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男追女,女追男

圖片來源:Pedro Ribeiro Simões

看著以前的女同學,想和她說說話,成為無所不談的朋友,甚至我的另一半。對於那時候當初的我來說,男生「主動」追求女生這件事再正常不過了!不過,那時候的我很害羞,內向,連傳紙條都不敢,所以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偷偷在她的背後窺看她的動靜,查她的聯絡電話,搜尋她的隱私,甚至故意說她的玩笑話。


我常常不懂,為何男生「一定」主動追求女生?難道不能反過來嗎?如果女生喜歡一個男生,難道她不能主動追求我?那時候,根本沒有所謂的女追男,事實上,女追男這件事反而是少數中的少數,你現在來看,可能認為很正常不過,可是大多數的我們仍可認為「應該」要男追女比較屬於「正常」社會的一部份。

我仍慢慢等待,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人性越來越難懂,不管哪個女孩,哪個女人,哪位女性,人一直是個很難懂的「動物」。說她們矛盾也對,但她們不承認,「誰說我矛盾了!?」大概是第一句會聽到的反駁,有人說我矛盾,我說不是檯面上的矛盾,而是內心上的矛盾。我同時有很多想法在我腦海裡激烈碰撞,不是二擇一這麼簡單的選擇就好。

因此,同時四、五個聲音在我的大腦說,A 比較好,因為她比較善解人意,B 說,這個比較好,因為她是你喜歡的那一型,C 卻說,那個比較適合你,因為她能懂你的內心的感受,D 這時候對 A 說,你應該想想對方的表現意思,不要看檯面上選擇,D 又跟 B 說,你喜歡的那一型,是不會愛上你的,然後 B 又反嗆,你沒試過怎麼知道?過去不代表未來,諸如此類的聲音在我的腦海中久留不去。因此,我本身矛盾,我的想法就像是看著事情變化的那個人一樣。

這也是我為什麼始終保持被動的原因,甚至我想去「測試」這個人是真的想了解我,還是為了自己的「自私」目的?看來我是「對」的,我是說這個女性到後來成了被動人物,這個人無法去了解那個人的用意,以為是討好,不過卻是建構自己的平台,好讓自己的生活不要被你改變。因此,我從來就不相信一個人會忙到沒有時間回覆你的訊息,打個回電,甚至通知你生活的整個流程方向,所以,要我現在去努力追求女生,根本上來說不大可能。而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人本身個性上,始終保持自己的一貫調調,不會承認自己有一方面是矛盾的。

前後說法不一,是打自己嘴巴,但你要先知道你說出這句話之前的連貫通路是否逐一順暢?因此,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是矛盾的,這也是我在對人性有興趣的時候,想要提出的問題——為何要男生追求女生?我是問,愛情在這方面上,性別角色的定位是否把人的想法給套牢?

相信我,這是會的,上一章的文章也有提到。女生大概是「會」擦保養品的動物。保養品的代言人多半是女性,而非男性,就算男性成為男性「專業」保養系列,相信我,還是沒有女生那麼「愛」漂亮。我小時候扮演過女生,原因是因為我個性太像女生,又找不到女生願意演出某一角色的狀況下,我就男扮女裝了起來,就像電影《丹麥女孩》的情節一樣。結果,就宛如電影情節一樣,觸動了我想變性為女生的打算。可是呢?我看見女孩還是會有性趣的,也就是我有種慾望會想與女生做愛,而非男生,男生對我而言只是純碎欣賞,要我扮演接受者,我無法接受這個角色。

男男做愛的畫面,一定是有一方要扮演插入者,一個為接收者,因此,如果你看過類似的情色影片,大概就能明白要我成為某一部份的雙性戀,這個部分不大可能實現,因為我沒有那種慾望。而回到性別角色上,男生與女生的出現,就代表著某一部份扮演主導者,一部份扮演協調者,我的個性又像協調者,所以我對於女生的想法比較接近,但不能成為百分百女性,這是我其中之一的矛盾。

男生要主動追求就一直考倒我了!我是男性,但我處於被動,所以要我邀約女生出來,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與對方聊什麼話題,我的大腦很凌亂,無法安穩下來,我想去觀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看我喜愛的人類行為相關報導,學習英文語法等等,因為我知道,人本身就很難理解,為了增進我對於人的想法,我喜歡當個觀察者,因為我能解釋的並非只是科學家所能解釋的。

因為有紅綠燈告訴我們要停下來?還是因為我們自己想停下來去遵守交通號誌的信號?

動物行為,就是我喜歡的方向之一,我常說人是某一方面的「動物」原因是我喜歡用動物的角度去思考人類行為,因為人由動物演化而來,這是不爭的事實,有獸性也是確實,我們用人性思考,你就以為擺上「尊重」兩個字就圓滿了嗎?不大可能,我說的尊重,就是你是對的,都聽你的,你有根據,你有一方面的意義,所以保持界線是兩方面井水不犯河水,但不能保持流通,這也是部落民族不可能終其一生改變他們自身的文化才是,除非他們內部要先其改變起。

因此,角色性別上的兩頭演示,讓我們看見男性變成了主導一方面的主導權,要穩定大局,女性應該從中協調,當個溝通者,明白自己的情緒走向,可是呢?我們都容易被情緒給帶走,如果理性之前的思考做不到,但最起碼,請你暫停你的情緒思考,要能明白你為何會高興,只是因為你要結婚了?

事情沒有並非表面上這麼簡單,這也是你我都知道,各大宣傳的學問。可是呢?由動物思考上,我們確實只會吃喝拉撒睡,我們無法真正明白享受一餐,也不明白人為何要穿上「美美」的衣服,更不明白我們要住在一間像是堡壘般的建築物裡頭,還要花錢買?甚至金錢的發明匪夷所思,如果以物易物真能夠達到「功效」,那麼我們恆定價值之前,怎麼沒有思考過貝殼的重量到底是用什麼等值來計算?都認為大貝殼贏過小貝殼。

數字計算難免存在,但已經存在很久了!匯率造成了經濟上的波動,我們看著來來往往的幣值在銀行看板成交價流動,但我們的思考卻無法明白來來往往之間的起伏代表著除了賺取匯差之外,還有什麼金錢上的意義?

也許,就像我們不明白男女角色的定位方向向來都有永久,難以變動的。只有女性成為某一種物化表現:泳衣,內衣、加上只有好看的女性會大於有型的男性的相關報導,女性的粉絲頁人數幾乎都多於男性,原因在於,除了視覺上的表現,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可以形容,因此,物化女性的嚴重性變成了一種「司空見慣」的手法,我們都想要越多人關注我們,特別是女性,才會有媒體去報導相關的數據表現,證明她多麽受到愛戴。

自拍化的風潮勝過了自戀化技巧,當我們一部分表現上越多人蜂擁,我們就表現得越得意,尤其是女性在社會上的高度關注,而另一部分也是在宣揚這個女性在物化特質上有多麽華而不實。因此,當我們拒絕物化的現象時,只是打自己的嘴巴,沒有人每天看著外星球的外星人流口水的,所以才會於「美」的事物不厭膩。

所以,社會上的性別「合理」變成了一種奇怪現象,當角色被定型了!女性主義抬頭了!我們就期待一種性別平等要現身了!但其實——這不是女性在大型組織佔多數——能夠解決的問題,這根本就是從頭到尾就指名錯誤的延續是一個不被改變的延續。

就算聯合國秘書長是女性,美國總統是女性,各大工業大國的首長總理通通是女性,那又如何?LGBTQ 要改寫了?不太可能,保守勢力派仍集結在一起,傳統要維持著,不可能因為性別角色被換掉,一切我們就可以接受「正常出櫃」,不需要宣告。

我的同事是保守派,他一部分告訴我,要有傳統上的觀念,雖然他不能接受男男牽手,甚至在一起接吻,他無法想像那畫面,認為簡直有礙觀瞻,他連男女朋友你儂我儂都很難接受了,因此,他認為社會應該要保持基本的道德操守,不可以隨意放蕩,妨礙整體風俗。

這部分我同意,畢竟社會本來就「應該」有行為規範,否則大家就隨意闖紅燈了!何必設置交通號誌?如果沒有交通號誌,我們就會任意穿梭馬路,我就常常在想,是因為有紅綠燈告訴我們要停下來?還是因為我們自己想停下來去遵守交通號誌的信號?

這就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的複雜,如果男女角色一開始的性別合理化屬於一種判斷正確,那麼期待性別平等這件事情上,就根本說不過去,因為我們在接受性別平等這件事上,無法完全在事情上給一個判斷正確的想法。

我常聽到,同性戀婚姻上的祝福詞寫著:那是他/她們家的事情,我們當然要給予祝福,我們無法批評他/她們,這聽起來就像是你家有什麼好事發生了!我們只能給祝福,不能給予實質上的建議,例如你們生活上有什麼安排,需要在生活角色上扮演什麽樣的角色定位——也許不該去定義什麼,可是呢?在生活的一方面,我們都忍不住要去扮演某些角色該要做些什麼,而不是尋求意義上的解答有什麼。

男男結婚,一方是丈夫,另一方也是丈夫,女女結婚,一方是妻子,另一方也是妻子,因此,角色很難不被形容出來,這也是我們無法在角色的舊有關鍵上,還有傳統的枷鎖在裡面。自由派的保守特色相形之下,也沒有多自由嘛!

性別應該努力去改寫,但我轉換不了解角色定位,就像記憶把所有人類給固定著一個位置上,不能解開。男生追女生,長久以來,是個理所當然的事,但我從來不認為要這樣想,如果夠平等了!至少女生愛上一個男生,不成問題,那麼難道不能反過來去達成呢?朋友與情人就像某一種奇怪的氛圍,認為男生追女生是愛戀,女生追男生是友情的宣告,誰說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