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亡(續二)

圖片來源:Cykorja

元神往前看了一會兒,也往後看了一會兒,確保那蜥蜴沒有跟來,牠是沒有跟來,但是那跳到牠身上的蟲子卻跟來。蟲子在牠身上「借住」,像是趕不走的房客一樣,元神感到很不舒服,但還算可以忍受,元神沒有心思思考太多,牠還是加速往前走,看看這裡的樣貌。


幸好,這不算是難走的山路,一路還算平坦,偶爾的顛簸對牠不算什麼大礙,那蟲子在牠身上被「震」很難受,牠最後「棄械投降」,從牠身上跳了下來,元神的惡夢暫時解脫,但危難還在後頭,元神往前看了一下,停下腳步,思考等會的旅程,畢竟這裡從來沒有來過,但時間好像過得很快,眼看天就要黑了——喔!不是,原來是轉變成陰天,突然一片陰沈下來,感覺像是世界末日似的,元神的眼睛瞪得很大,更想要看清楚前方。

「喔?那是什麼?」一群蕈菇在牠的面前,牠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咬下一朵來吃,幸好,老天爺沒有要害牠,讓牠適應不良,牠吃了幾朵,感覺精神還不錯,牠又往前走,當然,雨已經開始落了下來,一滴滴在蕈菇群上,一滴滴在牠的背上,牠知道情況不對,牠不是個喜歡水的動物。

元神能怎麼辦呢?牠趕緊跑了起來,雨也這時候開始下了起來,從小雨變成傾盆大雨,牠最後只能躲在看起來較枝葉茂盛的樹幹下,牠一轉頭看見還有蕈菇,又隨性咬了幾口。「還好,還有東西伴我下肚。」牠咬著邊說。

雨下了很久,大約二十幾分鐘吧!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元神越想越不對,往後一看,低窪地區幾乎成了小水塘,什麼兩棲類生物紛紛從水塘中冒出來,元神越看越心驚,還是忍著往前跑。青蛙,各樣魚類站滿了水塘,元神可沒有心情去欣賞,因為剛剛那隻蜥蜴也跟著冒了出來,牠擔心的就是這個。

元神從雨勢中能夠隱約看見那頭蜥蜴,但是不太明顯,暗色的膚色加上深山中的濕氣很難看清楚全貌。元神繼續往前跑,經過一小段坡路,然後又往後看,還好,那隻蜥蜴沒有跟上。元神回頭時,「碰」的一聲好像撞到了什麼似的,「好痛!」元神摸著自己的額頭,看了一下,一根宛如柱子的東西擋在前方。

元神抬頭一看,看不到頂端,又往前看,不予裡會就繞道而走,元神沒有多加心思思考,但是直到元神走了一段距離之後,那根柱子的東西的身上張開一隻眼睛看著元神。
元神看見了好像是村落的人家,牠上前一看,由於是下雨,所以村落很冷清,三三兩兩的婦人與男子看了牠一會,也沒多說什麼,牠好奇地走向一個人家家裏,想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一個女孩看到一隻黑色貓咪就這樣小心走進他們的家,有點嚇到,那女孩的母親看見女兒的舉動有些怪異,然後看著她身後的生物,想說那是什麼?女孩的父親問自己的太太到底在看什麼?母親指著後面的生物,元神感覺有人在看牠,牠停了下來,說聲:「嗨!你好!」元神有點感到不好意思。

女孩想要抱起元神,但元神有點不想讓陌生女子碰觸,起初有點閃躲,後來,還是所幸讓她抱了起來,女孩第一次看見貓咪,不斷碰牠的耳朵,撐大牠的眼睛,又碰牠的鼻子,搞得元神很不舒服。

「喂!別亂碰。」元神大聲喊。

女孩也不是好惹的,努力要撐大牠的嘴巴,看見那虎牙,女孩還去碰,力氣大到元神想要硬碰硬都很難。「好吧!但可不可以快點......」元神心想。

女孩把元神放在旁邊,看起來好像要飼養牠,那母親與父親二話不說就一口答應,但元神可不是點頭,想要成為他們的寵物,元神很反抗,就在那女孩抱起牠的時候,元神想要擺脫,但那女孩抱得很緊。

終於受不了了!元神努力掙脫,從那女孩跳了出來,擺出很兇的模樣,甚至想要變成超元神,可是呢?牠以現在的能力「幾乎」無法完成牠的心願。

那三個人沒在怕,女孩站起身。走過去,並且拿出一旁的石頭刀要威脅牠,元神這時候嚇到不敢有什麼作為,因為那把刀就這樣架在牠的脖子上。

元神想不透這是什麽樣的家庭?女孩竟然像男孩一樣?原來這戶人家是首領的女兒,且還是獨生女。

一隻小狐狸從門口探出頭來,看見元神,小狐狸從來沒看過貓,好奇地走過去,元神也是,嚇到一旁畏縮起來。「你走開!」元神大聲喊叫。

小狐狸在牠身上聞聞,元神被弄得很不舒服,「你走開啦!」元神趕緊跑到屋子的另一邊,那女孩看著元神的模樣,被逗得很樂,他們的父母也樂開懷,笑得不停。

「你們還有心情笑!」元神看得他們三人,又看那小狐狸湊過來,弄得元神快要受不了!就在那一刻,元神變成了一隻老虎,把一家人嚇壞了!甚至撐破整個屋子。

元神抓住小狐狸,眼神銳利地瞪著牠,小狐狸也嚇到了!不敢輕舉妄動,而就在這舉動,被其他人家也聽到聲響之後,也紛紛跑過來瞭解情況。

就像看熱鬧似的,因為這村落,甚至可以說這民族知道,他們一家人會自己想辦法的,所以外人不要插手。元神瞪著牠,反之,小狐狸也反之對抗,其中的一條尾巴,從底部伸了出來,像刺一般地往超元神扎了一下,元神起初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不過兩三秒的時間,元神就痛得往一旁跳了過去,那小狐狸露出了真面目:十二條尾巴。

超元神看得不可思議,那小狐狸要給牠一個教訓,開始念起咒語,「ftuie48o64m8ie[riypme5[i5bi9um6…...」唸到一半時,那女孩跳了出來,表示要暫停一下,於是走到了超元神的面前,表示請好好安頓你的情緒,我們會照顧你的。元神其實聽不懂她想表達的意思,畢竟,語言很像,但是意思可能不太一樣,但是就是有某種魔力,元神也漸漸地「退化」為那一隻可愛的黑色貓咪。

小狐狸也收斂起尾巴,回到一條尾巴的狀態。元神不懂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牠變了回來,因為這種能力是由自己的控制,或者來說,由某些因素可以控制?

元神懞懞懂懂看著自己的「新女主人」,沒多說什麼。

女孩抱起元神,但元神卻是一臉無奈。


外頭還在下雨,看起來雨勢有減緩的跡象,元神一隻貓在這房舍四處遊蕩,那女孩看著自己的寵物,好像有心事似的,於是她上前走過去詢問,元神告訴她,牠想要回家,正確來說應該是屬於牠那個記憶中的家庭,那女孩不懂,並且認為這裡就是牠的家啊!那隻小狐狸也看著元神,但是牠實在心頭很不是滋味,揮手叫牠遠離一點,不過小狐狸卻不想要,還擺出那種要念咒語的姿態,元神有些怕怕,就怕入了魔,女孩看著元神,認為別多想什麼,待在這裡就是你應該要做的。

女孩看牠一身發黑,眼睛帶有暗綠色的血絲,改名叫牠烏茲(Woz),黑色的意思,雖然她沒有問這隻黑貓的名字,更不知道牠是否已經有了名字,也許元神這個字是別人取的也不一定,但元神一聽到這名字還像是有某種力量把牠吸引住了!牠點頭表示。

「我還蠻喜歡的!」首領的女兒並不是像首領一樣,這個部族屬於其中一環,但這是唯一有青少女的首領,其他的首領多半有兒子,不然就是維持單身,不然就是剛出生的小女孩,這個部族算是「年長」的。

女孩一身擺飾,有獸皮,有樹皮,還有小石頭裝飾的項鍊與吊環,烏茲看著她,想說這真的是她的新主人,牠現代的大腦多半不記得艾維茲與艾蓮娜了!因為經過那「藥草」的洗禮,還有各種化學結合,她好像能夠「鎮住」牠似的,烏茲喵一聲,讓這女孩聽起來更加確信她佔有了牠。

雨停了!烏茲從眼角看了出去,天色已經黑了!外面似乎有人點起了火,那女孩走出屋外,去找她的父親,那首領的父母看著烏茲,要牠安心點,並且向牠微笑。

女兒走進首領的房舍,一開口就說她養了一隻黑色生物,想問問他的想法,首領回答說沒意見,畢竟自己的女兒已經嫁了出去,首領也沒多干涉什麼,但首領很好奇那隻動物長得是什麽樣子,他想看一看,於是首領走進女兒住的房舍,這時烏茲在屋內休息,一聽見有腳步,趕緊起身,就看見女兒的父親站在面前,首領抱起烏茲,然後四處瞧瞧,沒看過這種生物,還有一隻長長尾巴?首領放了下來,問問這隻生物有什麼本領嗎?不然可以試著教牠小狐狸的「法術」?烏茲一聽到搖頭,因為牠根本不了解這其中的意思,「他們到底想要幹嘛?」

女兒說可以,但必須要將牠「砍掉重練」,意思是說要將超元神的狀態永遠毀滅。烏茲聽她的語氣,認為有玄機,想試著了解這個女主人真正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