘叫聲!「啊!」浿坦往後一看,就看見一頭怪物往這裡衝了過來,那頭怪物滿嘴鮮血,不斷流出,往前奔跑,浿坦趕緊抱著傑瑞絲,不讓她被攻擊,傑瑞絲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不知如何是好,而她的動作剛好目睹了那頭怪物的模樣,身上有三片刀,身上有眼睛,長尾巴,尖銳的長牙,傑瑞絲從來沒見過這種生物,「你還好吧!」浿坦問。

「嗯?」傑瑞絲看著她。
「薩克呢?」傑瑞絲想起他。
「他在外頭等待。」

傑瑞絲驚覺不對勁,那頭怪物往急診室的大門跑去,因此,傑瑞絲趕緊跑向急診室,要告訴薩克。

薩克在抽著煙,他感覺有什麼東西接近他,轉頭一看,就看著一頭怪物往這裡衝來,「!」薩克趕緊閃躲一旁,但還是不幸被爪子給劃傷。手臂流下不少血漬,「可惡!」薩克看著手臂上的鮮血在流,趕緊跑進急診室包紮。但那頭怪物卻加速往前跑,顯然目標不是他。

傑瑞絲往急診室出入口跑去,這時候,薩克在病床裡包紮傷口,護士幫他包上紗布、不織布等等,血漬依舊散佈傷口上,清晰可見。

「!」傑瑞絲不見薩克,以為他被咬走,到處看看,不過卻沒有看見地上留有大片血漬,除了那頭怪物之外,那頭怪物有血漬,但地上卻是一小片,一小片,細細長長的,傑瑞絲擔心他不見了!又跑回去問問找找薩克,浿坦這時候跑了出來,「有看到他嗎?」

這時候薩克拉開布簾,聽到外頭的腳步聲,想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在這裡!」薩克走了過去,卻被一旁的外露的線材給絆倒,幸好被傑瑞絲給攙扶,「我還以為......」

「你們為何就是不能『在一起呢』?」浿坦看到既好氣又好笑。

傑瑞絲扶著他走到了一旁的等候椅,坐了下來。

「我只是嚇了一下!別擔心。」
「你有看過那樣的東西嗎?」
「沒有!我倒是第一次看見。」薩克說。
「我也沒有看過,這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傑瑞絲說。
「牠會跑去哪裡?」浿坦想到,並且立刻起身,跑到急診室的出入口。
「別追了!」薩克說。
「警察應該會出手。」



急診室裡的人員,嚇得花容失色,醫生護士以及病患,當然沒有其他路人。然而,牠是從哪裡現身以及牠嘴上的血漬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那頭怪物跑進大街,民眾趕緊報案,警察巡邏時,也趕來圍捕牠,那頭怪物在槍聲下斃命,留下大片透明血液,不時還會晃動,看來生命還沒斷氣。

回到急診室的場景。傑瑞絲看著薩克,浿坦也在一旁,對於剛剛的情況仍心有餘悸,三個人彼此這時心連結在一起。

「幫我一下。」薩克想要起身,但手仍然作痛。

傑瑞絲扶著他,浿坦則在一旁。

警察這時候從急診室的門口走了進來,「請問有人記得剛剛發生的情況嗎?」一名警察問。

「我!」傑瑞絲大聲舉起手,就在薩克想要阻止她的時候,「喂!」薩克說。而其他人則是紛紛閃避,不想談論大多細節。

「小姐,你知道剛剛的情況嗎?」警察走近傑瑞絲前方詢問。
「我記得牠從那裡跑來,至於牠從哪裡來,我就不清楚了!」
「哪裏?」警察想知道方向。
「那裏!」傑瑞絲指著後方的方向。
「還有其他的嗎?」

「牠身上有眼睛,在主要的眼睛呈現透明冰霧狀,好像有斑紋,我看不清楚。」傑瑞絲繼續說。

「很好!謝謝你的提供。」一名警察往那個方向跑去,另一名則是問問其他的目擊證人。

地上留有血漬,警察往前走,然後一個轉角,繼續往前走,然後來到雜貨間,就是堆放醫療器材以及清潔用品的區域。警察打開門,就看見三隻怪物正在啃食著一名清潔工。他嚇到了!趕緊關門,三隻怪物沒有注意到他,但是身上的眼睛看到了他。

警察也會害怕,第一次看見這種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怪物,任誰都會起雞皮疙瘩。警察再次鼓起勇氣,準備拿槍衝入,快速開門,趕緊拔槍,卻沒看見三隻怪物的身影?

他不解,慢慢走進去一看,左顧右盼,就在他準備回頭的時候,發現三隻怪物其實就在他的兩側準備待命......

他害怕地到處朝著牠們胡亂射擊,而就在槍聲大作的時刻,一名警察在詢問其他目擊證人時也聽到了!趕緊聽到槍聲前去支援,「!,你等我一下!」。

當然,子彈其實無法傷及牠們,或者是說,就算有傷,也只是小傷口。

一隻怪物衝去咬住他的脖子,當場斃命,其他兩隻怪物看見了!反而不想享用這可口的大餐,趕緊從雜貨間跑了出來,第三隻放下那名警察,也跟著跑了出去。

浿坦、傑瑞絲以及薩克也聽到槍聲,認為根本另其有事,也跑了過去查看情況。

而這時,兩隻怪物突然從轉角跑了出來,就在三個人要準備轉彎之際,浿坦先看到,眼睛瞪著很大,不敢置信的模樣。傑瑞絲更是要看清牠們的細節,薩克擺出疑惑的表情,就在第三隻怪物跟上之際。

警察這時候在前方看見兩隻怪物,後方一隻怪物才跟隨。警察毫不遲疑開槍射擊,這時候兩隻怪物身上的眼睛朝著那名員警發射出雷射光,警察看到有東西朝向他,趕緊閃開,但速度太快,還是被擊中,幸好不算是重傷,而是不小的灼傷。

三隻怪物衝出急診室,轉往其他方向,路人、車輛看到後紛紛閃避,每個路人嚇到大叫!「啊!」那名警察趕緊衝出急診室,尋求其他警察支援。



「我們還要追牠們嗎?」薩克問。
「我不要。」浿坦先回答,「要去你自己去。」
「可以啊!」傑瑞絲想了一下回答。
「?」浿坦露出疑惑的表情,並且看著她,「你瘋了啊?」
「我只是好奇牠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你要怎麼抓到牠們?」

「老方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表面的意義

當我一來到一如往常的書店之後(我很喜歡逛書店,且我是書蟲),映入眼簾的總是讓我想不透就是:為什麽老是都是在講「成功」、「進步」、「賺大錢」,「有高人氣」等等相關字眼的書籍?不然就是大賣,暢銷,亞馬遜書店、紐約時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等等幾乎滿分五顆星推薦,這還沒完,各種知名藝人看過之後寫序,大力讚賞等等,我總在想:這些有意義嗎?我是問,人們的進步就是獲得這些「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