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密(續五)

圖片來源:Rebecca Hardgrave

艾蓮娜到處走走看看,想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額頭上的焰火變得逐漸式微,突然之間,一股力量好像注入她的大腦,她摸著頭,很痛,她暫停一下腳步,然後宛如一場「時光遊戲」般進入她的想法,時間拉到二零一七年的現在,她被一頭怪物追趕,她在逛購物中心,走在樓層,那頭怪物衝了出來,往艾蓮娜的方向追去,她還不知情,只是聽到背後有吼聲,她往後一看,一頭多眼猛獸,她感覺似曾相識,她努力往前跑,到腳踩高跟鞋,跑不快,所幸乾脆把高跟鞋脫了,然後跑進了樓梯間,其他路人紛紛嚇傻了!趕緊閃避,她往下跑,從五樓往一樓跑去,那頭怪物一直追著不放,在一個轉角,一個穿著部落服飾的人出現在樓梯間,心想到底怎麼回事,他不說話,只是拿起一把弓從樓梯間的縫隙瞄準,正當牠快要追上那個族人以及艾蓮娜的時候,箭射出,就在多眼猛獸跳起來往族人的方向,剛好命中紅心,倒臥在一旁,一個快遞剛好從樓梯口出現,準備要往一樓的同時,看見這兩個人,還以為這是個角色扮演遊戲,「嗨!」然後就從一樓門口走了出去。


艾蓮娜變了許多,這個多年以後的她已經不再是年輕人,而是成熟的女性,她想要謝謝他,那個族人伸出手來,準備將他拉起,但就在碰觸手的時候,艾蓮娜躺在一個用樹皮搭建而成的支架上,一旁有族人看著她,「怎麼回事?天啊!我的頭。」艾蓮娜碰觸自己的頭,奇光石照理說是無法看到未來了,如果是,那肯定發生了「病變」,艾蓮娜受到這種石頭已經太久,整個心智已經太洗牌,她看著一旁的人,然後又昏了過去。


過了大約一兩個小時,艾蓮娜睜開眼睛,然後摸摸自己的身體,以為自己遭到綑綁,但其實沒有,她躺在樹皮的床上,然後看著周遭,泥土製成的瓶子,盆子等等器具,然後試圖想站起身,但頭還是感到一陣頭痛,額頭上的焰火已經消失,但眼珠依舊呈現暗紅色,她看著前方,試著要走出屋外,她一個人站在門口,一個小孩子走了過來,看著這個大姊姊,明顯想找她玩,「不好意思,我現在可能沒辦法。」艾蓮娜擺出拒絕的手勢,然後東看看西看看。

「請問......」艾蓮娜逢人就問。
「......」一個族人不理會她,因為他聽不懂。
「請問......」艾蓮娜又問另一個族人。
「mr8en8m9oreni8r76n?」那個人說。
「不是.....你說什麼?我聽不懂。」艾蓮娜急壞了,但不想破口大罵。
「請問......」艾蓮娜又轉頭問起第三個族人。
「jmio,t7gfm。」那個族人說。
「我真的聽不懂。」艾蓮娜想理解它的意思,但真的沒辦法。

艾蓮娜的頭又開始疼痛,突然場景快轉到二零四三年,她成了一名政府官員,協助政府辦事,維護安全。她看著一個大型螢幕顯示各種數據時,一頭怪物又衝了進來,而且還是在重重戒備之下,到底是怎麼進來的?無人得知,這時候她害怕的躲在桌下,那頭怪物向她襲來,身上的彎角不斷地朝向她,但是桌下的距離與那頭怪物有一段距離,她看了一下身邊,然後抓起地上的玻璃碎片,二話不說朝著那頭怪物的脖子下方刺進。

而正當她要爬出來時,觸碰那頭怪物的同時,場景又來到現在——她醒來的當下。艾蓮娜嚇得碰觸眼前的巫醫的雙臂,「到底怎麼回事?」艾蓮娜感覺快瘋了。

「,kgumr6enm8r,mt9p.tre5mo9t,,。」巫醫說道。
「......」艾蓮娜看著屋外,因為她也聽不懂。
「m.tn8o.89yen46,79tb6,,y0.5n8l07n75w3bu6。」他繼續解釋。
「嗯......」艾蓮娜轉頭看著他。

巫醫用大指指按壓她的額頭,然後開始念起咒語,突然一陣天旋地轉讓艾蓮娜彷彿迷失在「時光隧道」裡,接著艾蓮娜倒了下來,昏了過去。巫醫抱起艾蓮娜,一個族人在巫醫的身後,走了過來,張開艾蓮娜的嘴巴,巫醫接著把一個藥草之類的東西到近她的嘴裡。

過了大約兩三個小時,艾蓮娜緩慢地張開眼睛,那種感覺「不見了」,眼珠的暗紅色也不再那麼明顯,一個人站在屋外看著她,然後走了進來。

「,gio56nw4?」那個人問道。
「是你嗎?」
「jmt9bun7chn7lubyj,mltwb7i6,78o。」那個人繼續說。
「謝謝你。」

那個人把艾蓮娜抬起身體,艾蓮娜突然被這個舉動給嚇到,連忙拒絕,可是他的力氣太大,根本阻擋不了,艾蓮娜的精神還沒完全恢復,就被那個人一手攙扶,走到了另一邊的屋子。

一個長老看著她,沒錯,又是一個年輕的長老,這個聚落算是小型的,比起那個追艾蓮娜的聚落算是小了很多。

「moitw46ur68?」長老問她。
「mi,oen7i,86oy。」他又繼續說。
「不是,但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過很謝謝你們的大恩大德。」艾蓮娜連忙答謝。
「,ynmil9rn7r?」
「,o,iodfggse5h79jvbtns,mt79wbujrm8,,t97e5n7。」長老繼續說。
「我只是想......」艾蓮娜想說什麽,但想不出那個應該要表達的意思。
「,tem7i,rsnu,m08n8o,t7。」長老看著她。
「migme6mi…...」長老說到一半時,艾蓮娜的眼珠又變了,從暗紅色慢慢轉變暗紫色......長老嚇到趕緊後退幾步,「mg;dn7i,8?」

「怎麼?不是.....我沒有這個意思。」

長老走了屋外,呼叫那個幫她醫治的巫醫,巫醫這時在自己的屋內休息,聽到門外的聲音,趕緊跑了過去。

巫醫一走進門,就看到艾蓮娜呈現暗紫色,艾蓮娜感覺不到自己的變化,但是手上已經出現了類似布凱因凱族的符號......「等一下!」艾蓮娜看著巫醫要準備什麽。

巫醫立刻跑過去並且握住艾蓮娜的雙手,開始念起咒語,一陣冰霧從這兩個人當中冒了出來,然後快要到達這兩個人的身高的同時,又迅速破裂,彈開這兩個人。

兩個人倒向一邊,不過沒什麼大礙。艾蓮娜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看著長老與巫醫異常緊張,趕緊問對方,是否已經安全了?巫醫只是淡淡交代,要小心一點才好。

艾蓮娜站起身,看著自己的「傷勢」,好像什麽事也沒有發生過。

長老看著他,想要走到她面前,但有點驚恐未定,不敢孤行。

艾蓮娜看著長老神情很慌張的模樣,走向前詢問,「怎麼了?我變了什麼嗎?」

「mufy…...nene7?」長老慢慢說出這句。
「我感覺很好,你們卻好像見我像是見到鬼一樣.....雖然我是不怎麼相信啦!」艾蓮娜平淡的語氣說。

「嗯......」艾蓮娜想了一下,突然一股力量衝向她而來,艾蓮娜被「振」了一下,感覺不太對勁,慢慢舉起自己的右手,看見右手呈現一種淡藍色,「天啊!」艾蓮娜不敢多想,然後跑出屋外,看見每一個人看她的表情,「我到底怎麼了?」艾蓮娜臉色驚恐。

她再次伸出自己的右手,看見自己的手掌,「這......什麼?」淡藍色的中心點有一個「印記」,像是圓形加上三角形的符號,「該不會我真的是......」艾蓮娜好像認為被神使給一語命中。

「jmf87rm8r6。」長老走近她的身邊。
「我真的不是瘋了?」艾蓮娜轉頭問。
「,kt8eni7,r8,,,t79p,.8y9n7o80。」長老摸著她的肩膀說。
「我該怎麼做?」艾蓮娜說出這句時,還是感受到動搖。

長老用手指觸碰她的額頭然後再碰觸她右手的符號,「m,guem6i8,it8。」最後再碰觸她的心臟。

巫醫也走了出來,當他看見長老與艾蓮娜的對話。

「mu9,ot7en7i,,9y8e4m867r。」巫醫說。
「是這樣子嗎?」艾蓮娜有些懷疑。

一隻隼鳥從艾蓮娜的眼前飛過,飛過另一邊的樹枝上。艾蓮娜看著兩個人剛才的表情,到現在的動作,大概也更加肯定他們是「好人」。

接近黃昏時分,長老告訴艾蓮娜,哪裡可以用餐,並且邀請她一起,巫醫則是走回自己的屋內,他是獨自用餐。


這個部落沒有神媒與神使,算是一個不屬於布凱因凱族的一份子,但內心靈魂卻是守護著它的精神。



喬看了凱茵絲的眼神,然後想了一下,「應該有辦法。」喬靠著內心的地圖要找到可以解開凱茵絲的冰,而她找到的關鍵——那片葉子——還需要找到「繫鈴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